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オレンジ ( Orange ) ver 96貓 同人]Daemon

作者:Firerei
更新时间:2013-10-27 21:26
点击:699
章节字数:34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Firerei 于 2013-10-28 20:34 编辑


大家好,我是Firerei。我都快想不起來上次發文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希望還有人能記得我。(笑)


首先,

姑且當作前言,如果還沒有聽過、看過96貓所唱的這首"オレンジ ( Orange )"的同學,請務必點以下連結去服用,感受一下這部的百合神作MV。

這部同人小說以這部MV為背景寫作,所以請務必先看過。



niconico連結:Orange


這首歌聽過不下百遍,充滿深情的歌詞,跟簡單卻美麗的繪本風格,我時常在想這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而白衣女孩脖子上的勒痕又代表著什麼意思,就在昨天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完整個故事突然跑進我的腦海中,然後慢慢與Orange的作畫、歌詞,以及96低沉深情的歌聲相吻合。

我想,沒意外的話,我會慢慢地完成這部同人。

沒意外的話,我應該會很愛這部同人。

沒意外的話,這部應該會是我第一部走黑暗風格的作品。


那麼,請大家多多指教。
















遠處的島,天邊的霞。

只有一件事想要告訴妳──那個被留下的妳……

我曾經深愛的妳。

直到最後,直到今日。

即便如此畫下句號的仍是我嗎?

妳的聲音、溫柔、態度、愛以及其他的一切……





オレンジ ( Orange ) ver 96貓 同人

Daemon

By Firerei









最終還是我的惡夢勝過了妳的一片純真善良,我們的期望不可能實現。

笑著、哭著,以及一同許下的願望那個夏天,都是這個世界所編織的漫天大謊。


這個卑微的世界還是容不下我們。

黑色的我,白色的妳。

還有扼殺了妳的惡意。

──以及我的惡意。






我們所居住的村子因為太小、太偏遠了,所以周邊的居民,還有村子裡的人都只稱自己的居住地為「村子」,究竟是什麼村呢?別的村子起碼會以特產或是產業特性取名為漁村、農村,或是茶村,而我們就只是叫作村子而已。


但我們知道這不僅僅是因為怕麻煩,或是因為村人太少所以才懶得命名,我想真正的理由……是因為我們村子的「特性」太過陰森恐怖了,所沒有人願意談論。


外界的人都對「村子」視而不見,我想是因為怕會惹上「麻煩」吧。


我們曾經討論過,如果村子要取名的話,應該要叫什麼呢?

於是我笑著對白子說:「如果真要說的話,應該要叫做『黑子跟白子的村子』吧!」

白子露出靦腆的笑容,但卻認真地反駁我:「那太長了,應該要叫做……黑白村?」

「好像在講什麼黑白無常。……怪可怕的。」我吐出舌頭。

白子只是輕柔地笑了起來,她的白色洋裝微微顫抖:「黑子真膽小呢。」然後她伸出她的小手,握住了我冒著冷汗的手心。


白子的手不論什麼時候都是溫暖的。

像是……太陽?不對,太陽太熱了,冬天的暖爐……吧?


「真的要說的話,我們將要經歷的事情,應該會比什麼妖魔鬼怪更加可怕吧?」白子打斷了我的思考。

但是比起白子溫暖的手,她的話語讓我感到內心一寒,接著我們就陷入了無盡的沉默。


我們在教堂裡……看著聖人的雕像被釘在牆上,並且想像著我們有一天會在神社那邊,舉行那場十年一度的「祭」……還有「神選」。


──我只覺得悲傷。


我常常就在想,為什麼是我呢?為什麼我是黑子,而為什麼會有白子的存在?為什麼她得承受那樣的痛苦,而我卻是她不得不承受的罪惡呢?


大人的話很多,溫柔、有耐心地、一次又一次地解釋,但我們總是似懂非懂地聽著。


我叫黑子,而她是白子,我們雖然各自擁有不同的父母,卻在同一天出生,並擁有一模一樣的長相。

白子一出生就微笑,而我一出生就大哭,所以白子就是純白天使的白子,而我是黑色惡魔的黑子。


神愛世人,所以降生為神的使徒的白子,將會為世人承受罪惡與苦難。

而我就是罪惡與苦難。


大人們是這麼解釋的。

我們模模糊糊地聽著這曖昧不明的話語。

神啊、眾人的幸福。

這類的話語常常出現。


出生之後,我們的父母就知道我們是「祭」的人選了,他們對於這樣的結果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我們也無從得知。

我不記得我父母長什麼樣子,白子也不記得。我們一出生之後,我們就被送到了這個教堂,被神父撫養,我們不用去學校上課,也不用擔心溫飽,村子裡的人都會送錢跟食物過來。


村人相信「祭」可以保護村子安全平安。

所以每一個十年都會舉行「祭」,並選出相應的黑子與白子,而村子每十年也會恰好有兩對夫婦會誕生出兩個長相相似地像是孿生姐妹或兄弟的一對孩子。

村民相信這是神蹟。


可是我卻認為是詛咒。

這一定……是因為我是惡魔的黑子吧。


建構在別人不幸之上的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世界呢?連幸福這樣的詞彙都會讓人覺得羞恥吧?

我很早就發現了……那些村民總是低著頭不敢與我們的目光接觸,我常常在想那低著頭的人們底下究竟是什麼樣的眼神。


──是恐懼?是害怕?

我想都不是。


村民低著頭稱呼我為「黑子大人」的時候,他們的眼神一定……充滿著羞愧、愧疚,甚至是罪惡的眼神。

那時候才八歲的我,就深深的體悟到──這個世界到底是多卑微。


啊啊──我啊,我真是惡魔啊。


至於神父,神父只會教導我們神學方面的知識:他的「神明」與他的「教義」,偶爾教我們讀書寫字。除此以外,他從不跟我們多廢話,也從未露出笑容。

神父似乎更不喜歡我們與村民接觸,但我想,村民也不喜歡與我們接觸吧。

即使有時候在路上遇到的時候,他們也總是帶著畏懼的眼神匆匆離去,彷彿多看我們一眼就會染到瘟疫一般,即使到了萬不得已必須交談的時候,他們也只是畏畏縮縮地稱呼我們為「黑子大人」或是「白子大人」……或是「神選大人」之類的稱呼,接著都是一臉急著要離開的樣子。

所以我跟白子,都沒有跟其他的人講過什麼話。


我想這應該跟「祭」一些習俗有關,也許只要跟黑子或白子講話就會倒楣吧。

至少我是這樣想的,但白子卻認為有其他的原因。


我們被告知白子在成年之後,會遭受極大的痛苦。

於是,我問神父:「白子會死嗎?」

神父只是黯然地搖頭,然後緩緩地說:「有時候,活著比死還要痛苦。」

「那為什麼我不用受苦?」我接著問。

當然,得到的答案大致上就是:只有白子是神的使徒,會代替世人受苦。黑子是罪惡,是白子痛苦的根源。

可是,白子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怎麼會讓白子受苦呢?我當時年紀太小,不能理解,只是單純地想著:「那我不要讓白子受苦就好了,這樣的話,白子就可以每天快快樂樂的生活了。」


當然,後來我們才發現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們都被註定走上這條路──是一條誰也不會得到幸福的路。


這個卑微的世界果然還是容不下我們。











(待續)


嗯,序言就是這樣。

再次提醒,這篇是黑暗風,不想讓心情低落的話,建議別看完。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


另外,推廣一下噗浪好了,blog目前先停止一切更新活動。Plurk現在一律接受粉絲優先,如果不是特別想讓我知道你每天在噗浪的生活作息,請盡量以粉絲為優先,

但是如果你真的非常想要我觀賞你的噗浪,並且頻繁地出現在我的時間河上,請務必先自我介紹一下再加朋友吧!

謝謝!


Firerei's Plurk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