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无标题

作者:erikoXasuka
更新时间:2014-02-07 09:31
点击:122
章节字数:37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前言 親愛的讀者我把呆萌半澤化了~一次更兩集請慢用


EP7反叛前奏曲


片岡一美掩著臉,對她一個鞠躬後便快步離去了。她不急不徐的端了杯熱茶給城之內,無語陪在身旁等待其情緒平復並開口說道。


「謝了,我好多了…這不能報警,要是被前夫知道會影響監護權的。小舞暫時寄在我媽那邊,也要小心別讓我媽知道這事,我怕她擔心」


冷靜下來後是先想他人?心疼的她蹙眉問道。


「那妳呢?打算怎麼做?」


「一個人找地方躲起來吧,不能把妳或其他人捲入這危險」


怎能讓城之內消失─眉間的皺摺鑿得更深了,這次是她無法壓制的焦急。


「這行不通!我已經答應要好好保護妳了所以…!?」


她急煞車驚覺自己說溜嘴了,城之內是不會想知道自己受片岡所託這事的。城之內也是不辜負她預期的聰明,帶著未消的怒氣說道。


「一美是嗎…大門桑不是我媽也不是我誰,不必這麼負責」


以發抖的聲音向她求救的是城之內、冷著一張臉推開她的也是城之內…這女人是能多逞強?雙手放肩拉近距離,她投出直球決勝負。


「要躲要逃請便,但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會找到妳…歡迎來挑戰我的決心」


「大門……」


城之內原本慘白的臉有了明顯血色,更提升到熟蕃茄的等級害她也跟著緊張…那蹙眉逸開視線的表情說明著內心的矛盾讓她無限憐愛。


「城之內……」


心臟的鼓動大到失控,佔有的慾望一擊KO理性,閉上眼,兩人間的距離開始唇對唇縮近…但所有的好氣氛都被城之內的手機鈴聲打斷,她大口呼吸找回一時倒地的理性,城之內則快步走出陽台接電話,不久後回來向她報告。


「岡村主動解除了與我的派遣約,還說願意付違約金但不說明理由」


城之內今後不再是L&P醫院的人,時機上未免太巧合。岡村會是野口的共犯嗎?目前證據不足無法斷定但不得不防,只能見招拆招了。


「今晚起搬到櫻井醫院職員宿舍與我一起住吧,我會向晶叔申請你正式來工作的」


有一天一定還要讓城之內回到這揹有三十餘年房貸的房子的,在那之前的工作必需有個保障、同個職場人身安全上也比較安心。


「嗯」


或許是為了讓她安心吧,城之內像個孩子可愛的笑了,她也由衷感到欣慰。


─分隔線─


原本空蕩蕩的職員宿舍因大門的策略成功而住滿新血醫護人員,於是她得以與『院長』同間寬廣雙人房,除了老舊了點設施一切完備。


但她還是睡不著,翻來覆去想著的都是那個與自己有張相同面容的女人─片岡一美…大門為何會與姐姐一美一起來找她?兩人怎麼認識的?向右一翻,本應睡著她家首席小提琴(外科醫)大門的位置空有餘溫不見人,內心一驚跳下床尋找只見大門坐在客廳面色專注且凝重的看著各類院內資料,那理所當然的院長背影讓她感到陌生又猶豫。感覺到氣息的大門停手轉頭來看她。


「城之內?睡不著嗎?」


「嗯…妳也是嗎?」


大門的臉沉了下來,目光黯淡的回道。


「做了個過去的夢,夢到大雨中淋雨的父親抓著一身黑西裝的銀行員質問著未何答應要放款卻反悔,還跪下來懇求卻被推開…一切都是為救病患欠下的錢」


抓緊玻璃水杯的手顫抖著,接著把水一飲而盡。


「兒時的我曾經恨透了這些唯利是圖、出爾反爾的傢伙,想成為更厲害的人對他們復仇…是晶叔把我導向了與父親相同而不同的道路」


她無語的聽著,腦海閃過的是與大門父親相同的男人和與其為了錢不斷爭吵、她稱之為母親的女人。兩人以絕對的信任互道未對他人傾訴過的心聲。


「如果大門當初選擇復仇的道路的話,會與妳相遇相識的人就不會是我而是我姐了,一美背叛了母親堅持跟父親姓片岡,無法放母親孤單的我也只能改姓城之內」


明明是相愛的兩人卻為了現實爭吵、互傷,偷偷落淚。曾發過誓要給自己孩子完整家庭的她卻讓公認的完美男人成了永遠的前夫,事與願違就是這麼回事吧。大門凝視著她問道。


「妳與妳姐不可能合好了嗎?在我接到妳來電的第一時間她是不想把妳捲進來的,擔心妳的安危就顧不了這麼多了…仇恨的連鎖不切斷是不會善終的」


「我會好好想的」


大門那一閃而過的憂慮的表情與陪伴病患的朝田、加藤醫生如出一轍,感到自責的她決心下次見面一定要與自己唯一的手足好好聊聊…前提是在被追殺的情況下一美還活著。


凝視大門認真的側臉好看極了,對她的在乎與守護也讓她心情上輕鬆許多,一聲淺笑突襲吻了大門的右臉頰,那誠實的錯愕表情讓她樂透了,大院長瞬間縮為小女生羞紅臉吐露。


「笨蛋城之內…快去睡啦…我忙完也會去睡的」


語畢就將她快快推進房門關上,在她看不到的門前輕撫著發燙的臉頰。


─分隔線─


安田紀念醫院,下午四點─


大門未知子為了獲得片岡的情報而潛入,在房門寫著『山田花子』的位置偏遠病房透過門縫看見了那張與城之內一模一樣的臉,但似乎有人早她一步來探病,她於是靠在牆邊旁聽那極為耳熟的聲音。


「那個撲克臉的朝田醫生?那笑容還真是對大門醫生的寵溺,小晶會吃醋嗎?」


「我和朝田就像是家人別亂想…倒是妳才想見他吧?救命恩人不是嗎?」


片岡搖搖頭不語,沉默些許後探病者接著問。


「妳真的不考慮來我們櫻井醫院手術嗎?一美」


雖然她只能窺見後腦杓,但她認識那個失敗的新垣結衣頭…是加藤晶,正是報情報給片岡的人,印證了她心中的懷疑。


「我知道小晶擔心我,但朝田現在正為病倒的櫻井老院長傷神,我妹博美也在所以…」


「都是藉口!就算是那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大門院長也沒有理由拒絕妳!一美是我最好的朋友,這三期的胰臟癌相信大家都不會見死不救的…所以比起復仇先顧好健康,好嗎?」


43歲的加藤反常的失去一貫的冷靜,證實了兩人間緊密的關係。


她挑了挑眉,無法想像城之內得知後的表情。片岡表情溫暖,雙手包握住加藤的雙手笑道。


「比起朝田與大門,對我而言加藤晶才是最好的外科醫…妳願意主刀切我嗎?」


「我…也不知道,讓我考慮一下好嗎?」


聽到此她就轉身離開了,在護士站被一個江湖味頗重的昔日介紹所伙伴男醫叫住。


「小未!看過那位患者了吧?那病況不是我們這樣小醫院應付得來的,能由妳那邊切嗎?傳說中的外科醫朝田也在…」


「一切都聽病患本人與家屬意見…多謝你叫我來,幫我向晶叔打聲招呼」


語畢便快步離開了醫院,與她交錯一出一進不同電梯前往該病房的正是L&P醫院的經理人岡村征。


EP8櫻井醫院最長的一天(上)


『再見了徒弟』


一大早城之內博美就自她麻醉醫師父荒瀨門次收到這封沒來由的道別信,晚一步進了外科辦公室的她只見以大門、加藤、護士長為首的醫療人員正面色凝重的緊盯著電視螢幕的新聞報導不放,上頭開著記者會的正是長得極像晶叔的L&P醫院的國際醫療推廣顧問野口,正得意洋洋的介紹著他的最強心臟外科團隊─


「朝田!伊集院!還有荒瀨…」


三人身上都別上了象徵醫院成員的胸章,就如同過去的她與大門。失去冷靜連聲驚呼的加藤,每叫一個名字就像是承受一次打擊,最後倒坐在椅子上的表情就像是萬念俱灰、一無所有。護士長皺眉深表同情說道。


「是為了救治櫻井老院長的交換條件吧…對龍醬(朝田)而言,老院長是師父也像父親,做為超級醫療特區的L&P醫院不但可以使用國內法令未准許的藥、未臨床實驗過的新療法也能破例用於病患,絕對是國內最頂尖的醫院」


這點動過3D列印手術的大門再清楚也不過,但在身後眾人一陣騷動、軍心嚴重動搖之際大門依舊以不變應萬變的沉默著……過了半晌才表情嚴肅、氣勢滿分的面向大家出示手上一張白紙黑字的契約。


「老院長轉院前與我締結了這張代理院長的契約,告戒我為醫者不論身在何方都要拋開私慾全力救治病患,這也是櫻井醫院的存在意義。院長一定會回來的…在那之前請將信任託付於我!」


眼眶泛紅的大門語畢向大家九十度鞠躬,一舉平定了軍心贏得以護士長為首的眾人掌聲也讓她為之動容,過去的大門就像昨日死,終於成長為一院之長、最可靠的領導人,見證到這一刻的她感慨萬千…沒想到卻在午休時兩人獨處的麻醉科休息室告訴她實話,她還不確定這是否為所有實話。

一口咬下外賣叫的炸蝦蓋飯,雙眼發亮大喊美味的大門對她的傻眼平淡回道。


「代理院長契約啥鬼的當然是假的,要感謝護士長的友情助演,不枉我都將當獸醫賺的錢交給她打理…那三人被挖走了是事實,但只要這邊的特別患者能醫好就沒問題了,妳過目一下患者的病歷吧」


好個騙人感動的戲精…接過病歷的她還是無法原諒這欺騙,眼明手快的以筷子奪走另一隻蝦子一口咬下,酥脆外皮與彈牙蝦肉還真的好吃。


「城之內這個笨蛋!這可是最高級的大正蝦很貴的!賠給我!」


她無視為了食物真欲哭無淚的大門看向病歷…驚見病患居然與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其名正是片岡一美,病況是已自胰頭轉移的三期惡性胰島素瘤,而大門是明知道這一切而刻意要讓她們合好?她告訴自己務必要冷靜面對但還是不由得以質疑開口。


「一美已經住進來了?全國有這麼多醫院是怕死才會指定絕不失敗的大門桑?」


大門看來以筷子專心物色她便當盒的菜色,卻以空出的另一隻手交給她一美的手術同意書,上頭指定的主刀醫卻是加藤晶,罕見的但書是─指定麻醉醫城之內博美。


「……」


這是她職業生涯第一次受患者指定在同意書,許多自大的外科醫總把麻醉醫當自己跟班,患者也只有在出醫療糾紛時才會看是誰麻醉。而該患者還是自己唯一的手足…飯也不吃就出休息室,問了同事找到了片岡一美,沒想到在房門口女兒小舞朝自己撲抱而來。


「媽咪!妳看大阿姨教我怎麼摺鶴與小熊耶…妳們長好像喔,〝雙胞胎〞就像魔法一樣好神奇!」


寶貝的眼中閃著無邪的光輝,她微笑著彎下身摸了摸頭。


「對啊,九十分之一的機率會成功的魔法…外婆有見過大阿姨了嗎?」


「嗯,現在出去買東西了,說等下會來接我」


她向在場的護士一個眼神帶走愛女,終於得以與一美獨處,看向那演不出的憔悴病容,上次見面時的套裝幹練形象已不復見,醫者仁心怎能不心軟?她裝做若無其事的確認著點滴問道。


「媽有對妳說什麼嗎?分離超過20年的母女重逢不是嗎?」


「向我道歉了…說不該自私拆散我們」


沒有姐姐的畢業典禮、成人式、婚禮、離婚…都當成自己是獨生女走過了,而與自己血濃於水的親姐卻在此面臨癌症的考驗,除了盡釋前嫌又能怎樣呢?要恨、要怨懟也要人活著聽她說吧…自己也不敢置信地伸手碰觸那被她打過的臉頰柔聲問。


「痛嗎?姐」


這聲姐叫得聽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熱淚盈眶無語。


「城之內醫生!麻煩過來一下!」


同事在房門外叫她,她應聲轉頭過去走沒幾步時,身後就傳來不尋常的聲響─片岡一美陷入昏迷,她心頭一驚趕緊上前確認生命徵象,初步斷定是胰臟癌引起的類糖尿低血糖昏迷,抱著那消瘦的軀體焦急著一顆心大聲喊道。


「快叫大門醫生來!準備打藥!」


她還有好多話要說,姐妹間還有太多錯過的回憶等著填補…她絕對不會讓這女人輕易死去,絕對!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