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11-04 22:34
点击:513
章节字数:38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十四、爱无止境


“天啊,我真是个大傻瓜!”


被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到眼睛上,藤乃静留的睫毛如蝴蝶翅膀闪动了几下,朝阳般的赤瞳迎来了又一个早晨。还沉浸在睡眠的舒缓节奏里的身体,却在转头看到靠坐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时,瞬间清醒过来。


夏树就这样坐在地板上,头靠在静留的肩膀,已经沉沉睡去。她的身体随着呼吸缓缓起伏,一缕长发垂落在脸颊上,让静留忍不住想去替她拂开,又生怕自己略微一个动作,会惊醒沉睡中的恋人。


昨夜的种种在静留的脑中回放,她一定是在酒意的侵袭下,在等待夏树放洗澡水的时候睡着了。而看着夏树的姿势,昨夜的她一定是坐在自己身边,看了很久,等了很久,倦极而眠。


藤乃静留何尝做过这样煞风景的事?她向来精于爱情的每个步骤。可是就在昨夜那样的良宵,在她最想爱的人面前,偏偏像个傻瓜一样睡着了!


该死的,你没睡过觉么!就那么想睡觉么!


沉睡在她身边的夏树听不见她心里的懊丧,睡美人微微仰着头,气息绵长,美好的面容的静留面前一览无余。


尽管已经多次饱览夏树的清姿丽容,可是这样可以毫无顾忌地看着她,却还是第一次。这是多美的女人啊!排除了平时或清冷或傲岸或郁郁的神情,她绝丽的容貌此时更加夺目,虽说她和静留年纪相仿,却又有种超越年龄的自然天真,五官玉润可爱,此时柔和的晨光照在她脸上,更显得肤色晶莹,柔美如玉,明亮得让人无法转开双眼。


“夏树,你是明珠美玉一样的女人,我发誓,一定把你捧在手心,不会让你伤心。”她心中暗暗地说,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想去吻夏树微微张开的双唇。


等她缓过神来,她的唇已经贴上夏树的唇。接着,她看到在清爽的光线中,夏树的睫毛微微颤抖,她的心也随着颤动,她看到两汪清绿的潭水在她眼前缓缓散开迷雾,逐渐清晰,那温柔的眼神,柔软得像一片湖。


她们相视而笑,吻了又吻,带着初醒时的慵懒和模糊,让此时的她们比平常更依赖对方。直到静留发现夏树在挪动身体时眉头轻蹙,猛地想起她心爱的女人维持这样不舒服的姿势已经一夜了,况且她的骨骼还有旧伤!


“我真的昏聩了!”静留忙跳下沙发,把夏树抱上沙发,让她舒舒服服地躺平,又仔细地揉着她的手脚。“刚才是哪里痛,告诉我!”


“没有。”夏树的脸颊红晕初现,可是静留的温柔仍让她弯起了嘴唇,“我没那么脆弱的。”


静留半跪在夏树的身边:“可是我从昨天开始做了无数的错事,如果你再因为我而不舒服,我真的不会原谅自己。要知道,我们才刚刚开始,我可不希望一开头就让你不开心的。”


“嗯,我明白。”夏树把静留拉上沙发,轻轻摩挲着她的肩头,“以后还很长,所以,不用这样。”


她说得太简单,可是静留听得懂,夏树是告诉她,她们今后会有一辈子,如果老是这样小心谨慎,处处担心,怎么受得了?


最初的激情过后,那些相处的点点滴滴所累积起来的才是不能割舍的原因。她们有相爱的力量,更要有一起走下去的力量。今后的岁月,她都会和她身边的这个女人共度,那种爱的力量,是她们互相给予的。


一场真诚的恋爱,不仅会让她体会到幸福,会让她的人生充实饱满,也会让她成长很多。


一阵手机铃声,让她从爱的浪漫世界直接回到了现实的万丈红尘。夏树笑了笑,扬扬下巴示意她去接。静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她不耐烦地从外套口袋掏出手机,刚刚按下,友绘急促的声音就喷涌而来:“静留姐姐,你在哪儿,你没事吧?我晚上不敢打电话打扰你,可现在实在忍不住……”


“我没事,我很好。”静留简短地打断她,同时看了一眼夏树。夏树则是做了个轻松的鬼脸,用这种方式告诉她自己并不在意。


“我不是想查看你的行踪。”因为上次的原因,友绘连忙解释,“我只是……我只是……”她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我想知道今天你是不是能出席营业课关于新药发布的评估报告会。”


“我会的,公司见。”她再次以最简单的语言向对方表示了不想再交谈的意图,但还是用富有亲和力的态度让对方不至于认为她冷漠失礼。把电话扔到一边,她方才恍然大悟地说:“天,我都忘了这件事!我想营业课马上就要联系你,玖我博士才是报告会的主角。”


“我没忘啊。昨天你来之前,我一直在写报告。只剩下一点收尾部分,却被你这个不速之客打断了。”


“不速之客?啊拉,夏树是说我不该来了?我好伤心!”静留噘起嘴,委屈地把头扭过去,声音微现哽咽。


“那个,静留。”


静留扭动了一下身子,似在抽泣。


“静留……”夏树伏到她的肩上,低声说,“你觉得我应该戳穿你,还是应该配合你把这出戏做完?”


“喂,你!”看着静留居然也脸红红,气急败坏的样子,夏树心里快乐极了。不是因为小狗狗战胜了小狐狸,而是因为她的小狐狸在她面前撤下了面具,是那样的真实可爱。


果然就像静留预料的,玖我家的电话铃响起来了,夏树握住听筒,却没有拿起来,转头对静留说:“我接电话,你去洗澡吧。而且我想我可以用这段时间把报告最后一点写完。”她忍住笑,“我写完了,小脏狐狸就变成干干净净的小白狐狸了。”


静留亲了亲夏树,才恋恋不舍地走向浴室:“那我要赶快,在夏树嫌弃我之前变成香喷喷的乖狐狸!”


夏树目送静留的目光中,满是温柔的宠溺:“无论你是哪种狐狸,都是我最爱最爱的……”





换了一池清水,静留又重新懒洋洋地躺回浴缸,感受到微烫的水逐渐漫过自己的肌肤,像是有无数小鱼在轻轻地啃啮,带着有些刺激感的舒服。


夏树家的浴缸真的很棒,那种设计感,像是为藤乃静留的身体线条量身定做的。“浴缸啊浴缸,你是不是也在告诉我,我和夏树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静留拍打着水花自说自话,如果给她一个橡皮黄鸭子,她就像是在洗澡时躲着大人磨磨蹭蹭玩水的小孩子了。


“静留,刚刚你在说什么?”夏树推门探头,看到静留被吓一跳的样子,再次印证了,她就像是个恶作剧被抓的孩子。


“这是不是意味着夏树刚才在偷听我?还是那么的想见我?”静留歪着头俏皮地笑,亚麻色的发尾在清澈的水中上下荡漾,配上那张水珠莹然的笑脸,当真是是勾魂夺魄。


“才不是!”夏树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烧,“我怕你酒还没完全醒,在浴缸里睡着了。”


“原来夏树是来救我的,那我又让夏树失望了?”看到静留示意,夏树一歪身坐在浴缸边沿,就听见“豁拉”一声,静留一双玉臂破水而出,搂住夏树的脖子,“要不要我自沉一下,让你英雄救美?”


“你不会。”夏树带着点扳回一城的得意笑容,“你怕水。”


“有时候……也不怕……”静留含含糊糊地说。她的目光紧盯着一滴水,那是她湿漉漉的手臂上带起来的,从夏树白皙的后颈上流下,顺着脖子,越过锁骨,从夏树白衬衫敞开的领口若隐若现之处,流向了看不见的地方……


不知道是水还有点烫,还是她身体的温度足以煮开一池水……她反正也不想知道,心头的火,已经燃烧了身边的空气。


就听见夏树一声惊叫,水花四溅,她已经被静留拉入水中,而水中的静留犹如游鱼,轻轻巧巧地一个翻身,已经高踞夏树之上。


水面晃动个不停,静留头发上滴落的水珠也让水面涟漪不断,水中夏树美丽的面容反衬着粼粼波光,也在不断地摇晃、浮动,随着光影的变幻时而清晰时而迷离,美得让人眩目,而她海蓝色的长发在水中四散开来,随着波光起伏缠绕,像是要卷起整个海洋,简直要掀起一场海啸,把水面上的静留吞噬。


“你是海妖,还是来寻找王子的人鱼公主么?或许,你寻找的是另一个公主……”静留喃喃地说。她不再犹豫,整个脸孔没入水中,吻上了人鱼公主的柔唇。





很久以后,她们的记忆也难以还原当时的缺失,她们记不得是怎样由水里游到了陆上,又是怎样磕磕绊绊地一路纠缠到床上,还有夏树那湿透了的衣服,是如何让身体从里面解脱的。直到她们毫无阻隔地缠绵到一起,都发现彼此的身体都是湿淋淋的,却又是火热的。


“夏树,我想要你,可不可以……”静留一边吻着夏树,一边喘吁吁地说。


“笨蛋……”这就是夏树的回答,在略微维系着神智的静留听来,无外乎两个答案,一个是这种事怎么还需要问,另一个是现在问这种事还有用么?无论是哪一个答案,都是在默许甚至是鼓励自己的进一步发展。她怀中的女人,是如此善解人意。


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听见夏树不解风情地低声道:“静留……好像……你电话……”


静留模糊地想起今天似乎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可是又一波情欲铺天盖地的袭来,如浪涛冲毁沙滩城堡一样,只留下满地细沙,她只说了一句:“不知道,听不见。”便一低头,吻上了夏树的脖子,一路向下,又在那锁骨之间那可爱的凹陷处多做停留,用舌尖感受着那个因脉搏而微微跳动的那块区域,陶醉地低语道:“这个地方是我的。”


“都是你的。”夏树手指插进静留的发间,像是要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她在告诉她的爱人,她渴望,渴望她的入侵。


好像被激情感染,搁在床头的夏树的电话也不甘寂寞地响起来,原先就不讨人喜欢的铃音此时如此的令人憎恶,静留“呜”地一声,把脸埋入夏树的胸口,可还未等到夏树有任何反应,她迅速一跃而起,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抄起床头柜上的电话,狠狠地扯断了电话线。


铃声也戛然而止,而夏树来不及笑,她看到她上方的那双眼睛已经燃起火焰,那深邃的目光,像是在烧灼她的每一寸肌肤,她听见静留因欲念而沙哑的声音:“现在所有的时间和空间,都属于我们了。”随后那肌肤如丝滑腻而又燃烧着激情的身体欺身而上,她们再没有任何阻碍,所有的一切,都要为她们的爱情让路。





“社长呢?有没有联系到?你怎么做事的!”八点钟的藤乃集团营业课,一身红装的结城奈绪穿过忙碌的人流和此起彼伏的电话声,虎着脸走到目前屈身为小职员的友绘•玛格丽特身前。


“静留姐姐……不,社长说过她要来的,我刚才又打电话了,可是没有人接。”友绘忍气吞声地说,“我再打。”


“不用了。”奈绪不快地说,“社长其实来不来无所谓。给我联系玖我博士,催她早一点来,我要预先和她沟通。”


“多事……”友绘暗暗地说。要打电话你自己不会打啊,明明刚才已经打过玖我博士的电话了,而且听说那位美女科学家一向很守信用的。自从来到营业课整天做这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我可是巴黎高等商学院的高材生,静留姐姐亲爱的表妹!


尽管不情不愿,友绘还是快速按下了玖我博士的号码,早点打完,早点去找静留姐姐,联系不到她,心里担心死了。


“怎么样?”看到友绘怏怏地放下电话,奈绪追问。


“不知道怎么回事。”友绘有些迷惑地说,“玖我博士的电话好像接通了,可是啪地一声,再也不响了。”


她抬起头,正想询问课长要不要再联系,却看见一阵铁灰色的阴霾笼罩了结城奈绪苍翠的眼睛,就像暴风雨即将降临汹涌的大海。






小时候听《海的女儿》的故事,不明白为什么童话会是这样无可言喻的悲伤。人鱼公主为了来到她的爱人身边,她会有口难言,永远不能说出真相;她会每一步都像是在刀尖上行走,忍受难耐的痛苦。可是静留,当我爱上了你,我终于明白:人鱼公主只能这样做,别无选择。如果不能在你身边,让我带着不可磨灭的伤痛,回到海底枯寂地度过五百年漫长的人生,我也宁可化成泡沫。可是我不必化为泡沫,因为你,我的公主,也爱着我。当你拥抱我的这一刻,我拥有了跨越五百年的幸福。




——————————————————

写H写到一半这种讨打的事,我就做了。

不过别骂我,下一章继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