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09-22 22:32
点击:560
章节字数:42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七、不如归去


“这两片丰柔可爱、大可盈抱的云,慢慢地离开了赤城山顶,在万里无遮的大空中像双飞的金蝶一般发出光辉,悠悠然地向足尾山方面移行。不久夕阳西沉,寒风乍起,这两片云就褪成蔷薇色,向上下分飞,在夕暮的天空中越离越远地飘浮了一会儿;下面的一片渐渐地小起来,不知不觉之间消失得形迹全无;残存的一片变成了灰色,茫茫然地在空中彷徨。”


静留靠在温泉池沿,目送着飞向天际的归鸿,轻声吟诵着诗一般的句子。


夏树也顺着她的视线向天边望去,却未能如愿看到静留所说的景致,虽是时近黄昏,可天空万里无云,哪来的双飞的云朵?


看着夏树蹙额不解的样子,静留嗤地笑了。当她看到夏树回视白了她一眼,似带着不满,赶忙又解释道:“夏树受的是英文教育,应该很少看日文的文学作品吧。难怪不知道我刚才吟诵的是德富芦花先生的作品《不如归》中的名章。”


“嗯,我是在英国长大的。”夏树也顺着静留的话说下去,不过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也不太看文学作品,英文的也是。”她早就知道静留可谓是博览群书,日文的英文的名著大多熟读,法文也是极佳。和静留一比,她真是差太远了。


“呵呵,这么说来英国是你的半个祖国了,下次我去英国可以邀请你同行,帮我做向导哦。”静留也不经意地笑道,“我还没去过英国呢。”


平静的水面突然荡起一层涟漪,这并非有流水注入或是石子溅起,而是源自夏树突然打了个冷战。


全身被热腾腾的温泉水浸润,她却感觉肌肤在迅速地流失温度。由心底散发出来的寒冷,似乎连温泉都会被她冻结。


她没有去过英国?为什么会是这样?


真的有一种遗忘是彻彻底底?真的有一种否定是全不存在?


古人常说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是的,如果你也认命地向现实妥协,接受这个结果,可是有一天告诉你,不但飞鸿杳如黄鹤,连那一淖泥,一片雪,甚至是整个天地都不存在的呢?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酷!


“夏树,夏树……”细白如削葱根的手指抚上夏树的面容,那滑腻的指尖,柔和的触感,只属于那一个人。


“静留!”眼前是静留微笑却不掩关切的面容,那一瞬间,她似乎回到了从前,甚至差一点情不自禁地投入静留的怀抱,犹如倦鸟归巢。可是静留眉宇间的一丝陌生的惊讶和和好奇让她刹住了。这不是以前,是现在,以前的她,从不会对自己有一点点不理解。


她的行事,她的言语,还有她没说的没做的,她的静留都会懂。


可是,这已经不是……


夏树叹了口气,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向静留。一直在池子另一头的静留已经悄然欺入她身侧,看来自己晃神已经很久了。


“你不舒服么,还是不习惯这种温泉?”静留依旧轻抚着夏树的脸颊,从她明显的担心表情,夏树明白自己的脸色肯定苍白得厉害,“我以为伊香保的温泉对你曾经受过的伤有好处,看来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呢,对不起,夏树。”


“不是这样的。”夏树摇摇头,“只是提到英国,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


尽管比任何人都想知道何等的往事会让夏树如此失态,以至于脸色骤变,颤抖个不停,可是她还是止住了。藤乃静留,以前的还是现在的,都是隐忍自制高人一头。因为她知道,夏树不会是喜欢被人刨根究底的人,更何况像夏树这样的女人,能让她神思不属乃至于此的,只能是一段忧伤苦痛的爱情。


能让这样一个冷峻傲岸的女人沉溺而难以自拔的恋人,是何许人也,她真的很想知道,甚至还激起了她有意无意中的竞争之心,而她们竞夺的桂冠,就是眼前的玖我夏树。


不过她还是忍住不问,只要看一眼夏树的面容,她就会告诫自己,不必在意以前发生过什么,最重要的是眼前的人,只希望夏树给自己一个机会,让自己好好地去疼爱怜惜她。


于是静留淡然一笑,将话题引开:“千明旅馆也是充满故事的地方呢。”


“是么?”夏树强打精神地应了一声,她也警告自己,早就要放下往事,她需要的是重新开始。


“你也知道千明旅馆是我母亲的产业,现在归于我的名下。所以这里这里每一个房间,你都可以任意选择。”


“诶,你说过你母亲是京都人,为什么会拥有群马县的旅馆?”夏树也在尽力地调适自己,努力跟上静留的谈话节奏。


“母亲当年买下旅馆,是因为她喜欢德富芦花先生的作品《不如归》,千明旅馆是作品开始的地方,也是主人公浪子和武男君唯一享受快乐的地方。可却从未想到,她的命运和书中的浪子如此的相似。不,浪子还拥有武男君的爱情,可是我母亲连这也无法拥有。”


夏树没有读过德富芦花的《不如归》,也不知道书中片冈浪子和川岛武男的悲恋故事,只能有些茫然地睁大眼睛。静留见状只是微微一笑:“对不起,说了一些你不感兴趣的话。”


“不。”夏树摇头,“我喜欢听。”静留说什么她都想听,是不是以前她倾听得太少了?


静留便开始讲《不如归》的故事。这个开头就发生在身边地点的故事,说起来分外有感觉,何况她受母亲影响,熟读这本书,说情节的时候,德富芦花先生那美妙自然的清词丽句也是信手拈来。而托这个的福,刚才夏树心神激荡的情绪,也随之故事情节的推展,慢慢平静。


当她说到浪子和武男被迫离异,彼此思念的二人最后一次相逢竟然是在对向飞驰的列车上,目光交汇那一刻便被硬生生扯断了视线,满心的苦楚和思念一句也来不及说,悲戚地呼唤着对方却只能看见越来越远的身影,而那一瞬间的相见之后,便再也未能重逢之时,夏树又悚然一惊。


“真的再也没有见过面么?”她忧心忡忡地问道。


“嗯,浪子回去之后就重病不起,凄凉死去,而武男君从战场回来,只见到爱人的墓碑。”即使多次读过,谈到这样的情节静留也心怀恻然。


“作者先生为什么这么残忍呢?编出这样的情节。临死前见一面,或者在最后一次相逢的时候能够厮守一会儿,说说话什么的也好啊。而且一个死了,一个活着……对于这么相爱的人,唉,罗密欧和朱丽叶也比这个好些。”


“夏树真是善良呢。可是这个故事不是编的哦,是真实发生的。”静留温和耐心地解释,“而且现实往往比编出来的情节更冷酷更残忍,大部分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像浪子和武男,被拆散是很痛苦,但他们总想着还有见面的机会吧,哪知道接踵而至的就是死亡。世事难料,人生无常,所以我们不必纠缠于往事,也不必无端地揣测未来,一定要好好地珍惜现在,珍惜身边的人。”她看着夏树的眼神意味深长。


“嗯。”比起书中的痴情人,她要幸运多了。至少她和爱人还可以重逢,还可以用自己的双手扭转未来,而她最珍惜的人,就在眼前。想到这里,她微微牵动嘴角,迎上静留的目光,流露出了聊以慰藉的笑容。






静留夜宿在棠之间,房间窗口有两株花枝垂落的秋海棠,此时开得正是娇艳,穿过花朵,可以看见远处红叶未盛,青山远黛的榛名山,如同一幅构图色彩俱佳的中国画,是她极喜欢的景致。


而夏树选择的是她隔壁的川之间,溪流从另一侧窗下蜿蜒而过,此时已近午夜,若是推窗而观,可见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倒是很合夏树的喜好。


两个房间仅仅隔着一道纸门,在这边也能听见潺潺的溪水声,而枕上的人也是辗转难眠。


若是有人猜测这是欲念焚身所致,倒真是笑谈。虽然她也从来信奉性是爱的升华,但她一向是把持得住自己的人,何况她身边从来不缺乏各色女子,也不必如此情急。何况她和隔壁那位一门之隔的女人相识虽短,却对她十分尊重,心中有情,却也是端端正正,呵长护短地来爱的。


可是只要她一闭上眼睛,今天在温泉那一幕就会在眼前环绕播出。


她素来聪敏,今天既没有被温泉热度蒸坏了脑子,也没有被温泉水雾迷了双眼,虽然一边说着《不如归》的故事,可是夏树那心不在焉的情形,她是暗暗收入眼底的。而且夏树失神的那一刻,是在她提到英国的时候。


英国的什么让那个意志力很强的女人突然恍惚,甚至让她的心思从自己身上跑开而振翮高飞?


其实不用猜测,那双碧眸里哀愁万端,自怜自伤的诸般情状,都在告诉她一个不愿意接受的答案——爱情,曾经的爱情。


那是深湛却又忧伤的爱情,在夏树心上烙下了无法去除的印记,而很遗憾,夏树的表现告诉她,那段爱情的主人公绝不是和玖我夏树面对面却还不能吸引她全部注意力的藤乃静留。


这真是她生平头一次!


不仅头一次和另一个人争夺恋人,而且在那个人未曾出场可能还再也不会出场的情况下,她居然还输了一阵。


这真是……


她从小到大从不缺乏追求者,在风华学园读书的时候,她只是抱着好玩的目的,轻轻松松击败珠洲城遥和神崎黎人,以得票率98%的大获全胜成为学生会长,不是因为家世显贵或是展现了什么才能,或是像小遥标榜的“奉献精神”,她只需在选举那天在台上一站,轻轻一笑,就会俘获所有人的心。


她从不怀疑自己的魅力,而她超卓的判断力也告诉她,七年来她交往过那么多女朋友,没有一个人会在和她交往时心有旁骛。当然,她也心如明镜,因为自己太过魅力出众,那些女孩子心甘情愿对她死心塌地,即使为了能成为她女友的渺茫希望或是短短的一段恋情,她们也会觉得满足了自己的虚荣,提高了自己的自尊,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享受了最美妙的人生,所以当她离开她们再不回头的时候,心里也不必感到愧疚。因为她给予她们的,是世上任何人都无法提供的。


所以她一直这样心安理得,当然……有些女孩子对她用情至深,也是她难以预料的……


比方说,结城奈绪……


可是那又能怎样,爱情是无法勉强的。就算是责任心和愧疚感,也无法勉强她去爱一个人。


可真没想到,这句话报应到自己身上来了。


玖我夏树,难道你心里真有另一个人,无法勉强你一心一意地爱我么?


可是我正在爱上你呢!


我真的没有骗你,当遇到你之后,我感觉好像认识你许久了。你沉默温柔的眼神,还有那轻揉着我发根的手指,好像让我回到了小时候那温馨安宁的世界。


我好像没有遇到过比你更能走到我心里去的女人,也许你就是我在人海中寻寻觅觅最终不经意相遇的那个人。


可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心里面住着另一个人。


这就是藤乃静留纵横情场,迟早要还的报应。


玖我夏树,我该拿你怎么办?还有那个不知名的英国情敌,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要怎样才能击败你?


天下无双的藤乃静留,竟然头一次品味到彷徨的滋味。


但藤乃静留就是藤乃静留,即便是如此,她仍然坚信天下无双的自己,会给予夏树天下无双的爱情。至于英国的初恋情人,谁没有初恋,谁的初恋会是一辈子?


藤乃静留当然也不会例外,她也有一段认为会刻骨铭心而最终归于虚无缥缈的初恋。


她的初恋情人和她在美国相遇,她到现在都能记得起来那女人懒洋洋的神情,清淡柔和到缺乏高低起伏的声线,可是那双平时总是若有所思的剪水双瞳,一旦笑起来,不知道有多好看!


可是那又怎么样,她们分手已经有七年了,纵使隐约还记得当年很相爱,可是要她现在回忆起恋爱的细节,回味爱情的滋味,真的已经像是被雨水浸透的情书,模糊散乱得不成样子。


不是情到浓时情转薄,也不是因为那个如风一样洒脱的女子撇下她飘然离去而产生的报复性遗忘,只是人之常情,不过如此。


所以啊,静留心里对着那位不知名的情敌说,我一定会战胜你,把你变成夏树人生中模糊的布景板和路人甲,而我会在夏树心里,一生一世!


她叹了口气,翻了个身。纵是柔肠千回百转,又怎会让相隔一门的人儿得知?可明知她们之间真的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纸,谁又有勇气先去戳破?


还是先睡觉吧,明天还是新的一天。她和夏树,也一定会有新的进展。


正当静留闭上眼睛,却又似乎听到什么异样的声音。她轻轻坐起身来,确定自己并不是朦胧欲睡的幻听。隔着一扇纸门,传来低低的声音,似在喘息,又似在呻吟。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静留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附耳听来,那被人极力压抑的声音,此时听得更为明显。


是夏树!她怎么了?


静留的手搭在纸门的拉手上,可是要不要拉开,她实在是委决不下。


一个小小的问题,让她漂亮的眉毛可爱地打起了架,而她心跳的声音,怕是隔着门的夏树也能听得到。


开还是不开,这又是个问题!





所有人都认为我很懂爱情,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从小到大,那么多人会爱上我,对我来说,女人复杂的心思总是那么好猜,追她们总是很快……可是当有一天我会发现爱情是那么复杂,会让我愁肠百结、庸人自扰、跋前疐后、无计可施,也许这就是在告诉我,游戏结束,爱情开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