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12-15 22:45
点击:551
章节字数:42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十六、前情往事


鸨羽舞衣面对两位大小姐,特别是姬宫千歌音沉静坦诚的双眸,终于鼓起勇气说道:“两位小姐,我今天请你们帮忙,可是我有个失礼的请求。也就是今天我所说的,请你们保守秘密,不要对其他任何人说起。”


姬宫千歌音和源千华留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那好,我坦承我所知道的一切,藤乃静留和玖我夏树的故事。”


——


我叫鸨羽舞衣,是个普通的日本女人,家里是开拉面店的。在我人生的前十九年,一直是平平静静毫无波澜的。如果说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就是我的母亲在我幼年时因心脏病过世,我的弟弟鸨羽巧海也有先天性心脏病。这种家庭情况让我从小就习惯了去照顾别人,帮助别人,如果不是这样,也许就不会有我和夏树的结缘。


中二的时候爸爸决定举家迁往英国,在那里开日式餐馆可以赚得更多,英国的全民免费医疗也可以缓解巧海的病给家庭的压力。爸爸的主意真的是不错,餐馆的生意越来越好,巧海的手术很成功。因为长期照顾患病弟弟的缘故,我在高中毕业后学习了护士课程。我学业很好,平时在餐馆里帮忙,还认识了一个来英国旅行兼打工的日本男孩子,一切都很顺利。


对不起啊,我一直在说我的故事,我就是这么啰嗦,夏树也常说我啰嗦呢。


那么,下面让我说正题吧。


七年前,我的护士课程结束,来到一家高级私人医院实习,在那里,被分配给一个特别的病人。


我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没见过那么惨重的伤势,没见过这么沉默的人,没见过这么绝望的眼神。


她的臂骨和腿骨折成一段一段,肋骨也断了七八根,神经和脊椎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几乎全身都被石膏固定,很多医生,包括不少名医都断言,她会一辈子瘫痪在床,就像斯蒂芬•霍金博士。


每次看到她我都会在想,谁会这样残暴地对待这么漂亮的女孩!因为只要有医学常识的人都会看得出来,没有一场事故会造成这种伤势,只有人为的折磨!她的手脚和肋骨,是被人打断的!

据说警察也来调查过,可是无论警察怎么问,她什么都不说。不仅是对警察,她对任何人都保持沉默。甚至在那惨重绝伦的伤痛的折磨下,就算痛到无法忍受,她也只会咬紧牙关,不发一言。

我曾经以为她是个哑巴,直到有一天,我听见痛到半昏迷的她,低低地呻吟:“Shizuru……Shizuru……”


“什么是Shizuru?”旁边的英国护士好奇地问。我这个菜鸟护士能被指定给这个住特级病房的病人,就是因为我是日本人,能够听懂一些她们不明白的话。


“Shizuru……”我踌躇着说,“应该是一个人的名字,一个日本女人的名字。”


她一定很爱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的名字,是她唯一的发音。


日子长了,我渐渐了解了这个女孩子。她姓Kruger,听说家里很有钱,这么高级的疗养院,她受到的是顶级的治疗和护理,每周还会有来自伦敦和美国的神秘医生为她专门治疗,而医疗费每个月都会准时打入账上。可是她又是那么孤单,没有人来探问过她,没有爸爸,没有妈妈,也没有那个她心底里牵挂的Shizuru……


她神志清醒的时候,总会时时刻刻盯着房门,似乎在等待一个人,每当门打开,她的碧瞳就会一亮,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亮的眼睛,可是当看清来人之后,她眼睛里的亮光又会随之熄灭,像是两堆灰烬。


她等待的人,是不是那个Shizuru?


“Kruger小姐,今天的天气很好,我开窗给您透透气吧。”


“Kruger小姐,这次的治疗会有些疼痛,如果您有不适一定要告诉我哦。”


“Kruger小姐,您还是要好好吃东西的,我再喂您一点吧。”


……


对于我所说的任何话,她都只是报以沉默,也根本不会看我。她的眼睛只会盯着一个地方——房门。而她的眼神总是在期待——希望——失望中循环,而随着日子的推移,希望越来越少,失望堆积得越来越多,渐渐的,我看到了越来越浓的绝望。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问:“Kruger小姐,您是在等待Shizuru小姐么?”问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像她这样重伤的病人,医生是不允许给她刺激的。


如果不是全身不能动弹,我相信她会从病榻上跳起来,即便是这样,她的全身骨骼都在咯咯作响,额头上青筋暴起,嘶哑着嗓子一叠声地说:“你认识她?你告诉我,她在哪里,她在哪里!”那双眼睛里满是泪水,流淌在里面的,是希望和绝望之间的命悬一线!


“不,不是……”


“求你告诉我!她不会这么久不来看我!她不会不理我!你告诉我,她是不是受伤了,她是不是……求你告诉我!”她的声音如此的凄厉。


我真的被吓住了,颤声道,“我真的不认识她。”


“那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她的眼神在告诉我,求求你,求求你……


“我听见你说过……在……在你昏迷的时候。”


她听到我磕巴的解释,整个人像是被失望和无助击垮了,刚才紧绷身体的恶果随之袭来,她疼痛得满额冷汗,却仍是忍着一声不吭。


看到她这样子,我实在不忍心,爱为人操心的毛病又犯了:“Kruger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Shizuru的情况,我也许可以帮助你。”


她抬起眼睑看向我,似乎在琢磨我是什么目的,可是她心中的急迫让她无法等待,就听见她低声说:“真的?”


“您如果不相信我也……”


“不。”她打断我,“你是个好人。”


就这样,她和我第一次说起了她的爱人。


“她叫Shizuru……”说到这个名字,她的脸上被一种无形的温润光华笼罩,即使是病痛也得让道。


“写成日文是?”


“静留,静雅的静,留心的留。藤乃静留。”


我按承诺去帮她找藤乃静留,可是我认识的人有限,又不能离开医院。这时候,我想到了那个日本来的男孩子。


“帮我找她。”我把名字写给那个看上去流里流气的黄毛青年,他放下正在吃的拉面,拿起纸条。


“就一个名字,怎么找?”


“我也只有这么多了,可是,这个人对我很重要,拜托了啊,佑一君!”我双手合十向他恳求,他看看我的样子,没说什么,把纸条揣进口袋。


“好吧,我试试。我有一个剑道师兄在日本当警察,我看看是不是可以拜托他帮忙。打听到了我就告诉你。”


“谢谢!”这家伙看上去不怎么样,其实还满可靠的呢。





从此,我知道无论她疼得多厉害,伤势多么沉重,只要在她面前提起藤乃静留,一切都不一样,一切都会变好。


“Kruger小姐,你的名字Natsuki,写成假名应该是なつき,如果写成汉字,是什么呢?”


“母亲没给我起汉字名字,但你可以用夏树这两个字,夏天的夏,树木的树。静留喜欢这个。”


“为什么?”


“因为……”夏树的苍白的脸居然泛起红晕,“静留说她是藤,我是树,藤缠树,树缠藤。”她嘴角淡淡的笑意,实在是太美了。


女人最美丽的妆容,是爱情。


我知道了很多有关藤乃静留的事,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我很了解,也很喜欢。


她是从哈佛到剑桥的交换生,美丽高贵的名门闺秀,亚麻色微鬈的长发,赤色的眼瞳笑起来不知道有多么温柔,她聪慧、优雅、睿智、宽容、忍让,有小小的狡狯和别致的幽默感,在爱情中她用自己的所有包容她的爱人,用智慧去化解所有的问题……


“真的有这么好?”


“嗯。”夏树认真地点头,“你见到她就知道了。”说这话时,她的眼神自信而温柔。我不知道这个藤乃静留是不是有这么好,可是我知道,她之所以这么完美无缺,是因为夏树爱她,深深地爱着她。


此时的夏树已经能在扶持下坐起来了,医生都说是个奇迹,也表扬我护理得力。其实我知道,这都是因为我答应帮她找静留,才让她有了无穷的动力和勇气,那些痛苦不堪的手术、治疗和复健,她是那么勇敢面对。


“为什么你以前不拜托别人找她?”有一天我问她。


她的表情立刻黯淡下来:“没有可靠的人,也不能找警察。”


“为什么不找警察?”我记得对于她重伤,警察曾经调查过,她却一言不发。


她沉默了良久,才轻轻地说:“打我的人,是静留的亲人。我不能……”她摇摇头,不再说话。


我才知道,她不是维护凶犯,而是不愿意牵连到静留,让静留因此而伤心,加上她觉得,伤害她的那些人,是绝不会伤害静留的。


我说不出话来,最后也只能按着她的手背,低声说:“夏树,我一定会帮你找到静留的!”


“嗯!”她清澈的碧瞳坚定地注视着我,那里面蕴含的希望,是她的全部生命。





“你说是静留的亲人做的!”千华留忍不住打断她。这种事对她来说简直是太惊人了。可是等她转头看向千歌音,却发现好友一贯制的冷静,冷静得简直像早就知道这些事。


“夏树有没有告诉你是谁?”千歌音温声道。


舞衣看看千歌音,又看看千华留,踟蹰了半天,终于低声说:“夏树认得是静留的兄长,不过他已经去世了……所以……”


“遥一哥哥,这怎么可能!”千华留脱口而出。她感觉今天的所见所闻就是在不断挑战她的想象力,难为她一向自诩为古灵精怪,现在却发现,现实世界远远比她在学生时代构筑的梦幻王国更离奇,比她阅读过的悲剧小说更残酷,而她和她曾经的爱情,与静留和夏树的经历相比,不过是温室里娇弱富贵的花朵。


千歌音只是拍了拍千华留的手背,示意她先不必质疑,她转向舞衣:“对不起,打断了你,请继续。”






当我终于等来了佑一,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后。


我还没来得及问藤乃静留的消息,就看见他板着脸把我拉进餐馆的后堂。那家伙平时松松垮垮的样子,生气起来还真有点吓人。


“你这笨蛋!你这蠢女人!”没想到他一开口居然是这句话。


我也生气了,脾气再好,也不能被人这样骂的:“你脑子有毛病!平白无故地说这样的话,我懒得理你!”


我转身要走,却被他拉住。他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地说,声音里带着恳求:“你不要喜欢那个藤乃好不好?”


我觉得莫名其妙:“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他突然握住我的双肩,大力地吼道,“舞衣,我喜欢你。你不要和藤乃那个混蛋在一起!”


我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意想不到的爱情,突如其来的表白,还有佑一对藤乃的评价……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佑一把我压在墙上,笨拙地吻了下去,而我,没有反抗……


对不起,我又在说我的事情。不过说真的,如果没有夏树的拜托,我和佑一不一定那么快走到一起,现在我们已经在准备结婚了。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一天,当我说清楚原委,佑一的表情感动又遗憾,他被夏树的痴情感动,却为夏树的痴情错付而遗憾。


我坐在佑一身边,看着他带来的文件袋里一张又一张的照片,藤乃静留比夏树描述得还要漂亮,那种优雅的风度,隔着照片都那么迷人,可是……


照片里,她有那么多的女人……


“武田师兄帮我找到她的地址,我跟踪了她三个月,呵呵……”佑一抽了口烟,“她换了七八个女朋友!我还打听过,这位哈佛的高材生,自从一年前回来,风流韵事数不胜数,社交界的风流人物,有名的浪荡公主!”


“和夏树说的不一样呀,夏树说静留是最专一痴情的人。”我喃喃地说。


“也许夏树只不过是她玩弄过的无数女孩子之一,被她骗得到现在还执迷不悟。”


“夏树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去告诉夏树?她还等着我的消息,而这个消息,足以要了她的命!


和男友定情的喜悦,抵不住我的心酸。


我偷偷藏起了照片。


可是夏树还是会不停地问我,每次都会被我搪塞过去,可是我越来越难以面对她浸透了期待和悲伤的眼睛。


“她是不是不在了?”一天,我帮夏树换完药正准备转身离去,她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很低,在我耳边却如同惊雷。


“你说什么呢?”我躲闪着她的眼神,她的眼神里,是死一般的绝望。


“已经一年多了,静留绝不会隔这么久不来找我,她找得到我的!舞衣,你告诉我,你是知道了什么,你告诉我!我的静留,她……她是不是……”她气息阻塞得说不出话来,刚刚的那番话,简直用尽了她的体力,让虚弱的身体无法承担。


“夏树……夏树……”我连忙拍着她的背,“不会的,她没有……”


“她不在了,我为什么活着?”夏树两眼空洞地说,她惨然一笑,“我早就该去陪她。”


她说这话的时候,出人意料的镇静。我在想,如果静留真的不在了,她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会被抽走,人世间再也没有她在乎的东西了。


从那一天起,她开始拒绝治疗,身体急转直下。任何人的劝说都不起效果。她的样子不是赌气、暴躁、偏执,那种平静,就像是她在奔向一个彼岸,她不是放弃一切,而是在等待和她心爱的人再次重逢。


“把照片给她看!”听了我的诉说,佑一咬着牙说。


“不行啊,如果她看到思念的人居然是这个样子,会崩溃的!”


“她现在没有么?她这样早晚就是死!你现在是死马当活马医,如果给她看,你还有拯救她的机会。如果不给她看,只有死路一条!”男人的思维方式,果真和女人的不同。话虽然不中听,可是真的挺有道理。


“好……吧……”


我终于拿起照片,鼓起勇气敲开了夏树的病房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