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1-23 22:29
点击:613
章节字数:43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十五、情到深处


纤长柔美的手指顺着深蓝色的发丝,滑过饱满光洁的额头、线条柔美而不失英气的面庞、瘦的尖尖的下巴、白皙玉润的脖颈,顺着她的肩、她的胳膊、直到盈盈一握的纤腰……静留用最珍重的轻柔动作抚摸着夏树的身体,带着无比的疼惜和爱意。


“夏树,我现在才明白,原来我过去的所有岁月,都是为了遇到你而写下的序幕。直到爱上你,我的人生才真正开始。”


仰躺在静留身下的夏树只是笑着不说话,她专注地看着她上方的静留,手指插入静留浅色的发间,慢慢移动到静留的发根处,轻轻地揉动,看着恋人的眼神在她的动作下如约地慢慢变得深邃,欲念抑制不住地蔓延开来,终于再难忍耐,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静留火热的唇一旦触到夏树,就已经知道,对方已经等待许久。


她们细腻温柔地吻着,没有急躁、没有冲动、没有冲天的激情,她们的吻就如她们的爱情般温柔婉转,如她们经历过的时间般细腻绵长,可偏生又那么让人沉醉,仿佛印证了静留的话,她们以前的生活,就是为了这段爱情而安排的序幕,而此刻,才是她们应当沉醉的时光。


唇与唇的触碰摩擦,舌尖与舌尖的纠缠进退,交换的不仅是气息和香津,更像是灵魂在彼此身体里穿梭,心脏的一呼一吸中融化为一体。


她们的心在一个频率上跳动,呼吸在一个节奏上起伏,一切都不用说也明白,她是她的,她是她的!


“夏树……”静留轻蹭着夏树的额头,看着那亮晶晶的绿眼睛,“我是不是生来就为了爱你的?”


“傻瓜。”夏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句话,可是她感觉自己的温柔甜蜜要滴落下来,只能用轻啮一下静留的唇,逗得静留一阵发笑。


“可我真的是这么觉得的。”静留的笑容中是发现宝藏的欣喜,“我就算失忆一百次,也会一百零一次地爱上你!”


“你好坏,你这样是要我的命么?”夏树说得没错,静留的失忆让她多么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再来一次,连想象都不能,可是如果真的再来一次……“就算你失忆一百次,我也会一百零一次地追你回来!”


“夏树,亲爱的……”静留凝视着她爱的这个深情如海的女人,纵然有多少甜言蜜语,却觉得说出来就是对恋人的亵渎,因为这份不需要任何装饰的赤诚之爱,没有语言能形容它的价值。

夏树笑了,伸手解开了静留衬衣的第三粒扣子,语言无法表达,就用身体来说话。





这不是她们的第一次云雨之欢,可是却又像是第一次。之前的一切,就像一阵清新的山风,吹去了夏树的隐藏,吹去了静留的迷茫,她们这对相爱的人,第一次彻彻底底坦坦白白地面对面,再没有秘密梗阻在她们之间,让她们需要提心吊胆地你猜我猜,暗自伤怀。


静留忘情地吻着夏树丝滑如缎的肌肤,她身下的这具胴体,那么美,却又带着饱经摧残的痛苦痕迹,那些伤痕,还有这些天思念和疾病煎熬成的瘦骨棱棱,她恋人的身体若是大师塑成的雕塑,绝不似贝尼尼式的那般华丽完美,却如同罗丹那种残破中的暗藏的无与伦比的力与美,只有真正爱她的人,才能看到这瘦弱身体里坚忍不拔的力量,内在蕴藏的真挚,心中飞涌的美丽……每一道伤痕,每一寸瘦损的肌肤骨骼,都是爱情的印记,藏着让静留挚爱的灵魂。


“静留……”一边回吻着恋人,一边呢喃着这个在她激情时、哭泣时、痛苦时,乃至睡梦中唯一能发出的音节,这带着喘息的呼唤,此时听起来分外的性感,一声声撩拨着静留的心尖,好像燧石被不停地敲击,每一下都撞出火花,就等着时机一到,就会星火燎原!


“宝贝,宝贝,我好爱你!”静留喘得比夏树还厉害,心中欲望翻腾,如惊涛拍岸。她吻向夏树的鬓边、耳垂、下颌直到脖子,吻着她恋人的每一个敏感点,右手则是按在夏树的胸前。夏树的**并不大,而玲珑挺翘,被静留纤长的手握在掌中,这种令人怜惜的秀美更让人销魂。而夏树激烈的心跳让早已坚挺的乳头有节奏地一颤一颤,轻顶着静留的掌心,像是另类的吻,又像是心的邀请,邀请恋人进一步深入。


感觉到夏树的呼吸更加急促,喉底发出低低的呻吟,静留就已经知道火候已到,而她侵入夏树双腿之间的大腿肌肤,已经感到微微的湿意……


静留抬头冲着夏树一笑,她看到夏树也回之以笑容,似在嘉许。这种默契让静留心头更热,恰似添了最后的一把柴火。她一手紧搂住夏树的腰肢,低头吻上了夏树的**,在乳尖上轻啮轻吮,成功地听见夏树倒吸了一口气息,而就在此时,她的另一只手顺着夏树的身体线条一路滑行,如鱼儿一般滑入了夏树的秘密花园。


温柔又不失激情的动作,让夏树的身体随着静留的节奏颤抖起伏,呻吟之声已经脱离喉底羞涩的束缚,愉悦奔放地逸出。


“多么美啊!”静留心想,夏树身体和她的动作同步地律动,还有那平常低沉冷静,此时却性感撩人的声线不停地在挑逗她,一种让爱人快乐的满足感袭上心头,可是她也模模糊糊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也有一种渴望、一种需索,出离此时给予夏树幸福的快感。


她抱紧了夏树,让有些空虚感的小腹和夏树的身体紧贴,肌肤相亲、互相摩擦的快感让她很快忘记了自己的异样,很快沉浸到给予的快感之中。她和夏树同样的呼吸频率、同样的婉转起伏,她们简直要把自己融入到对方的身体里,像两朵合二为一的云,风雨雷电交织难分、纠缠不休的云。


当她的手指终于离开了夏树的身体,喘息着互相看着对方,她们同时笑了。此时夏树面色绯红,凌乱的发丝沾在微汗的面颊上,带着慵懒随意的性感。静留低头亲吻着夏树湿湿的额头,低声道:“快乐么?”


夏树点点头。


“要不要再来一次?”


夏树又点点头。


正当静留意外又欣喜地睁大眼睛,却不提防夏树紧抱着自己纤腰的双臂一用力,眼前一怎旋转腾挪,夏树已经在她的上方,带着得意的笑容看着她。


“夏树?”


夏树俯下身体,吻向静留:“我也想让静留快乐。我知道静留也想要的……我也想用……”她羞涩地住了口,顿了顿方才说,“用身体,让静留满足。”


我的天!静留想要惊叹,又鼻酸得要落泪!她的恋人,她体贴的恋人,即使在翻云覆雨之中,仍能敏锐地感受到了她的渴望、她的需要!


“宝贝,这是……是以前的我教过你的么?”静留颤声问。


夏树微微摇头:“没有……我们那时在一起时间也不是很长……而且……那时候我,比较纯洁……”说完这句话,她脸上的红色简直要滴出颜料来。


“你现在依然纯洁,纯洁得像一块银水晶,只是岁月把你打磨得更完美。”静留抬起头,吻上了夏树鲜红如樱桃的唇,“来吧宝贝,用你的身体满足我,用我的身体取悦你!”


夏树的动作一如她的为人,笨拙的、直接的,又是温柔的、体贴的、羞涩的,从刚开始每隔几秒钟就会小心地瞥静留一眼,直到看见静留因自己而愉悦的模样,终于放下心来。


有些东西不用教不用学,爱自热而然会让你无师自通。夏树略带粗鲁的进攻,却是酣沉踏实,充实着静留的身体,撞击着她的灵魂。在这种火热的冲击下,静留感觉自己变得又轻又软,像要飞起来,又像要坠下去,她紧紧攀住夏树的背,像一条藤蔓缠住了她的树。在她因快感而模糊的意识里,她们好像生长在了一起,顶过风,吹过雪,攀过山,越过岩,一步一步,走着人生的石阶,长着岁月的年轮,道路坎坎坷坷,弯弯曲曲,可是柳暗花明,终于走入了红枫满树,桃花绽放,四季最美的景致,在这一刹那盛开!





一场酣畅淋漓的云雨之欢,余韵也是悠长的。她们光洁美好的身体依然纠缠在一起,细密地吻着。静留轻抚着夏树的蝴蝶骨,爱怜地说:“宝贝,你瘦了好多,我一定给你补回来,让你变得白白胖胖的。”


“我才不要!”夏树抗议道,“我要变成了胖子,你就不喜欢我了。”


“谁说的?我的爱就这么脆弱么?”静留低笑,“我要把你的一切打上我的印记,永远不变。”她的唇顺着夏树的脖子吻下去,轻舐着夏树锁骨间的凹陷,那是她喜欢停留的对方,在她们第一次做爱时,她就迷恋了许久。


“它是什么?”上方传来夏树温柔的声音。


“嗯……”静留想了想,“就用我的名字来命名,叫它藤乃海峡吧。”


“藤乃海峡……”


听见夏树震颤的声音,沉醉在夏树身体之美的静留也不得不抬起头来,却被夏树一瞬间充盈的泪水吓着了:“怎么了,宝贝?我说错什么了?”


“没有,没有……”虽然饱含着泪,夏树海棠春带雨般的笑容却异常夺目,“我是太高兴了。”


静留依旧迷惑不解:“怎么了?”


“你记得了,你的记忆在恢复!”夏树握紧了静留的肩,力气大得都让她有些吃痛,“你还记得么,你以前就说过,这是你的,你的藤乃海峡!”


“是么……”


“你说过,我就是你的世界,是你藤乃静留专属的世界。所以,你给我的身体命名,都是你发现的,都是你的!”夏树的欢喜简直无以复加,她握住静留的手,引导着静留抚摸自己的身体,带着满满的渴盼,颤声说,“静留,告诉我,这是什么?这又是什么?”


“我……”面对着夏树激动期盼的眼神,她有一种无能为力的心虚气短,还有一种怕看到夏树失望的退缩。她能够说自己根本没有恢复什么记忆么?她只是随口说出了自己想说的。何况有些东西根本无关记忆,它们只是人本能的喜好和习惯做出的选择,就像一个人失去了记忆,她还是那个人,还是会选择她喜欢吃的东西,喜欢穿的衣服,喜欢的艺术风格,还有……曾经爱着的那个人。


可是她无法将自己的道理说出口,面对夏树充满热望的眼睛,她只能充满歉疚感地低下头,低声说:“我不知道。”她甚至害怕面对夏树失望的眼神。


静留听见一阵短暂的沉默,夏树几不可闻的叹息,然后是她体贴的声音:“没关系的,我们慢慢来,你一定会记起来的。”


“嗯。”静留抬起头,迎上夏树满是温柔爱意的笑容,觉得刚才有些揪紧的心也被这笑容熨平了。她的恋人在人前冷峻如冰山,可是在她面前的笑容是和煦得如此令她沉醉。


“夏树,告诉我一些我们以前的事吧。”静留伏在夏树的胸口,听着夏树的心跳,像是在弥补什么,她主动地说,“也许我能想起什么呢。”


“好啊!不过太多了,我也许会说的太乱。但是我保证,我都记得,一点点也不会忘记!”夏树兴奋得像个孩子。


“那好,慢慢告诉我,也让我不要忘记。”


“嗯,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剑桥的半程马拉松赛,你被拥挤的人群挤落了水,是我救你上来……”


“真的啊!”


月已上了中天,清辉伴着冬夜的寒意弥漫在城市的各处,即使是东京这个繁华的不夜城,大多数的人都睡了。而在这间小小的、暖融融的屋舍里,在夏树的娓娓说话声里,有些东西,才刚刚苏醒。





这个寒夜里,没有睡着的当然不止一双人,在离玖我宅一个半小时车程的世谷田区的公寓里,也有人深夜未眠。


小野丽莎醇厚婉转的歌声在房间里回旋,让空气都有一种慵懒微醺的味道,而懒懒地单手托腮伏在暖桌下用Ipad看邮件的那个人,简直和这里的一切配合得天衣无缝。


看着这一切的水野蓉子心就像是手中的这杯热牛奶一样香甜温暖,过去的三年,每次看到那张空空的暖桌,心就像是被掏空一样,可是她回来了,填补了暖桌的空缺,也填满了自己的心。


看到蓉子坐在自己身边,江利子扔掉Ipad,拿过蓉子喝了一半的牛奶,一口气喝完了,满足地躺下,刚刚好枕在蓉子的腿上。


蓉子轻敲着江利子饱满的额头:“你如果总是这么懒,会很快发胖的,要不了多久就变成加菲猫了。”


“不会的。”江利子翻了个身,脸颊在蓉子的腿上磨蹭,真的像一只撒娇的猫儿,“因为我总是有事做。刚刚受到的消息,我恐怕得回英国一趟呢。”


“回英国?”蓉子没有问什么事,倒是对这个“回”字有些敏感。她知道江利子的父母在法国,拥有一家很大的葡萄酒庄园,还有三位事业有成的哥哥。她还曾经跟江利子一道和她的家人视频通讯过,江利子的妈妈很美丽很和蔼,可是江利子的爸爸,还有三位哥哥……她已经在为不久后他们的见面而头疼了。不过这个“回英国”,是个什么概念?


“我曾经说过我在英国度过了大部分童年,后来一半学业也是在英国完成的。”不用蓉子多说,江利子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可是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少说起我过去的事?”


蓉子轻抚着江利子的柔发,微笑不语,她等着江利子说话。


“我一直觉得,人最难受的事,不是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而是当你终于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倾注了所有的真心,却发现对方的另一面是丑陋不堪的。所以我一直在权衡,我的过去,是不是会伤了你的心,伤害我们的爱情。”江利子注视着蓉子的深色眼眸,似的等待一个回答。


蓉子低头吻了吻江利子挺翘的鼻尖:“可是三年前你离开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一个邪得不能再邪,不断挑战法律尊严,无所不为的坏蛋。”


江利子笑了,她挽住蓉子的脖子,不让她离开,非得和她唇舌交缠一番。当这轮温柔甜蜜的吻终于结束,她意犹未尽地笑道:“可是我知道,就算我是这样的人,你也一样的爱我。”


蓉子也被她孩子气的笑容感染,笑道:“那么你就应该再来挑战一下我的底线,看看有什么是我无法接受的。”


“好吧。”江利子深呼吸了一下,像她这样勇往直前的人,在说下面的话之前也需要鼓起勇气,“其实,我生来就是一个怪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