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09-06 22:40
点击:577
章节字数:42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卷耳 于 2013-9-6 23:24 编辑


十二、不期而会


玖我夏树走出会议室,轻吁了口气。她难得会到集团的主楼这边来,今天是为了会见东医大和明石医大的几位教授,共同研讨新药的临床实验问题。可是为什么学者之间的会议除了科学探讨,还要涉及那么多酬酢问题,她实在是不擅长和人交际。幸亏善解人意的秘书课长菊川雪之接过了会后的招待事项,让她及时脱身。可是现在一想起那几位大叔因为美女科学家不能陪他们吃饭而露出的遗憾表情,她心里就发烦。


“我果然不适合做这些呢。”夏树苦笑一下,又不由得想到另一个人,对于这种场合,她可是如鱼得水呢。


夏树又仔细地整理了刚才坐得有些发皱的薄羊驼绒高级套装,这种穿着不舒服的衣服,还有脚下让走路都受罪的高跟鞋,也都是那个人认为理所当然的装备。对于自己来说,更适合的是实验室里的宽松衣着和平底鞋。


是啊,她们有那么大的区别,有时候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谁都不会相信她们会发生交集,而现在呢,她们好像又走上了两条平行的铁轨。


到底应该如何呢?到底我该怎么做呢?她科学思维清晰的头脑,现在满是怅然和忧郁,唯一不变的,就是她知道,自己绝不会放弃。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她的忧郁很快就烟消云散,不远处一个洪亮的男子声音炸入她的耳朵:“请问玖我博士还在这里么?”


女职员恭敬地回答:“好像还没有离开,武田课长。”


“太好了!”


天哪,是保安课长武田将士!


一想到这个男人呆板木讷的口语表达,令人尴尬的追求方式,锲而不舍的邀约,她就恨不得能从这三十层楼上跳下去。


当然,这是不行的!


刚才还一副清高孤傲的学者派头的玖我博士,现在踉踉跄跄地诠释了何为慌不择路。她必须要在那个男人转过走廊之前让自己消失。


“该死的高跟鞋!”她一面诅咒着这个让她一个不慎崴了脚而无法跑远的玩意儿,一面慌张地扭动着走廊每个门把手,期待能找到一个藏身之所。


万幸,就在门锁“嗒”地一声碰上后,她隔着门板听到了那个男人沉重的脚步声。


夏树总算松了口气,她往后退了几步,也许是这个暂时藏身的杂物间实在是太小了,她的脊背很快碰到了后面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软软的,暖暖的,还一起一伏……


这是……


她大惊失色地迅速转身,正好和一个人四目相对。


这里的空间是如此的狭小,以至于她们靠的这样近,近到嘴唇都要凑到一起去了。


夏树连忙后退一步,可是吃痛的左脚踝无法承受这样猛烈的动作,身子一歪就要跌倒,对方连忙拉住她的手腕,顺手一带,她就这样栽进那个温暖的怀抱中。


藤乃静留的怀抱……


如果是平常,有美女投怀送抱,静留绝不会放过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机会。可是她还是第一时间放开了夏树,因为七天前的那一巴掌,她的心理阴影还在,不敢太造次,正想开口解释。这时就听见外面的男人说:“请问你有没有看到玖我博士?”


夏树连忙把食指放到唇前,对着静留做了个手势:“嘘!”


看着这样一个酷酷的人做出如此可爱的动作,静留不禁笑了,她有心恶作剧地低声说两句来吓吓她,可就在这时又听到有人回答武田:“我不知道,你看到静留姐姐了么?”


“嘘!”这回是静留慌忙竖起手指。她藏在这里,就是为了躲这个烦人的小妖精。


在这个狭小的杂物间,她们两人面面相觑,神色紧张,各自把手指竖在唇边,那样子别提有多滑稽了。


她们真的想笑,可是谁都又不敢笑。可是又能忍多久呢?


走廊里的友绘和武田更加焦灼,明明在这里的人,为什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玖我博士不会躲在房间里了吧?”武田喃喃地说。


友绘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既然人家都躲你了,说明她根本不喜欢你,你何必要勉强她?”


躲在房间里的静留和夏树都同时点头:“说得好!”


而随后友绘又说:“静留姐姐可绝对不会躲我的,她一定是在这里迷路了。”


夏树难以置信地看向静留,静留只得摊开手,做了个“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这还不算最厉害的,友绘下一句话简直对她们来说是灭顶之灾:“这个门没锁,我帮你看看那位博士是不是在里面,我只是帮你看哦,静留姐姐绝对不会在这里的。”


友绘轻轻转动门把手,有点忐忑地探头进来,又被这个灰尘密布的地方弄得厌恶得皱起眉头。让她失望又有些欣慰的是,她什么也没看见。


就在她犹豫是不是要进一步探探看的时候,电话响了,刚按下接听,就传来结城奈绪不耐烦的声音:“你忘了要去和上海客商谈项目,还是不敢去想躲啊?我只等你五分钟,立刻给我出现!不然就直接跟你的静留姐姐说要滚蛋!”还没等友绘回话,她已经挂了电话。


友绘从小到大,从未这样被人不留面子地呵斥,她内心怒火万丈,可惯有的礼仪又让她无法在人前发作。她只得狠狠地带上门,对期待结果的武田冷冷地说:“你的玖我博士没有躲在里面,您可以走了。以后也请您拿出绅士风度,不要强迫一位女士。”






等到外面的脚步声彻底消失,静留和夏树才从纸箱后面缓缓地站起身。好险,如果刚才友绘往里面走几步,就一定会发现狼狈不堪的她们。


“还真是难堪。”静留苦笑着自我解嘲,“你一定不会相信我对我表妹……”


“我明白。”夏树淡淡地说。她眼神明亮地看着静留,还带着一丝笑意。


静留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个七天前还无端暴打她的女人,现在竟然是这样的善解人意,似乎不用说,就能明白她的想法。


如果我要有这种本领就好了,静留心想。她实在是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心里的想法,这无关好奇和征服,她实实在在感到了玖我夏树对她的吸引力。


“你很能在外面招蜂引蝶,不是么?”夏树微微扬起下巴,“藤乃社长的魅力,表妹怎能抵挡。”


“那我也很理解武田课长的做法。如果换做我……”


“你要怎样?”夏树追问,态度带着点严肃。


静留举起双手,满脸无辜:“我不敢说,我被打怕了。”


夏树一下子面红过耳:“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但是……真的对不起!”


她真诚和歉疚的样子倒让静留有些过意不去:“你道过歉了,我也接受了。你不用这样。”就在夏树稍稍放松之时,她又俏皮地补了一句,“如果这是我们缘分的纽带,我希望明年你再来一下子,不过你可得轻点儿。”


她总是能巧妙地化解尴尬的气氛,拉近彼此的距离。


可就在她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夏树刚迈出一步,就不由得紧皱起眉头。


“你的脚扭了?刚才就有些不对劲。”


夏树又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太穿……高跟鞋。”


“Stuart Weitzman,我喜欢这个品牌的鞋子,想不到你也会选。”静留蹲下来看她的脚,又抬起头笑道,“我第一次偷穿我妈妈的高跟鞋就是这个牌子,当时我没走两步就摔了四脚朝天,鞋子还飞起来砸到我脑门子上。”她看到自己的话成功地让夏树笑起来,方才站起身向夏树伸出手:“介不介意我扶你回你的办公室,如果你一个人走回去一定会很痛。”


夏树静静地盯着静留伸出的手,就在静留怀疑夏树会不会无情地拒绝的时候,她看见那只纤长白皙的手缓缓地放进了自己的掌心。






“其实我应该背你的,你的脚一定很痛。”静留扶着夏树,正通过两楼之间的通道,走向副楼玖我博士的实验室。


“背我?”夏树眼神游移了一下,“这么多人。”其实这里人并不多,可是每个人看到藤乃社长扶着平时冷若冰霜的玖我博士,都忍不住用惊讶的眼神看了又看。


静留笑笑:“所以我没有选择这么做啊,因为知道你一定会拒绝。”


“你知道?你了解我的个性?”夏树挑起眉看向她。


“当然了。所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我和你相处时间虽然很短,相知却深。况且你也说过你的个性嘛。你自尊、自爱、独立、坚强,又有责任感,断不会让我在人前做出有失体统的事情。”


夏树淡淡笑了:“你很会夸人啊。”


“我可不是毒舌。”


“是么?”夏树又看了她一眼,“你不毒舌?”


“如果你指的是那天我对你说的话,我道歉。”静留连忙说,可是又颇有意味地笑了,“想不到玖我博士还记得我那天的话,对我耿耿于怀。”


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笑容,夏树眼神有些游移:“应该……不会忘吧。”


“啊拉,看来我真的很毒舌哦。那么我有义务抚平你的伤痕,我也很有责任感的。”


两个人如果有很多话说,即使伤了脚,路程也不短,走起来却会轻松得多。不一会儿,她们就到了玖我博士的实验室门口。


静留看到夏树开门要打开密码锁,礼貌地转过头不看,嘴上却调侃道:“怪不得武田课长不能到实验室来找你,只有在路上堵你。”当她回头,却发现她被夏树抱怨地瞪了一眼。


看着她可爱的反应,静留只是笑着不做声。


“要不要进去坐一会儿?”夏树站在门口低声说,又补了一句,“里面没其他人。”可似乎又觉得自己补的这句像是在暗示什么,不禁微微脸红。


她真的好美好可爱!谁也不会拒绝她的邀请!如果拒绝,绝对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


可是,静留却犹豫了。


为什么会这样?她不知道,她只能肯定,绝不是她以前追女孩子时惯用的欲擒故纵。


她自己都不想承认,她居然在那个“是”字脱口而出之前突然害怕了,她为什么害怕,害怕什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冥冥中有一种感觉,如果她迈出这一步,她的人生将会从此天翻地覆。


可是,她做好准备了么?


静留的犹豫也许只有一秒钟,可是对她们两人来说,却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无数的念头从静留脑中掠过,而夏树那清澈的双眼,也在刹那映出复杂的情感。


“我很想接受邀请。”静留笑笑,低头看了看表,“可惜的是我十五分钟后要去和公司的法律顾问吃饭,谈并购案的问题。要知道那位大律师最讨厌别人迟到呢。”


夏树低下了头:“没关系。”


“那么,我走了。”静留迟疑着说,“希望下次还能获得你的邀请。”


“嗯,我会的。”夏树看着静留慢慢转身,突然又叫住她,“等一等。”


静留迅速地回头:“怎么了?”


“你衣服弄脏了。”


真的,静留那件浅色丝麻连身裙的左肩,沾上了一块浅蓝色涂料。一定是刚从躲到纸箱后面,碰到了开封的油漆桶。


“怪不得刚才我的回头率那么高,还以为是我的魅力惊人。真可惜这件衣服我还挺喜欢呢。”静留沮丧的说,“可是我怎么去见水野律师,那女人对服装的品位可是有名的高!”


“我有个办法。”正当静留猜想这位科学家会不会说她会用超先进方法去除油漆斑的时候,就看见她略带羞涩地说,“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穿我这件。我只有这一件正式的衣服……”


“我当然不介意!”她当然不会介意,甚至有的喜出望外。这位美人科学家,真的常常出人意表。


当然,她也借此走进了这间实验室。


看来她迈出这一步,真的是天注定!她的犹豫不决,上天替她做出了决定。






“真的很好看很合适,简直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样。”静留从更衣室里出来,对着坐在实验台后的玖我夏树说,还如风摆荷叶般地转了个身。


她真的好美,不仅在于容貌和身材,那自然天生的风采气度,还有那毫不见做作的优雅妩媚,让每一套衣服都会深感荣幸被她选中穿着在身。


“对,比我合适。”夏树说,她已经换上了实验室里的衣服,一件白大褂,外加宽松的长袖衬衣和平底鞋。


“不,你是丽质天成,穿什么都好看。”静留笑嘻嘻地说,“不过我真的很欣赏你的衣着品味,我相信今天去会见水野律师,她的第一句话就会是‘藤乃社长,果然很有品味。’要不要打赌?”


夏树淡淡一笑,低头不说话。就像她说的,静留很会夸奖人,会让每个她愿意去取悦的人如沐春风。


而这点和她正好相反,玖我夏树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从来不稍降辞色,她温柔的笑容和眼神,只会对自己喜欢的人。


她们是如此的不同。


“呐,玖我博士。”就在夏树低头想着心事的时候,听见静留说,“我想我得走了,我还和别人有约。”


“嗯。”夏树点头,突然又说,“你的那件衣服放我这里吧,你总不能带着它去吃饭。”


“可以么?”


“我也许有办法把涂料痕迹去掉呢。”夏树抿了抿嘴,“我毕竟算是科学家。”


“真的么?”静留真的很高兴,倒不是为了一件衣服,而是这样,取衣服、还衣服……一来二去,多少借口可以和她见面啊!


夏树点点头。


走到门口,静留又停住脚步,回头迎上夏树似乎一直没有挪开的目光,问道:“对了,我们上次买的礼物还在我那里,我是不是可以随时送过来?”


夏树又点点头。


走在通往停车场的路上,藤乃静留的脚步格外轻快。





可是静留不会知道,当她的脚步在实验室的走廊里消失,一直冷静自若的玖我夏树慢慢拿起了她放在桌上的衣服,像拥抱一个久别的爱人一样将这件衣服揉进怀中,把脸深深地埋进衣服里,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我想你,好想你!”





没有比漫无目的地漂泊更令人无法忍受的了。我徘徊了很久,寻找了很久,尝试了很久,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你的出现让我再一次相信,你是明天早晨我把自己叫醒的理由。

让我相信,好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