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2-16 21:51
点击:484
章节字数:46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五十三、爱到分离


下楼的时候,Sam在楼梯上碰到了老管家。“Will,叫人收拾好我的行李,我明天六点钟就走,那两个人算是我的朋友,拜托你照顾她们吧。”说完了,她就要下去。


“Sam小姐,您不等一等么?”老管家叫住了她,“教授知道您过来很高兴,她明天就赶回来。”


Sam沉默了一会儿,低着头说:“我已经订了明天上午去日本的机票,我还有个画展要去筹备。”


“可是,这是三年来您第一次回庄园。”管家恳切地说,“就不能改变一下决定么?”


“你是看着我长大的,Will。”说到这个,Sam眼神变得温暖亲切,“你最了解我的秉性。如果不是我自己愿意改变,没人能动摇我的意志。”


“我知道,教授也说过……”提起教授,他看到Sam的表情不改,却一下子冷漠如窗外的冷雨,可他仍是坚持说,“您和她一样的脾气,一样的奇思妙想,一样的胆大妄为,一样的无所顾忌,一样的永不满足,一样的聪慧过人……”


Sam冷冷地打断他,眼睛直视着彩色雕花玻璃窗外雨中的灯柱,又似看着灯光下细密纠结的雨丝:“这种比较对我来说太高攀了,我承受不起。”她转了个话题,“我自己开车去机场,我会加满油,把钥匙放在寄存处,这样教授下飞机就可以自己开回来了。”


“其实您不能否认,您和教授真的很有默契。”管家仍然坚持地说,“我刚才还没说完,教授还说,你们一样的目空一切,一样的死不认错。”


Sam终于笑了,她笑起来,连绵的秋雨也化作了春风。她回身拥抱了一下老管家:“亲爱的老Will,教授有你,真是很幸运。我想,你一定知道我和教授之间发生了什么,也知道我貌似高贵实则卑贱的底细,可是你还是一直包容我,我真的非常感激。所以还是请你告诉她,给我时间和空间,我心里的坎,会自己度过的。我也在慢慢长大。”


“Sam小姐……”目送着Sam纤瘦的背影,老Will的心里总算有点安慰。他从小看到大的小彼得潘,真的已经长大了。





“你没有睡?”走下楼梯的Sam,看到了坐在起居室里对着壁炉火焰发呆的夏树。


“你没有留在静留那里?”


“你觉得我和静留是那种关系?而且我还会趁人之危?”


“那正是我想知道的!”夏树站起身直视着Sam,目光犀利,“你到底是什么人?静留说你是她的记忆里的前女友,可是我知道七年前根本没有你这个人,七年前的静留不在哈佛,她在剑桥!你是个根本不存在的人!”


Sam浅浅地笑了,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红茶,又悠悠然地坐下,那样子即使英国女王驾到,她也会不紧不慢地按着自己的节奏行事。


她低头轻啜一口茶,才淡淡地说:“在你问我问题之前,我只想对你说,与其关注我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不如想一想你自己要做什么。到底在你心中,什么才最重要,是爱情,还是记忆?”


“记忆是爱情的载体,她们是密不可分的!”


“看来你和你的爱人真的有很大不同呢,我是不是可以说,你根本不了解她?或者是,你根本配不上她?”她轻啜一口红茶,就在夏树几乎要发作的时候,她依旧不急不躁,欣赏着红茶漂亮的颜色,慢慢地说,“刚才静留已经告诉我了,尽管她脑中有我和她恋爱的记忆,可是她能肯定,我们没有爱情。尽管她记不起来你们曾经的爱情,可是她知道,她爱的是你。”她抬起眼帘看着夏树,“难道这还不说明问题么?”


“那你应该告诉我,为什么静留的脑海中会有和你的恋爱记忆?我可以理解她失忆,可是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凭什么相信你?”


Sam看着不那么容易被说服的夏树,她感觉到,眼前这个漂亮的绿眼睛女人,已经被困在自己构成的迷局里面,静留不变的爱情难道不是更重要么?可是夏树现在眼睛里看到的只有记忆。


Sam没有说话,她脑中迅速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该说出真相。而看到夏树早已不耐烦的表情,她叹了口气,说:“Kruger小姐,你和小时候真的没有太大的变化呢。”





“你……你……你……你认识我?小时候?”夏树惊得结结巴巴的,她搜索了一下脑海,这个女人这么特别,如果她曾经和自己同窗,自己是不会忘记的。


“你四岁的时候,被你妈妈带着来到Croft庄园,不是这里,而是萨里郡的那座大庄园。你还被我吓到了呢。记得你大叫着说我是怪物。”说到这里,Sam呵呵笑了起来。


“你……就是……”夏树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就是那个畸形的姐姐。”说完,她又马上后悔说了不礼貌的话,连连道歉。


“没什么可道歉的,那时的我的确是畸形。”Sam根本不以为意,谈起这个话题,她甚至觉得挺有趣,“我有迟发性成骨不全症,两岁的时候发现的。你知道这个病么?”


“得成骨不全症的的人又被人称作玻璃人,这个病发生主要是由于组成I型胶原的A1或A2前胶原,即Pro-a1或 Pro-a2链的基因,即COL1A1 和COL1A2的突变,导致I型胶原合成障碍,结缔组织中胶原量尤其是I型胶原含量下降,是基因变异的典型例证。会导致骨骼发育不良,骨质疏松,脆性增加及畸形,重度的会导致耳聋、失明、颅脑畸形直至死亡。”说起科学上的事,夏树自然而然地侃侃而谈。


“好厉害,不愧是生物化学博士!”Sam轻轻地鼓掌,“我就是如此,两岁到五岁,已经骨折两百多次了。”


“可是你现在……”虽然夏树没有领略过Sam随意进出卢浮宫的来去如风,但是只见她在这里行动自如的样子,绝不是成骨不全症的病人能做到的。


“你母亲玖我纱江子博士治好了我,虽然花费是极其昂贵的。她应这里主人的邀请……”说到主人,Sam看向起居室的一幅画像,那是个美丽的褐发褐眼女人,应该是在很年轻的时候画的,看上去高贵优雅,眼睛里却带着十足的叛逆神情,“你的母亲给我进行了极其痛苦却又卓有成效的基因治疗,就像给金刚狼注入了阿德曼金属骨骼。终于让我在十岁之前摆脱了畸形玻璃人的名号。”


“可是我知道,成骨不全症是有遗传家族病史的。你的家人有这方面的疾病?”


Sam摇摇头,她又看向那幅画像,带着嘲弄的眼神:“你看她像么?她强悍到可以单手秒杀一头成年大猩猩。”


“那是……你的母亲?”夏树也看着那个漂亮的英国女人。话题被Sam主动地掌控着,不紧不慢地引导她说别的话题,冲淡她的情绪,让她看上去也没刚才那么激动了。


“不是。”正当夏树准备“哦”一声的时候,就听见Sam让她匪夷所思的回答,“怎么说呢,在基因上,她算是我的父亲。”


“这怎么……”想说不可能,但是作为科学家,她知道这虽然匪夷所思,但理论上是可以的,但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承受极大的风险。夏树不禁站起来向画像前走了两步,“她是谁?我好像见过这个人!”


“当然,她可是出名的很。”江利子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剑桥大学历史与考古学教授,第十一代Abbingdon伯爵,鼎鼎大名的Lara•Croft。年轻的时候,她还有一个称号,人们叫她Tomb Raider——古墓丽影。”


“这……这怎么……”夏树说不出话来,她今天遭受的冲击太大了,与Sam的人生相比,她和静留的冲突算是小意思了。


“简而言之,伟大的Lara•Croft和她大学时的恋人,也是少女时代一起冒险的伙伴——另一个叫Samantha的日本女人——想有自己的孩子,于是瞒着Samantha的合法丈夫,找了一对从事非法基因工程研究的科学家夫妇,制造出了一个属于她们两人基因的孩子。可是因为技术问题,制作出来的这个孩子,是个怪物。”


“你就是那个孩子?”


“是的……”Sam的手指轻轻在杯口盘旋,在人前大多数的时候,她都平静得如一泓清水,可是此时杯中的红茶在她手指的颤动下,渐渐起了一层层的水波纹,如她此时不平静的内心,她吸了口气,将茶杯送到唇边,可是此时茶已经冷了,即使是最高级的大吉岭红茶,也公平得让她满嘴苦涩,她也只是苦涩地笑笑,“这里的人都叫我Sam小姐,看上去我是那么的高贵,其实我自己知道,我不过是个私生子,而且还是科技产出的怪物。我是一段无法成全的爱情的无奈选择,也是背叛感情的最终产物,这种彷徨无依的感觉,我比谁都清楚。所以,我很理解静留现在的心情。”


可惜夏树并没有去注意Sam所说的静留的心绪,她的全副心思,全在于追寻真相。“你是怎么知道的,这种基因技术掌握的人不多。”


Sam叹了口气,对夏树的反应着实有些失望:“我也是偶然才得知的,在我一个前女友那里,她就是那对科学家的孩子,也是基因优化工程的产物。这个世界其实很小。”


“你的家人……呃……”


Sam复杂地笑笑:“我法律上的父亲一直不知道这件事,他宠我宠得无以复加。这也为什么当我得知了全部真相,才会对Croft教授感到如此的愤怒。当然,这是我的家事。”


夏树突然冷冷地说:“那么你告诉我这些家事是为什么?我不是名人八卦爱好者,莫非你是想用你悲惨的人生经历来给我一剂心灵鸡汤,让我还觉得我很幸福?”


“啊拉。谁说你说话木讷,你犀利起来也和我的前女友差不多呢。”Sam笑眯眯地说,“可是你问我到底是谁,我回答了你啊。而且你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静留的记忆中,这不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么?kruger小姐,或者称呼你为玖我博士,你真应该有点耐心。否则,你也不会把你最爱的女人推到水里,差点要了她的命。”她眉梢眼角都是笑意,可是说出的话却像一把手术刀,一下子猛刺到夏树最疼痛的地方。


“那么,请你告诉我。”面对这种人,她只能低声下气。


看着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玖我夏树,她体内的犯罪基因再次让她有了占上风的快感,当然,很快有自我谴责地消除了。因为如果蓉子发现她居然恶习不改,会一个爆栗打在她额头上呢。


“静留的记忆被篡改过。我想这你是知道的。”Sam表情慎重地说,“而篡改她记忆的人,是我的前女友。”


“你是说,静留脑海中和你的恋爱记忆,其实应该属于你和你的前女友?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要理解一个宅女科学家的难处。”Sam语重心长地说,“就像一个初学写小说的人,难免会从身边取材。对于恋爱经验少得可怜的她,篡改记忆的素材只有我和她的恋情。那时候我们刚刚分手,她半是无奈,半是报复地把我植入了静留的记忆。我们约会的情形、我们的生活细节、我们的感情深度……而且应委托人的要求,让静留的性格变得差劲,她把我的恶劣品质也部分融入了静留的记忆里。所以,对于静留后来的不良表现,我深感抱歉。”


夏树半天说不出话来,等她慢慢消化了Sam的说话内容,联系到她今天的感受,喃喃地说:“我想她选择你,还因为你不会怎么在公众面前露面。”


“是的,她总不能用电影电视剧做素材,不然总有一天,静留会指着电视里的米仓凉子或是户田惠梨香,说:‘瞧,这是我的初恋情人!’那可就露馅了。而且当时在她看来,我的归宿会是监狱或是某个黑暗组织,如果如她所愿,那么静留的这段记忆,就永远不会有人揭穿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她更没想到我会出现!”夏树霍然起身,“你告诉我,她是谁,我要去找她。我要让她恢复静留的记忆!”


“不可能!”Sam断然拒绝,“且不要说我不会告诉你。而且作为科学家,你应该明白,有些变化是不可逆的!人的头脑不是硬盘,不是你想恢复就能恢复的。”


对于这种论断夏树万万不可接受,她跳起身来大声说:“我不管!我一定要找到那个人,你不告诉我也会去查。这个人在应该在英国不是么?英国的,女科学家,医学生物学或是心理学,年纪和你差不多,这些够我去查了。我还可以拜托我的朋友灰原博士……”


“夏树,你够了没有!”Sam难得地发怒了,她素来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夏树的反应又总是和她相左,她终于忍不住手中的骨瓷茶杯被她狠狠地摔在地上,发出破碎的声音,“静留不是机器人,她的头脑不能让你来回地折腾。你这样做,会把她逼疯的!”


“可是你不知道,当初我们的爱情有多么深!”当说到“当初”两个字,夏树已经是泪流满面,“我一直在努力,为的就是昔日重来,让我们的爱情圆满,我这有什么错呢?”


Sam咬了咬嘴唇:“你没有错,可是……”她住了嘴,因为她同时听见一个柔婉的京都腔缓缓地说:“你没有错。”


“静留!”


静留伫立在楼梯口,在英式大宅不甚明亮的灯光下,她苍白的脸上阴影浓重,像是一个幽灵。


“你没有错,错在我。”静留语气平静,可不要说眼尖是Sam,连夏树都看得出平静下的压抑,“是我没有让你满意,总是让你失望,我无法回到以前的静留。”


“静留,我们可以的,以前的你……”


静留无视地打断她:“我不知道以前,可我知道现在。我爱的是眼前的玖我夏树,可是你爱的是过去的藤乃静留。夏树,我承认我们爱着彼此,可我们在进行的是一场时空交错的爱恋,这让我真的怀疑我们真的是在相爱么?夏树,我确定我在爱着你,可是,你真的是在爱我么?你爱上的,或许只是你的回忆?而我,只是那个回忆的载体。”


“不,不是的。”夏树拼命地摇着头,她被静留眼中满满的悲伤痛苦惊呆了,心里像是被刀割似的疼。静留的那种痛,那种就像是要随风而逝的痛,让她好害怕,她再也不能失去静留了,她再也无法想象没有静留的岁月,那是多么的不值得延续。可是她却又有种深深的无力感,静留所说的话,静留痛的根源,她无言以对,无力辩驳,却更无法承认。


静留看着夏树,像是在等待,等待夏树给她一个否定的答案,可终于,她凄然地笑了:“夏树,我想我猜中了答案。你爱上的,恰好是我没有的东西;你想要的,我无法给予。”


夏树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静留,静留依旧在笑,可是她的笑容影影绰绰,无依无靠地浮在脸上,如同浮在水面上的睡莲,在凄风苦雨之中,花瓣片片凋零。这是她见过最痛的笑,就像是那逝去的年华和爱情。


“静留……”


“对不起,我爱你。但是……”静留声音比黑夜还要空洞,“我们分手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冢夕
冢夕 在 2018/01/03 18:01 发表

啊!!!我也好想指着户田惠梨香和米仓凉子说是我的女朋友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