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11-16 22:39
点击:578
章节字数:40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十八、美丽生活


“呜,我第一次对上班产生了这么大的抗拒。”夏树埋首枕间,闷闷地说。


静留亲吻着她露在外面的香肩,低声笑道:“好啊,那么就不上班了,我养你好了。”真正的恋爱让她更好地了解夏树,原本冷峻端严的玖我博士,有时候就像一个任性可爱的大孩子,原本的冰山美人,却被发现稍加温暖,就会变成甜美柔软的冰淇淋。


“都是你不好!”夏树转身推开她,瞋视着这个罪魁祸首,“非要我参加新药的宣传,今天又要去应付电视台的访问,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抛头露面了!”


“可是人家觉得和夏树一起工作很有感觉嘛。”看到夏树真的不开心,静留温言软语地说,“两个人工作上也能够合拍,在一起互相扶持,会有一种充实饱满的感觉……当然,如果你害怕,那就算了。”


“谁害怕了!”夏树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虽然是生气,可是分外可爱,“我才不会害怕!”


“我说的是真的,绝不是激将你。”静留露出无辜的表情,“如果你害怕出镜,我让小遥代替你出席,反正她也很好出风头。或者我亲自出席,我比她还要出风头的。”


夏树断然说:“用不着,我会去的!”她又想了想,认真地说,“我事先说明,我绝不是害怕,只是不喜欢做那些事而已。我虽然有害怕的事,但绝不是这个!而且答应了的事我一定会做,更不会逃避而让你替我顶着。何况是我答应你的事,我怎么都会做好的。”


“那夏树害怕的事是什么,可不可以告诉我?”静留笑道。


“我不告诉你。”


静留噘起嘴,满脸的不满:“夏树好不坦诚啊!我有害怕的事都一定会告诉你,你却不告诉我,我又不会笑你!”


“就不告诉你,怕你这坏狐狸会欺负我。”夏树依旧嘴硬,可为了安抚心爱的恋人,还是凑到她面前,轻轻地吻着她的脸颊。


我可不愿意在你面前承认,我唯一害怕的事,就是你不在我身边!


夏树的吻终于让静留重又眉开眼笑,可是口头仍是不放松:“很快我就会知道的,你瞒不了我,我会让你亲口告诉我。”


“才不会,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只会坚持到底。”


“那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可以解读为你固执,死心眼,一条路走到黑?”静留搂住夏树,在她的耳边含笑逗弄。


夏树反手搂住静留的脖子,指尖在她的后颈发际细细摩挲,声音低沉温柔:“就像我找到你这根藤,就会死死抓住,用藤蔓将自己捆住,再也不松开了。”这是她的真心话,特别是在和结城奈绪对话之后,她更加坚定了想法,无论发生什么,她都要死死地抓住静留,再也不能让她离开了,不管用任何的方法!


静留低下了头,额头轻抵着夏树的颈窝,她并没有吻下去,只是停留在那里,感受那里的温暖和气息。也许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可是夏树说来,却发自肺腑,真切动人。


“怎么了?”


“被你感动了啊。我真不知道有多爱你,你说的每句话我都爱。”


“就会油嘴滑舌的。”夏树总是会在静留说出情话的时候脸红,她眼神游移了一下,故作镇静地推推恋人,“我去做早饭,你快去洗澡,今天你答应陪我去选上镜的衣服的!”


“当然了,你做什么我都愿意陪着你。”静留对她吻了又吻,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这个……是我做错了什么,你要……惩罚我么?”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滴着水的静留,面对厨房煎锅里冒着热气的不明物质疑惑地说。


“不……不是……”夏树的脸红得好像她才是从蒸气浴室里出来的人,“我只是想……做个煎蛋……”不是没做过早餐,只要静留在这里过夜,她每天早晚都会给静留热牛奶,也常常用吐司机烤吐司,用美乃滋拌蔬菜沙拉。今天想小试身手,可是还是克服不了料理苦手的心理障碍,当油在锅里被烧热的一瞬间,她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啊拉……”除了这个,静留也说不出什么了。她想笑,可是夏树垂头丧气的样子真的很值得同情;她想同情,可是就怕一开口就忍不住笑。


还是夏树反应敏捷,快手快脚地把不知道被如何摧残过的煎蛋倒进垃圾处理器,粉碎冲掉,不留痕迹!然后冲着静留嚷嚷:“你又不擦干头发,又光着脚,你以为是夏天么,待会儿着凉怎么办?”把静留按回沙发,扯过一条毛巾给她擦拭。


静留含笑不语,感受着夏树的动作由开始的急躁慢慢地变成温柔,也知道聪明的玖我博士就算貌似成功地转移了她的视线,可到底也止不住心虚。她的夏树,归根结底还是个可爱的大孩子呢。


既然这样,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吧,虽然也很想看到夏树像被踩了尾巴的小斗牛犬的模样……但既然是恋人,还是要善解人意一点吧。


可是……


就在这时,静留的肚子很不优雅地叫了一声。正当她准备为自己有失仪态的举动解释的时候,她感到夏树擦头发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接着听见夏树低声说:“你……饿了啊?”虽然还是一副不在意的语气,可里面的尴尬和抱歉怎么瞒得过静留呢?


“可能因为突然想吃日式早餐,身体也跟着有反应了吧。做日式料理还是我比较擅长。”静留起身,不动声色地化解了夏树的尴尬。


“我来帮忙吧。”


“可以么?”夏树真的不会添乱么?或者在自己做菜时要求加美乃滋什么的。


“我也有擅长的方面啊!”看着夏树鼓起的脸颊,静留的心一下子变成甜甜的牛奶软香小饼,就算加上美乃滋也无妨啊。


夏树说得没错,虽然面对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会糟糕得一塌糊涂,但用起刀来却真的很厉害,牛蒡丝切得又细又均匀。


静留由衷地赞美:“夏树的刀工真的很棒,难道在寿司店打过工?”


“没有,是在大学练出来的。”夏树得意地说,“你还没见过我读博士的时候,在实验室里做切片,把人脑切成不到0.5毫米的薄片……”


“好了好了!”即使再疼爱夏树,也必须打断,她现在已经感觉虽然胃部空空如也,却似有翻江倒海之势,如果再让她说下去,这几天都不要吃饭了。


看到静留的反应,夏树愈加得意:“啊,想不到完美无缺的藤乃社长有这么多缺点,怕水,还怕这个!”


“相比重口味如玖我博士,我还是正常人吧。”


“谁重口味了!还有,你居然骂我不是正常人!好,我这就把我的实验细节一一告诉你!”夏树凑到她耳边,作势欲说。


静留板起脸来:“你要是这样,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你才不会,你不会对我生气!”


听到夏树的话,静留微微一愕,抬头看着夏树无邪的笑容,也不禁偏过头来笑道:“为什么呢?”


“因为你爱我。”夏树的眼神是毫不矫饰的坦白明澈,“对不对?”就算有人说你千般不好,就算你的过去混乱不堪,我也能感觉到,你对我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爱。


“对。”静留轻叹一声,好像是认输,又好像是坦承的轻松,“所以我也相信你不会抓住我的弱点来欺负我,就像我相信你不会把我推到水里去一样。因为你也爱我。”


“你好坏啊,你的意思是我要是说了,就是欺负你,就是不爱你?”


“你不也是用同样的方法不准我生气?比起你,我算是好的了。我怎么比得过夏树的腹黑呢?”


“腹黑的是你吧。”


“啊拉,我明明是在表白爱情啊,夏树冤枉我!”


“算了,不和你斗嘴了!”


“这么快撤退了,夏树的优点不是坚持到底么?”


“你还说!”


“呵呵……”


一对情侣在一起做早餐,笑声充满了厨房,真是一天美好的开始。


如果生活的每一天都像今天这样延续下去,那会是多么美好。





一顿美味的日式早餐彻底抹去了煎蛋的回忆,仅仅是简单的炒牛蒡丝,也在静留的妙手下有了不一般的味道。


“真的很好吃!”


“那也是夏树切菜的功夫好啊,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信心做到这么好的呢。”静留谦虚中也不乏骄傲,不是为自己,而是骄傲于她的恋人有令人意想不到的优点,“夏树,如果那天我厌倦了藤乃集团,我们就逃走,可以去开一个刺身店呢,就我们两个人。”


“嗯,好啊!我切刺身一定不比高级厨师差,就算是河豚刺身也不在话下。”夏树放下筷子兴奋地说,与其说是被刺身店这个创意吸引,不如是沉醉于静留构筑的只有她们两人的世界。“我想我可以去考一个刺身厨师执照呢。对,刺身厨师不需要用火,我一定可以考上的。”


“嗯,不过……如果你的顾客把你在实验室里……那个行为和厨师执照联系起来,会不会……”静留忍着笑慢吞吞地说,“认为你是恐怖片里的……”她故意做了个恶心的表情。


“喂,静留!”


看到静留得意地大笑起来,夏树又是喜欢,又是不服气,她眼睛一转,揶揄地说:“可是,刺身店只需要一个切刺身的师傅啊,那么静留做什么呢?怪不得要我开刺身店,原来静留就是想偷懒吧!”


“怎么会呢,我也可以帮忙的。”


“正宗的刺身店是不需要做其他菜的哦。”


“我啊,我想我可以做个跑堂,把切好的刺身端出来,给客人倒酒,还可以陪客人喝点酒聊聊天什么的……”


“不要!”夏树突然打断了静留的遐想。待静留看向她,却发现夏树收住了笑,低着头扒着米饭,一句话也不说。


“夏树?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


“没有。”夏树闷闷地说。


“莫非……”静留察言观色,试探着问,“你不喜欢我当跑堂?”


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夏树“嗯”了一声。


静留失笑了:“这又不是真的,只是我们在随便想想,闹着玩的。夏树还真是钻牛角尖呢。”


“可是我想到静留要去陪客人聊天倒酒什么的,就不开心嘛。”夏树抬起头,凝视着静留,“我不会让静留做这些事的,我做什么都好,可是不能让静留去做。”


“傻瓜,既然这个世界是我们两个的,又怎么能让你独自支撑一切?”静留握住夏树的手,“喜悦我们共同分享,患难我们共同承担。没有隐瞒,没有欺骗。”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觉得,她好像在暗示什么。其实刚开始没有这个意思的。


夏树深深地看着静留,碧色眼眸之下波光流动,是思绪在交错挣扎。终于,她点点头:“我明白,我会的。”


正当静留回之一笑,起身收拾碗筷,夏树又突然叫住她:“静留……”


“嗯?”静留看着夏树欲言又止的神态,这种模样她已经看过多次了。同样,她还是选择等待。


终于,夏树说:“等这段时间的工作忙完了,我有很多话想和静留说,很多事情想告诉静留,你愿意听么?”


静留温婉地笑了,内心也同样是脉脉温情:“我愿意,夏树说什么我都愿意听,无论多久我也愿意等。”





吃完早餐,她们先各自开车去公司。之所以这样,并不是认为她们的恋情不可见人,而是她们还需要准备。


以前对于恋爱从来都毫无顾忌的藤乃静留,现在只想把她的夏树好好藏起来。不仅因为夏树内敛害羞的性格,更是因为她知道,她们的恋情,肯定会公开,一定会公开!


所以,她一定要做好准备,准备好承受压力,准备好面对挑战,准备好和夏树在所有人面前堂堂正正的牵手。


而且公开的时候,夏树的身份不是绯闻女友,不是情人,而是她的终生伴侣


她想要和姬宫千歌音一样,可是又不一样。她不会像姬宫那样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不是害怕失去拥有的地位和名利,而是她不愿意让夏树为她感到歉疚。她不要她的恋人在爱情中,有一丝一毫的负担。


她是如此地爱着她的女人。


她们工作的地方不在同一幢楼里,在停车场含蓄又深情地惜别之后,玖我博士回她安静的实验室,藤乃社长则是被手下簇拥着,开始了她一天安排得密不透风的工作。


“哎呀!”


庶务课堆得满满的手推车一下子没控制好,几包复印纸倾倒下来,雪白的纸散落一地。看见社长一行人迎面过来,庶务课长鸨羽舞衣连忙想赶紧收拾好。可是偏偏越忙越乱,急得跪下来捡拾,却不慎连口袋里的东西都滑落下来了。


一个白色的小罐子慢慢地滚到藤乃社长的脚下。让身边的人意外的是,藤乃社长居然停下脚步,缓缓地弯下腰,捡起来这个从鸨羽舞衣身上掉落的东西,仔细地看着上面的字。


连熟悉藤乃社长的二条乃梨子助理,都看不出她此刻的神情到底意味着什么。藤乃静留平和如常的表情,却又似蒙上了一层无形的雾气,如同带上了面纱,无论是喜怒哀乐,都让人参详不透。


也许连藤乃静留本人,也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情绪。因为她只能死死地握紧这个小小的白色喷雾罐,死死地盯着上面一行手写的钢笔字——而这行字是她无比熟悉的……


因为这行字就出自她本人之手,每个字都是她一笔一划写下来的!





我想有一天,我会变得满脸皱纹,你会变得满头白发,我会因为听不清楚而大声说话,你会因为眼神不济而戴上花镜,可就算那时候,我们也会在厨房里一饮一啄,在客厅共看一份报纸,在阳台上迎接日出日落……静留,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就这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