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12-11 22:42
点击:522
章节字数:40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卷耳 于 2013-12-12 21:58 编辑


三十五、谁挽狂澜


“静留……静留呢?”


“夏树,是我。你看我,我是舞衣啊。”舞衣连忙按住夏树。夏树睁着眼睛,呆呆地看了半天,才认出眼前的这个橙发女人是她的好朋友鸨羽舞衣。又花了好长时间,精神恍惚的她才渐渐意识到,那个已经成为她意识反应本能的恋人,已经恋上了别人。


“舞衣,是你,是你啊。对不起。”夏树恍惚地惨笑了一下,声音低哑。她慢慢坐起来,低低地说了句:“你忙你的去吧,别管我了。”就蜷缩着抱住自己,把头埋进膝间。她不是个孩子,她的个性让她不会大吵大闹,也不会找人哭诉。何况,她的痛又怎么能说得出来。


她说不出来,舞衣却感受到的。七年前认识重伤的她,这七年来,她刻骨铭心的爱,她深入血液中的思念,虽然是一个外人,也会知道有多深多重。而这次舞衣和佑一在远处担心地看着夏树和静留之间发生的一切,虽然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可是看到静留居然吻了友绘,舞衣就急得不顾佑一的阻拦跑过去。可当她赶到那里,迎接她的是藤乃家紧闭的大门,还有已经不像个人的夏树。


与其说不像个人,应该是看上去已经失去了灵魂。


静留就是夏树的灵魂!


连鸨羽舞衣这个局外人都不忍去回想,她在佑一的帮助下把夏树半拖半抱地从藤乃家门口带走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怀中的好友,简直是一具行尸走肉。刚刚回到车里,夏树就晕倒了。


“怎么会这样呢?仅仅是因为看到你和我共进晚餐就移情别恋,这样的爱情也太不坚牢了……”舞衣难过地说。


“好物大多不坚牢,彩云易散玻璃薄。”夏树脑海中掠过静留说话的声音,那是她和静留交往之后,有一天静留向她解说那天抽到的下下签的句子。难道这句不吉利的签文,就是她和静留爱情的结局?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她们一直好好的啊!她们那么相爱,玖我夏树全心全意地爱着藤乃静留,她也能从静留那里感受到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情意。仅仅因为静留发现她撒谎了?但是她也解释了啊!她是为了给静留一个生日的惊喜,让静留知道,玖我夏树也在为爱情努力地学习,也可以好好地照顾她心爱的恋人的!


静留,你是我一生的恋人,你那么爱我,怎么可能会移情别恋!怎么可能去爱另一个女人!


静留,你不是最爱我么?为什么会当着我的面去吻别的女人,为什么会如此无情地伤害我!


静留,你说过的话还在我耳边,为什么你不守信约!


为什么!


为什么!


……


“夏树!夏树!你不要这样!”舞衣的厉声呵斥终于让她回过神来。她茫然地抬头看到舞衣担心又生气的表情,还看到舞衣紧握着她的右手,手背上已经是鲜血淋漓。


“怎么……”


“你再怎么样也不要伤害自己好不好?你说过你的身体是属于静留的,你为了她连那么重的伤都能战胜,现在你是怎么了?”舞衣用手帕按住夏树的伤口,又小跑着去浴室柜子里拿药箱。唇边的一丝血腥气让夏树才发现,这处伤大约是自己在狂乱中牙齿咬的,或许想用肉体的疼痛取代心灵的痛,可是那一点点伤痛比起撕心裂肺,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你冷静点,我们想想办法啊。”舞衣一边用绷带包扎,一边絮絮地说,“我可以去向社长解释,我和你怎么可能有私情?如果你怕我去引起误会,对了,那天晚上我发给你的邮件可以证明我们真的是在商量社长生日大餐的事啊。”


“邮件,什么邮件?”夏树的声音虚弱得几乎听不到。


“你没有收到么?”舞衣拿过夏树的手机,“就那个啊,你拿去给社长看。”


这封邮件的确有,却不是未读状态。看来在夏树之前,有人已经读过了。


一个闪念进入舞衣的脑海,莫非藤乃社长读了她给夏树的邮件?读了这封邮件当然不是坏事,可是若是读了前两天她们的来往邮件……她简直不敢想象!


她翻看着那些邮件。那些语焉不详的话她和夏树当然明白,可是不明就里的静留看了,整个世界都会崩溃!


可能么?


舞衣把自己的怀疑和想法原原本本地告诉夏树,而夏树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不会的……”可是她自己都不能肯定,那天她在实验室里睡着了,醒来时的的确确感觉到静留曾经在她身边。


原来不是幻觉么……


“我知道……我知道……她和那个友绘在一起,就是因为生我的气!对,我要去找静留,我要把所有的事告诉她!她会明白的!”回过神来的夏树跳起来,可是脚刚刚接触地面,便双膝一软倒在地上。不仅是这些天不眠不休、断水断食让她的身体备受摧残,那被思念、担心、焦虑、彷徨折磨得快要坍塌的精神,又被静留狠狠一击,推到了绝望的边缘。此时刚刚从晕厥中苏醒的夏树,已经是弱不禁风。


“夏树!”舞衣赶忙抱住夏树,却被她滚烫的身体吓了一跳,“你在发烧,我要送你去医院!”


“不……”夏树想推开舞衣,可是虚弱得连推一把的力气也没有,“你让我去找她,我不能没有她,她也不能没有我!”


“夏树,你清醒一点!”舞衣按住她,狠狠地说,“你这样去见她,她会见你么?就算她没有劈腿,她也摆明了不想见你!何况你现在的身体,恐怕连门口也走不到!”


舞衣的话又像一记重锤,让夏树栽倒在床头,可是她仍然挣扎起身:“不管她见不见我,我都要去找她!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她面前!”


“夏树!”舞衣痛心疾首地看着她固执到了死心眼的好友,可是那浓得化不开的痴情,也不得不让她动容,她咬咬牙,“好吧,我去!”


“你?”舞衣坚决的眼神让夏树感动,可是她并没有失去判断力,“可是静留会见你么?”


舞衣语塞,她知道在藤乃静留心里,早已经把自己当做情敌和同谋,要是贸然前往,能不能活着回来还说不定呢。


“那怎么办?谁能够帮助我们啊?”舞衣能想起来的人,可信赖的却没有这个能力,而有能力的却无法托付,到底找谁呢。


夏树记得静留对她说起过自己的朋友们,她强迫自己混乱惶急的头脑冷静下来,极力地回忆起静留说的每一个人的特点和亲疏,终于让她判断出,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帮助她,对静留施加影响,她相信会是那一个人。


“舞衣,你帮我去找姬宫千歌音。”





可是姬宫家的大小姐,又怎么是说见就能见到的呢。


因为没有预约,也没有合理的理由,舞衣在姬宫集团的前台就被工作人员礼貌却无法通融地拦下了。又到姬宫家,却被门房告知大小姐搬出去住了,至于搬到哪里,当然是无可奉告。


“怎么办呢?有没有其他人能找到姬宫大小姐?”舞衣掩饰住自己的挫败感,她知道不能给夏树增加负面情绪。


夏树努力地想了想:“可能还有一个办法,我见过静留的另一个朋友,她也许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姬宫千歌音。”


她说的人是源千华留,她唯一见过的静留的朋友。


找源千华留就容易多了,她本来就亲自负责藤乃集团新药宣传报道的工作,对玖我博士并不陌生。而且静留的朋友们中,只有她知道静留和夏树的恋情。所以当舞衣以玖我博士的名义找她的时候,很快在她的办公室获得接见。


“怎么会是这样?”听到舞衣简略地说了静留和夏树的情况,连一向怡然散淡的源千华留都吃惊了。


舞衣恳切地说:“所以希望源小姐能够帮助我们,不,是帮助藤乃社长和玖我博士。”


“我?”千华留犹豫起来,她知道静留的个性,并不能确定自己会有足够的权威和能力扭转静留的想法,静留一向很讨厌别人干涉她的生活的。可是她毕竟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是个乐于助人的人,也的确舍不得让静留这段美好的爱情就这样烟消云散,她思考了一下,说:“我想我帮你找另外一个人会更好。”


她想找的人当然也是姬宫千歌音。






姬宫千歌音驱车抵达电视台时,发现源千华留已经亲自在楼下等候了。


“若不是因为静留,我恐怕没那么容易一个电话就让你放下工作来找我。”千华留调侃道。


千歌音轻挑蛾眉,微笑道:“若不是因为静留,你也不会如此恭敬地亲自在门口等我啊。”


千华留莞尔一笑:“看来真的所言不虚,我们人人都爱静留啊。”


听到这句话的千歌音微微一怔,随之笑了。两人并肩而行,千华留向千歌音简单地说了静留和夏树之间出的状况。即使在明星美人云集的电视台,这两人的同行仍让所有见惯美女的人们驻足凝望,千华留小姐的文雅灵动之美已经让熟悉的人们为之叹服,而姬宫家大小姐如天丛云剑锋一样的高贵凛冽之美,真如九霄重云般让人仰视。


“千歌音,刚才你好像有话想说。”直到二人进了公司高层专用的电梯,千华留慢悠悠地发话。


“啊?”正在蹙眉深思的千歌音回过神来,她居然难得地犹豫了,想了想,才很轻的声音问道,“我……我是说……为什么大家都爱静留,可不那么爱我呢?”


这回是千华留发愣了,她眼睛睁得如铜铃,上上下下打量了千歌音好几遍,方才确定问话的人的确是姬宫千歌音。“这怎么说好呢……”她太吃惊了,可又真的好想笑,想不到这会是神一般的姬宫千歌音问的话,可是看千歌音的眼神,这个问题她一定纠结许久了。


千华留认真想了想,字斟句酌地回答她:“怎么说呢。我们都是自幼相识,你和静留都那么出色,都是小时候父母口中的那种让我们学习的‘别人家的孩子’,可是认识了你们之后,你们又是不同的,至少在我看来,静留可爱,千歌音可敬。”


“有什么区别么?”


“静留虽然看起来这几年变化很大,可根子是不会变的。她虽然很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但是相处日久的朋友都知道,她优雅外表下的小狡猾、小多情、小脆弱、小坦荡。优点和缺点,她都那么明显。可是千歌音呢,总是那么了不起,没有你不会的,没有你做不到的,所有的事情都不需要我们帮忙,你自己轻轻松松就可以解决,而且会比我们做得都要好。睿智、博学、勇敢、坚强、优雅、温柔、完美无缺、无所不能……你只有优点,没有缺点。静留是让人喜欢也让人操心的人,而千歌音是神,是只能让我们崇拜的女神。”


千歌音愣了好久,最后只能苦笑道:“我一直想让自己更好更完美,不想给朋友们添麻烦,可是没想到是这样。看来我真的……”


“你不需要反省啊,刚才的对话,终于让我确定你不是神,所以……”她向千歌音张开双臂,“神之长女雅典娜,欢迎你回到人间!”


千歌音禁不住开怀而笑,她们拥抱了一下之后,千歌音云开月现的心情又变得忧心忡忡:“可是现在的静留,才是真正让人担心呢。”





“静留姐姐,我真的很快乐。”窝在静留怀中的友绘轻轻摩擦着静留的肩窝,似乎要让那粗花呢的质感给她添加一点真实感,让她确定这个怀抱不是她幻想出来的。


“嗯。”静留轻轻的鼻音让友绘的心一阵涟漪,她微微抬起头来,恋慕地看着静留姐姐完美的侧颜。如此的爱她,现在她的怀抱终于属于自己了。


与友绘单纯的心思比起来,静留复杂得太多。她想到刚才二条乃梨子离开办公室时不解的目光,还有今天遇到奈绪时,被拉过去单独说的那些话。


“我知道你被玖我伤害了,也知道小绿那个自作聪明的傻丫头其实就是你失恋中的替代品。可是我奉劝你一句,别把感情当儿戏,如果你只是想玩玩,请你放过她。不是所有人被你伤害之后,都会像我一样能独自把伤口舔好的。”


“你的意思是怕我伤害友绘?你很关心她?”静留轻抬眉头。


奈绪冷笑一下:“她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不过不想手下的职员因为感情问题影响工作。”说罢转身就走。


静留看着奈绪的背影,这个妖娆妩媚的身影,却总是带着说不出的脆弱和伤怀。她伤害过奈绪,伤害过那么多人,今后还会伤害其他人,而对于玖我夏树给她毫不留情的重击,她是不是该当做上帝之鞭,坦然地接受?


“静留姐姐……静留姐姐……”静留听见友绘唤道,转过头看到那张小脸上担心的表情。她低下头,在友绘的脸上轻轻一吻,仅仅一个吻,就看到友绘春风拂面的笑容。对于这个女孩,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对于藤乃静留,幸福也曾经这么简单。


“静留姐姐,我有个秘密……”友绘痴痴地看着她,眼神里却带着一丝忐忑。


“什么?”


女孩紫色的眼眸转了转:“今天不告诉你,我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好啊。”静留有些心不在焉地说。每个女人都有秘密,友绘的小秘密,玖我夏树的大阴谋……可是她现在对什么秘密都不感兴趣,不在乎了。


受过那样的伤,还有什么可以更伤害她的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