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无标题

作者:erikoXasuka
更新时间:2014-03-30 18:26
点击:124
章节字数:26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前文 這次挺的日劇是NHK母女交換靈魂劇 今晚請擁抱我的心 土屋妹子萌 城門版請看 偷梗自招 背德上等XD


SP 今晚請擁抱我的心(上)


L&P醫院隱密的高層關係者專用電梯中先後進入一身黑色套裝的女子與一身深藍手術服、表情高傲如昔的女子,女外科醫名為大門未知子,電梯門關上後就冷不防的丟了顆橢圓的小橘子給套裝女,名為片岡一美的套裝女被這意外一驚、趕緊接住並問道。


「別嚇我大門醫生…這橘子是?」


「櫻井醫院的病患送的,大家分一分後還剩一個所以博美要我拿給妳。繳不出診療費就又送水果又送魚的…不愧是萬年赤字醫院,真的會做死」


她嘴上雖這麼說卻讓片岡自那看似無奈的苦笑中讀到玄機─樂在其中、甘之如飴的充實,也對她與妹妹博美穩定的交往感到欣慰。


「所以我才讓妳來動本院VIP的手術不是嗎?L&P賺錢來讓櫻井虧錢,咱們〝WIN WIN〞」


她不悅的瞥見片岡那心機滿點的兔耳手勢,心想著同個娘胎生的二人為何有如此迥異的心眼,她就是無法喜歡這個與博美同張臉的女人,正想著收工快回去時。


「!?」


突然間電梯咚的一聲停止運作、封閉空間中的燈也暗了下來,她臨危不亂的看了一眼同樣驚訝的片岡,冷靜的自右側按鈕區找尋可能的求救鈕卻被片岡阻止。


「沒用的!這台沒幾個人知道的特別電梯沒有求救機能,我來打電話」


片岡迅速聯絡了秘書前來,她則不放棄的敲打鑽研逃脫的方法,對此感到不安的片岡抓住她手腕說道。


「好了大門醫生救援馬上就…!?」


咚的一聲不祥的機械音再起,二人同時噤聲緊繃神經僵住,一陣劇烈搖晃後電梯如自由落體下墜,鬆開手站不穩的片岡向後一跌,本能的想保護那臉的她急忙跟著後倒一摔讓兩人撞到彼此的頭也同時跌撞了後方的地板,伴隨鈍物擊中的痛覺意識掉進了黑暗的深淵。


─分隔線─


她自意識的漫長深淵中好不容易爬了出來,頭殼依然沉重,睜開眼只見加藤映入眼簾,一臉焦急的看著自己,出口叫她的話卻讓她聽傻了。


「沒事吧一美!頭還會痛嗎?會想吐嗎?」


別說笑了加藤,她的名字不會也不可能是片岡一美,一臉死魚的推開加藤撇開頭向右躲,卻驚見她從醫史上最不科學的一幕,思考瞬時當機。


「太好了未知子,真是嚇死我了…」


聲音的主人是城之內博美,而隔壁床躺著的人正是自己…正確應該說是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某人,與她四目相交對看那一刻也傻了。


「!?」


她不像博美有雙胞姊妹難不成靈魂出竅?大門未知子無法接受這極端的不科學,依舊不可置信的詳看這雙手又摸了摸這臉…這感覺就與摸博美的時候極度相近也極度不可思議。


認知到此事非同小可的她決定在風波擴大前一定要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果決的跳下病床後她拉著一臉茫然的「自己」一同出了病房留下另外一頭霧水的兩人。


進到無人的倉庫,她出於焦急不由得大聲質問。


「妳是片岡吧,為何會占用我的身體!?」


那張她用了38年此刻卻無法自主的臉無奈的嘆了口氣後回道。


「我才想反問妳為什麼…肯定是電梯事故中撞到彼此的頭了,原以為這荒謬只在小說或電視才有的」


片岡醫科大學中輟不會有醫生執照,不能動手術簡直要她的命。撞到頭…非腦外科專門也從不迷信的她迫於無奈只能暫且擱下醫生身份選民間療法。


「頭低點片岡,想復原就聽我的」


換了小一號的身體依舊不改霸道的修正身高差,無視片岡的一臉困擾冷不防的一頭就撞下去,兩人同時吃痛大叫、眼冒金星。


「好痛!」


最後只以這帶腫包的痛來證明此療法的蠢,輕撫著痛處,兩人在長長的沉默後暫且達成了交換過生活的共識,交換了彼此的手機與筆記。


─分隔線─


下午五點後的超市,換到大門未知子身體的片岡一美立刻感受到自己所沒有的健康與活力,推著推車跟在自己妹妹後頭的感覺也挺新鮮的,兩人和解後總沒時間好好相處,對她的想法看似一無所知的城之內博美轉頭回來面對她。


「這麼安靜的未知子真不習慣…還在頭痛嗎?」


那認真擔心的表情讓她感到些許欺騙的內疚,對博美伸過來那探額溫的手她躲開了,兩人間戀人般的肢體互動也是她所懼怕的,趕緊擠出笑容辯解。


「沒事的別擔心,明天會與大…片岡一同確認腦部X光,所以在想事情而已」


「喔…沒事就好」


這時博美檢視購物推車,蹙眉看了她一眼後發現了前所未有的異常,喃喃語道。


「剛才放進去的牛肉變少了,多了豆腐…頭部外傷會影響飲食喜好不成?」


「!!」


一個大意照自己平日的習慣改變了購物車內容,心中暗叫不妙的她又一個謊。


「只是擔心明天的事沒什麼食慾而已,真的」


博美看著她若有所思的沉默了半晌,草草結束了購物返家,這一路上靜的可怕。


晚飯後兩人在博美家的玄關處告別,博美嚴肅的面對她,接著無預警的把臉湊近,她內心一驚只能反射性的閉眼,就像懼怕打針的孩子。但,什麼事都沒發生,只見博美看著自己的臉帶著令她心疼的受傷。


「別再說謊了一美…妳與未知子交換了靈魂對吧?不同於去工作的加藤醫生我聽見了妳們在倉庫的對話,本來還不敢相信期待著妳們對我吐實的…」


終究還是紙包不住火,她還辜負了妹妹對自己的期望。


「博美…抱歉」


除此之外她也不知該說什麼了。


─分隔線─


由於大門未知子就是不接她電話,將孩子託付給親姐後決定到未知子御用的澡堂外去蹲點埋伏,果不然等到那張與自己相同的臉,趕在未知子開罐冰啤酒喝下肚前突襲攔截。


「啊!博美…」


她無語怒瞪未知子,賭氣似的一口氣喝完啤酒後怒斥。


「笨蛋!一美不是妳的病患嗎?大病初癒怎能這樣喝酒!」


「那罐是沒酒精的」


再次看清罐身果然是她誤會了,靈魂為未知子的一美沉下臉凝視著她說道。


「片岡告訴妳了是嗎?也好,這身體既不能開刀體力也不好正愁想不到方法,還是讓會相信的人都知道今後也比較方便」


那寄宿在眼底的靈魂的確是未知子讓她安心了不少,但還是不免對愛美不怕流鼻水的未知子未能妥善照顧姐姐身體一事在內心碎念,在這初春未入夏的夜寒中脫下自己的薄外套為未知子披上,得到未知子一臉意外的嫣紅。


「謝謝…我以後會更注意的」


自己與未知子在一起相處時是這表情嗎?這感覺只能說是妙不可言。


回到家後,發現加藤醫生與外表為未知子的一美在一起認真討論今後的事,兩人也加入促成共識,她先說道。


「一般人還好,外科醫與醫療經理人都是專業度很高的職業,就算有我與加藤醫生護航一美也無法動手術…還是讓妳們交換職場好了」


再說L&P醫院有著比櫻井複雜多的人際角力是未知子應付不來的。


一美皺眉擔心著,氣勢與自信不復見,一整個她不習慣的未知子表情。


「這等於L&P醫院再次空降經理人,真不知該如何說服那些股東」


感受到一美不安的加藤貼心的將手蓋在那手背上,卻立即引發未知子的黃牌警告與不滿,接著怨道。


「妳還好,我這不能開刀的代理院長勢必要把朝田自海外叫回來…前途多難」


一陣難受的沉默後加藤看了掛鐘時間說明日還有術前會議就帶著一美離開了,留下她獨自一人面對自陽台眺望遠方、以漠然掩飾沮喪的未知子。

外科手術是未知子的天職、次於生命最重要的工作,明白再說什麼都只會是多餘的她被這落寞的空氣所感染,觸動了最感性的憐憫,自後方環抱了那小了一號的身軀。


「!!……博美」


未知子試圖掙扎,但這生過大病的軀體卻使不上力,最後放棄冷言道。


「放開我」


「不要…這話現在不說,妳跑不見就聽不到了。我無論如何都會喜歡著妳的,不管妳住在誰的身體妳都是大門未知子」


「……」


這才了解到逞強不具意義的未知子無語回抱了她,兩人雖沒有更進一步的情慾卻因確信了彼此在自己生命的重要性而滿足。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