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11-07 21:59
点击:589
章节字数:38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十五、朝云暮雨


“难道是我多虑了?”课长办公室里,结城奈绪正咬着大拇指,盯着屏幕上的档案。“玖我夏树,帝国理工学院,生物化学博士,丰富的获奖记录和科研成果,个人的,和同事灰原哀博士合作的……写推荐信的都是诺贝尔奖得主……母亲玖我纱江子是加州理工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档案里的内容,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作为一个学者,她简直无懈可击。


即使是档案里最无味的证件照,也能让这个女人有一种击碎屏幕的美,现实中的她,该是多么的美丽。如果一个流连情场的花花公主会爱上她,也很正常。在夏威夷时,她们不就曾把臂同游?虽然在此之后,她们的关系还是那么冷淡,以至于静留撇下她提前去了鹿儿岛参加佐藤家的酒会。但至今奈绪也不会承认,她醉倒在酒吧时,心里是对此满满的介怀。


就算隔着屏幕,奈绪仍然能感觉到那个女人身上散发的冷意,那种冷不是冷酷冷漠,而是冷傲自矜的凛然气势,和以前缠绕在藤乃静留身边的女人有天壤之别。虽然静留的前女友中也大多是世家名媛、上流人物、高学历者,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她高高在上如绝岭上的鹰巢城,冰封的城堡大门似乎只会为一个特定的人打开。


不过藤乃静留可是一个不怕翻山越岭的追求者,更何况这个女人有她最迷恋的绿色眼睛。


奈绪紧盯着那双和自己相似颜色的眼睛,与自己不同的是,那双眼睛的颜色浅一些,显得眼神更清澈更明洁,犹如阳光下的热带海洋,晨雾散开时的爱尔兰牧场。


“是你么?”奈绪的齿间微微用力,咬得拇指有些生疼。她印象中玖我夏树博士是一个守信守时的人,而藤乃社长自不用说,虽然私生活被人诟病多多,却从未影响她在工作上的运筹帷幄,就算她和结城奈绪分手的那天,仍然会准时出席上午的董事会,顺手做成了两笔大生意。什么样的火焰,能烧昏了她的头脑?对于藤乃,会有真正忘我的爱情么?能让她忘我的人,是眼前照片里的女人么?


“如果是你,我真的难以想象……”奈绪对照片里的人轻声说,“你在藤乃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砰”地一声,她重重地合上了电脑屏幕。





“静留,静留……”此时夏树的眼睛水波潋滟,涟漪在绿潭层层荡开。仰躺着的她已然被剥夺了大部分思考能力。心跳得失了音,湿淋淋的头发时不时地让她在火热的温度中感到一丝凉意,这种火中之冰,更驱使她贴近唯一的温暖源,她的心里,她的口中,她的天地之中,只能容纳得了那个最爱的人。


“宝贝,夏树!”静留何尝不知道爱人的需索,因为她也有同样的渴望。她细密地吻着身下那接近完美的身体,而美中不足的是夏树身体上的疤痕。每当她吻到那里,夏树的身体会下意识地紧缩,可是就是这样的不完美和躲避,会让她更心疼,更激发了她疼爱这个女人的欲望。


静留俯下身子,更热切地吻她。她想回应夏树的需索,恨不能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身下的女神。她边吻着边喃喃地说:“宝贝,别躲我,让我爱你!我爱你,天哪,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你了!”她说的没错,这个时刻,她才发现自己原本无师自通精深绝妙的爱情技巧全部都遗忘殆尽。此时的她,生涩莽撞地像一个初尝爱情的少女,这个阳光普照的上午,却似初夜一般紧张而兴奋,还有她们的爱情,纯洁美好得如初生的菡萏,才露尖尖之角,花瓣尚未绽放。


配合着静留的亲吻,夏树的手臂攀上静留的脊背,在静留细致而深入的爱抚下,她急促地喘息着,呼吸的律动让她更多的和恋人的身体摩擦、碰撞。她不知道,这种无心的诱惑更肆恣地撩拨着静留的欲念,她喑哑着嗓子在夏树耳边低声道:“夏树?”


她灼热的气息染红了夏树的耳廓,尽管这句话听起来不明不白,可是夏树还是心有灵犀地立刻领会,她喘息着点点头。而像是被主上下了将令,开了城门,静留轻笑一声,抱紧了夏树,右手已经探入了夏树的秘密花园。


她的手指还在门口流连,还未进去,她就愣住了:夏树早已濡湿炽热,而试探着往里,夏树的身体如天鹅绒般细腻地将她的手指温柔地包裹住,这是一种来自于眼前女人身体深处的渴望与追求,仿佛就为了这一刻,她已经等待了许久,期盼了许久。这种温柔的触感,有一种闪电般的力量直击心灵,静留不由得低头看向夏树,她看到夏树也在她探入自己身体的这一刻忽然停止了动作,痴情深重地看着自己,尽管发丝凌乱,娇喘连连,晕生双颊,而那双眼睛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澈。静留突然有一种落泪的冲动,她的夏树像是为爱情献祭的女神,近乎虔诚的方式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她,美丽的花瓣,只为她一人盛开。面对情深如海的恋人,面对席天卷地的爱情,她怎能不全心全意地待她,用自己的全部身心去爱她?


“夏树……”静留低吟一声,吻住了夏树,同时感受到恋人身子一紧,她们终于毫无间隙地交融了。


呼吸急促到了临界点,夏树发出一声急促的呼喊,眼前似乎看不见了,她残存的意识微弱到以为自己即将不省人事。她似乎落入了无边的海洋中,时间停了,周遭静寂,海水却分外温暖,轻轻地舔舐着她的肌肤,撩拨着她的心尖,海面浮起荧光,好像整个海底世界飞翔到了空中……可随即海浪涌起,一波波的巨浪如此汹涌,将她托起又坠落,忽而接近了天空的星辰,忽而坠入漆黑却吞吐着火山之焰的海底,巨大的失重感让她情不自禁呻吟起来,抱紧身边唯一依托,她的爱人。她们就在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跨越,时而温暖安谧,时而激越动荡,而这种冲撞、旋转、升腾,让她们越来越紧密,她们像是一体的,从宇宙鸿蒙,到地老天荒……


她们是相爱的,没有人比她们更相爱,是不是?


没有任何爱情比得上她和夏树,绝对没有!


静留对自己如是说。她的夏树是如此美妙,怎么也爱不够,她甚至不知要怎样再爱才可以真正满足她心爱的女人。她只想看看她,如果她的女人对她的爱情有一丝嘉许,她会比得到圣杯的亚瑟王还要幸福。


可是她却看到了夏树眼角的泪光!


静留悚然一惊,她有些不知所措,定了定神,才温柔婉转地低声道:“夏树,我弄疼你了么?”


夏树摇了摇头,可是眼泪却大颗大颗地落下来,就如同一场骤雨,噼里啪啦地把静留打懵了。


“怎么了,宝贝,你怎么了?”她手忙脚乱地抱紧夏树,却没有得到夏树的回应,夏树只是深深地把自己埋入恋人的怀抱,低声地呜咽,一任泪水在静留胸前的肌肤上纵横。


“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她不知所以地胡乱道歉,她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恋人的呜咽如此让她心痛,那在她胸前流淌的泪水,简直要把她的肌肤灼出道道血痕。


“不是的……说好不再流泪的……”夏树在她怀中摇着头,尽管哽咽着,她仍是竭力说话,不想让她至深至爱的恋人误解,“我只是……太幸福……静留,我好幸福……终于等来了……”


她没有说完最后一句话,就已经放声大哭。


静留稍稍放下心,可心又痛起来了,她抱紧了因痛哭而颤抖得像风中飘摇的小树一样的恋人。“如果幸福,那就哭吧。”她低声说。夏树,你是多久没有得到幸福,你为了幸福,又吃了多少苦?如今我就是你的幸福,我一定要竭尽我的所能,让你不再受伤,让你的幸福,一生一世!





“夏树,你真是水作的骨肉呢。”不知过了多久,夏树终于渐渐收住了眼泪,静留轻吻着恋人俏面上残留的泪痕,轻声戏谑地说。她拿得住节奏,这个时候,是该开个玩笑让气氛轻松起来了。


夏树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满面红云地转过头,可是又被静留拉回来,稳稳妥妥地拥入怀中,低声说:“不许跑,不许过河拆桥。”


“谁过河拆桥了!”夏树抗声反驳,“我想去换换床单。”


她说得没错,整个床都被她们弄得相当潮湿了,当然,大部分原因是她们直接从浴缸里滚出来的,而还有另一部分原因,不必说了。


不过现在做这样的事,的确有些煞风景呢。


静留低笑一声,猛地将夏树抱起,夏树还没来得及惊叫,她们已经转到沙发上。沙发上正好有一张被子,是昨夜夏树给静留盖上的。她们就这样舒舒服服地窝着,闭着眼睛感受对方的气息和体温,谁也不想再挪动了。


“静留,我爱你。”过了良久,夏树如叹息般地说。静留能听得出来,每个音节里饱蘸的感情。


“夏树,我也爱你。”静留低头怜爱地注视在怀中的宝贝,正巧夏树也抬头看向她,那碧油油的眼睛纯洁赤诚如小兽,也如小兽般带着毫无遮掩的性感。


“静留,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爱我?”


“因为啊……”静留拈起夏树一绺长发,在手指上轻轻地缠绕着,“你漂亮。”


“什么嘛!你这色狼!”夏树嗔怪地在她腰上狠捏了一把,可是听到静留一声痛叫,又没忍住去帮她轻轻地揉。


“不是的,我还没说完呢!”静留在夏树的腮上亲了一下,“我知道人不可貌相,所有的爱情经典都说寻找爱人要看心灵,否则的话好像就不是真爱。可是我不看你的外貌,怎么看你的心灵?我又不是X光机。”


夏树忍不住笑了:“你就是会强词夺理。”


“啊拉,我说的是真话哦。”静留又露出孩童般的天真无邪,“我身边的朋友也有不少很漂亮的,姬宫千歌音,水野蓉子,小笠原祥子,源千华留……可是我从没想过爱上她们,为什么?”


“为什么?”


静留放开了夏树的长发,手指轻抚着夏树的脸颊,勾勒着滑腻肌肤下的美妙线条,柔声说:“人常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其实应该是知面就会知心。我看到你,喜欢上你的面容,有人说叫做合眼缘,其实合的是心缘。有些东西眼睛不会看,可是心会选择。同样是一张漂亮的脸,有的我只单纯地看到漂亮,可是眼前的这张面孔漂亮到……”静留凑近前去,轻吻轻啜,“冥冥中让我感到,我想要接近,我想要了解,我想要用我的心,触碰她的心。”


“静留,你知道你最大的本事是什么?”夏树抵住静留的额头,清澈的碧眸浮动着顽皮的笑意,“你最会把歪理说得理所当然,好像真理。你真的有去当邪教教主的潜质,我说的是不是,藤乃教主?”


“是是是,玖我公主。教主再厉害,还不是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静留在夏树的颈窝拱来拱去,痒痒的触感让夏树笑得抑制不住。两人打打闹闹了一会儿,好不容易静下来,静留却又问道:“夏树,那你为什么喜欢我?是什么让你在一个月前对我深恶痛绝而一个月后又爱上我?”


“因为……你漂亮啊!”


这个回答让两个人又是一阵大笑。


“那么好,好好看着我这张脸吧。”静留一本正经地说,“多多地爱我,狠狠地爱我,在我还漂亮的时候。”


“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美的。”夏树抚摸着静留细腻的肌肤,眼神里满是温柔的恋慕,“没人比得上你。”


“嘴好甜啊。”静留亲了亲夏树,把她揽入怀中,“睡一会吧,亲爱的,今后我可只有你了,我这么好,你可要珍惜我哦。”


夏树也的确困倦了,她小小地翻了个身,更好地依偎进恋人的怀抱,闭上眼睛,嘴角含笑地轻声说:“我也只有你,一直以来,都只有你……”


静留有些愕然地睁开了眼,一直以来?她怎么可能是夏树的一直以来?


她看着伏在她胸口,发出轻轻的呼吸声的夏树,不由得扬起嘴角笑了。刚才也许是夏树太困了,或者只是随口的一句情话,恋爱中的人,不都是如此么?这种话自己也说过不止一次,夏树随便说说,也正常啊。


可是到底还是有些不能释怀,在藤乃静留的心中,玖我夏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是她要共度一生的爱人,不是可以用情话随便敷衍的女人。


夏树,我是如此的不完美,怎么可能要求你完美无缺?可是我以真心待你,自当盼你以真心报之。我是如此爱你,别这么随随便便敷衍我好么?


可是看到夏树甜美的睡颜,她又怎么能抱怨得了?时间会解决一切,就让时间证明,我虽然不是你一直以来唯一的恋人,却会是你永远的恋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