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醫龍DX─team medical 噗嚨共SP上線(4/2)劇終

作者:erikoXasuka
更新时间:2014-01-08 19:44
点击:192
章节字数:20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erikoXasuka 于 2014-4-2 21:30 编辑


前言 如有不認識的人物請翻我完結小說的醫龍SP 這篇經思考後覺得應獨立而獨立。唯一掰彎加藤的方法(淚) 好久沒寫文到哭出來~明天撥醫龍4喔


加高城門


只有一人看家的介紹所中,城之內博美一邊看著手中的工作資料一邊期盼晶叔帶著自己的愛女歸來,令她意外的是多帶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客人。


「媽咪妳看!巧克力阿姨給了我好多巧克力喔」


愛女撲抱她懷中,堆滿臉笑意向她展現收在口袋中以透明糖果袋包著的一個個黑色巧克力,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的她訓斥。


「不行喔小舞,不是說過不能隨便收陌生人糖果的嗎?」


「可是…」


被稱為巧克力阿姨的女子這時自小舞後頭現身發出不平之鳴。


「學妹好過份居然說我是陌生人…過去我還抱過小舞的說」


「小高學姐!!」


她瞠目站立看向一個月不見的小高七海,那褐色長卷髮與常掛嘴角的頑皮笑意與中槍前相比絲毫沒變,她這才徹底放心的笑了。命小舞去寫作業後她問道。


「晶叔呢?不是應該他去接孩子的嗎?」


「突然接到工作上的電話去談生意了,要我先回來準備。」


「準備?」


不理會她的疑惑,自由奔放不輸大門最強麻醉醫小高便拿起包包中準備好的嶄新木牌爬上高處將寫有自己名字的牌子並列在她的名字旁,並且無預警的將她的名牌轉為顯示出差中的紅色,一切都只像是惡作劇般的突然。


「這是…怎麼回事!?學姐妳辭掉北洋醫院的勤務來當自由派遣醫?為何沒通知我?我的出差是怎麼一回事?去哪裡?」


被一連串問題轟炸得蹙眉投降的小高,她也只能冷靜下來聽小高慢慢解釋─


「會辭掉北洋是因為與加藤醬的約定,是早就決定好的。會當一陣子自由醫是與晶叔的交換條件,為的是在妳出差時所中別缺麻醉醫,小舞當然也由我照顧。」


所以能不問一聲就擅自決定?她還是很不能接受的怒回道。


「我可沒有同意出差這事」


不料這時小高一個九十度鞠躬請求嚇了她一跳,兩人相識以來的首次。


「拜託妳了學妹!!幫幫大門吧,那笨蛋在妳回國後就過得很糟,工作之餘常喝得爛醉要我自病房溜出去接她,口中唸的都是妳的名字…現在雖然受託到菲律賓援助醫療團,但下一步就會去戰場吧,她在電話中是這麼說的。」


「!!」


一個鈍物重擊的痛楚上心頭,她不敢去想學姐所說的一切會是真的。


「還有學妹,雖然大門叫我千萬別說,但在我中彈時她抱著我急著大喊的都是妳,不准妳留下她一人孤單,她已受夠了孤單,一臉彷彿世界末日」


「!?」


自己可曾被如此深切的愛過?一字一句就如同攻城迫擊砲打向她那脆弱的心防,這酸楚自心頭直衝眼鼻,滿溢了出來。


「媽咪為何要哭…是小舞做錯什麼了嗎?」


愛女憂慮的拉了拉衣角仰看她,無辜的眼神。她趕緊蹲低下來搖搖頭止淚。


「小舞沒錯,錯的是媽咪又要出國讓小舞寂寞了,所以捨不得」


堅強的愛女只是笑著回道。


「爺爺與巧克力阿姨會照顧我的沒問題。所以…不要難過」


而這懂事又害她難過了,緊抱著那小小的身軀。


待母女倆離開,晶叔回來瞭解了情況後說道。


「我說七海…是什麼讓妳如此捨身幫助她們呢?」


「她們與加藤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希望大家都幸福」


「而妳自己的幸福呢?」


一個自嘲般的笑,喃喃語道。


「就如同浮雲一吹就散吧」


─分隔線─


災區如戰場,在其中穿梭忙碌染紅白袍的大門未知子卻無法藉此把救人外的多餘情感給切斷,這無可饒恕的罪惡如影隨行─也就是她害死自己最重要病患的事實。


「麻醉醫10m阿脫品!!」


一片死寂沒反應,她這才想起自己的壞脾氣氣走伙伴的事,正打算自己動手時。


「10m阿脫品注入!」


懷疑自己的耳朵與眼睛,因為這聲音的主人就是─


「博美!…妳來菲律賓了?」


專注於眼前病患的沒回應,只以大門醫生稱她並等待下個指示,兩人三腳協力完成了眼前的工作後終於有機會獨處,她卻無法好好面對,低著頭吐露。


「我來此的事連晶叔都不知道,不知妳怎麼知道的…小高七海就是我害死的,在她最危急時我卻因無聊的思念喝到爛醉,就算救再多人也無法贖清的罪」


字字句句都是這麼沉重,但在博美聽來只像是史上最惡質的玩笑。


「別鬧了未知子,學姐她現在正好好的幫我在國內帶孩子我才能放心過來…愚人節還沒到不好笑」


這世上最嚴峻的判詞莫過於此。她那維繫理性,這些日子來一直拉扯緊繃的線就此斷了。開玩笑的是誰?無處去的悲憤化做直線的憤怒宣洩,飆淚狂吼。


「閉嘴!!妳是想逼瘋我嗎?還是要我死給妳看!」


語畢以隨身攜帶的手術小刀抵上了自己的頸子,尖銳的前緣發著冷光自血管切刺出溫熱的鮮血,嚇得博美衝上去打落刀子再補一記火燙的巴掌,自喉嚨深處擠出發啞的聲音。


「妳說學姐死了?…而她來找我的那個晚上只是個夢?」


心不是涼半截而是整顆都涼了。


一度當機後再次試著整理的思緒,頭低到不能再低的她只自口袋遞給她一張皺巴巴的死亡證明影本,上頭日期正是博美與加藤回國後第十天。


而這張證明也是她驅使自己到倒下的十字架,領悟到這點的博美立即流下兩行熱淚,緊抓著那穿白袍的背嚎啕大哭到換氣困難、失去意識倒在她懷中。


─分隔線─


心臟外科教授加藤晶在白板上自己的名字上後寫上手術二字後就進了自己的獨立辦公室。


一位金髮穿白袍、踩著貓一般步伐的男子敲了敲門也不等回應就溜了進來,她卻頭也不抬的埋首於文案,只冷冷的問道。


「有事嗎荒瀨?我很忙的」


「麻醉科要撤掉小高的位子了,這是她的白袍」


接著便將白袍放在她桌上,以罕見的情感說道。


「她也是我見過最好的女麻醉醫,有句話要我帶給妳─朝田的確是我最尊敬的心臟外科醫,而妳才是我最喜歡的心臟外科醫」


語畢又像貓一樣離去了,原本面無表情的她放下了原子筆,抓起那白袍緊抱胸前哽咽久久不能自己。


─分隔線─


五年後。


大門未知子與城之內母女來到那片她再熟悉不過的海邊,將原本荒廢的大門診療所重建並掛上新招牌─『小高診療所』


兩人自小舞手上接過巧克力糖後吃下,彼此一個眼神相對後笑了出來。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