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1-19 22:17
点击:467
章节字数:37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卷耳 于 2014-1-19 22:18 编辑


四十四、缱绻时光


午后的时间好像会变得缓慢,人也懒懒的。夏树靠在静留的怀里,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两个人都有种感觉,这种简简单单的生活,就是她们最美的时光。夏树的脸颊依偎着静留的肩,静留的毛衣弄得她暖暖的,也痒痒的。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她在想。现在相依相偎,以后也会是这样,直到她们白发苍苍,也会这样靠在一起,在阳台上看夕阳吧?如果是这样,这种幸福会一直延伸下去,一直到岁月的百花深处,该多好啊!


想到两个老太太靠在一起的样子,夏树“嗤”地笑了,既是新鲜有趣,也是幸福的憧憬。


“笑什么呢,宝贝?”她的上方传来静留带着点朦胧睡意的声音。


夏树抬起头看着静留妩媚慵懒的侧颜,可是那道伤痕还是第一时间吸引了她的视线。静留白皙细腻的肌肤上,那道血痕分外惹眼,也许有人会说白璧微瑕也是一种美,可是对于爱静留爱到完美的夏树,毫发之微也如鲠在喉。


“你还没告诉我,结城课长为什么会打你。”


这句话一下子让静留睡意全无,她想了想,还是选择了一个安全的回答方式:“是为了友绘打抱不平嘛,你也知道为了我们的事,我让友绘很伤心。”


“你活该!”尽管那样心疼她,可是夏树还是正色说,“你这样欺负了人家,如果换做我也要打你的。玩弄别人的感情,这种人最恶劣,以后再也不准做这样的事了。”


“是是是,我的玖我博士,最最正直无私的玖我博士,我已经答应你了,从今往后再也不敢招惹别的女孩子了。我的生命之中就只爱你一个人。”她作势举起手,“要不要我发毒誓?”


夏树好气又好笑,按下她的手:“腹黑的坏家伙,你明知道我舍不得你发毒誓的。”就在静留笑着亲昵地把脸埋入她的颈窝,想要亲下去的时候,就听见夏树带着点低沉的声音:“静留,你会一直爱我么?”


“当然啦!”静留仔细地看了一下夏树的侧颜,正巧夏树也转过脸来,两人目光对视,看到静留温柔而略带疑惑的眼神,夏树笑了,可是笑容中却有种难言的惆怅。看到这样的夏树,静留心中一疼,看来,她还是没能给夏树足够的安全感。她低头在她腮上轻轻一吻:“我的小傻瓜,在想什么呢?我当然会一直爱你了。”


“十年,二十年,也一直爱?”


“对啊。”


“等我变成了老太太,你也会爱我?”


“这个嘛……”


看到静留居然在蹙眉深思,夏树一阵气结,不禁肘击了静留一下。看到静留“哎呀”地叫疼,夏树有些后悔地咬了咬唇,可还是嘴硬地回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装模作样,我刚才根本就没用力气!”


静留一下子笑开了:“这么了解我的恋人,我到哪里去找?我爱上了你,就从未想过其他。何况你变成了老太太,我也差不多了,再想想看如果对着一群老太太,你应该还是老太太中比较漂亮的一个,好了,不换了,就是你了!”


“这算什么理由啊!”夏树被弄得哭笑不得,但也不但不承认,静留的话让她暖心。可她往静留的怀里窝了窝,还是执着地问:“就算我牙齿掉光了,变得很丑,你也会爱我么?”


“那还用说。”静留一副认真的表情,手指拨弄着夏树嘟起的唇,“就算有天你掉光牙,我也可以带你去火辣辣!”


“什么嘛!”夏树真的忍不住笑了,她回头看着静留还是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忍不住去捏她挺秀的鼻子,“你就会变得油嘴滑舌!”


静留也笑了,她搂住夏树,两人额头相抵:“我变成这样子,你喜欢么?”


夏树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她喜欢,当然喜欢。和七年前温柔端庄、隐忍大方的静留一样,如今多了几分洒脱、俏皮、腹黑的静留,她又怎么能不喜欢?在她的身边,才能嗅到幸福的味道,在她的怀中,才会有被宠爱的温暖,对着这样的静留,她怎么能不深深地爱?她们贴得那样近,她的鼻尖和静留的鼻尖柔柔地磨蹭着,心中一阵荡漾,终于忍不住,吻上了静留准备已久的唇。


触到夏树的暖暖的柔唇,感觉到夏树毫无忌惮地需索和毫无保留的给予,静留终于放下心来。她之所以用那些俏皮话去逗弄她的恋人,是因为她知道,夏树不是在怀疑她和她的爱情,而是因为她痴情的恋人受了太多的苦,经历过太长的等待和太多的抛弃,即使那颗心坚如磐石,韧如蒲苇,也无法不忐忑不安。她是在卑微地求证,让她的爱人一遍遍安抚她那颗伤痕累累却依然执着的心。


静留深深地吻着夏树,心则在一遍遍地对她说:“夏树,我爱你,除了死亡,没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在医院的这几天,对于夏树幸福得像是在天堂,连静留背过身都能感受到,自己无论在做什么,那追随着她的炽热视线。


她停下来正在收拾东西的动作,猛地转过身,看到被突然袭击的夏树那吓了一跳,连忙转移视线,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可是一抹红晕却从耳根迅速蔓延至整个面庞。


“夏树在做什么?”静留笑吟吟地问。


夏树外表镇定得很:“没有啊。静留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静留带着笑缓步走过来,每一步都是一段风情,让夏树想看也不是,不看又舍不得,“因为我很担心,夏树的脸为什么这么红,而且越来越红,是不是又发烧了?”她此时已经端坐在夏树身边,满脸都是一本正经的担心,“本来说今天出院,看来走不了了呢。”


“谁说的,我根本没有……”可是还没等她说完,静留已经举起手机,打开了前置摄像头,屏幕里那张红彤彤的的俏脸,确确实实就是她自己,避无可避。


而就在此时,就听见轻轻的“咔擦”声,画面就定格在这一刻。


“坏蛋,快删掉!给我删掉,我可不要这么丑的照片留在你手机里。” 夏树跳起来想去抢手机,却被早有准备的静留灵活地闪开,就在她快要失去平衡,却被静留一扭身子,捞在怀中。


就是这样恰到好处,好像有静留在,她绝不会让夏树受伤,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挡在她前面。


喘吁吁的夏树搂住静留的脖子:“静留乖,删掉好不好?”


夏树眼如秋水,色若桃花,在加上这娇憨的神情,简直让人爱得没边,静留不禁低头深深吻过去,夏树躲了两下,可是这躲避反而更像欲拒还迎,仿佛有意撩拨着静留的心,越是得不到,越是渴望。而夏树看到恋人眼底柔软的欲望,又怎么还能再拒绝?她是那么的爱她,用自己的身体满足她,是最大的幸福。


一轮缠绵的吻之后,静留依旧埋首在夏树的颈间,低喃道:“如果不是在医院,我们应该做得更多。”


“马上就回家了……”夏树的暗示再明显不过,就在静留露出会心的笑意,夏树突然轻笑一声,夺走她手中的手机,“不过嘛,先要删掉这个……”


静留这回没有阻拦,她翻了个身,仰躺在夏树身边:“没关系,你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正面侧面,从发丝到指尖,都刻印在我心里,我永远都记着呢。”


夏树删除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深深地看着静留,却一句话也不说。察觉到不同的静留看向夏树,却看到那双泪光盈盈的眼睛,眼神中流动的是惊喜交缠着感动。


“夏树?”


“静留,你记起来了?”夏树颤声说,手中紧握的手机早已滑落,“这是你对我说过的话,还记得么,在英国,萨里郡的小农场,你对我说的!”


“是么……”静留也吃惊了,她必须老实承认,对于萨里郡、小农场,她一点儿也记不起来,刚才说出那句话,也不是什么记忆作祟,而她又开不了口否认,夏树的泪光和惊喜,是在是重击着她的心,让她的心微微一痛,满满的怜爱荡漾开来。“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只能说,七年前的我和现在的我,都是一样的爱你。这一点从未改变。”


夏树没有仔细去听静留的解释,她只是紧紧抱着她的恋人,她过去的、现在的、永远的恋人,眼泪一颗颗落在亚麻色的长发上:“我知道,你会记起来的。静留,我会让你记得,记得我们过去的一切,到那时,我会拥有完美的你、真正的你,还有完完整整的爱情!”


静留也抱紧了夏树,她原本想半开玩笑地说一句:“难道现在的我还不够完美?”可是不知怎么的,终究没有说。





“你现在可以背我了。”当房门在身后合上,夏树淘气地贴上了静留的背。


出院的时候,静留突然促狭地问夏树:“我背你吧,上次你脚扭伤,我就想背你呢。”


夏树大摇其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多不好意思啊!不过现在,主动给她个机会吧。


夏树的主动让静留喜出望外,可是真的背上了夏树,却又是一阵心酸。


她熟悉的身体,如今却轻得像一片树叶。这个美丽的女人为了她,到底付出了多少?


可是感受到夏树搂着她的脖子,用面颊贴着她的面颊时那份快乐,她忍住想说的话和想表达的歉疚,就这样背着她的恋人在屋子里晃悠。因为现在的藤乃静留,唯一的使命就是让夏树幸福!


“舒服么?”


“舒服啊。”


“幸福么?”


“幸福啊。”


两人之间毫无营养的对话,却是扎扎实实的爱情。


夏树伏在静留的背上,用一种全新的视角看着自己熟悉的家,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有静留在的地方,就是幸福。


她想她不会告诉静留,这座她住了一年的房子,这四面的墙和屋里的家具,见证了她的思念、她的眼泪,听到过她暗暗的饮泣,深夜的呼唤,沉重的叹息,还有那唤着静留的名字从美梦中醒来,环顾四周,却不见梦中的爱人身影时心碎的声音。她想起住在这里的一年,大部分时候她每天只能在停车场见到藤乃社长一面,每天回家后,细细地回忆那最多一分钟的时光,反复回味静留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甚至每件衣服上的每个纽扣,伴着她度过一个人的夜晚的寂寞冷清。


她想起第一次静留送她回家时,她拒绝了。不是读不懂静留失望的眼神,而是怕静留看到家里的样子。


怎能让她看到家里的墙壁上是静留的照片,书桌和床头是有关静留各种报道的剪贴簿,电脑里满满的是有关静留的消息,甚至是绯闻和狗仔的偷拍……这会把静留吓跑的!


还有那个窗台,一个星期前,她没日没夜地坐在那里,痴望着静留每次来的那个方向,一次车灯的闪烁、一个身影的掠过、一片落叶、一阵风,都会让她的心骤然提起,然后落到谷底,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反复煎熬!


这些都不用说,静留回来了,她的记忆也快回来了,以前的苦都不是苦,只是通往幸福路上的一个个台阶。


静留,我好幸福!


“夏树,以后的路,我都背着你好不好?”静留的声音传来,满是温柔宠溺。


“不要!”夏树听到静留不解地“咦”了一声,开心地在她腮边轻吻一下,“人生的路要两个人一起走,手牵着手,路才好走呢。”


“对不起,夏树。这么久、这么长的路,我一直让你一个人走。”


“其实要走过那条道路并不难,就看在对面等我的是谁。静留,有你在这里等我,我这条路就算是荆棘也变成鲜花了。”


夏树自然流淌的情话是那样的沁人心脾,静留不禁展颜一笑:“啊拉,夏树的嘴好甜,这也是过去的我把你熏陶的么?看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是这样讨人喜欢呢。”


“你就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夏树轻轻掐了静留一把,“过去的你就算有那么多人喜欢,但还是那么洁身自好,可是现在呢,就知道不正经!”


“你冤枉我,我什么时候不正经了?我那么爱你,你居然这样说我。”静留浓浓的委屈让夏树心头一拎,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又是出言不逊,伤了静留。而此时已经背着夏树走到卧室的静留突然一仰身,两人双双倒在床上。而静留动作敏捷地一扭腰,已经高踞夏树之上,目光暗流转,笑从双脸生:“既然如此,我不能白担个虚名,我现在就要做不正经的事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