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羽刃
更新时间:2013-09-26 22:53
点击:284
章节字数:36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羽刃 于 2013-9-26 23:11 编辑


下篇:


在战斗中被破坏的地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水洼。当雨点越来越小、水面越来越平静的时候,Cure Heart在赤红色的水洼中看到了自己的脸。


Cure Heart 不相信命运。


她觉得,凡是自己认为可以做到的事情,只要努力去做就一定可以做到。


只是现在,当她看到被自己打倒在地、一动不动的怪物们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的成就感。


她觉得自己只是在失败和绝望中挣扎。


这种感觉,被人们称作“信仰动摇”。


明明已经有了目标,并且也曾为之不断努力,而结果往往事与愿违。这已经不是用简单的“失败”可以形容的状况了。


这是“绝望”。


陷入绝望的Cure Heart, 突然想起六花给自己讲过的某个哲学故事。


大概也就是假设有这样一群人吧——生活在山洞之中,被锁链所束缚,不能离开,甚至连转身也做不到。


他们的身后有一盏灯——或者一堆火。人与物的影子在唯一的光源的照耀下映射在他们面前的墙壁上。所有的人都认为墙上的影子是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挣脱了锁链,来到了洞口。他看到了阳光下更广阔、更美丽的世界。他回到洞里,告诉同伴们洞外世界的奇妙。结果,他遭到了所有人嘲笑、捉弄与排挤。


那个时候的六花,本只是想鼓励一度怀疑过自己的相田爱而已。


她说,真正的伟人不为人们所理解,只是因为他们看到的世界更加广阔和深邃而已。但是他们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必要的,因此即便不被理解,他们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爱,倘若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想要帮助别人却又无能为力,或者被帮助的人并不感激你,你会怎么办?”


“唔……即使如此也要坚持下去?因为我觉得帮助别人这件事本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六花笑着盯着她看。然后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我觉得能说出这样的话的,才是我认识的爱。”


——即使如此也要坚持下去。


可是我现在想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


倘若一开始就知道毫无希望,那又有什么必要去努力呢?


** 

“你要……放弃了吗?”


六花找到Cure Heart的时候已经是七点了。天空依旧是如铁锈一般的颜色,分不清此时此刻究竟是黄昏还是黎明。


雨点拍打地面的单调节奏,莫名的为这里的街景添加了一抹苍凉而又抑郁的情绪。现在的Cure Heart,已如画中人般完全融入到了这样的景色之中。


“啊,是啊。大概要放弃了吧。”


对即将到来的怪物们熟视无睹,将目光投向六花的Cure Heart站在雨中,苦笑。


“因为那边的那个孩子吗?”


六花早就看到了躺在路灯下、早已死去的小女孩。她的血和另一侧被车碾成两半的妇女身上的血在雨水中融成了一片。昏暗的路灯下,被风挽起涟漪的血水闪耀着如红宝石般诱人的光芒。


“——我果然还是做不到啊,六花。即使帮助别人本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是不被人理解的话也好痛苦啊。”


——如果有两个人在你面前同时陷入险境,而你又只能救一个人的话,你该怎么办?


Cure Heart 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年幼的孩子。那是出于直觉、理智还是什么别的东西所作出的决定,她自己大概也不明白吧。


只是,被她救下来的女孩并没有因此而对她心存感激。她只是一味的在埋怨,一味的哭喊着要去找妈妈。


所以,当幼女从她怀中挣扎着跑出、哭喊着向妈妈的尸体跑去的时候,Cure Heart并没有拦住她。


放任一个孩子在怪物横行的世界里乱跑,这是多么愚蠢的行为啊。


可是当时的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去阻止那个孩子。

“我真的有在努力……但是努力的结果,并不是我想要的啊……”


Cure Heart抬起头。她的脸被雨水打湿,水滴沿着她的脸颊缓缓下淌。


“啪!”


清脆的响声猛的想起,还未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何事的Cure Heart已经跌倒在了地上。她捂着自己的左脸,有些难以置信的抬头。


菱川六花的手依然停在半空。她的脸上浮现出了少有的坚毅而又认真的表情。


“你只是为了取悦他人才决定要对他们施与援手吗?”


“不,并不是啊……”


“那为什么要放弃!你明明已经帮助那位母亲救了她的孩子!如果你只是因为这种程度的选择而感到迷茫,那么还不如一开始就在一旁袖手旁观!”


“我做不到啊!看到有困难的人而不能伸出援手这种事情,我做不到!”


“相田爱!抬起头,看着我!”


六花走到她身边,用手抬起Cure Heart的脸。


“我以为你早就有这样的觉悟了。但是因为担心,担心万一有一天你会否定自我,所以我才一直陪在你身边。”


——果然还是会出这样的问题啊。她想。不,也许这是成长所必须经历的痛苦吧。人们往往会经历这样的痛苦,并在绝望中被迫做出选择——要么选择面对并坚持,要么选择逃避与自责。前者是通往光明的荆棘之道,而后者是堕入深渊的万里平川。


无论如何选择,都无法避免受到伤害。


既然无论如何都会痛苦的话,那还是选择面对困难和坚持自我吧。一直以来,这都是菱川六花所坚持的信念。


也正因如此——她比所有人都容易受伤,却又比任何人都坚强。


“既然已经选择了要做广场上的快乐王子,就不得不接受自己最终会被人们当做垃圾丢入熔炉里的事实。”


“不——不,那样太痛苦了,如果没有人理解的话,做这些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况且,快乐王子有着能理解他、支持他的小燕子不是吗?即使被全世界所抛弃所遗忘,他们最终还是互相拥有彼此不是吗?”


六花看着Cure Heart的脸。被雨水打湿、略显憔悴而又孤独的Cure Heart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胆怯。


“六花……对不起,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是我在给你添麻烦……”


“笨蛋,我一点也不觉得麻烦。正是因为能够理解,所以才选择呆在你的身边啊。”


六花扶起Cure Heart,帮她拭去脸上的雨点。


“一起回去吧,爱。回到我们原本所在的、有阳光的世界。”


** 

伊拉大概还从未碰到过这样的自我中——它的本源并非只是单纯的烦躁、嫉妒或者失望,而是恨。


而那天,他只是路过了医院,听到了那个女孩子心底的呐喊而已。


因为车祸而重伤、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一动不动的她,在朦胧中听到了护士们和医生们的对话。


——都怪那个司机,下雨天在山道上开车还不用心,不知道多少人因为他那愚蠢的举动被送进医院啊。托他的福,我们又要无限期加班了。


——是啊是啊,他怎么能这样呢。


——所以他女儿变成这样也算是报应吧。


——这就是自作自受嘛。


——等等,你们就这样在病房里说是不是不太好?


——有什么关系,反正这孩子也听不见。


我听的见。她想。我全都听到了,一字不差的。


她多么想大声的喊出来,父亲只是为了保护她才会变成这样的。父亲并没想引发连环车祸,他只是想——至少让自己的女儿能够避开从山顶滚落下来的巨石。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认为车祸是父亲的错呢?即使是其他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下意识的去躲避吧?


好恨啊。憎恨这些医生护士,憎恨和他们一样的人。如果能让他们也体会一下这样的心情就好了。神啊。求求你,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吧。


“你的愿望,就由我来实现。”


于是,这个如同饕餮一般、吞噬掉了半个城市的自我中出现了。


——虽然这只是个不知是出于同情还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制造的自我中,但是它的强大超出了伊拉的想象。


重伤的女孩以极其微弱的、残存的意识不断制造出伤害他人的物件——没错,那根本连生物都算不上,充其量只是一群无差别的复仇机器罢了。


其实逃离这个小世界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打开通道,伊拉就可以回到自我中王国。可是其他人——


“抱歉。”


在离开之前,面对偶尔经过的菱川六花时,他也只能留下这样一句简单的道歉。




** 

在商店街的废墟中哭过之后冷静下来的菱川六花,终于发现这个世界的问题出在了哪里——


毫无逻辑可言的雨天。


自从这场雨开始到现在,过了多少天她自己也记不清。因为天色从未改变,没有早晚之分,也鲜有阴晴之别。


要说问题出在哪的话,那只能是这片天空了。


所以,当大量的怪物袭来的时候,六花变身为Cure Diamond,用Diamond Shower暂时阻止了它们的行动。


而Cure Heart 则负责向天空进攻——不断使用 Heart Shoot,直到她筋疲力竭,直到铁锈般的天空终于出现了一条裂缝——


她们回来了。


六花紧紧的抱着爱,感受着爱的体温所带给她的安心感。


因为力尽而倒下的爱已经很难谈的上还有意识了——不过也多亏她的努力,六花的计划才得以顺利的实施。


当然,除了爱之外,真琴、爱丽丝、亚久里酱和冈田也帮了不少忙。


爱和六花在里,其他四人在外,机缘巧合般的里应外合让他们的努力很快就有了成效。而随着自我中的消失,之前莫名丧失的记忆也慢慢的苏醒。


——感觉上,似乎好久都没有见到过爱丽丝和亚久里了呢。看着她们关切的神情,六花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松了下来。


只是,自我中所隔离的雨中的世界似乎并非是虚幻的。六花依然能感到背后被抓伤的伤口在痛。混杂着血与雨的水洼在地面上蜿蜒。以及远处倒下的——


她闭上了眼睛。


即使如此,她们也经历了考验一起回到了这个世界。


虽然曾经害怕,虽然有所埋怨,但是爱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她所认识的相田爱依旧是原来的相田爱,只是从此之后她会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可靠。


而菱川六花,则会一直守护在她身边。支持她,鼓励她,必要的时候引导她——


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所追求的感情吧——比友情更深刻,比爱情更长久。


能与相田爱作为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可以互相依靠与理解的两个人而存在——菱川六花因此而满足。


————————————————————————————————————————————————————————


后记:


因为一些理由拖了很长时间,我很抱歉!(土下座


本篇作为一个简短抑郁的哲学小故事,到这里就彻底完结没后续了。


其实在写下篇中段的时候一直想手滑打错点什么,比如——


六花:你要放弃治疗吗?


爱:我大概已经放弃治疗了……


六花:为什么放弃治疗?


爱:坚持治疗什么的……臣妾做不到啊!臣妾做不到!


(大误


总之希望文中别扭的掉书袋、引用柏拉图理论不会让大家感到反感。


不过关于帮助他人会产生的矛盾这一点,其实本来在今年四五月就像写个漫画脚本出来了,不过苦于画漫画太费时间,而且自己根本就是个渣渣于是作罢。


此次的小短篇,也算了解了一个小心愿吧(笑


www希望各位看的愉快。回复之后会补上,感谢各位一直以来孜孜不倦的催更。否则的话这个下篇真的要生不出来了(咦


PS:古都のテーマ 松下奈绪。单曲循环一晚上,有性趣的朋友可以试听一下?总之这个曲子对我来说是催生抑郁小段子的良药w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