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11-01 22:18
点击:632
章节字数:49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十三、夜半来客


已经入夜了,就着不甚明亮的路灯,姬宫千歌音小心地把车倒进商店街狭窄的停车位。对于她这个被外界视为无所不能的名门大小姐,倒车的技术实在不敢令人恭维,这源于以前她从不需要做这种事。且不论以前大部分时候出行都有司机跟随,就算是自己驾车,她经常出入的那些高档场合,自然有泊车员殷勤地替她服务。


可今时不同往日,即使她原来的座驾已经是豪车中最低调的大众辉腾,她还是要乙羽替她换成了这辆福特福克斯——其实她曾经想换成奥拓,可是乙羽说如果让大小姐开这样的车,她会羞惭地切腹自尽——为的是不要在她现在住的这条平民化的商店街上,显得格格不入。


可是就算坐在这狭小的车里,她仍然带着对生活满足充实的神情,特别是看到不远处“来栖川写真馆”那半旧的灯箱,她因加班而疲惫的身体就会放松,嘴角不自觉地扬起幸福的微笑。


当然,让她感觉幸福的,是这间小小的照相馆的主人,天真善良又略带迷糊的照相师傅来栖川姬子。


想到这个,千歌音情不自禁想笑,眼前浮现了姬子鼓起来的可爱脸颊:“小千,不要叫我照相师傅,好土啊!我是摄影师!”随即她又红着脸有些心虚地说,“虽然我的大部分工作就是拍身份照和集体照,但是……也是摄影师啊!”


对,来栖川姬子,这个可以亲密地称呼千歌音大小姐为“小千”的女孩子,是姬宫千歌音的女朋友。而这间小小的老式照相馆,是她们现在的家。


下了车,呼吸着秋夜有些清冷的空气,清风捎带过来不远处街心小花坛的桂花香气,再加上头顶的一轮明月,让她情不自禁地感叹,这真是个美好的夜晚。


她当然不知道这一夜,藤乃静留和玖我夏树会心心相映,互诉衷肠;她也不知道这一夜,水野蓉子会向佐藤圣倾诉自己对某个不知名的情人深藏不露的恋情;她只知道自己虽然像个上班族一样加班到十点钟,却仍会有一盏灯为她而亮,一个人在为她守候。


走过花坛,空气中桂花甜美又带着烟火气的花香更浓,这种花香不似幽兰高贵寂寥,也不似梅花寒香凛冽,却像极了一饮一啄的幸福生活,就像她现在。


而她幸福的来源,就是那个可爱却平凡的恋人——来栖川姬子。


遇见姬子前,她就像是空谷幽兰那般高不可攀,而当那一天这个照相师傅的廉价相机的镜头对准了她无懈可击的笑容,而相机后那个女孩子却愣愣地说:“你的笑容,那样的美丽,又是那样的寂寞。”她听见她的玻璃假面碎裂的声音。


她觉得自己真傻,就这样喜欢上了这个女孩。


常常陪这个女孩到孤儿院为那些小屁孩照相,表演自己幼稚园时都嫌弃的幼稚节目,只因为姬子从高中起就在那里做义工,风雨无阻。


常常到鱼市、仓库、小作坊去找她,因为只要商店街的人需要帮忙,姬子从来不会拒绝。


还时不时地开车到老远的地方接她,因为她常会去陪那些独居的老人聊天,给他们拍照,给他们生命最后一段岁月留下回忆,她也常常会把身上的钱都买了点心水果,以至于没钱坐车回城。


做这些事的时候,姬宫千歌音都会觉得自己傻透了,来栖川姬子也麻烦透了。


可是看到她和孩子们一起欢笑的时候,会觉得她真可爱。


看到她帮忙时满是汗水和灰尘的脏兮兮的小脸时,会觉得她很美丽。


看到她站在夕阳下的站牌前,被橙黄色的阳光拖得长长的身影,还有那比阳光还温暖的笑容,会忍不住想拥抱她。


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在国外生活多年的姬宫千歌音,从来只相信实力,不相信命运。可是当她爱上姬子的那一刻,她真的觉得有一种爱情叫前世有缘。


外表优雅温和内在却清冷孤傲的姬宫千歌音,遇上如阳光般明媚的来栖川姬子,真的是命中注定。面对和姬子在一起的生活,她从未感觉纡尊降贵,只有真诚感恩。


她们的爱情温暖又平静,她们常会坐在客厅地板上闲话,是不是前世里并肩击败了八歧大蛇,拯救了世界,今生才会有幸拥有如此美好的恋情。


她们说到这个总是会大笑,可是心中却溢满了甜蜜。这种快乐,又是多少人能懂的?她想到两小时前打电话给她求教的佐藤圣,还有沉浸在纸醉金迷里的藤乃静留,她们风光无量的生活背后,又有多少空虚寂寥。


静留,多希望你从酒香、脂粉香中走出来,在自然的花香中,走向唯一能让你幸福的人啊!


和她的朋友们相比,她的爱情再平凡不过,平凡到似乎不值一提。可是爱情有那么多面孔,她们的爱情也许不够轰轰烈烈,不够千回百转,不够虐心虐身,可就是平凡的幸福,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所以她很满足她的生活,更何况有姬子这样的恋人,她夫复何求。


现在姬子在做什么呢,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在厨房为她准备加班后的夜宵。而且她猜得没错的话,夜宵应该是玉子烧。


其实根本不难猜,这是姬子唯一擅长的料理。


而且就这一道料理,也有点难以下咽,因为实在是太甜了。


这可以说是姬子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


其实也怪她自己,当姬子第一次羞涩地把自己做的便当捧到她面前请她品尝时,她当然毫不吝惜地大加褒扬。


“玉子烧会不会有点甜?”姬子红着脸说。


她承认她当时被姬子脸上的红晕弄得心里暖洋洋软乎乎的,毫不犹豫地说:“我就是喜欢这个口味。”


结果姬子就以为她嗜甜如命,玉子烧一次比一次放的糖多。


“这样下去我不会得糖尿病吧?”她苦笑着想。可是如何对姬子说清楚,既不让姬子认为她当时撒谎,也不会让姬子失去料理的信心,这是个问题呢。


姬宫千歌音其实不太擅长表达,更不会去哄女孩子,这一点她比她的老朋友藤乃静留差远了。


是不是下次问问静留?不过这也太丢脸了吧!她可以心里承认某些方面不如这个家伙,可是绝不能在她面前示弱!况且今天接到圣的电话,推测出静留最近的心情不太好。可因为必须加班,也只能丢给圣处理。圣还是很可靠的人呢。


下次再约静留出来吧。


不过除了静留,还有一个人可以成为她的咨询师,那个人观人入微,猜人心思无有不中,只可惜远在天边……


转眼间已经到了家门口,她扫去所有不相干的思绪,掏出钥匙打开门,准备迎接她甜甜蜜蜜的生活。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每次听到姬子小碎步声,都会觉得很是暖心。当然有时候也会夹杂着乒呤乓啷东西打翻的声音。


她得感谢姬子去世的父亲,选择了这幢平房作为照相馆和住宅,让她的女友就算摔跤也伤得有限。


“今天做什么好吃的么?好香啊!”空气中飘着料理的香味,想不到姬子的进步这么大,刚才还在无谓地担心今天的味蕾呢。


“不是我,是你的朋友。”姬子接过她的外套和包包,有些不好意思地悄声说,“我觉得很失礼呢,让客人去做这些事。”


“客人?”有朋友来访?她哪一个朋友会主动去做料理?更重要的是,有陌生人来访,她安排暗中保护姬子的人居然没有汇报!


还未等她急速运转的头脑做出清晰的判断,她看到那个人施施然走出厨房,便一切释怀了。


原来是她。这就不奇怪了。


每次看到她,千歌音都会在内心赞叹:她长得真好看!


姬宫千歌音有很多美丽的朋友,风雅妩媚的藤乃静留,清丽脱俗的小笠原祥子,俊美隽朗的佐藤圣,英秀倜傥的花园静马……眼前的这个人,如果出现在她们中间,你绝对不会一眼看到她,她从来不会是令人惊艳的,可到最后不得不承认,她好看,好看到你心里去。


千歌音笑了,向姬子说:“向你介绍,我的好朋友……呃……”她居然说不出朋友的名字,不是真的不知道,而是弄不清现在应该如何称呼她。


“其实不必多礼,刚才我们已经见过面了。”那人恬淡地笑了,“我现在的名字叫做——鸟居江利子。”





“哇,真的好美味啊!”把茶送进小千和朋友谈话的书房,姬子溜回厨房,偷偷尝了尝流理台上客人做的法式尼斯沙拉、芦笋奶油冷汤,还有原本以为自己最拿手的玉子烧。


记得刚才客人这样教她:“玉子烧美味的关键是搅拌蛋液时加入颗粒状的柴鱼粉,可以有咀嚼不尽的鲜美口感,如果改用柴鱼酱油,吃起来就不会有层次感了,也会冲淡蛋液的美味。还要加一勺咖喱酱,因为千歌音不喜欢吃甜的……”


“可是小千说她喜欢甜的啊。”姬子睁大了眼睛。


客人不由得笑了:“那是因为你第一次做的玉子烧就是甜的对不对?”她看见姬子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又道,“我说了你可别告诉她,她说谎的时候鼻子会皱一下,你看她每次吃玉子烧是不是这样?”


“啊……好像真的是这样……”


“你别怪她,千歌音可是很温柔的人,而且是那种笨笨的温柔。越是这样,越值得珍惜。”她又笑了。即使穿着围裙,手拿着锅铲,她笑起来仍是那么好看,云淡风轻,有一种看透世事的从容不迫。“你可别告诉她是我说的,这可是你对她的小秘密哦。”


“嗯,千歌音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让人羡慕呢!”


“过奖。不过作为千歌音的女朋友,至少也要有几道拿的出手的料理,为自己心爱的人变着花样做料理,是一件幸福的事啊。”


“可是,我很笨……”


“料理重在于心,恰好我今天有兴致,我教你……”


……




就在这时,书房里陡然增高的声浪让姬子吓了一跳,赶忙跑过去,却发现里面两个人在大笑,特别是客人,简直笑得不可自已。


姬子放心地离去,可是心里真是奇怪,小千和客人都不像是那种会失态的人,特别是那位客人,到底什么让她们如此开怀,她也很想知道呢。




“七年前……前女友……波士顿……还有那该死的马拉松!”江利子拭去眼角笑出的泪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小千,你说对了,这是我本年度听过的最佳笑话!”


“可这不是笑话,是真的。”千歌音也在笑,可是眼神里有抹不去的忧虑。


“对于我这样曾经失去一段记忆的人,波士顿、马拉松也完全可以让我确认这只是个笑话。”


“你否定了这些,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唯独你和静留的感情,是你承认的?”千歌音扬起一个慧黠的笑。


“人人都会对藤乃静留产生憧憬,我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她有时候直白得令人发指。她一旦收住笑容,闲适地端着红茶,如英伦贵族一般的冷淡高贵,“不过一段好爱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一个好创意拍不成一部电影。我和她连第一幕都不能上演。”


千歌音抬起眉毛:“我真的想知道,对于你这样的人,你的梦中情人该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你如此放不下,她难道真的好过静留?”


江利子令人意外地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她歇了一歇,带着淡淡的怅惘,“我不记得和她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她又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只知道,我常常会梦见一个人,在梦里有她隐约的容貌。我看得到她,又看不清她,可是心会痛,也会暖,我知道,那是爱情……”她说着这话时,原本那看上去有些冷淡薄情的面孔,漾着干净柔和的光华,能赋予这种光华的,也只有爱情。


“这么美好,真的一点记不得了?”千歌音的语气里满是遗憾,她想到若是自己成为这个故事的主角,忘了她深爱的姬子,那会是多么痛苦。她简直不敢想象。


想不到对方却笑了起来,她是个通透的人,耽溺于痛苦不是她的本色:“不过我还记得一点点,我记得她好像脾气很暴躁,经常打我……”


她还没说完,千歌音已经笑开了:“没想到你会爱这样的女人。不过我唯一敢确定的是,我绝不会认识你的梦中情人。”她真的不知道,很快她就会知道,她说了一句大错特错的话。


“至少你知道,我的梦中情人不是藤乃静留。”


“可是静留是这么认为的,你是她的初恋。”千歌音叹了口气,她已经敛去轻松的表情,“为什么她会这么认为,谁让她这么认为?这里面不简单!”


“是的,里面不简单。很多人只是从外面看世界,这个世界看起来很美,其实事实很残酷,残酷到你不敢接受,甚至不敢相信。我也不完全知道这件事背后,藏着什么。”比较千歌音的肃然,江利子仍是带着一点懒懒地笑,只是眼神里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沉思,“不过你找我来解决这件事。小千,你真的太聪明了,太会找人了。这件事需要当事人的见证,作为静留记忆中的前女友,没人比我更合适。失忆事件最好有一个有同样经历的人来体会,没人比我更合适。而解开这件匪夷所思的谜团,需要一个聪明绝顶的人,也没人比我更合适。”


“的确如此。”千歌音也卸下了心头大石,对于这个人无可救药的自恋,她从不反感,因为那后面藏着的是绝对的底气,“那么你呢,这次到日本,除了我的邀请,是否还要找到失落的记忆?”


“当然。我花了三年改变自己,就是为了梦中的她。现在是我准备好找她的时候了。”江利子的褐瞳闪着光,“虽然我记不得她是谁,但我能感觉到,她离我很近,她很需要我,她在等着我……”她缓缓站起身来,看样子已经不想再停留,“不过在此之前,我会在日本停留一段时间,你把你能调查到的情况全部传给我。然后我会去英国一趟。你只要记得下个月六号来东京美术馆参加我的画展就行了。”


“你已经有解决那件事的方法了。”千歌音也起身。


江利子淡淡一笑:“其实刚才你说起这一切,我就差不多明白了,我需要的,不过是验证而已。你得记住,世界上任何的秘密,瞒不过我的眼睛。”


“不过你对这件事的兴趣,真的战胜了你对所爱之人的思念?找她不是更重要么?”


江利子意味深长地摇摇头:“我相信爱情是冥冥中有天定的,有缘自会相见,也许缘分会比我想象的更快更直接。而眼前的这件事,就如同一头海妖,我们必须在它呼啸着从海底升起,浮出海面之前阻止它。”她顿了顿,眼神中第一次闪现出忧虑,“我担心的是,有人已经赶在我们之前,说出来那句:Release The Kraken!”





“小千,你的朋友呢?”姬子端着夜宵推门进来,却只见到恋人在桌前若有所思。


“走了啊。她让我向你道歉,今天擅自入侵了你的厨房。”千歌音站起来,搂住姬子纤细的腰肢。


“可是,我没有看见她经过客厅,也没有听见门响。”姬子结结巴巴地说。


千歌音露出令人安心的微笑:“我想,她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她明白为什么她的保安人员根本没办法向她汇报,日本的保安人员,怎么能捕捉得了她的身影。


“嗯,我正在煎玉子烧,就听见身后一个轻柔的声音:‘小姐,玉子烧不是这样做的。’我吓得把锅铲都掉下来了,可是不知怎么的,等我回过神却没听见响声,锅铲已经在她的手上……”


千歌音柔声道:“我的小姬子一定吓坏了,怪不得这家伙要道歉呢。”


“还好啦,虽然开始吓了一跳,可是她长得那么好看,一定不是坏人。我想一定是我没关上门,她敲门的时候我又没听见。”姬子笑得无忧无虑,“果然,她是你的好朋友,而且做的料理又那么好吃。这位江利子小姐是什么人,看她的样子不像厨师啊。”


“她啊,现在应该是画家,咱们家还挂着她的画呢,就是你最喜欢的那两幅。”看着姬子惊喜的表情,千歌音的眼神也带着深邃的笑意,“至于其他……我只能说,她可能是你一生中见过的最奇妙的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