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1-11 22:55
点击:516
章节字数:50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十二、曙光破晓


那女人说的言犹在耳,可是她不知道该采信那一句,到底是不能动一下被催眠的人,还是去找那把该死的所谓的钥匙?


可结城奈绪素来不是个有耐性的人,看着友绘呆呆地坐在在寒风凛凛之中,对外界的一切好像都全无知觉,她实在等不了判断这个莫名其妙的选择题,走到友绘身边,低声说:“你怎么样?”


友绘已经是呆呆的,任凭奈绪拍拍她,还是用手在她眼前晃晃,都没有半点反应。


奈绪有些急了,提高了声音:“臭小绿,小绿,友绘!”


可是无论她怎么喊,友绘始终充耳不闻。她又不敢大声,她还记着那个人的话,如果引来许多人,对于被催眠的人是很不利的。


“钥匙,钥匙,什么破钥匙!”她恨不得破口大骂,留下一个没头没尾的谜题,她该怎么去解答?


“芝麻开门?阿拉霍洞开?MATERIALISE?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她试遍了所有知道的咒语,没一个能把友绘唤醒。


如何唤醒沉睡的人?真是一个让人揪心又好笑的问题。对着仍保持坐姿可是神智丧失的友绘,奈绪无奈地说:“小绿,快点醒过来,别睡了。你以为你是白雪公主和睡美人么?”


白雪公主和睡美人被她们的王子唤醒,而唤醒的方法是……


“咳咳……”奈绪环顾了一下左右,莫非那个混蛋女人设置的锁真是要用这把钥匙打开?莫非自己现在就要充当一下友绘的王子。


管他呢!反正现在没有人,小绿被催眠了也不知道,就姑且试一试,死马当活马医吧!


她迅速低头凑上去,唇快速地堵上了友绘微张的小嘴,就在她的唇离开的刹那,友绘好像被电击了一下,浑身一抖,涣散的目光渐渐有了聚焦……


“我在哪儿……”她迷迷糊糊地说,看来刚才的确是被催眠了,可是她立时反应过来,“对,我是在医院,我是来找静留姐姐的!静留姐姐,我要去找静留姐姐!”


“你给我清醒一点!”奈绪一把扯住她,“想一想,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的静留姐姐是怎么对待你的!”


“不,我要去找她,我相信她只是一时糊涂,我再去找她,她一定会回心转意的!静留姐姐天生就是要和我在一起的!”


“她不会回心转意的,她说了,她只爱玖我夏树!你听见了,我也听见了!对她来说,在玖我不在的时候,她所有的女人,都是玖我的替身;现在玖我回来了,她们什么都不是!你面对现实吧!”奈绪握住她的双肩,把她推回长椅。


“不会的……”友绘喃喃地说,“静留姐姐不会这样对我的!”


奈绪看着这个平素以优雅姿态示人的女孩,现在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处于临界点的火山,只要投颗石子,她就会爆发。


到底要不要让她爆发?如果火山爆发,一心一意只有玖我夏树的藤乃静留绝不会赶来救场,那么善后的人只有她结城奈绪。可是看着这个女孩面无人色,眼神涣散的样子,奈绪觉得还是让她爆发比较好。


她坐到友绘身边,点起一根烟,抽了口烟淡淡地说:“也许她早就想这样对你,要知道她现在心里就只有一个玖我夏树。”说完这句话,她的心也有些隐隐作痛。


友绘狠狠都地瞪着她,这只平常藏起爪牙的小雪貂,乖巧温顺的外表下其实也是一种凶猛的动物。她咬着牙,声音从齿缝间慢慢漏出:“我要去杀了玖我夏树,我要杀了她!你不要拦着我!”


奈绪笑道:“我当然不会拦你,我也不喜欢那个玖我。可是你杀了玖我,你心爱的静留姐姐会立刻把你干掉。这可是三败俱伤的结果,你喜欢这样?要是你静留姐姐讲血缘情分对你手下留情,你也得进监狱。那么你的静留姐姐又不知道便宜给哪个女人了,也许接盘静留的会是我呢,你做好祝福我的准备吧。”


被兜头浇了一桶冷水的友绘呆呆挣挣的。她的满腔仇恨发不出来,内心又满是不甘和痛苦,她终于颓然跪倒在地,放声大哭。


奈绪冷眼看着她,这个女孩子向来把自己打扮得像静留的模仿品,如今“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倒真的像她应该有的样子了。“你去不去啊?我还等着你的捷报呢。”她冷酷地调侃道。


那女孩泪眼婆娑盯着她,眼泪都藏不住里面的愤恨。她恨夺她所爱的玖我夏树,恨失败又失败的自己,更恨眼前这个无情又无耻的结城奈绪,可是在她的心灵深处,恨遍这个世界,也无法恨上她心爱的静留姐姐。


既然如此,活着真没有意思!


“我去,我要去死!你别拦着我!”


可是结城奈绪非但没有拦她,还兴味十足地说:“你去死?怎么个死法?”


“我要去跳海!”


“不会吧,你的静留姐姐怕水怕得要死,你跳海她绝对不敢去捞你,你就在水里泡着吧,保证你在水里多待上一天,会比现在胖一倍。”


“那我去上吊!”


“上吊脸会变得又肿又黑,舌头有半尺长,听说上吊的人还会失禁,你确定你的静留姐姐会多看你的遗容一眼?”


“那我跳楼可以不以?”


“如果楼太高,你摔得稀烂,你的静留姐姐看到你会吐的。如果楼太低你摔不死,你还有脸去见你的静留姐姐?”


“那我可以服毒,吃安眠药!”


“安眠药?我从事药品销售,知道安眠药的安全性提高很多。上次遇到有个人自杀吃了三百片藤乃制药生产的安眠药外加割腕都没死成。而且安眠药中毒的时候非常痛苦,简直生不如死,可想死又死不成,你真的想试试?”


友绘彻底抓狂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你非得死干什么呢?”奈绪碧绿的眼睛注视着她,目光深邃,“你知不知道你就是喜欢钻牛角尖,就像你不可自拔地爱静留一样。你从来没想过,这世界上还有其他东西,比静留更好的东西。”


“没有比静留姐姐更好的东西!”


“可是你的静留姐姐根本不是个东西!”


“你不准侮辱静留姐姐!”


奈绪挑起嘴角,似笑非笑:“那她是个什么东西?”


“静留姐姐不是东西!”


奈绪双手一摊:“我说的吧,你也承认了。”


友绘气愤地看着这个牙尖嘴利的顶头上司,以她的阅历,根本不够和这个女人斗嘴,更何况她现在的脑子混乱得像是一个转动的料理机。不过好在被奈绪一折腾,愤怒冲淡了悲伤,她的痛苦没那么强烈了,否则,她真的想去杀人或自杀!


奈绪看着快要燃烧到手指头的烟,眼神追随着袅袅升起,在空中勾勒出不停变换着的优美图形的烟气,又想到她第一次搭上静留的车,在彩虹大桥上看到被烟雾笼罩的静留。当风将烟吹散,静留美得不像话的明丽面庞的陡然清晰的那一刻,她爱上了那个女人。而今天,是她该告别的时候了,她会把那个她曾深深爱过的女人放在心里,妥妥地收藏起来,关上那扇门,打开另一扇门了。其实她早就该看开了。奈绪看着眼前神情恍惚的少女,想起了那天带着醉的不省人事的她到酒店,在她的床前抽了一夜的烟,听她叫了一夜的“静留姐姐”,看着那在醉梦中幸福的面容,她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她们真的可以同病相怜。


“小绿……”奈绪的声音也飘摇如空气中的白烟,她对友绘说,也像是对自己说,“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你白头到老。有的人,是拿来成长的;有的人,是拿来一起生活的;有的人,是拿来一辈子怀念的……”


“那么静留姐姐……她是我的谁?和我白头到老的,又会是谁?”友绘带着哭腔喃喃地说。


“不知道,也许时间会告诉你。”


“为什么!我想现在就知道……我等不了!我等不了!”她终于再一次地失控,号啕大哭。幸运的是,她身边好歹有一个现成可以依靠的肩膀,而那个肩膀,也没有拒绝她。


在她哭的时候,她的耳边隐隐有个人在说话。那个平淡清冷的声音,是那个把她弄得昏昏欲睡的人在她神智模糊的时候对她说,那些话扎根在她的心里:“你并没有因为失去静留而失去了爱情,因为对爱的追求和执著是深埋在心底的。真爱已然表达,爱情已经存在,还有什么可以苛求的呢?而你爱的那个人,她纵有千个优点,但她不爱你,这是一个你永远无法说服自己去接受的缺点。你最大的缺点不是自私、任性、狠毒,而是偏执地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暗恋是一种自毁,是一种牺牲,你不过站在河边,看着自己的倒影自怜,却以为自己正爱着别人。女孩,你正处在一个凭着一己之力无法醒来的梦里,会有一个你喜欢的人,用她的吻把你唤醒。你睁开眼睛看到的,才是你真正心里喜欢的人。如果她也喜欢你,那我祝你幸福。”


谁唤醒了我?谁会给我幸福?


别告诉我是这个结城奈绪!





“夏树……夏树……”靠在床头半梦半醒的静留,敏感地发现握在掌心的恋人的手指微微地颤动,她立刻清醒,惊喜地发现夏树浓密纤长的睫毛在灯光投射下的阴影如蝴蝶翅膀轻轻地扇动,终于在扇动几次后,那骤然闪现的眼底的青葱,如在冬夜绽开了一片春天。


刚才昏迷中醒来的夏树,失焦的碧眸迷蒙了好一阵子,终于在逐渐清晰的神智和与生俱来的本能的驱使下,将视线凝聚到一个方向。


“静留……静留?”喑哑的嗓子费力地唤出了这个名字,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怀疑。


“是我,我在这里,夏树,我一直陪着你呢。你……要不要喝口水?”有些慌乱的静留,听到夏树哑哑的声音,实在是心疼。


依偎在静留怀喝了几口水的夏树略微清醒了一点,可仍是不确定地说:“静留,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


“当然是我,你当然没有做梦。”静留忍着泪,展现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她把夏树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让夏树看得到,也触得到,真的是自己,她没有做梦。


“是的呢。”夏树松了一口气,眼神却丝毫也没有从静留的面容上挪开,尽管虚弱无力,她仍用掌心轻轻地抚摸着静留的脸颊。那熟悉的脸部线条,却多了几分陌生的感觉,静留的脸不复原先的柔和润泽,瘦得如刀削一般的脸颊和起了棱角的下巴都在告诉夏树,她恋慕的女人这几天也过着煎熬的生活。


夏树猛地一激灵,立时清醒了好几分,她从静留的掌心抽走自己的手,并推开了不解的静留伸过来的手,低声道:“你走,别在这儿。”


静留怔住了:“夏树,你在赶我走么?我知道你会怪我……”


“不……”夏树费力地摇摇头,“我大概已经得了肺炎,我会传染你的。”


静留放下心来,可是心里一阵酸热,她压住喉头的疼痛,笑道:“傻瓜,医生说过,肺炎不太会传染的。”


“我知道。可我还知道,如果对方抵抗力弱,还是会传染的。你看看你的样子……”她还是忍不住心疼地抚摸恋人瘦削的脸,“我做药品开发,这点判断力我有。乖,快回去吧。”


静留注视着苍白瘦弱得如一株芦苇的夏树,疼爱、怜惜、感动、愧疚一时间交织在心头。夏树在昏迷的时候那样的依恋她,口口声声的呼唤,一刻也离不开她,可是一旦醒来,第一时间就是要推走她,这看似矛盾的行为,都是爱,无限温柔的爱!


“快走吧!”看着发愣的静留,夏树的语气强硬了几分,“快回家去好好休息,我可不要看到你生病。”


静留歪了歪头,俏皮地笑道:“如果要生病,在医院反而更好,我倒希望我病了,可以跟你住同一间病房呢。”


“你胡说什么呢!我不是在开玩笑。”夏树皱起眉头,看样子真的生气了,“我不要你在这里,快回去!再不走我不理你了!”


“那……好吧!”静留终于答应了,可赤眸又是一转,“我真的走了,谁来照顾你。”


“医院有护士,我也会照顾自己的,这些年我一直自己照顾自己。”夏树催促道,“静留,快回去吧。”


静留低头不语了一会儿,长身而立:“好,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她弯腰吻了吻夏树的额头,转身离去。


“咔哒。”门发出一声轻响,静留的背影消失在门后。而就在这一瞬间,这间不大的病房突然变得空空荡荡,寂寞像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快要把夏树淹没。


是她坚持要静留离开的,提出这个要求时,她没有半点犹豫。静留布满血丝的眼睛和明显的黑眼圈让她无法不心疼,让静留好好休息,千万别累着,这个想法占据了她所有的思想。虽然静留毫无留恋地离开让她有些意外,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会在下一秒钟,不,就在静留离开的那一秒,立刻就开始思念静留,那么的想她。


还记得七年前的那个冬夜,静留也同样是弯下腰轻轻地吻了她,对着睡意朦胧的她轻声说:“宝贝,我走了,等着我,我很快回来。”那时年少贪睡的她没有回答,只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静留在门口对着她回眸一笑,背影消失在门背后……


她等着,可是再也没等到静留回来。然后接下来……


还有那一天在藤乃大宅门口,静留连头也不回,无情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丢下她独自在街头,等着寒风冻结她的血液和心脏……


夏树心里突然好怕、好惶恐,她才发现,自己一刻也离不开她,她是那么的爱她,想她!


“静留……我想你……你快回来!”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空洞的房间格外的悲伤。


可就在下一刻,像是魔法一样,门轻轻地打开,一个漂亮的亚麻色脑袋伸出来:“我的公主是在召唤我么?”


“静留!”抑制不住内心激动的夏树努力地想撑起身子,却又虚弱得难以如愿。静留连忙三步并两步来到床头,抱住她心爱的恋人。


“我在想,我的夏树会不会舍不得我,果然……”静留狡黠地笑,“我还没数到十……”


“你这坏蛋!”夏树捶打着静留的肩膀,当然是毫无力度的。不过就算她身体健康之时,又怎么舍得用力呢。


“我怎么坏了?我可是痴心地守候在门口,等你的召唤呢。”


“我看你是在等着看我有多么没用。”夏树的脸颊紧贴着静留的颈窝,再也不想离开她分分毫毫,“我就是这么没用。”


静留温柔地说:“这不是没用,是爱。你知道我有多高兴么?更何况就算你没用,在我面前,就是你所有缺点、毛病该暴露的地方。在我面前没用不丢人,因为我在你面前也很没用!”


夏树笑着抱紧了她体贴的恋人,低声道:“那怎么办?你偏偏又回来,我这下不想放你走了。可是你又要好好休息。怎么办?”


“那……”静留想了想,“就怕你不愿意。”


“我看你是想……”夏树有点好笑地看着静留,她的恋人,她了解。


“真不愧是我的恋人。知道我想借用你的床。”静留比划了一下,“我只需要这么小小的地方,而且我保证,就像上次在伊香保,什么也不会做的。”


夏树没有说话,只是挪动了身子,留下来的位置,可不止小小的地方。她侧身躺下,眼神温柔地看着静留。


读懂了夏树无声的邀约,静留慢慢地脱掉了外衣,在夏树身边躺下。“你放心,我只要抱着你就好。宝贝,你把我惯坏了,没有你在身边,我根本睡不着。”


夏树依偎进静留的怀中,轻轻地吻了她一下,低低地说:“我也是。”






鸟居江利子正站在医院的门口,看着黑得都要令人窒息的天空。她身后的地方,每天上演着生与死、悲与欢,即使是刚刚,她也听到庭院里撕心裂肺的痛哭,病房里春光旖旎的柔情……


还有她听到的,惊心动魄的真相。


她向来自诩见多识广,聪慧过人,能看透世情,看透人心,可是却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会有如此的黑暗,就如头顶浓黑如墨的天空。


有时候她真的不愿搜寻下去,怕是看到更可怕的事实,可怕到超出她的想象。


可是她现在想停也停不了了。


她叹了口气,心中满是忧郁,对于一向自信到自恋,认为自己可以轻松解决任何问题的她来说。这种情绪,她已经暌违许久了。


一辆车从对面驶来,停在路边,水野蓉子刚从车上下来,看见恋人孤单的身影,她来不及走过来,露出了温润柔和的笑容。


看着来接她的蓉子向她款款而来的美丽身影,还有那越来越近的笑脸,江利子心中突然豁然开朗——为何这黑暗如此深重,原来是这人间太过美好!


而在蓉子的身后,东方天空的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下射出,原来时间已到黎明,最黑暗的时候已经过去,曙光即将破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