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1-26 22:31
点击:477
章节字数:37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卷耳 于 2014-2-1 19:52 编辑


四十六、昔日重回


静留低头轻轻吻了吻夏树的耳垂,看到怀中的女人露出甜美的笑意,往她的怀里又拱了拱,她也笑了,笑容中充满了爱情的满足和温暖。


夏树真的是累了,她刚刚出院,体力还未复原,又经历了那样激情的鱼水之欢。就算她什么也没做,就凭刚才她对静留说了那么多,回忆了那么多,每一条回忆里的感情,或喜或悲,或甜或苦,都足以让人心神激荡,体力难支。


“哇,夏树好勇敢,居然冒着生命危险从水里救了我!”


“你还说呢。那条河的水最多到你的腰部,岸上的所有人都以为你在水中挣扎是在耍宝,只有我听得懂你一直在叫‘助けてくれ!’,所以只有我救你啦。”


想到刚开始回忆起她们的初始,静留不禁笑出声来。想不到她的恐水症居然成就了她和夏树的缘分,看来世上的任何事情没有绝对的好坏,从另一个角度看,都是妙不可言呢。


虽然夏树告诉她的很多事情,她已经从舞衣哪里听来了,可是从夏树的口中得知,再加上那些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的细节,才让她分外感动。


她才知道,在那个英国的夏末的初遇之后,她们各种微妙的相处。那时候的藤乃静留温柔体贴、隐忍大度,那是的玖我夏树也不是迟钝得像花岗岩,她只是太年轻,太害羞,太不懂爱情,青涩的感情还未发芽,却挡不住日月轮转,转眼就到了分离。


她才知道,她们分离的那一年,她以好朋友的身份隔三差五地和夏树联络,没事找事,没话找话。夏树也渐渐地向她敞开心扉。那一年她的生日,夏树发给她一张电子贺卡,被当时的她当做最珍贵的礼物,远胜过爷爷送的游艇。


“你呀!我只是发了一封贺卡,你居然洋洋万言写了好长一封信给我,还是用毛笔写在藤花麻纸上的,说你的生活、你的心情、你的感受,还加了诗词歌赋,真不知道你有那么多话要说。”夏树抱怨地说,可是幸福和得意还是露出了马脚,“航空邮件一个多星期才到,害得我以为你嫌电子贺卡太轻慢,我又写了什么不好的话,让你生气了,我白白担心了一个星期呢。”


“夏树那个时候就已经喜欢我了,是不是?”


即使说起的是多年前的往事,即使她们现在已经深爱彼此的恋人,夏树的脸还是红了,过了好久才低低地“嗯”了一声。


“那封信呢?我倒是想看一看,我曾经有多么的啰嗦。”


“那封信我一直带在身边,可是后来……什么都没有了……”


“啊……说说我们的第三年吧……”


她才知道,她们重聚的那一年,静留带着义无反顾地态度,来到英国当交换生。重逢的惊喜,暗生的情愫,欲说还休的感情,少女的羞涩胆怯,回忆多得可以写一部爱情小说……


“是我先表白的吧?”


“嗯,可是我拒绝了。”


“为什么!”


“也许,我太害怕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也许害怕改变,也许害怕失去……”


“这样啊……”即使现在知道她们肯定会在一起,可是仍然会让她怅惘。那时候的自己,该是多么的心碎。


“可是还是我追回你的啊,在你踏上去法国的列车的前一刻……”夏树笑得好甜蜜,“那时候我拼尽全力奔跑,在最后一刻从背后抱住你,你那难以置信的样子……”她伸手抚摸着静留的面颊,“我到现在还记得。”


“亲爱的!”静留温柔似咏叹,深深地吻住了她的恋人。是何等样的深情,让当年羞涩的少女冲破世俗的藩篱和内心的束缚,认清了不愿面对的感情,勇敢地追回了她所爱的人,成就了她们刻骨铭心的爱情!


她怎么能不深爱她!


静留看着熟睡在她怀中的夏树,内心百感交集。夏树在最后一刻追回了她,这对于她们的爱情,是何其幸也!


可是如果她们错失了那一刻,也许就不会有爷爷的反对,遥一的毒手,也就不会有她的失忆,夏树的重伤,还有那隔海相望的七年……


幸与不幸,又怎么能说得清?


静留轻叹一声,幸与不幸,都是过往云烟,重要的是她和夏树在一起了,她会保证,以后的路都是春色正好,太阳正晴。


她也深深地理解夏树,当年的爱情,美妙得如同一座花园,保留着那样美好记忆的夏树,怎能不为之忍住伤忍着痛,坚持到底,拼尽全力?如果换做她藤乃静留,也会毫不犹豫地做出同样的选择。


“夏树,我爱你!”静留对着恋人轻声耳语,一句简单的话语,却有着多少深沉的爱和感动,还有对爱人那矢志不渝的爱的感激。她吻了吻夏树温暖柔软的薄唇,幸福地闭上眼睛,她也要呼吸着彼此的呼吸,在爱人的怀抱中入眠。


当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被情爱和感动压在潜意识深处的某种东西如一头白鲸倏地跃出海面,又被疲倦和睡意强行匆匆掩藏,那就是对于夏树来说那美妙如花园的昔日爱情,对于如今的藤乃静留,却宛如巴比伦的空中花园,那样的虚无缥缈,可望而不可即!


这些对于夏树来说如刻印般的回忆,静留听来却完全似一部美好的爱情电影,一部由年少的藤乃静留和玖我夏树演出的爱情电影——因为有关这一切,对于她……全不记得!


对,全不记得!







“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两个人的语气都是平平常常的,好像在讨论今天的菜是咸了还是淡了,这件衣服是不是合身。


“知道我这么多事,还会喜欢我么?”


蓉子曲肱躺下,和江利子并头而卧。她盯着纯白无装饰的天花板,默默地在思考,江利子告诉她的事情太多,太惊人,即使才智过人如水野蓉子,也必须得有时间消化。而江利子也没有急于追问,而是翻了个身,一手支颐侧卧在蓉子身边,静静地看着似在出神的心上人。


她们美得像一幅工笔画,若是用毛笔写上一个标题,那定是“岁月静好”。


过了好久,蓉子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地道:“你当然知道我不可能不在乎。”


“嗯。”江利子乖乖地说。


“你当然也知道有些事情我不会原谅。”


“知道。”江利子小心翼翼地说。


“你当然更知道这些事情说明我们曾经是两个世界的人。”


“是……”江利子已经有些心慌气短。


“你都知道?”蓉子终于将视线转向了她侧方的那张清水秀脸,一双褐瞳秋波流转,怯怯生怜,蓉子的声音也柔软如烟云,“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说?”


“因为……我骗不了你一辈子。这一生,我想和你无所顾忌地相爱,舒服自由地相爱。即使你因为这些不要我,但只要爱情还在,我还是会追回你。可是如果我说一个谎言,就会有无数的谎言接踵而来,直到让我们陷入谎言的泥淖里不可自拔。藏头露尾、瞻前顾后、提心吊胆、不断逃避……这些小东西会一点一点地杀死爱情。蓉子,我可以没有一切,可是不能没有你的爱情。”


蓉子凝视着江利子的眼睛,那里面有卑微的乞怜,还有清澄的坦白,她看得出来,这个自信到极致的女人,唯一能让她认输的,只有爱情。


“所以你放弃了你的世界,融入了我的世界?”


“为了有资格回来找你,我用了三年时间洗心革面,如果你还不满意,我会为你脱胎换骨。”看惯了江利子慵懒无聊的表情,从未想过她会如此认真。


“换骨很痛的。”蓉子握住江利子瘦伶伶的胳膊,“你换过骨头,这种苦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不知怎么的,她说这句话时,心酸得想要落泪。知道江利子曾经的往事,她其实更想好好疼她啊!


“我不怕!”她的笑容里是发自内心的无所畏惧,“有第一次,就不怕第二次。只要你想要,我怎么做都好。”


“江利子,你这么迁就我,就没想过我应该怎样做才算回报?否则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我没有想过啊!也不需要这样!”江利子握着蓉子的手,蓉子就是太有原则了,爱情这东西,可以分得清彼此么?


蓉子坐起身来,温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的恋人:“我知道,爱情不是法律,也不是算术,没有公平可言。但爱情也不是单方面的无条件投降,江利子,我爱你,我不要你抛弃你的世界,那会让你失去自我,总有一天,你会怪我的。”她揽住江利子的头颈,和她额头相抵,“你有一个世界,我有一个世界,我们在一起是水乳交融,诞生了我们自己的新世界。”


“蓉子……”眼前的这个秀美无俦,聪颖自持的女人,虽然现在的江利子不知道三年前是怎么爱上她的,但是就算忘了她,她的影子却在自己灵魂里扎下根来,爱的感觉夜夜萦绕不去。即使当时不知道心里的这个影子是谁,是那么的虚无缥缈,她都可以让自己决心做出改变倾心相随,不顾一切地去寻找她。她果然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看着江利子泪光盈盈的样子,蓉子突然笑了,她难得俏皮地歪歪头:“你告诉我那么多,就不怕这些被我当做把柄握在手里,让你以后抬不起头来?”


迅速领悟了蓉子的言下之意,江利子的眼睛陡然一亮:“你是说我们会永远……不,我更不怕。就算我是风筝,线在你手里握着,我才有方向!”那貌似纯良的眼睛又闪过一丝狡黠,“何况我这么出色,从来都是高贵冷艳,怎么会抬不起头来。”


蓉子含笑看着江利子,不知为什么,喜欢慵懒中带点小妩媚的她,喜欢睿智伶俐的她,喜欢时而孩子气时而又腹黑的她,也喜欢自信到自恋,不知天高地厚的她。


爱情就是这般没道理。


可是看到这样的她,向来严谨温雅的蓉子也不禁兴起了逗弄她的念头,她点点头,认真诚恳地说:“你的确从来都是高贵冷艳的,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这样。”


“是么?”江利子兴致勃勃地问,“告诉我蓉子,我是用何等的风采吸引了你,让你坠入情网。”


“你听,这是那时的你向我做的自我介绍。”蓉子拿出手机,按下了播放器——


“我是阿斯卡拉国的阿依吐拉公主,为了寻找梦中的白马王子来到日本,不料水晶鞋的鞋跟断了,让我摔下了台阶,不幸失去了记忆。好心的水野小姐,如果你帮助了我,我定然赐你高官厚禄,世代荣华……”


“等等,等等!”江利子的眼睛瞪得老大,“这怎么可能……”


“难道你不信是你的声音?我在警视厅有熟人,可以做声纹测试的。”这个声音,这个语气,如此的富有辨识度,不是她还有谁?


“不要!”这段录音要是泄露给别人,她还要不要活了!声音是她没错,可是她怎么可能说出这么弱智脑残的话?是的,蓉子告诉过她,当年她因为受伤失去记忆而机缘巧合地和蓉子在一起,而后恢复了原有的记忆,却忘了她们在一起的那段生活。可是,可是……莫非她当年受伤,也摔坏了脑子?不,一定有原因的,可是原因在哪里?


看着她百思不得其解的窘态,蓉子开心极了。如果有朋友来访,一定惊讶于沉稳优雅的蓉子女王此时那促狭的恶作剧笑容。可是真的呢,和她在一起,就是这么孩子气,捉弄她也觉得那么开心,看着她的囧形囧相,也觉得那么可爱!


“蓉子……”江利子撒娇地拖长了音,“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嘛,我要是弄不清楚一件事,会寝食不安的!到时候你会很心疼的。”


蓉子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我会告诉你,我当然会告诉你。不过……”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好好地捉弄你。你这副可爱的样子,我要好好饱览呢,“等我哪天心情好吧,心情好了我就告诉你。”


“蓉子,和我在一起心情还不好么?”江利子眨眨眼睛,“看来今夜我要好好努力,让你快乐得飞起来!”


“哈哈,你敢!”


虽然江利子的失忆曾经让她痛不欲生,现在也会遗憾不已,可是就算失忆有千般不好,换一种心情去看,它也不是一无是处。




宇宙从未为某一个人而运行,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甚至都不是这部小说的唯一主角。我们无法拥有一切,也不意味着要放弃所有,人生艰难,难免伤悲,我们为什么不学着享受现在每一刻的滋味?即使全世界都与我们作对,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们体会自己的存在,品尝美好的一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