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09-16 22:03
点击:775
章节字数:40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五、初恋时节


以后的几乎每天不定时,藤乃社长都会来玖我博士的实验室,来坐坐,喝杯用烧杯泡的茶,坐在试验台前聊聊天。静留不打招呼地来,时间也不确定,但每次都会看到夏树从资料或是试验器材中抬起头来,微蹙的眉头轻轻舒展,露出极清淡的笑容,玖我夏树特有的笑容,似乎已等待许久。


“啊啦,原来夏树喜欢机车呢,好帅的爱好。哪天让我欣赏一下你骑车的英姿啊。”熟了之后,静留就会乱翻夏树的东西,夏树总是象征性地阻拦一下,然后便放任自流。这次,静留发现的是一本新出版的机车杂志。


夏树的手指摩挲着烧杯,半低着头说:“只是喜欢看而已,我不骑的。”


“为什么?”


“因为……我的胳膊和腿都受过重伤,不能从事太剧烈的运动。”


“啊,对不起……”静留这才注意到,夏树语气里的黯然,她觉得很是抱歉,“是骑车摔伤的么?”


“不是……”夏树摇摇头,她看到静留歉然的表情,露出一个安慰性质的微笑。


静留握住夏树的手腕,轻轻捋起她的衣袖,夏树挣扎了一下,但并没有坚持,紧接着,她听见静留的呼吸一下子屏住了。


静留眼前呈现的是几道蜈蚣似的疤痕,在白皙的肌肤上更加刺眼,怪不得她说自己从不游泳,怪不得她在沙滩上也会穿上遮阳的长袖衣服,原来……


静留突然觉得心也被刺痛,撕裂似的痛。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么痛?明明,现在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不用看了。”夏树赶忙放下袖子,“只是骨折手术后的疤痕而已。”


“腿和另一条胳膊也是这样么?”


夏树没有回答,表情是默认了。静留虽有预料,可仍是心疼得难以呼吸,手术就做了好几次,可见当时是何等惨重的伤势,这个秀美的女子,她的人生中曾经发生过什么,有过什么样的遭遇,是谁给她这样重的伤害!


“当时,伤得怎么样?”虽然不想追根究底,但还是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开头的四年,都只能躺在床上……当时还有人说我可能会是第二个斯蒂芬•霍金。”夏树微笑一下,想用一个玩笑来冲淡悲伤沉重的往事。


“啊……”静留的喉咙里发出短促的一声,她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看着夏树的笑容,更是钻心地痛。


“静留,真的没事的,早就好了!”夏树看到静留痛惜到泪光莹然的神情,慌了手脚,连忙握住静留的手,低声抚慰,好像那个受到沉重伤害的人是静留而不是她自己。


“真的,没事的!”不善言辞的夏树,安慰人的话也就是翻来覆去地两句。


过了好一会儿,静留渐渐地呼吸平顺,抬眼看到夏树那手足无措讷讷的样子,脸都涨得通红,好像她犯了什么错似的,心中一动,不禁破涕而笑,道:“夏树真可爱。”


“什么嘛。”看着她明亮的笑脸,夏树有种上当的感觉,可又被她俏媚的眼神盈盈一转,根本无法生气,只是红着脸转过头嘟囔了一句:“静留就喜欢这样。”


“嗯,我喜欢怎样了?”不是故意挑逗,静留是真的有疑问。虽然藤乃静留是情挑高手,可是对玖我夏树却从未施展过。以前的夏树拒人千里之外,动不动巴掌呼上脸,现在虽然熟稔,却还未来得及找到机会,夏树何来这样的感受呢?


“啊,没有……”夏树有些着慌,结结巴巴地说:“我经常听人说起静留的事,就是这样的啦。”


“没想到夏树这样的女子,也会喜欢八卦啊。”静留笑眯眯地凑近。她发誓刚才真的不是假装让夏树上当,她了解这个坚强又温柔的女人,更好的相处方式不抱头痛哭或是同情可怜,而是像她一样的勇敢,对她的爱惜,默默的放在心里吧。这样也好,正可以冲淡刚才的伤感气氛,在转换气氛上,静留是一把好手,更何况还能逮住不寻常的挑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才……才不是!”


“那是什么?莫非,代表夏树很关心我。一直,很关心?”


“是。”


“诶?”想过夏树会有各种反应和答案,但却没想到她会坦然直承,玖我夏树,这样含蓄羞涩、清高孤傲的人,难道也会像围绕在自己身边的狂蜂浪蝶,赤裸裸地抓住一切机会告白么?一向掌控节奏的静留,遇到这种不按自己步调的情况,反倒不知如何接下去。


也许遇到其他女人是没问题的吧,可是玖我夏树,感觉很特别,很特别。


夏树倒是镇定下来:“静留是社长,社长的新闻,作为职员没办法不关心吧?”


静留也笑了:“早说过,别把我当社长。我们……应该是朋友了吧。”


夏树微微低头,眼波流转:“是么……如果是朋友,那更应该关心了。”


“太好了,被夏树当成朋友了呢。”静留侧着头,仔细看着夏树的表情,满脸都是温暖和悦的宠爱。


“嗯。”夏树只是微笑,可是绿眸闪亮,蕴藏的情感不会比静留少。


“那么……既然是朋友,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该做的事?”静留又得寸进尺。


“是……什么?”夏树一阵紧张,这家伙不会提出那方面的要求吧?如果她现在就这样,自己在她眼中也不过是那些如同过眼云烟的女人而已。


“我们可以试着约彼此出去,而不是仅仅在实验室里用烧杯喝茶啊。”静留含笑道,“而且我想更多地了解你,也让你了解我。”


“好啊。”


夏树答应得很干脆,让静留心里一阵欢喜,她连忙说:“那么时间、地点和节目由你来定,好不好?怎么样我都可以。”她的语气带着温柔的迁就。


夏树低头想了想:“那么,这个星期六,我们去东京湾出海钓鱼吧。”


“可是……这个……我……”说了任由夏树定夺,可是要是出海,简直是要了她的命。


看着静留脸色发白,结结巴巴的样子,夏树终于绷不住笑了,那种忍俊不禁的样子,真的是好开心好可爱!


“你好坏啊,你耍我!”静留不满地嘟起嘴,可是看到夏树可爱的笑容,又怎么可能生气?“看来我在你面前自爆其短,真的是太失策了。”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么?我一开始就知道了!夏树忍住了这句话没说。同样忍住的,是看到她刚才那副傻样子,按捺住了想去抚摸她的脸颊的冲动。


她只是回之浅浅的笑。看惯了她冰冷表情的人,一定无法想象,她的笑容也会如此娇柔无限。






“夏树,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在家里做实验?”舞衣一进门,就倒在沙发里,冲着正忙碌在试验器皿和电脑前的夏树嚷嚷。“而且家里还是这么乱,我三天不来收拾你就要住垃圾堆了。”


夏树没空理会她的唠叨,仍然埋首在流理台上,她已经成功地把厨房变成了实验室:“我在分析这种涂料的成分,想知道哪一种溶剂可以弄掉它,可是又不会伤到这种丝麻的衣料。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头绪。”


“原来你是为这种事特地找我的。不过你也算有眼光,我是家事达人,对付这种小case了。你的科学不起作用,可我有我的办法,一定帮你解决。”舞衣拿起台子上的衣服,“诶,这件衣服好像不是你的,你有几件衣服我记得很清楚,但是这件衣服我记得好像看到谁穿过……”


“是静留的。”夏树的语气平淡,可就是那个名字,也让她说的分外特别,“她几天前穿过,结果弄脏了。”


“真的!”舞衣大叫一声,满脸兴奋之色,“夏树,你做到了?”


夏树点点头,眼神里却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天,这是我听到的最大的喜讯,你给我老实交代,到底是什么前情后果。不过我现在拉着你转圈,哎哟哎哟!”


“舞衣,你怎么了?”夏树连忙扶住这位好朋友,刚才兴奋过度的舞衣好像弄伤了腰。


“是我的腰啦。”舞衣按住腰痛苦地说,“这几天也不知怎么了,一休假回来,庶务课就被调走好几个人到分公司,你也知道我虽然是课长,可手下就那几个职员。人事部又把修理的活派给我,现在我整天扛着梯子到处忙,真是受不了了,今天中午刚刚扭伤了腰,痛死我了!”


“啊,我不知道。”夏树手足无措地说,“对不起,我还叫你来……”


“没关系啦。”舞衣善解人意地说,“听到你的好消息,我心里高兴啊。”她紧紧握住夏树的手,“夏树,你这么多年的坚持,终于有结果了。”还没说完,她自己倒先哽咽起来了。


夏树慌忙地替她擦眼泪,可是她自己也泪花闪烁,还是活泼开朗的舞衣先笑了起来:“你看看我们,明明是高兴的事,我们怎么哭了呢?”她抹去眼角的泪,绽放出明亮的笑容。


夏树低声说:“我也要谢谢你。”


舞衣晃着橙色的脑袋:“我也没做什么啊,我想帮忙,可是太没本事,就算和你一起在公司里,可也什么都没做到。”


夏树摇摇头:“舞衣,一直以来只有你支持我,我能走到这一步,全都靠你了。”


“好了啦,没想到你也会说这么肉麻的话!”舞衣爽朗地拍了夏树一下,“那就让我除了精神上的支持,也给你一点实质上的帮助。”她一把拿起静留的衣服,可是动作过猛,腰又痛了起来。


“你没关系吧。”夏树担心地说,她想了想,还是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喷雾器,“你用这个吧,很有效的。”


“什么药,你发明的?”舞衣拿起来看着不懂的中文,却发现一行漂亮的钢笔字,“谁写的,这不会是?”她聪明地说。


“嗯。”夏树脸红红的,羞涩地咬着嘴唇不回答,可立刻又抢着说,“药我可以让你用,但是你好了就马上要还给我。”


“知道啦,小气!”舞衣不满地说,其实她很清楚,夏树珍惜的不是药,而是上面的那行字,和那行字后面的心意。


夏树,我明白的哦。


还没等舞衣继续说什么,夏树的手机响了。还没等接电话,单单在夏树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的一刹那,脸上闪现出的光彩,舞衣就知道,对方一定是藤乃静留。


“静留……”夏树刚刚应了一声,又警惕地抬起眼看向舞衣,忸怩了一下,还是背转身走到一边去听电话。


舞衣不满地冲着夏树的背影吐吐舌头,可又宽厚地笑了。等她打完电话再调侃这个害羞的家伙吧,现在不是时候。鸨羽舞衣做事可是最有分寸的。至于现在,还是帮夏树收拾这个乱七八糟的厨房吧。


“诶,周末去伊香保看红叶?”面对静留的邀约,夏树的脑子正在迅速分辨自己的反应应该是什么。是抓住机会爽快地一口答应,还是要矜持一下?可还没等她想清楚,她就已经听见自己在回答:“好啊!”


真是的,看来她的思维根本管不住本能,太失败了。


“太好了!”她听见那头静留喜悦的声音,因失败而有点沮丧的心情也立刻随着静留上扬的腔调轻舞飞扬,静留又说,“周六上午八点半,我开车来接你……会不会太早了点?”她小心地询问。


“不会的。”那天之前一定要早点睡,不能让静留看到自己睡懒觉起不了床的样子,更不能在路上或是和静留说话的时候打呵欠,这样静留一定会认为自己没兴趣或是不耐烦什么的。


“你那天也不用着急,我会等你。”静留柔声道,“我们不见不散。”


“嗯,不见不散。”就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词,可一直到挂了电话,都让人觉得余韵袅袅,在心头荡漾。


当夏树嘴角含笑地转过身来,舞衣那放大的笑容把她吓了一跳。


“喂,她约你啊?”看到夏树有些慌乱地点点头,舞衣兴奋地说,“以我多年的经验,联袂出游是感情的催化剂啊,夏树,你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让感情进一大步!”


她不等夏树回答,已经在自顾自地安排:“明天我陪你去买衣服,还有各种旅行用品。还有,你最好去做个SPA,修修指甲和去去角质。还有还有,我会在周五晚上做好便当,让你们在路上吃。还有还有……”


夏树没有听舞衣的絮絮叨叨,她这位善良热情的好友自会安排好一切的。她只是握着电话,把自己窝进沙发,而心早就飞到了电话的那一头,有些不安却又暖意融融地在想着,那个人挂上电话后会在做什么,会不会像自己一样惦记着她。


然后她又笑话自己,为什么到现在,对着静留,还是那种初恋时那样忐忑又温暖,黯然又欣喜,酸涩又甜蜜……玖我夏树,你还真是没出息呢。






而在十公里外的藤乃大宅,靠在阳台上的藤乃静留按下电话,对着上弦月呼出一口气。她才不想承认,刚才打那通电话时有多么紧张,多么担心上次出游时自己的造次会让夏树断然拒绝,又在不停地转着脑筋,万一夏树拒绝自己该怎么转圜。结果没想到这么顺利,可是又得好辛苦地掩饰自己的喜出望外,以免吓退了冷淡孤傲的对方。这一通简简单单的邀约电话,真的让她感觉之大,远远难度超过复杂的商业谈判。


不过比起枯燥商业谈判,这种感觉真的是无比美好,不是么?


阅遍万花,过尽千帆的藤乃静留,从未在哪一个女人面前如此的不确定,像一个初恋的小女孩,似喜非喜,似愁非愁。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有过无数情史的藤乃静留,第一次感觉到,她的恋爱,好像刚刚开始。






真正幸福的人,不是生活中的每一个时刻都是快乐的,而是经历痛苦的时刻,她也明白这些痛苦的真实意义,她知道,痛苦过后,依然指向幸福。静留,你是我指南针永远的方向,因为你在,曾经的痛苦也是幸福的一部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Temmy 赞赏了 300 点“好暖,谢谢你的文字。晚安。”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