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11-13 22:43
点击:515
章节字数:45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十七、绝不放手


“谢谢玖我博士提供的资料,我们营业课将会就此拟定营销文案,拟好后也会交给您过目,这期间也会不间断地麻烦您,而且宣传阶段也需要您出席,这里先说声谢谢,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营业课的结城课长微微颔首,一边快速整理着文件和刚才的笔记。尽管不想和这个寡言的女人打交道,可是因为社长把新药发布、推广、上市的工作全权交给了她,对工作一丝不苟的结城奈绪还是亲自来和开发新药的首席科学家玖我夏树进行细节商谈。当然,她对这个女人还存着几分好奇,那天玖我博士和藤乃社长同时失踪的事,至今让她耿耿于怀。


“宣传之类的,就不用了吧。”玖我夏树有些冷淡地说,一向低调的性格,还有不为人知的害羞,都让她对“宣传”这两个字避之不及。


“可是这也是藤乃社长的建议。”奈绪看着她,等待她回答的目光有些复杂。


“嗯,静留么?”夏树用低得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可是好像没人告诉过她,每当提及静留的名字,她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脸上泛出淡淡的红晕,即使这是极淡的,但对照她平时清冷的表情,还是分外醒目。


“玖我博士和藤乃社长,关系很要好么?”奈绪敏锐的眼神没有放过一丝细节。


夏树不自然地转过头,轻咳一声,脸上的红晕加深了。“这似乎和今天的会谈内容无关吧。”过了一会儿她才说。


“是么?”奈绪低头笑笑,“那么,请您好自为之吧。”拿起资料转身便走,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踩出咯噔咯噔的声音。


“请教一下好么?”夏树站起来高声问。


“什么?”


“说刚才的话有目的的吧,听说你和藤乃社长交往过。”


奈绪侧转身子,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夏树:“想不到玖我博士消息灵通得很,而且很直接,真是颠覆我以前对您的印象。”她的眼神很锐利,似乎提到了很不愉快的话题。而夏树仍是直视着她,看样子很想知道一个答案。


“藤乃社长,不是个容易相处的人,所以我说,请你好自为之。”冷冷地摔下这句话,奈绪转身就走,高跟鞋敲击着地面,在空旷的实验室带来很大的回声。


“请等一等!”夏树再次叫住她,“我不喜欢话说到一半却不再继续,如果结城课长对我有话要说,还请把话说清楚。”


奈绪直视着夏树,看到那双和她相仿的碧眸坚定的眼神,她红发一扬,脸上浮起笑容:“你真的想知道什么?”


“是的。”


“即使有些东西是你不想听到的?”


“是的。”


“那好。”奈绪慢慢地踱过来,重又拉开了椅子,“看来我们都有时间,可以讨论一下我们感兴趣的话题。”





虽说是讨论话题,可是真的面对面坐着,却突然无话可说。


“听说……你和静留……交往过?”还是夏树打破了沉默。她问的还是那句话,可是称呼的改变,立刻让奈绪坐实了心中的猜想。她心头一沉,面上笑容却愈加美艳。


“玖我博士在和社长交往吧,看样子我还是要先恭喜你,不过随后我要提醒你,做好准备了么?”


“什么准备?”


“等待社长随时提出分手,为自己下一步打算。”奈绪眼神里满是玩世不恭的戏谑,“对了,她没跟你签协议么,三个月的恋爱约定?她向来对女人没长性的。”


夏树冷冷地说:“不,我不觉得她是这样的人。”


“我理解你的感受。我也曾经这么想过,不,是她的每个女人都这么想过。”奈绪露出体恤的笑容,“恋爱的时候她是最好的恋人,那样的一往情深,会让你觉得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女人。她会你会觉得她以前的恋爱是逢场作戏,但对你绝对投入了真感情,她是真诚的,她真的在寻找生命中唯一的爱。你还会自信的认为,她过往风流史,会在你这里终结,你会是那个最有魅力最特别,或者你就是那个她在人海中寻寻觅觅的真正的意中人,你会成为她永远的唯一。玖我博士,你现在是不是就有这种感觉?”


夏树没有说话,抿紧的唇角薄如利刃。她不是无话可说,而是知道她说了,这个言辞犀利的女人总会驳倒她。


“恋爱时那样深情,可是她分手的时候又是那么干脆,连理由都懒得编。”奈绪伸了个懒腰,“其实她根本不用费心追女孩子,在她旁边排队的女人那么多,勾勾手就过来了。说实话,我认识她这么久,国外的、国内的,她交过的女朋友我大多知道。你别以为是我打听的,是她自己谈起来的,她总是那么无所顾忌,因为她知道,即使这样也没有女人舍得离开她,所以总是她甩人,她站在食物链的最高端。”


即使不善言辞,夏树也不愿意有人在她面前如此地攻击她最爱的女人,她实在按捺不住,终于开口:“结城课长,我觉得你是在以己度人。你的经历如此,可并不表明事实就是这样。”


结城奈绪脸色一沉,刚才玖我夏树的话,无疑给她重重一击,可随后她就笑了,笑容里带着辛辣的讥讽:“以玖我博士的地位和才能,当然看不起我,也理所当然地认为我的失败是必然的。是的,我是失败者,可是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第一,我现在对藤乃已经没感情了,你认为最珍贵的,对我来说无所谓。第二,我倒是感谢和她结束得早,又很干脆,没有给我带来任何伤害,不过是春梦一场。我可不知道如果拖下去,会不会落得个悲惨的下场。第三,和我一起并列为失败者的人们,并不是多么差劲的女人,这让我好歹有些心理安慰。玖我博士你学历高地位高智商高,可是藤乃的女人中,有福布斯排行前十的女继承人,有哈佛、斯坦福毕业的高材生,有畅销书作家,有出名的美女明星……我不知道玖我博士何来如此的自信,能够相信可以和藤乃天长地久。不过我也真诚地希望,玖我博士能够成功,我等待您的好消息。因为我虽然并不特别,可是我比其他女人强的一点就是,我懂得放手。”说罢,她长身起立,显然没有再谈下去的意思。


“可是,结城课长……”听到玖我夏树还是要说下去,奈绪漂亮的眉头揪成不耐烦的结,可还是等着她说完,“以我今天和你谈话,感受到你的聪明才智,我不相信你是那种会轻易被骗的女人。如果静留真的是像你说的那种女人,怎么会赢得你的真情?”


奈绪慢慢地背转身,夏树看不到她的面部表情,可是从她绷紧的后背和紧握的双手可以看得出,她在用尽所有的力量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哭倒或是爆发。夏树突然后悔了,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她在戳一个女人的伤口,特别是现在,貌似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


即使被刚才结城奈绪的言辞伤得很厉害,此时的她也全然放诸脑后,只是懊悔自己伤了人,做了多么不应该的事。她从未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善良温柔。可是她木讷倔强的性子,又绝不会把自己的懊悔说出来,再聪明地补上两句贴心的话。


两人就这样僵持,直到奈绪身子一抖,缓缓地笑了起来:“玖我博士,你读过那么多书,听说过青蛙和蝎子的故事么?一只蝎子想到河的对岸去,但她不会游泳。这时,她看到一只青蛙,就恳求青蛙背她过去。青蛙说:可以,但是你不能在路上蛰我。蝎子说:不会的,蛰了你,我也会落水淹死的。于是青蛙背着蝎子过那条河。刚到河中间,蝎子就蛰了青蛙一下,他们两个一起落到水里。青蛙问:为什么要这样,你不是答应我了么?蝎子说:对不起,这是我的天性。”她顿了顿,又说,“你知道么,静留就是那只蝎子,她不是不想投入真情,不想相守一生,她对我说那些话的时候,是真诚的,不是假的。可是,她无法改变自己,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因为那是她的天性!所以,现在你知道她的天性了,如果你还有勇气爱她,那就用尽你的一切去爱她,去保护她吧。因为蝎子蛰了人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保护,它会比任何动物都脆弱。”


她没有再继续说什么,也没有再回头。当然,她没有忘记这个故事还没说完——青蛙苦笑了一下:我早就预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局。蝎子很奇怪:那你为什么还要背我?青蛙在水中缓缓地下沉:因为我爱你。


她怕说了,会当场痛哭失声。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我爱你!


就算她懂得放手,可是仍然无法控制爱与心痛。可就算心痛,我的爱,我仍然希望你幸福。





直到结城奈绪的脚步声消失很久以后,夏树的都能感觉指尖的冰冷和颤抖,不因为对方的尖刻犀利,也不是最后那个悲伤的故事,而是因为……那女人说中了她的心事。


她不是不了解静留曾经是什么样的人,很久以前她就了解了。可是她不是圣人,无法面对别人的攻讦而恍若未闻我行我素。是的,就像结城奈绪说的,她何来的自信?她所凭依的,不过是她和静留昔日的爱情。可是,对她来说刻骨铭心的爱情,对于静留却是虚无缥缈,似水无痕。早已经随着静留记忆的消失而不复存在了。


静留,快点记起我们的往事吧,对,你上次在伊香保抽到的签文——“再续前时未了缘”,我们的爱情一定能再次续上,而两段爱情间的桥梁,就是你的记忆。我相信,我们绝不会是那一对拥抱着沉入水中的青蛙与蝎子!


静留,我一定会让你记得起来的,即使付出再多的代价,也一定要做到!


静留,如果我和结城奈绪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我绝不会放手!






“SN1116是我们历时三年研制的新药,主要针对阿兹海默症,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老人痴呆症的预防和治疗。在应用部分,我们已经经过数据计算、仿真模拟、动物实验,目前已经进入临床实验阶段,据日本、英国、美国、德国二十三家专门治疗医院的临床反应,效果很好,所获取的数据翔实可靠,已经附在介绍材料上了。相信很快就能正式投入使用,可以进行大规模生产和推广。”一向深居实验室的美女科学家玖我夏树一反常态,高居台上,镇定自若地面对着一百多个照相机和摄像机的镜头,还有几千个听众密密麻麻的脑袋。


“众所周知阿兹海默症一旦发病,病人的脑细胞就进入不可逆转的退化,请问玖我博士,你这种新药的治疗原理是什么,如何能打破科学上已经论定的不可逆转退化现象。”一个厂商代表举手提问。


“阿兹海默症一旦发病,其过程是无法逆转的。传统药物只是延缓发病以及退化的过程,而我们的新药也无法改变这种现象。SN1116的工作原理不是在发病后治疗,而更多是预防。阿兹海默症源于人的基因组,SN1116就是通过改变基因组这部分的序列断裂,而达成阻断发病的目的。同时对于出现轻微症状的患者,通过修补基因组,从而使疾病不再恶化,保持现有状态,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SN1116如此神奇,那是不是可以消灭老人痴呆症了?”这次提问的是年轻的日报记者。


“说消灭还为时过早,使用SN1116,必须配套建立起准确无误的基因诊断标准和一套简便快速有效的基因诊断技术,使SN1116能有的放矢,有效发挥药效。这还需要一个筹备过程,但结合今年加州大学的Randy Schekman教授发现了囊泡传输所需的一组基因,为基因诊断和治疗铺平了道路,相信以藤乃集团的技术水平,可以得到很快的实现。”


“玖我博士,我是英国《科学》杂志的记者,请问这种新药是您独立研究的结果么,是否和您在英国时的工作有关呢?”


“这种新药的初期开发是我的英国同事灰原哀博士和我共同完成的,其基因原理和数据基础也大部分来自灰原博士和我以往的研究,后期开发和实验阶段则是我在藤乃集团科技部同仁的协助下完成的。”


一个看上去像是八卦周刊的记者兴致勃勃地提问:“请问您给这个新药命名为SN1116,有什么寓意呢?”


“1116是因为过程中失败了1116次,而SN……”一直冷静沉着的夏树脸上泛起了不易察觉的红晕,“只是随便取的,没什么特别的。”





“有意思呢。”藤乃静留用笔轻轻敲着纸面,饶有兴趣地看着大屏幕上的夏树。她正坐在藤乃集团华丽宏大的会议室,被一班公司高层众星拱月般地包围着。


“怎么样?”集团董事,也是制药分公司的总经理珠洲城遥问道。


“嗯,穿不穿白大褂都很漂亮呢。”


所有的与会者脸上似乎都挂上了黑线,而珠洲城遥更添了几个小十字。


不过好歹对这位社长大人的癖好早已司空见惯,所以大家都默契地装作充耳不闻,而珠洲城遥也强压下拍桌子的冲动,这是她在藤乃静留面前经过无数次历练得到的结果。


当然,见好就收也是藤乃静留的特长。她下一步的工作调度无可指摘,而刚才的那句话,也被与会者认为是社长轻松气氛的一个小插曲罢了,藤乃社长就是这样的风趣幽默。


“这方面由珠洲城董事全权统筹,具体执行方面,内部协调由菊川课长负责,外联由结城课长负责。把集团最重要的工作交给珠洲城董事,我真的感觉比我亲自来做还要放心呢。”


“那是当然!”珠洲城遥骄傲地说。而菊川雪之同情地看着她,小遥又被社长的几句甜言蜜语,自告奋勇地累死累活了。不过也难说,就像先前小遥说过的,她为静留做的事,都是她心甘情愿的,源于对某个不知名错误的歉疚和补偿。


“没什么异议的话,我们散会可好?”藤乃静留一如既往地儒雅谦和,谁也不知道她内心多么想见到一个人,刚刚在荧屏上见到她,使她的愿望越发强烈了。


此时她听见遥的大嗓门:“黎人,你没事吧?”


看到大家的目光同时聚焦于自己,神崎黎人从恍惚中迅速回过神来,俊美的脸上堆起风度翩翩的微笑:“没事没事,我在想我负责的新型材料方面,需要加把劲了,不然要被遥赶上了。”


“我已经把你抛到很远了!”遥得意地笑道。


旁边的人也都附和着笑。不知怎么的,对于心思细腻的藤乃静留,似乎黎人的表情有耐人寻味的东西,可是这些想法一念之间,很快就被她想见夏树的心情冲刷得不见踪影。





恋爱时我们常常会口是心非,内心又极希望着对方能有所察觉。爱情走过后,心里有些话又想说出来。也许不一定是为了告诉你,也许只是为了告诉自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