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09-03 22:40
点击:590
章节字数:51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一、协议人生


从社长的办公室出来,独自行走在藤乃集团的走道上,结城奈绪仍和以往一样,身段婀娜,步履铿锵,路遇职员们向她行礼,她也似乎没看见一样如风般傲然掠过。


职员们没有意外,在她们看来,结城课长一如既往地傲慢和尖刻,她们见怪不怪,早知道要躲得远远的。


可是她们不知道,越是傲慢的人,越是有颗自卑的心;而越是尖刻的人,越缺乏安全感。就像刺猬,如果脱去所有的尖刺,你就会发现它是世界上最柔弱的动物。


可是就算她们都知道,谁又会忍着血淋淋的痛楚,去帮刺猬脱去尖刺呢?


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她一定要有过人的热情、温柔、耐心、坚韧,以及一颗为了爱情而百折不挠的心。


奈绪从来都相信自己生命中会出现这样的人,她曾以为,这个人就是藤乃静留。


如果三年前,没有再次遇见藤乃静留,自己的人生会不会好一点?起码不会只有在酒后才能说出真心话,在酒醒后面对的是无边的懊恼和空虚。


但是她怎么能不走出那一步?即使知道结局,那时的她也会无法控制地走过去,问那个人:“你还记得我么?”


是的,三年前……





新上任藤乃社长坐在会议桌最上首,带着形如面具的微笑面对着公司高层,可如果稍加仔细观察,她那双赤色眼瞳,眼神飘忽,根本不在会议上。


这个有名的浪荡女的心大概又回到女人堆里了吧。藤乃集团的董事和高级职员们看着这位刚刚从美国被家族召回的年轻社长,嘴角都不约而同地挂上了轻蔑的笑容。


作为藤乃家的小女儿,静留从小到大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她也不负众望,每个年龄段,她都会带起一阵阵的话题。


她从一出生就是有名的漂亮娃娃,幼年就比一般的孩子聪明伶俐,上学了是才貌双全的学校宠儿,学生会长的当然人选,也是所有富豪们用来教训自己孩子的榜样人物,和姬宫千歌音并成为日本两大令同龄人闻名就头皮发麻的“别人家的孩子”。不过所有畏惧甚至厌恶她名声的孩子一见到她,就会对她立刻改观,因为藤乃静留实在是太让人喜欢了。


可是这个完美无缺的人在出国留学后突然天翻地覆,先是听说为了个女人放弃继承权,把爷爷气得半死,后来又不知中了什么邪,在美国花天酒地,走马灯似的换女友,即使是放暑假回日本,也是银座歌舞伎町的常客,这可是真的,有公司高层还亲眼看到她在那儿风流呢。


如果不是藤乃家发生巨变,静留的兄长遥一突然去世,她被病重的爷爷召回日本,接替她的哥哥出任社长,那么她现在还在美国风流快活吧。


虽然听说她在纽约高盛集团做金融也风生水起,成绩相当可观,可是现在在会议上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败家的二世祖形象。


藤乃家的倒掉,简直是让人拭目以待了。


藤乃静留好像根本不知道大家对她的看法,等到发言的人结束了快一分钟,才如梦初醒:“啊啦,大家说完了么?我没什么意见,可以散会了。”


大部分人都摇着头离开会场,当然也有神崎黎人不变的温和笑容和珠洲城遥强忍着要发火的不满表情。整个会议室只留下了眼神捉摸不定的藤乃静留和正在收拾茶杯的秘书课小职员。


“藤乃社长,您好。”穿着制服的女孩子走到她身边,低声问候。


静留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却又听见女孩问道:“您还记得我么?”


“诶?”这个问题,她在美国的时候被问过无数遍。在任何一个场合,都出现过有女人娇声问她:“静留,你还记得我么?”她当然不记得,那些大多是她在社交场合交流过暧昧眼神和话语的女性、派对上的调情对象,甚至是一夜狂欢的伙伴。而对这些人,她大多会在七天之内把记忆清零,如果每个人她都记得,她脑子的记忆单元会被填充得无法运行的。


静留抬眼看去,这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大概只有二十岁,即使按照公司规定,穿着刻板的制服,梳着保守的发型,可是一头火焰似的红发和深林般郁郁苍苍的绿眼睛,配着精致俏丽的面孔,的确让人见之难忘。


可是她实在记不起来。


“啊,我当然记得。”在美国她遇到这种情况,通常她是这样应对,“是你啊,真可惜,那天的派对太疯狂了,后来我想找你都没找到……”


那个女孩子眼神尖利地看着她,显然没有被她糊弄过去:“你还真的是满嘴瞎话啊,藤乃……”她毫不客气地说,“你花了五千万就换来根本不记得我,不知道是你的悲哀还是我的悲哀。”


“你是那个……”静留恍然,“结城奈绪。”


奈绪的脸色稍霁,而静留则是带着惊叹的眼神看着她:“原谅我一时没认出你。因为没想到素颜的你是这么美,而且比起三年前的青春韶华,现在的你更多了年华盛放的光芒,美得让我转不开眼睛。”


“切,又来这套。”奈绪不屑地转过头,可是眼睛还是藏不住心事,偷偷地笑了,藤乃静留天生就能把恭维话说得那样柔软,如羽毛轻抚你的心头。


她们下班后一起去吃饭,静留知道了奈绪在她走后,用那笔钱支付了医药费,又回去读书,现在刚刚短大毕业,是藤乃集团秘书课的职员。


“你妈妈还好么?”


“嗯,正在进行康复治疗。”奈绪抬眼看着她,“还有……我想……谢谢你。”


静留但笑不语,在看到这个年少却并不无知的女孩子也露出了害羞的神情,她才低声说:“那你要怎么谢我?”


少女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董事会上,那几个董事想要用那个提案引你上当,你看出来了吧。”


她的回答出乎意料,并没有静留所预料的“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之类的话,可是却更让她感兴趣。她喜欢独立聪明有思想的女人,远胜于那些柔弱无能满脑子不切实际幻想的女孩子。


“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么聪明么?”


“因为我比他们更了解你,没什么比在酒廊更能观察一个人的本性了。你比他们想象的聪明一百倍。”她骄傲地迎上静留含笑的目光,“至于我,我虽然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职员,但是有两点凑巧。秘书课能够接触到很多文件,整理文件之余,动动脑子,就能有不同的收获。还有一点,他们经常密谋的地方,你猜是哪里?”


静留连眼睛都不用眨:“Nodan。”


她们相视而笑,没想到三年后的相逢,她们能够如此的默契。


可奈绪从来不会说,为了这个女人,她多么费力地杀退千军万马进入藤乃集团,又是为了帮她,花费了多少心力去了解去打听去准备。而在静留面前,她只会如此轻描淡写。结城奈绪是那样骄傲,骄傲地保护着自己的自尊心,从不会让她所恋慕三年的女人知道,自己有多么在乎她,多么牵挂她,多么维护她。





三个月以后,藤乃集团的高层不动声色地发生了人事变动,那些高层怎么也不明白,他们想要控制董事会的阴谋为何会被这个败家女掌握得一清二楚。而藤乃集团的人终于知道,不畏金刚怒目,只怕菩萨低眉,藤乃静留温雅微笑的背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雷霆手段。


而在这种高层大换血的新闻中,秘书课新进职员结城奈绪升职为藤乃社长的行政助理,就很少会有人瞩目了。






“结城课长,这是上海客商送过来的文件,是他们单方面草拟的协议,请您过目。”职员的话把她从回忆里拉到现实。


她被回忆拖慢了脚步,从社长办公室走回营业课,她花了好久的时间。


这是一份由中日英三国语言打印好的文件,尽管她情绪低落,可是立刻收回心神,埋头在文件里。不要因个人问题影响工作,是她的准则。


可就像静留说的,她这样拼命地工作,究竟是为什么呢?


该死的藤乃,就连看一份协议,你也不让我安生!


可是她和藤乃的关系,不就是一份份协议组成的么?


从开始的包养协议,还有后来的……






“呐,奈绪,我们也立个协议好不好?”那天静留浅斟一杯香槟,眼神朦胧地看着她。


静留的酒量其实相当不错,可是她就是那种酒瓶刚刚打开就会露出人醉心醉的姿态的人,无关做作,她就是天生的狐狸精。


“你又准备包养我?”奈绪的那双绿眸眼神闪烁,不知是喜是怒。


“说得这么难听。”静留笑笑地吻过去,吻的是她的眼睛,“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就在奈绪的心漏跳一拍的时候,她听见静留继续说,“为期三个月。”


“为什么……是三个月?”奈绪忍着心里的冷和颤抖说。


“因为我和任何人恋爱,都坚持不到三个月。”静留满面苦恼地说,好像她才是感情中的受害者,“我想试试,你能不能……”


“你有毛病,你得治病,药不能停!”奈绪怒气冲冲地说,或许她的怒气,只是隐藏心里的受伤。“你为什么要找我,就因为我欠你钱?”


“因为,我想试一试。”静留深深地看着奈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发现我失去了爱的能力,我拼命想找寻我爱的寄托,却又不知她在何方,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一次一次的恋爱,想不停地寻找,可是每一次都是失败,在别人看来,我是风流、是快乐,可是你想不到,每一次我都很认真,都想有个结果,可是,又总是失败、失败、失败!”


奈绪看着她认真而迷茫的样子,分不清她说的是真的,还是情场高手一如既往的泡妞手段,可是唯一能分辨清楚的,是看到她这个模样,会心疼,会心软。可是奈绪还是冷冷地说:“所以你可以去酒廊找女公关啊,那种事你都做得出来。”


“你还记得么,我和你说过,我是玻璃之城里的人。”静留手捧着头,低声说,“看上去晶莹剔透,美不胜收,可是又折射了多少光线,让人睁不开眼睛,是那么的光怪陆离。你以为眼前是坦荡开阔的草原,目的地就在前方,可是当你出发寻找的时候,却发现原来你隔着重重的玻璃,根本飞不过去,也许你想用力推倒这些阻隔,却又发现这会让整个城市都崩塌。我的心,我的思绪,我的生活,就是一座玻璃的城市。我不知它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所以我一再的试,一再的失败……”


奈绪轻抚着静留的肩膀,纤细的手掌能感受到静留从骨骼里发出的却又被意志强行抑住的颤抖,她只能低低地唤一声:“静留……”


“抱歉,跟你说了那么多……”静留抬起头,依旧是完美无缺的笑容,她已经习惯了,用她的笑容掩饰一切,“其实我只是想再试试而已。因为你让我觉得……怎么说呢?你那双倔强、叛逆的绿眼睛,你面对我时骄傲自尊的态度,你聪明的头脑,还有你对妈妈的爱和责任感,都让我觉得似曾相识,我在想,也许你就是我要找的人,是让我想突破玻璃墙的愿景……当然,到底是或不是,我都无法肯定,我甚至无法肯定我会不会伤害你,所以,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怪你。”


“我愿意!”奈绪冲口而出。这一句结婚专用誓词此时说出来,却又是可笑又是凄凉,她愿意,什么都愿意!可是对方答应给她的,只是为期三个月的协议而已。


这可笑的协议人生,曾有过甜蜜快乐到极致的幸福,也有过痛苦难耐的纠缠,当然,还有那注定凄凉的结局……


一纸协议,一段岁月,好像耗尽了她的全部人生……





“奈绪,我累了。”终于有一天,深夜回来的静留,面对低着头坐在床头的奈绪说。


奈绪没有说话,聪明如她,知道这句话并不是开头,而是一个终点。藤乃静留从来不会为谁而停留,那双时而纯净时而迷惘的眼睛,无法长久地注视任何一个人。又或许,她在这场爱情中再次发现,她有她想要注视的人,却不是结城奈绪。


而结城奈绪,已经和她纠纠缠缠了五个月,这五个月,对于奈绪实在是太短,可是又太长了,放下自尊竭力挽留的幸福,终究会有一个尽头。在这场爱情与人生的角斗中,她们都累了。


静留静静地抱住了奈绪,她爱抚着她,亲吻着她,给了她最激情也是最温柔的一夜。她们在床上互相交织缠绵,汗水、眼泪、手指、嘴唇、舌尖……她们用尽可能的一切去爱,像两个疯狂的小偷挥霍着赃物一样胆战心惊又歇斯底里,她们挥霍着她们偷来的爱情,在这场最后的狂欢盛宴。


天明之时她们精疲力竭地相拥沉沉睡去,可还是要在六点半被闹钟准时叫醒。藤乃社长在九点有一个会议,结城助理要在八点半前准备好资料和报告,她们没有任性的理由,她们早就不是孩子。


她们像往常一样先后离开公寓,奈绪乘公车,静留坐上司机等候已久的加长奔驰,而那间被锁上大门的公寓,她们哪一个都没有再回去过。一个月后,静留吩咐秘书课处理掉了公寓里的所有家具和物品,包括成对的杯子、拖鞋、毛巾、牙刷,和那记录着激情与缠绵的床单和枕头。抹掉了一切能记录这段爱情的印记,是不是就可以当这段爱情从未发生过?是不是心里的痛,就会少一些?


一星期后,行政助理结城奈绪调任营业课,成为新任营业课长。鉴于结城助理在任期间已经和各级厂商客户形成良好的合作关系,这次调任顺理成章,并未在藤乃集团引起任何非议。

而结城奈绪和藤乃静留的关系,如深秋的乔木一般凋零,只剩下一张聘任协议。






“结城课长,结城课长……”当奈绪的视线从协议上抬起,她方才听见耳边有人不停地叫她,声音里已经有几分不耐烦。


她抬头看向那个人,原来是一个穿着得体的女孩子,娇小俏丽,一头绿发剪成长短不齐的独特样式,看到她的视线投过来,连忙把不耐烦收起来,换上优雅的笑容。


这一脸假笑,像藤乃一样,不过藤乃可不会让人看出她笑容下的虚伪。


“你就是社长说的新人?”她不咸不淡地问。


“是的,我叫友绘•玛格丽特,今天向结城课长您报到。”她声音软糯,似乎还带着若有若无的京都腔,拿腔拿调地说,“我毕业于法国高等商学院,在校的成绩是全优,毕业论文还登上了欧洲首屈一指的《经济学家》杂志……”


“你有工作经验么?包括实习或兼职之类的。”奈绪冷冷地打断她。她心里很不爽,今天已经想好要将藤乃静留彻彻底底地扔到垃圾堆,结果马上就来了一个盗版的藤乃,真他妈的不爽!


“没有。”友绘没有任何惭愧的感觉,“我的家庭不认为我要在上学期间浪费时间做这些。”


“你的家庭?听你名字好像是外国人。”


友绘傲然道:“我的母亲,是藤乃广志会长的妹妹,也是静留姐姐的姑母,所以静留姐姐也是我的表姐。而我的父亲是投行的大股东,也是法国贵族……”


“贵族?”奈绪嗤笑一声,“我以为路易十六被砍了脑袋后法国就没贵族了呢。看来我真是孤陋寡闻。”


友绘气得脸色发青,狠狠地瞪了奈绪两眼,可对方既然承认孤陋寡闻,她又能说什么呢?


“你做好在这里工作的准备了?”


“是的,静留姐姐也说过……”


奈绪再次打断她:“这里是公司,不是你家,也没有什么静留姐姐。藤乃社长把你交给我,你就是营业课的职员,营业课不是研究所,我要的是工作能力和经验,如果没有,就必须多跑、多看、多学、多努力、多动脑筋,要做到能吃苦、能加班、能拼命……如果你连这些也做不到,就去找你的静留姐姐,申请调职吧!”


奈绪带着胜利者的微笑看着这个女孩子已经扭曲的优雅表情。是啊,她强行锤炼出来的优雅,已经挡不住自尊受到委屈的愤怒。到底她比起藤乃还是太嫩了,藤乃就算是气得要命,也会把面具戴得妥妥的,连眼睛里的笑意都不会改变。


如果有一天藤乃会对一个人发脾气,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她超级在乎的人,而这种人,结城奈绪至今也没发现。


或许是有,她却没有看到。


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友绘又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她略微躬身,做了个贵族会见平民时矜持傲慢的礼仪:“课长说的,我会谨记,我一定会在短时间内,成为营业课最出色的职员。还希望课长多多指教。”她又微笑地补了一句,“我绝不会让静留姐姐失望的。”


原本想雷厉风行地把这个千金小姐赶走,想不到她的倔强却也异乎寻常。真的为了静留姐姐可以做一切事情么?藤乃啊藤乃,看来你会遇到一个死缠烂打的追求者哦。


这是你的幸运还是不幸,我将拭目以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