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09-13 21:51
点击:613
章节字数:34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四、心有灵犀


“是你?”玖我夏树打开门,迎上来的是静留清妍脱俗的笑脸。


“为什么每次看到我都这么惊讶?”静留笑着反问,“我今天没有在外面等待,而是直接敲了门,你不会见怪吧?”


“怎么会呢。”夏树侧身让她进来。是的,想过她也许会来,但没想到那么快。


“看来你的脚好多了,有没有遵循医嘱喷药?我昨天的短信收到了吧。”


“嗯,收到了,我也很听话地去照做。”


静留偷偷地笑了,夏树的那个“听话”,莫名地让她心里痒痒的,又莫名的满足。


看来最近她对生活的要求降低了,连这种小事也能让她满足。


“昨天匆匆忙忙,没有来得及参观你的实验室。”静留环视着周围,“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你觉得应该怎样?”


“在我贫乏的想象中,所有女科学家的实验室都应该像居里夫人的那个满是沥青、焦油和放射性元素的工棚。”


“我让你失望了?”夏树闪亮的眼睛,她总是有很多的问题,总是在期待着静留的答案。


“我很失望……”静留看到夏树睁大的眼睛,戏谑地笑,“不过也不太失望。我本来期待看到一个乱糟糟的你,让我心里产生一点优越感,结果你的实验室整洁得让我自惭形秽。更失望的是,我本来还想在这里展示一下我也有科学知识,可是这里的先进程度和我想象的实验室完全不同,你残酷地告诉我,我的科学知识只停留在中学理科程度。”


夏树忍不住笑了,也松了口气,原本静留的话让第一句话她担心了好一下,想不到是这样。“你总不希望你花重金雇来的研究人员,就只有中学生的水平。”她也轻松地说。


听到她居然也开起了玩笑,静留挑眉笑道:“所以我说,我也不失望,玖我博士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她的笑容和话里隐含的意思让夏树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只有岔开话题:“你今天……”话尚未问出口的夏树突然又想起,“哦,对了。你的衣服,我还没来得及弄好。”


静留摆摆手:“我不是为这个,何况你的衣服也还在我那里呢。我今天是为了这个。”她举起手中的提袋,“想请你帮我拿个主意。我很苦恼呢,实在是举棋不定。”


她说得那么严重,其实让这个决断力那么强的人举棋不定,就是夏威夷的那两个礼物——玻璃水母。


“诶,你不知道该选哪一个?”封存在玻璃里的两个水母,一个赤红色,一个青绿色,都是那么美丽。


“所以把问题丢给你,你想要那一个?”静留微笑觑着正专注盯着水母的夏树。


“我……”夏树可爱地鼓着脸,像是被爸爸妈妈规定只能买一个玩具的孩子,眼神在两个水母之间徘徊,终于下定了决心,“我要这个!”她指着那个红色的水母。


“啊拉,这是美杜莎水母。”静留捧起来仔仔细细看了一圈,又笑眯眯地看着夏树,“希腊神话中的美杜莎拥有致命诱惑的眼神,看来玖我博士也不能幸免呢。”


“什么嘛。”夏树不满地嘟囔一声,却又从静留手中小心地接过玻璃水母,安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可又怕会掉落在地,放好后又往里面挪了好几次。


“那么我也会把这个放在我的桌上的。”静留举起那个绿色水母,“这样就能每天看上好多遍了。”她语音低回,总让人觉得耐人寻味。


夏树没有回答她,手轻轻地摩挲着红色的美杜莎水母,那洁白纤长的手指、温柔的动作好像在抚摸情人的眼帘。


如果她对我这么做,我一定会很欢迎。静留这样想道。不过也不能操之过急,她们的距离在慢慢拉近,这已经足够了。


“为什么不把实验室设在科技部,那里的空间应该足够大。”静留靠在试验台上,有点好奇地看着这里的仪器。这里的设备的确很先进,静留想象的试管烧瓶之类的东西,只有夏树那张整洁的实验台上放着两三个。


“不喜欢太多人打扰,一个人,很清静。”夏树静静地看着她,这里的确清静,除了一个烧瓶在酒精灯上发出轻轻的水声,几乎听不见外界的声音,应该很适合科学研究吧。


静留微笑着回应她的目光,脱离了夏威夷强烈的阳光和花花绿绿的背景,在实验室这种清冷的环境下,她更能感觉这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白皙的脸庞,英气而不失柔美的眉,恰到好处地衬出清澈的碧眸,身材修长挺拔而又充满女性韵味,连白大褂也遮不住她的线条。静留突然觉得自己对她了解太少,也太迟。这样的美人儿科学家,在自己身边已经这么长时间了,除了知道她专业出众、性格孤傲、对自己冷淡不屑,当然,还有那两记耳光……可是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呢?她的过去是什么样的,她现在的生活如何,还有,她的感情世界,究竟是丰富多彩还是清冷寂寞,或者一如常人平淡无奇呢?


夏树被静留的目光瞧得有些不自然,轻咳一声转过头去,静留仅看到她耳廓的一抹嫣红,发出轻柔的却又是毫不掩饰的笑声,加上她婉转的腔调,充满了清新的诱惑。


不能说她是有意勾引,因为藤乃静留天生就是风情摇曳的人啊。


夏树叹了口气,说:“喝一杯茶好么?”


不能说她在转移话题,因为旁边的水已经烧开了。


“诶?”从小修习茶道,参加过无数茶会,已经达到茶人水准的藤乃静留,第一次见到这样泡茶的:用烧瓶煮水,用量筒量茶,用烧杯泡茶。直到夏树把一个冒着热气的烧杯递过来,静留仍在惊讶的状态中没有回转过来。


看着平时潇洒自如的藤乃静留那一付少见多怪的傻样子,夏树忍不住笑了。而刚刚回过神来的静留,透过热茶的雾气看到夏树徐徐展现的微笑,如雾失桃花,烟迷垂柳,一时绽放了整个春天。


她再一次地失了神。


“呐,藤乃社长。”


这个尊敬但却生疏的称呼把她唤醒,她的视线转到那个烧杯上,明净的玻璃透出茶水的澄绿,光从这一点看,这茶泡得不错。


“这是干净的,不会有生化成分,藤乃社长。”夏树为了证明,自己拿起另一个烧杯喝了一口。


静留笑了,接过烧杯,“看来不会造成生化危机呢,科学家连泡茶也这么特别,真是让我受教了。”她喝了一口,“这茶泡得真好,想不到玖我博士竟然精通茶道。这样一来,我们倒可以常常交流这方面的心得。”


夏树低头浅浅一笑,含着羞涩的笑容,如北极光那样神秘而辉煌,让静留心神荡漾,低声道:“还有,如果把我当做朋友,不必这么生疏,叫我静留,好么?”


“过奖了,静留。”


冷淡却又羞涩的玖我夏树,叫起藤乃社长的名字来并没有静留想象的生涩别扭,相反,那三个音节轻灵跳脱地从她的唇齿间逸出,被她低沉磁性的嗓音渲染得优美迷人,仿佛已叫过千百遍那样随意,自然天成的和谐,又似乎这个名字从诞生起,就是等待着这样被呼唤的。


“那么,我也可以叫你的名字?”静留不等夏树回答,就用她特有的轻柔婉转的腔调,说出了同样是三个音节的名字,“Natsuki……”


三个音节,三步走,音调顺着舌尖滑过上颚,挑过齿间,又落入喉头,如同融入了静留的身体。她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念出这个名字,却又像是用全身心拥抱了这个名字。


她们仅仅是称呼了对方的名字,可是为什么那种令人心摇神曳的感觉,胜过无数恋人花前月下、唇齿相依、水乳交融?


或许真的应该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Natsuki……Natsuki……”藤乃静留披散着刚洗过的湿漉漉的头发,赤着脚靠在宽大的躺椅上,旋转着手中美丽的玻璃水母,灯光透过玻璃,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可是都掩不住水母那鲜翠欲滴的颜色。


这种清澈的青绿色,是夏树眼睛颜色呢。那双美丽的绿眼睛又浮现在静留眼前,那个女人坚定的、深挚的、纯净的,有时候莫名哀愁和伤感,有时候又是那么羞涩和童真的眼神,让她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微微含笑。


其实拿到这两个水母,她就已经决定好想要这一个了。可是不知道夏树选择红色的那个,是不是基于和她同样的原因。


是,或不是,这真是个问题。


情场上无往不利的藤乃静留,居然在为一个如此微小的问题委决不下。


她轻叹了口气,关上了房间的灯,黑暗无声降临,笼罩了房间,而她的掌心却浮起流动的光芒。


静留还记得当时夏树说过:“即使水母被封存了很久很久,也一直会发光,不会改变。”眼前的水母,就像她阔别已久的记忆,小时候一个人在黑暗的水族馆,看到水中幽幽蓝光,总会让她心情宁静,浮想联翩……


而对于恐水的她,再去重温这曾经向往的一切无疑是一种奢求,而现在整个水族馆就在她的掌心,童年美好的记忆,又重新包围了她。


这真是个好礼物呢,现在想起来,这个礼物最早是夏树带到她眼前的。那个总是拙于言辞的女人,内心是否是温柔体贴,是不是知道了她的想法,所以特地给她挑选了这件礼物呢?


是,或不是,这又是个问题。


这还真是烦恼呢!


可这种烦恼,在心头千回百转,萦绕不去,让心怦然而动,温柔地跳动,谁说这种烦恼,不是甜蜜的呢?






“Shizuru……Shizuru……”玖我夏树趴在办公桌上,出神地盯着眼前的红色水母。


美杜莎水母,想起来这个名字她就想笑。还真是贴切呢。蛇、妖精、美丽、魔力、致命诱惑……每一个关键词,都和那个赤瞳腹黑女相关,简直是量身定制。如果是以前,一定会拿这个好好来笑话你!


更何况这赤红的颜色。就像你的眼睛。


你知道不知道我选择这个红色水母的原因?


如果是那时候的你,不用说都会知道。


现在的你在做什么?是不是还是在洗过澡之后不喜欢擦干头发,还总是赤着脚窝在躺椅里?


今天的东京,秋凉了呢。


你总是说自己心里有一团火,不会怕着凉。你说你的眼睛,就是你的心。


水母在玻璃里游动的姿态,就如同你眼神中潋滟的波光。看着它,就像看见了你,特别是现在的你,当你的眼睛不在注视我的时候。


可是我能感觉到现在的你仍然没什么分别,即使不会表达,感觉是骗不了我的。我相信,失去的东西,并没有走远,它们就在不远处徘徊,等待一声召唤,就会立刻降临。


“美杜莎,你真的会魔法么?”夏树捧起红色的玻璃水母,想起那古老神话中神奇又惊悚的咒语:“我愿做被你眼睛摄取魂魄的冒险者,就算化成石像,也能永远停留在你的身边。”





我能猜到,我们会在同一时间做同样的事;我能听到,我们会在不同的地方呼唤彼此的名字;我能想到,我们会在看到美好事物的一刹那,最希望有彼此在身旁……纵使我读了再多的书,做了再多的研究,也无法解释这些事实,那么我只能把这些不可思议,归结为爱情。


爱情,就是不可思议。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