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高能马小跳同人】夏林果X路曼曼:少女派的云水谣 4/3更新章五H上篇(R20)于P4

作者:墨洚
更新时间:2014-03-20 11:22
点击:14384
章节字数:29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墨洚 于 2014-4-3 19:56 编辑


少女派的云水谣


“人生未必能有什么主题,但却一定于某人有着特殊的意义。”

——题记


一、


清早起来,迅速穿上已经因为补课而显得不再崭新的高中校服。

洗漱依旧使用的是初中以来就十分稳定的速度,却因为这是每日的固定程序般能够仔细地将自己打理成学生程度的严整与干净。

再次确认一遍书包里的假期作业已经没有遗漏而排列得整齐,她打开单元楼的铁门然后直奔公交站。

没有像她幼年时那样急切而好奇地盼东望西地观察初秋的景色,也没有了刻意地大大地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一类——北京的雾霾天气,原本便没有什么新鲜可言。眼镜后面的神色,藏着一点掩不去的疲惫;那个小学时常常会聚精会神地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的小女孩,仿佛就已经在其中涣散。

这便是高一入学式当天,路曼曼短暂而高效的早上。


然而她意想不到的竟是,她迟到了。

大早上起来竟然会等得公交汽车误站这个结果,是在车站时满脑子里都还装着高中背诵篇目顺带旋转着数理化公式的路曼曼没有想到的。上了车之后她那只有在考场上才能超载运转的大脑才严肃地想起,从这个雾蒙蒙却没有情深深的城市的交通官网域名“北京堵死你”看去,她的前途会是多么坎坷。

但那又如何呢。她没能像那个人一样习惯了迟到和早退便能老神在在地趴在车上哼起歌儿来,只是焦灼的内心里依旧认定了慌张无用冷静至上,便强自按捺心神在后座上背起单词。

其实紧贴着制服衬衫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她匆匆忙忙一路展开双腿用尽了少女的力气在街道上狂奔,也不顾路边行人或诧异或厌恶的目光。对于从小学毕业开始已经成长到三年后的她来说,除了那个人瞳仁里柔和却带一点精怪的神光和她自己奉为生命与教条的高考目标以外,没有什么更重要。

只是当下的她并无暇顾及到那已经被遗忘却埋藏在她心底的神光,内心的狂躁之魔逼出了她女汉子般的求生本能,以至于心里哇哇大叫着的她在绷着一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路过分班名单时也只是利用长跑呼吸的间隙望了一眼。

“夏林果 九班”

鬼使神差地,这一望竟然没用上她速读的本事多看几个人名,初中时同班好友的名字却偏偏像木马一样种在她这几分钟的脑海里,在像是卡机一样的CPU里咔咔咔放个不停。

但当下的路曼曼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她只是像一只流浪在外忽然看到了久违主人怀抱的小狗,上来就飞奔进了教学楼。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与此同时,九班的教室里,正有一个人浅笑着倚在窗边看着的风景。

窗外悄然发出红润色泽的枫叶,细细开放的不知名淡紫小花,全部在她眼里浓缩为那个人奔跑的身影。

她就这样看着,浑然不顾身边男生的口水已经流了一地。


二、


“我喜欢你噢。”

路姓少女将双手背在身后,人畜无害的笑容里面藏着她看不透的意味深长。

不知是何月何年的暖色阳光浅淡地洒在她身上,凝固出人生只有一度的翩然剪影;深浅不一地印在她尚还青涩的心脏上,渗出苍绿色的酸甜汁液。

那是夏林果此生都不会忘记的场景。


“但我更爱她。”

那场景里的女孩忽然敛起微笑,吐出的话语宛若无可奈何但却认真到深邃的叹息。

一字一句,吐字清晰,一如她在国旗之下面对全校的每一次演讲,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里是宛若播音主持般的认真。

“夏林果,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夏林果再次自这三点十分准时到可怖的噩梦中醒来。

她坐起身来,像是搁浅在沙滩上的鱼般蠕动着嘴唇,那之中重复的只有两个字,“曼曼”。

甚至没有来得及喝下她早已习惯般准备在床头小柜上的温水和安眠药,她抚住胸口,随着一声长长的呼气声而来的,是自脸颊上缓缓流下的冰凉触感。

从一出生开始就不会再次生长的眼睛,如今却流下了仿若永远无法断绝的泪水。她的眼泪在寒秋的夜晚是凉的,然而胸腔里沸腾翻滚的感情却分明是热的。只是这些,或许永远、永远都无法被那个人知道了。

深夜时分,父母都已经在楼下睡得深熟。有谁曾经说过,三点正是一个人类身体上最脆弱的时候。然而偏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却推动她一次次在梦里碰触到她不敢去碰触的甜美,以至于她在醒来之后,往往在那一刹那的窃喜背后是汹涌而来的惊惧与恐慌。她在那之中惊慌失措,跌倒迷路,犹如被困在重重迷雾与铁墙之间受伤的幼兽。

但也只有这个时候,这个她才是真实的。

不是被家长、被老师、被亲戚以至于周围一切一切的人摆弄的夏林果。

所以就让她尽情地在这里想念她吧,她在床头独自流着泪,没有抹去一点泪水也没有因为恐惧而开灯。就让她卑鄙地在这并不会有任何回应的地方唤她,曼曼,曼曼——她仍旧记得,梦里的自己是身处于阴冷的黑暗里的。

而那个人在阳光下,笑得如此透亮清澈——

尽管现实中无论哪一个场合,她从未如此对她展开笑颜。


夏林果在四点的时候准时启动了生物钟。

她自宽大而空旷的床上起来,床单凌乱的痕迹与皱褶在黑暗中的墨黑瞳仁里散发着淡淡的奶白色光晕。就如同,那个人当时在的时候一样。

她走向家中的后院。初秋的时节,四点还依旧是月亮高升的时候。在这里,只有头顶上枫树叶脉里飘来的缕缕清风,皎洁如玉的高悬之月,以及广袤无际的、漫天星河。

她缓缓地褪下衣物然后抚顺平整放在一旁的木凳上,自缸里打了井水,然后用竹筒从头到脚淋下。这是母亲一家自古时便保留下来的习惯,每日早早起床,然后用清凉的井水洗漱,无论是春夏秋冬。她犹记得自己从父亲的家乡来到母亲所在的北京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她还并不习惯这种方式,常常感冒发烧;虽然马小跳他们每次都急着过来送作业,可他们或许并不知道跟在他们后面那个梳着两个小辫的别扭女孩,早已经连笔记都一并给她准备好了。

水珠垂落在夏林果的眼睫上,依稀间她仿佛透过光晕看见久远之前就站的离她很远的那个小丫头。那个小丫头一步步长大了,变成了那样的一个少女。

曾经在她的卧床上,跨坐在她腰上哭着问她为什么的少女。

然后呢?她终究离她如路人。

夏林果再次将木桶里的水倾盆倒下,不知是出于绝望抑或是庆幸,她闭上了眼睛。


从初中开始,在窗边眺望路曼曼便成了夏林果的习惯。

即使那时,她们是同班。而放学时夏林果身为大队委常常被留在团委办公室,路曼曼则因为是班长的职务而在班里忙上忙下。

于是闲暇时分,夏林果便趁着给团委书记老师倒茶的功夫,抱着茶杯,眺望对面的教室。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夏林果也不知道。

人会在岁月中伴随着饭食的滋养而长大,但却很难说是哪一天的饭食让你长大。尽管小学初中的日子稀松平常甚至并无可圈可点之地,但是每一天对于夏林果来说都是那么不平常。路曼曼上课时聚精会神地盯着老师的侧颜格外纯真,路曼曼指导同学功课时恨铁不成钢地嘟起腮帮子像只可爱的小青蛙,路曼曼戴上班长袖标而后带领全班宣誓时一脸认真严肃的样子像个小大人......夏林果缓慢而用力深刻地扶住自己的额头,像是无法承受脑回路中如同癫痫病人般一刻不停滋滋作响的乱窜电流。

她早恋了。


而且,对方是路曼曼。

那个并不喜欢她的人。


所以,初中的夏林果克制了三年,也独饮苦酒了三年。

所以,当转身坐回座位上的她回过神,看见伴随着破天荒的一声摔门巨响闯进来的路曼曼的时候,她是真切地感到惊喜的。

再没有一个人,比她更清楚地知道此刻惊喜的虚幻。

因为她早已反复确认——

路曼曼,夏林果,这两个人并不同班。



如大家所见,我看到文区里那篇震撼人心激动不已的、流水君的神作之后,终于忍不住也开笔奉上拙作了。

标题某种意味上是在向致敬,同时也算是对我文风和内容的一种暗示。

初次发有一点短,希望大家见谅;不过今天或许会二更噢。

感谢你的观赏。欢迎提出各种脑洞建议+投诉www


章二火热出炉!

或许这是有要虐夏林果的意味?没错你没看错!就是要虐我们亲-爱-的-大-队-委~

这章里面说了好多隐情和伏笔啊,我都有点担心后面的存货该怎么办了。

有你想要看到的情节吗?(例:夏大队委上非诚勿扰被眼镜学院派心动女生路女神无情拒绝

有你想要吐槽的地方吗?(例:路曼曼凭什么骑在大队委身上!谁攻谁受!

不要犹豫,你的回复就是我毁童年的动力!再次向先驱流水君致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