第131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4-22 21:49
点击:461
章节字数:44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工作总算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等待结果了。付出了很多,希望能够获得满意的回报。

这一期就不回复了,因为实在累得很,昨夜工作到一点半,今天能来更新大家要表扬我啊。{:4_364:}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六十八、无法预知


“藤乃小姐,欢迎您的到来。您比我想象的勇敢,但是……”说话的黑衣中年男人得意的笑声回荡在不大的空间里,“古墓丽影比我想象的愚蠢太多,她真的以为我会毫无提防?估计她还在外面等着和你里应外合呢。”




静留在线路通道被SOLDATS的杀手用枪抵着头,一路被推推搡搡地来到这间隐秘的地下室。果然像江利子所判断的那样,这间面积很大、陈旧废弃的地下室,却是一座设备齐全的审讯机构。静留被人带着,穿过几个房间和走廊,来到一间不大的房间,就像电视里的审讯室一样,一面墙上是很大的玻璃,这是一面单面镜子,在这里可以对相邻的房间一览无余,里间却无法看到外面。走进这间房的第一时间,静留就看见隔着一层玻璃,在里间被绑缚在椅子上的夏树,头发散落,神情憔悴,脸上还有血……


“夏树!夏树!”静留什么也顾不得了,她扑在玻璃上,对着里面的夏树大声呼喊。可是夏树好像什么也没听到,没有任何反应。


“呵呵,这里的隔音很好,她听不见的。而且这是一面单向镜子,她也看不见你。”身后那个意大利口音的男人笑着说,“可是里面听不见外面,外面听里面的却清楚得很。”他按下对讲机,说了一句话,里面的看守就狠狠地抽了夏树两鞭子。虽然夏树咬紧了嘴唇一声不吭,可是皮鞭抽打肌肤的声音分外刺耳,在这里清晰可闻。


“不要打她!求你们不要打她!”静留捶打着坚硬的钢化玻璃,可就是捶碎她的骨头,也无法缓解她的心痛,“你们不是要杀我么?我来了,藤乃先生……”静留看着从她一进来就木然地回避她眼神的藤乃广志,“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包括我的命!但是……”她屈辱地低声下气地说,“求你们不要伤害夏树,放了她,她是无辜的,求你们了。”


“藤乃,你的女儿对你不错嘛。”这个留着络腮胡须的SOLDATS头目拍着藤乃广志的肩膀,他看到藤乃广志听到“女儿”这个词,惊了一下,向静留看了一眼,神色异样。他并没有在意,继续对静留说,“你以为我是为藤乃服务的?我接下藤乃这单生意去追杀那个博士和她的女保镖,可是吃了大亏,我的手下被古墓丽影和她身边的两个贱货杀得七七八八。所以我只不过是先抓了那个女人。”他向夏树那里示意一下,“引出古墓丽影,把她们一网打尽,为自己报仇。我早就预料到她会自作聪明,结果你送上门来,我又多了个人质。我要让古墓丽影用命来换你们!”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变得阴冷狠毒。


从外面打开沉重厚实的铁门,静留被推进审讯室。她向夏树的方向冲了两步,却又硬生生收住了脚。而二十四小时连续被折磨的夏树,几乎是无意识的抬头看到她眼前的人,霎时间睁大了眼睛。


“夏树!”静留颤声呼唤,在别人面前坚强凛然的面纱骤然落下,积蓄多日的泪水夺眶而出。


是的,这些日子,一再地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坚强,要像自己被别人寄予的希望那样贯彻始终,不屈不挠,所以告诉自己,不要去想,要用她超于常人的自制力,把这段不应该属于她的情缘忘却。


是的,她差不多做到了,虽然每天早晚无意中瞥到镜子,都会发现自己在以超越时间的速度迅速地憔悴枯萎。而这一点,她的自制力无法掌控。


就在江利子告诉她夏树被绑架的消息时,她给自己构筑的玻璃假面在瞬间被击得粉碎。她发现,原来自己从来不可能忘却玖我夏树,她比自己想象得还要爱夏树。


可是当她现在看到夏树,她才真正发现,无论她的想象有多远,她的生命有多长,都不可能超越她对夏树的爱!


“静……留……”夏树的声音含在喉咙里,只有声带的微微震颤,让她自己发现她在不由自主地呼唤着眼前这个人,可是随即她又意识到:她不应该这么做的,怎么可以这样呢?这个名字,只应该属于静留啊,八年前和她相知相许的爱人静留啊!这个名字的主人,早已长眠于地下,不应该属于眼前的女人!自责和愧疚让她迅速地低垂眼帘,以至于忽视了静留眼里闪过的黯然。


可是,人真的可以控制得住思想么?就算控制得住思想,控制得住感情么?


被绑架的夏树一遍遍地用她不擅长的恶毒语言去刺激藤乃广志,因为她知道自己被绑架是用来威胁静留,如果自己死了,这些人的阴谋就不会得逞,静留就是安全的!


即使处境如此危殆,她仍然本能地想保护静留。


这个静留,就是她眼前的这个女人。


所以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人,就是静留,如果她在这里在这时见到了静留,就意味着静留也堕入了这些坏人的魔掌。


可是她是不是也隐隐约约地闪过这样的念头——如果再也不能见到静留,她会不会死不瞑目?


此时的夏树,怨她——怨她为什么要来,怨她怎么这么傻,怨她让自己情不自禁、自责不已……可是心里是不是又有一丝心安?她来了,到底还是再能见她一面了。





匪首和藤乃广志也走进囚室,他冲着静留说:“藤乃小姐,你的鲁莽让我的砝码又多了一个,接下来,我要让古墓丽影尝尝被动的滋味了。”他示意静留打开手中的对讲机,“我真是迫不及待想听听那个自命不凡的女人惊慌失措的声音呢。”


对讲机打开了,传来江利子轻松的声音:“静留,怎么样,是不是到了?你一接近夏树的位置我就从前面开枪,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来救夏树。”


匪首忍不住哈哈大笑,而那头的江利子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声音变得惊慌:“你……你是谁?”


“自作聪明的古墓丽影,你也有上当的时候,当然这只能怪你,把你的朋友送到我的手掌心。”


“我说过了,古墓丽影不是我的绰号,你这样称呼我我会不开心的。”这个时候她居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不过谈到这个不相干的话题,她的语气正常多了。


“那我如何称呼你?古墓丽影二号?”匪首居然也开起玩笑来了,看得出他此时的心情好极了,并没有注意到静留慢慢地后退,退到夏树的身前。


江利子语气平静:“你知道,谁惹我不开心,我会让他加倍地不开心。而且我还会迁怒于人,你的手下,我也会让他们不开心的。”


“那好,我等着,我等你到我面前自投罗网,再来谈谈什么是不开心。如果你能把那两个贱女人带过来,我会更开心。”


“不要等,马上。”江利子温柔地说,“你已经自投罗网了,你听——砰……”


就在江利子在对讲机那头轻柔地吐出一声:“砰!”匪首手中的对讲机突然爆炸!


而静留同时扑在夏树的身上!


爆炸在狭小的囚室里威力分外巨大,即使离爆炸点最远,静留和绑在椅子上的夏树和也被气浪掀翻,等到夏树从头晕眼花中恢复过来,看到静留依然伏在她身上,苍白的脸和白衬衣上也处处有鲜血。


“你……你受伤了!”夏树惊叫。


“我没事的,没事的!”静留连忙说,“是别人的血。”的确,此时囚室里其他人都已经倒在地上,匪首的半个脑袋已经被炸没了,他的保镖和看守也浑身是血,至于角落里的藤乃广志也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可是她还是极力地掩盖住肩背撕裂般的疼痛,爆炸的碎片还是划伤了她,鲜血顺着后背流下来,和别人的血混在一起,不过只要不露出疼痛的神色,夏树是看不出来的。


此时不远处响起了密集的枪声,而静留的手表也发出嘀嘀的声音,按下按钮,就听见江利子愉快的声音:“静留,你现在是不是很佩服我?”


静留苦笑:“是的,我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欲擒故纵,让静留故意被擒,自己故意示弱,打消对方的警惕。在对讲机里安放塑胶炸药,而且精确控制到爆炸半径120厘米。无论是计谋还是构思还是制作炸弹的水准,都让人太佩服了。


当然,还有她安排的神兵天降。



——



两个小时之前。


“国王十字车站的9又3/4站台……这个时候你还在说笑?”静留忍无可忍,一拳打在桌面上,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至于疼痛什么的,已经不是她现在顾及的了。


“藤乃小姐,你稍安勿躁,Sam这样说,肯定有她的道理。”江利子没有说话,而房间里另外两个一直沉默的人,其中一个开口了。


一个靓丽抢眼的金发窈窕女郎叫Mireille,另一个叫做雾香则是学生模样的清秀日本少女,从静留和江利子来到这里,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后,就一直坐在旁边,在江利子一遍遍地看视频,分析情况的时候,她们只是平静地坐在一边,既无惊讶,也无好奇。


这两个女人,如果毛利兰和灰原哀在这里,一定觉得很眼熟。这两个人正是兰和哀在欧洲被追杀时暗中帮助她们,替她们消灭了所有杀手的人。


Mireille说完刚才那句话,又向那个一直面无表情的少女雾香看了一眼:“我说的是吧?”


雾香淡漠的眼睛只有在看向Mireille的时候才会流露出感情,她点点头:“Mireille是不会说错的。”


江利子笑笑:“能得到NOIR的褒奖,我不胜荣幸。”她的语气完全没有平时那种骄傲的优越感,当她说到“NOIR”这个词的时候,居然还带着几分敬意。


“NOIR?”


“NOIR,一个自古流传至今代表宿命的名字。掌管死亡的两位处女,黑色的圣手保护着婴儿的安睡。”江利子用神圣感十足的语气把这段话念得有腔有调。


“说起来好像很了不起,其实就是杀手而已。” Mireille把这个可怕的词说的轻松随意,“也许可以这么说,算是有原则的杀手,自从我们逃离SOLDATS之后。”


静留“哦”了一声,“NOIR”也好,“SOLDATS”也罢,她都不想去了解,这两个杀手有多了不起,她也不想知道,她只希望她们的本领够棒,能够帮她救出夏树:“谢谢你们来帮忙,我会重重酬谢的。”


Mireille摇摇头:“没什么。身为脱离SOLDATS的NOIR,我们也不希望这个组织的残余势力会崛起,这次Sam的邀请,也符合我们的需要。更何况……”她朝着雾香挑了挑眉,“Sam每次都会开出一个我们无法拒绝的条件。”


“报酬什么的,由我来付好了。”静留连忙说。


“这个报酬只有Sam能给。”雾香突然说。她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表情,带着茫然的无辜,让人根本无法将她和杀手这个身份联系起来,也许只有这样,才是最大的伪装吧。


“是什么?”莫非是江利子无奇不有的收藏品?名画、古董、珠宝什么的,不会是以身相许吧?


“是给雾香上十堂绘画课。” Mireille忍着笑说,“雾香的理想是做一个巴黎的街头画家。”


雾香依旧无表情地说:“街头这个词最好去掉。”


虽然大战在即,她们的谈话有一种置生死于度外的轻松气氛,静留的心情让她无法融入这种气氛,可是也不好打断她们。不过好在这时,Mireille也问到了正题。


“你要我和雾香从国王十字车站的9又3/4站台进入地下,听到爆炸声就突袭。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真的有这个地方?难道小说里的魔法是真的?”


“我说过,我熟悉伦敦,就像熟悉我的掌纹。”江利子终于还是忍不住露出了骄傲的笑容,“你们可知道古老的城市,像伦敦、巴黎、罗马、北京、东京,在它们开挖地铁的时候,不仅会有纵横交错的管线通道、维修通道和紧急通道,还会留下一种专供地下亡灵使用的幽灵通道。你们可知道北京地铁每晚在末班车后面还会再开一趟送地下亡灵回家的幽灵班车?你们可知道东京地铁还有一个专供幽灵使用的如月车站?”


Mireille和雾香都摇了摇头。静留尽管心急,但还是捺着性子听她继续说。“国王十字车站9、10两个站台下,在19世纪修建之初留下一条通道。因为这里曾是古罗马时期不列颠的女英雄布狄卡战斗的地方,留下这条通道,供给英灵出入。9又3/4站台就是作家利用了这个传说而已。但是因为国王十字车站经历过数次毁坏和改建,这条幽灵通道,除了当年的修建者,无人知道它的具体位置。当年我找到了它,又封存了它,除了我,没有人能打开。今天,Mireille和雾香,你们就从这里进入。”江利子转向静留,“你放心吧,布狄卡是射手座的保护神,静留,你不就是射手座的么?她会保佑你救出夏树的。”


果然,她真的可以救出夏树了。





“夏树,对不起,等会儿我就来解开你。”静留跳起来锁好门,这间囚室坚固的大门从里面锁上,外面是无法打开的,这样可以防止没被消灭的匪徒突然闯进来。静留锁好门,从邻近的保镖尸体上找到一把匕首,割断夏树身上绑着的绳子,她的手抖得那个样子,甚至把自己的左手都割破了好几处。终于待到夏树脱困,静留再也忍不住,扑上去将夏树紧紧地拥在怀中。


“夏树,夏树……”暌违已久的恋人,你的身体和气息,原来我一刻也没有忘记!天可怜见,此生我还可以见到你,还可以将你拥入怀中,这是上天对我的垂怜么?让我在此生还能够品尝到幸福么?


可是天若有情天亦老!


静留的幸福只存续了一秒钟,下一刻,她突然失去了重心,重重地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她被夏树推开了!被夏树狠狠地推开了!被夏树条件反射似的推开了!


肉体在一瞬间被冻结,神智却背道而驰地格外清明,静留直愣愣地看着夏树,看到夏树的绿眼睛里闪过的生气、自责、愧疚、惶然……每一种她都看得清清楚楚,不会错过。


然后她轻轻地叹了口气,笑了……


这是夏树此生看到过的,最奇异的笑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