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2-13 22:22
点击:510
章节字数:45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五十二、庄园夜宴


“你知不知道,把患有恐水症的人推下水,是不可原谅的行为,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你的恋人。”对面的人平静的语调下是严厉的谴责。


“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一时冲动,那种重现当时情景,让她想起来的念头占了上风……”


“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也被你心头的魔鬼占了上风,Kruger小姐?”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夏树听见自己嘶哑的嗓音,她感觉自己现在像一头受伤的小兽,想找个地方舔舐伤口,又想狠狠地咬一口想要接近她的人。


“我叫Samantha Croft,你可以叫我Sam。”


“是你!你到底是谁!”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让夏树冲动地冲过去揪住了Sam的衣襟。她听过这个名字,是静留告诉她的。在静留被冲突的记忆困惑之时,曾经告诉过夏树她记忆中出现过的这段子虚乌有的恋情。


夏树原本以为那个叫Samantha的女人,和那段不存在的恋情一样,是一个幻想出来的不存在的人,这在很多记忆错乱和精神疾患的病例中是常见的。可是她没想到这个人正活生生地坐在她面前,居然还和静留如此的熟络。如果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难道说那段恋情也是真实存在的?


这简直颠覆了夏树的整个世界!


“我不是魔鬼,也不是幽灵,如果从静留的角度来看,我曾是她的一个朋友,如果你不信,可以向姬宫千歌音求证。当然这个身份,随着静留那段记忆的消失,已经灰飞烟灭。至于我另一个存在方式,我会向你解释。而现在……”Sam虽然被揪住衣服,可是手中的红茶一滴也没有洒落,依然从从容容地微笑道:“你的手很凉,是不是应该去洗个热水澡再换套衣服,我怕你这样会引发骨骼的旧患。”


夏树慢慢放开了手,这个女人不经意的态度,在告诉自己,她知晓一切。而且现在又冷又湿披着毯子的自己,和干净斯文的她比起来,狼狈得不能再狼狈了!


“去吧,女侍领班会为你提供最好的服务。”Sam温和的话语有一种催眠般的力量,“等你换好衣服,就会见到你的静留,而且你心中的疑惑,我保证会给你一个解释。”





被医生确诊无大碍后,静留终于收拾好自己,换好衣服,慢慢走下楼,发现夏树和Sam已经在楼下等待了。


她此时看到夏树心里仍旧猛地一提,顾不得夏树看向她那着急关切的眼神,便立时将眼睛转向Sam,而一看见Sam,她就能放下心来。


Sam天生就有一种让人安静下来的气质。


Sam也已经换了家常衣服,她穿着略带浅咖的莲藕色细羊绒针织开衫,配着咖啡格子羊毛裙,和记忆中一样的书香淡雅,像一页过去的书卷。


Sam微笑着做了个手势,引导她们走向饭厅:“二位被糟糕的英国厨师虐待了一个多星期的味蕾和胃,今天想必会感谢我。这里虽然是正宗的英格兰庄园,可是厨师却是巴黎的三星级大厨。”她非常善解人意,对今天的事只字不提,而且态度怡然,似乎先前那些事从未发生。


餐桌上精致的法国菜肴,有个共同的特点,都是热气腾腾。想到嗜吃冷食的英国人的习惯,这些菜分明是为了天寒地冻的情况下落水的静留和夏树准备的。尽管没有胃口,可是对于已经实实在在饥寒交迫的她们,这一餐的确非常必要;而对于精神上已经濒临临界点的她们,有一个可以暂时缓解情绪的机会,这一餐也的确非常必要。


静留和夏树相对而坐,却连眼神也避免和她交汇,而Sam也并不找她们中任何一人搭讪,只是和站在旁边伺候的管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让餐桌不至于冷清得令人尴尬。而在这穹顶高耸的英式庄园的餐厅里,两个人简单的对话和刀叉偶尔的碰撞声,更有一种寂寥的气息。


“亲爱的Will,你把Guillaume从床上拖起来让他做饭,希望他没有因此责怪你。”


“哪里的话,Sam小姐。他高兴得不得了,他说这是三年来他做的最有价值的晚餐,只有Sam小姐能品味出他手艺的妙处。”


“呵呵,那么为了不负他的期望,请你转告他,香煎龙利鱼他不用香槟而改用清酒调味,我很喜欢。”


“他一定会高兴得睡不着觉的。”说这话时,这个外表刻板的英国人也掩不住喜悦,“其实大家都希望Sam小姐回来,特别是……”


“我相信那个特别就是你,Will。”Sam不动声色地打断他,可温和的样子又不至于失礼,“你一向待我特别,我从来都是被你纵容得无法无天的。”


“无法无天?”管家微微躬身,严肃的面孔挡不住溺爱的语气,“您说的是您十五岁时我到埃及弄来了没用过的古代莎草纸和碳墨水的配方,让您成功地伪造了阿肯纳顿法老的《亡灵书》,改写了埃及历史研究的方向。”


Sam也笑了:“咱们还害得牛津和鲁汶大学的埃及史专家开新闻发布会承认自己的错误,真好玩,不是么?”


“可是您对埃及象形文字的掌握的确比他们加起来都精通啊。他们因为偏见,固步自封不承认您,这是应得的惩罚。所以我一点也不觉得您有什么无法无天的。”他的语气像一个溺爱孩子的祖父,“不过我至今感觉Sam小姐不选去剑桥而选牛津,是对剑桥的恩赐呢。”


“Will,你不动声色嘲笑我的功力可是增强了。不过我们俩一向是狼狈为奸。”她挑起左眉,露出她特有的骄傲又顽皮的表情,“我可忘不了,我高中时那次因为我想要伪造贝尼尼的雕塑,你特地从罗马弄了一块文艺复兴时代的大理石料,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运回来的。模仿贝尼尼的难度太大了,我雕刻的时候几次想放弃,可是想到你的辛苦,还是坚持下去了。花了我三个月所有的课余时间,才拖拖拉拉地完成了。虽然雕的不太好,不过勉勉强强也能乱真了,至少把那些评论家、拍卖行和收藏家的眼睛蒙过去了。咱们一起骗了两千万英镑呢,这可真是无法无天了。”


说到这件事,老管家戒备地看向静留和夏树,直到Sam做了个“没关系”的表情,他才说:“为了这事,教授非常生气。虽然她知道您把拍卖雕塑的钱给非洲的孩子买了药品和粮食之后就没再说您什么,可是她曾说过,以您的天资,如果您能够专心致志地从事学问,轻轻松松就会成为人文学界的斯蒂芬•霍金呢。”


自从管家提及“教授”这个词,Sam的脸色立时冷了下来,她只是淡淡地说:“是么,太高看我了,以我平凡的资质,什么也不是。我怎么听起来像是在讽刺我,就因为我以前得过和霍金差不多的病,我就成了第二个斯蒂芬•霍金了?”


静留和夏树都意外地看向她,这句话听来如此耳熟,可是上一次说起,是出自夏树之口。她们看着Sam,只见她的面色如语气一般的淡然,可一双眼睛却在顾盼之间带着聪明调皮的笑意,似乎在逗弄着什么人的神经。


静留道:“Sam,我不知道你以前有病,你没说过。”她说话声音沙哑得厉害,才短短几个小时,就被摧残得这样。夏树的心疼得滴血,可是想要说话,这众人环伺之下又怎么说得出口。


Sam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是么,静留,你还记得我们说过什么?”


也许是脑子太累了,静留扶额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Sam也没做计较,只是又和管家徐徐地谈一些琐事,认识的人情况云云。听他们说话,夏树才知道原来Sam从小在这里长大,是这个庄园的少主人。


只是很奇怪,看她是一个日本人,怎么会是这个英国贵族庄园的大小姐。这个庄园到处都是神神秘秘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形,她也没有心力来弄清楚。


菜已经上到甜品了。


“真是谢谢Guillaume,他还记得我最讨厌吃苹果,把诺曼底菜式中有名的苹果塔改成了芒果塔。”


管家幽默地说:“谁说您的兴趣总是无法持续,您对苹果的厌恶可是从小时候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现在。”


“可能因为讨厌不用付出心思。所以你应该知道我花了三年时间成为画家该是多么了不起了吧。”Sam放下小匙,悠悠淡淡的说,“要知道以前我的兴趣总是不能超过三个月,开头的时候热情如火,然后就迅速降温,就连对女人也是如此,有一段时间还糟糕到恋爱要签三个月协议……”


这句话还没说完,静留和夏树懵然一惊!她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静留?如果是真的,她为何与静留如此相似。如果她在说谎……她为什么要说谎?


赤瞳和碧眸同时射向依旧与管家散淡交谈的的Sam,而那双清明如水的褐色眼睛也坦然承受着两人满是质疑的目光,可是水面之下,却似有潜流暗涌交织,她们在向她质询答案,而她似乎早已汲取了她想知道的,随着漩涡翻入水底,不见踪影。


对刚才一切尽收眼底的管家,却依旧镇定地回答Sam刚才的话:“可是您说的是以前,现在的您是一个对感情负责任的人。”


“是的。”或许是性格如此,也或许是太骄傲,Sam毫不避讳地说,“Will,我还有件事情想告诉你,我有女朋友了,过段时间我就带她来看你。”她一扫冷淡的神色,像是一个女孩子向她的祖父炫耀自己的小幸福。


“是么?”这位标准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英式管家也喜形于色,“真想看看是什么样高贵的女士能够配得上您。要知道教授也在等着这一天……”


“圣母在上!”Sam不禁举眼向天,“Will,我求你……”


“Sam小姐,遵命!”Will默契地接口,不提教授。他真是一位善解人意的好管家。


撤下餐具,端上茶后,女侍领班前来报告,Sam原来的房间和客人的房间都准备好了,可以去休息了。


“Sam……”静留突然抓住Sam的手,“我们很久没见了,我想和你说说话。”


“可是静留……”夏树发声,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看到静留根本没有看向她,心里明白,现在无论说什么,静留都不会理睬她。静留看着Sam的神色,简直带着求恳的意味,静留不是想和Sam说什么,而是想逃避她。


“好的,无论今夜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Sam温柔地说。


静留立刻转身上楼,而Sam则是回转身,向已经快要忍不住追过去的夏树眨眨眼,在嘴唇前竖起一根手指,露出了顽皮的笑容。


夏树看着她们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管家,心乱如麻。刚才Sam的那番话,内涵实在太多。特别是此时的静留是那么的柔弱,那么的需要抚慰!


“小姐,请不必担心。我不了解那位静留小姐,可是我了解我们的Sam小姐。”Will安稳厚重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绝对不会趁你的朋友脆弱的时候做出逾矩行为。因为即使Sam小姐现在没有女朋友,静留小姐也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虽然换过不少女朋友,可是我知道,她只喜欢和真正的强者斗智斗勇,她就是喜欢势均力敌、征服与被征服的感觉。”





“Sam,我今天,真的很狼狈。”静留躺在床上,断断续续地说。她实在是太虚弱了,可是精神的刺激又让她无法入睡,这种身心的双重煎熬,让她觉得简直无法扛过去了。


Sam和衣侧身靠在她的床头,一手轻轻抚摸着静留的头发,声音微带着笑意,如同闪着翅膀的夜之精灵:“这又有什么呢,你怕水又不是一天的事,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啦。”她巧妙地转移着静留的注意力,把话题由情感转到怕水这件事上。


“可是我……这样失态……”


Sam手上轻柔的动作仍在继续,她仰起头想了想,说:“说到失态,比得上我么?我十八岁那年去阿富汗考察贵霜王朝的遗迹,可没想到塔利班突然攻占了那个地方。我在那里被困了六个月,每天都是枪炮、爆炸、死人……后来我回到伦敦,有一天我和朋友坐在咖啡馆里,远处一辆汽车爆胎,当大家都往外看的时候,我早就一头钻进了桌子底下……”说到这里,她笑了,静留也笑了。


“静留,这世上人人都会遇到倒霉事,别人受过的苦你也得受着,你受的苦别人也在经历。即使你再了不起,也别把自己当做这世上唯一的一个,我们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她平静的声音里有一种无法阻挡的力量,“这世界上除了死亡,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可就算是死亡,也没什么大不了,谁不会死呢?”


“连生死也看破了,这就是你在阿富汗六个月学到的?”静留也在逐渐地放松自己。


“我学到的可多了,我成了一个合格的战地医生。”Sam半开玩笑地说,“我还学会了拆装炸弹,学会在布满地雷的路上徒步穿越,我还会用各种枪,虽说不太精通,但是用AK47在六百英尺外打中一个人的膝盖是没问题的。记住是AK47,可不是AKB48。”


她们又一起笑了起来。寒冷陌生的环境、精神上的刺激、难以沟通的恋情和阔别已久的疑似前女友,这种种的冲击让静留已经疲惫不堪,可是精神上的亢奋让她还是难以入眠。她应该感谢有Sam在她身边,在Sam面前,她会情不自禁地诉说,而Sam只是听着。她是个极好的倾听者,不会打断她,更不会给出自以为是的意见,但她的眼神表情和恰到好处的插话,却会让你毫无顾忌地说下去,让你觉得你的所思所想都会得到理解和同情,不知不觉的,静留觉得自己说累了,也说够了。


面对静留,Sam也会说一些自己的事,她天马行空的话语和平淡到没有起伏的腔调,伴着壁炉哔剥的燃烧声,有一种奇异的安心作用,加上Sam纤长的手指轻抚着静留的发丝,一下一下的,终于让她有了朦胧的睡意。


“睡个好觉。”对着双眼微合的静留,Sam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轻手轻脚地起身离去。


“Sam。”静留叫住了她。Sam回过身,静留看着她逆光的纤细身影,有些疑虑地说,“我们真的相爱过么?我们恋爱的记忆是那么真实,可是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我也这么信任和依赖你,可是我却感觉不到爱情?”


她在黑暗中听见Sam轻轻地笑了,并没有她担心的受到伤害:“静留,你知道哪一段爱情是真实的,你也知道自己爱的是谁。这个世界最骗不了人的,就是爱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Temmy 赞赏了 300 点“晚安”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