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8-31 02:43
点击:241
章节字数:77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9-22 08:35 编辑


支线——后宫BE


『……黑,子?……』

清晰的从大脑深处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姐姐,大人……」黑子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哭泣的脸上露出了惊喜,「太好了,姐姐大人……」

「是,是黑子。」

黑子不断点着头。

美琴尝试着转动了一下眼球,或许是因为血迹的原因使左眼暂时失去了视觉,而右眼也只能大概看到一个人的轮廓出现在自己面前。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继续想试着活动手脚。

但是无论是内脏还是四肢,破坏的程度连她自己都觉得糟糕。

比起不能活动,不如说现在还能清醒、没有死掉已经是奇迹了吧。

黑子把手放在美琴眼前摇晃了几下,但空洞的眼球好像透过黑子在看什么东西一样没有反应。

「啊……姐姐大人……」

左右摇晃手的动作停在了空中,黑子张开嘴想说什么,但能做到的只有不能控制的颤抖。

美琴似乎感觉到了黑子的反应,『没事的……我……』

「还说没事!」黑子大声喊了出来,「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不知道流掉了多少血,脸色这么惨白,身体这样破烂,甚至……您到底知不知道刚才您连心脏都停止了啊!!」

『……抱,抱歉……』

「没有,您没有做错什么,不用道歉……」

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人都多么固执,黑子能做的只有紧紧地抱住美琴。

『……为什么黑子会在这里?』

『……大家呢……都没事,吗?……』

眼球向旁边转动,好像要看到每个人都平安一样。

「没事,没有一个人受伤,全都好好的。」

食蜂握住软软地瘫在地上、朝着奇怪方向弯曲的左手,似乎想让她感觉到自己就在身边。

『嗯……』

美琴露出了放心的表情,还想要说什么。

但是。

『我……呃,哇啊啊啊啊啊……』

不要说活动手脚了,连挪动手指都做不到,甚至在做出动作之前,整张脸就扭曲成了非常痛苦的样子。

「姐,姐姐大人!?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痛!?」

痛觉信号从上一个神经元传递到下一个神经元,全身的神经都不断重复着这样的过程,美琴感觉好像身体快要被撕裂一样。

「御坂同学!」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更紧地握住美琴的手,隔着白色蕾丝手套,食蜂的双手都被冷汗浸湿了,「你怎么样?御坂同学!」

「喂!笨蛋!说话啊!」

『……咕唔,呃……嘎啊啊啊啊——』

美琴想要回应,但只能发出这样让她们担心的痛苦的声音。

噗哧。

似乎是肉体被破坏的声音响了起来。

感觉到温暖的什么东西流到了自己手上,食蜂低下头看到白色的手套被红色的液体染成了深色。

美琴的左手从手肘的地方突然裂开,不仅有大量鲜血流出,甚至,能看到白色的骨头。

星形瞳孔充斥了恐惧,食蜂颤抖着手想要阻止血液继续向外流动,但没有任何作用。

「……御,御坂,同学……」

呲。

眼睛上方出现了一道足足有数公分的伤痕,如同被刀割破一样迸出了红色液体,染红了半张脸,根本不知道眼球是否仍然完好。

「喂!笨蛋!」

喀嚓。

右腿响起了骨骼断开的声音。

膝盖凸起的地方被染成了红色,大概是错位的骨头从内侧贯穿了皮肤。

「姐姐大人!!」

紧接着,手脚、腹部、胸前不断出现新的伤痕,几乎全身都被血迹染红。

突然的变故让每个人都愣住了,只看到红色液体从美琴体内流出,不知道该怎么做。

「美,美琴……」

两条腿发软,艾丽莎的身体向地面瘫了下去。

「艾丽莎小姐!」

佐天立刻扶住艾丽莎,摇晃着她的身体,试图让她清醒过来。

「御坂,学姐!?」

初春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害怕的声音。

神裂咬紧了牙齿,视线看向旁边,喊出了两个名字,「建宫!五和!」

「是!」

「……啊,是!」

五和被这样的变故惊讶到,直到被对马推了一下,才让她回过了神。

听从神裂的指令,天草式的数十人开始设置术式。

「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麦野一把抓起番外个体的衣服,「是不是那个『病毒』……」

「御坂也想知道啊!」番外个体的恶意被慌张代替,左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直视着麦野的眼睛,「御坂,也不希望姐姐大人有事……」

「Dear……」布束的表情变得紧张,胡乱地从身后的旅行包内拿出急救用品和医用电极,「糟糕透了。」

「姐,姐姐……为什么她……」

伊丽莎抓住艾妮莉娅的衣服,一下子说不出话。

艾妮莉娅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那,那个是……」

看到美琴身体发生的变化,席琪桃尔的心里涌出了不好的预感。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黑子不断摇晃着美琴,想要让她清醒过来,「姐姐大人听得到黑子说的话吗!?姐姐大人……」

美琴左手手臂的内侧散发出了奇异的光芒,原本站在一边的结标被吸引过去,「这是,什……」

「不要看!」

「呜哇啊啊啊啊!!」

来不及阻止,如同铁砂摩擦大脑皮层的感觉传遍了全身,结标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刺激。

「什……这到底是什么……」

双腿跪倒在地上,结标狠狠地甩了几下脑袋,但疼痛并没有减轻。

「结标……」

「不要看!」结标大声喊了出来,「那个东西……千万不能看,白井同学……」

「什么……哇啊啊啊!!」

一只手抓紧了美琴的衣服,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脑袋,只是瞥了一眼,黑子就感受到了结标的痛苦。

「什,这到底是什么……」

「『原典』。」几乎从牙齿里挤出了这几个音节,席琪桃尔将两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可恶!我早该知道,那个东西……」

「是那个吧。」食蜂用肯定的语气反问席琪桃尔,「那个让你的身体崩溃的东西吧,是它吧!」

席琪桃尔不敢直视食蜂的眼睛,将头转向旁边,「……嗯。」

「救她……那个东西是御坂同学从你那里夺走的,你应该知道救她的方法的吧。」几乎用请求的眼神看着席琪桃尔,「救她啊!!」

「我也想啊!!」大声地喊了出来,席琪桃尔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了悔恨的表情,「超能力者不能使用魔法……但是她这个笨蛋一直都在用啊!」

「我不知道……不知道她是怎么把『原典』从我身体里剥离的,也不知道怎么救她……」

砰!轰!咚!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轻的,如同小型爆炸的声音清晰地传进了每个人耳中。

「姐姐……!!」

感觉到有温暖的液体沾上了自己的脸颊,黑子慢慢地低下头。

「姐姐大人——!!」

几乎全身都被血迹染红,美琴紧闭着双眼,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

「御坂同学!!」

「笨蛋!!」

一个个熟悉的声音包围在美琴身边,但她听不到,也无法回应。

「抱歉,在这种时候打扰你们。」

成熟的声音如同想要她们冷静一般穿插了进来。

伊利沙里纳看着美琴皱起了眉。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吧……)

「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

「御坂同学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吧,她需要的是……」

「治疗,我知道。」伊利沙里纳打断了食蜂的话,「这边会安排医生和最好的医疗设备……」

「不行!」蕾莎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到那个时候就太晚了。」

「发生了什么吗?」神裂露出了警惕的表情,「如你所见,这个少女,现在无法移动。」

「得到可靠消息,英国清教联合俄罗斯成教、罗马正教破坏了『伯利恒之星』,但是。」伊利沙里纳抬头看向高空中的某样东西,「右方之火似乎打算用『伯利恒之星』投下天使之力。」

「什!」

「虽然不知道逃到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但总比在这里要好……」

(没有办法了,吗?)

神裂看了美琴一眼,右手被紧紧握成了拳头。

就算是圣人也比不过天使。

这一点,神裂很清楚。

但是。

『……逃……不用,逃……』

「什!?」

大脑深处传来了非常虚弱的声音。

「姐姐大人!?」

眼睛仍然紧闭着,脸上的痛苦没有减轻,但是美琴通过脑电波传达了自己的意思、

『没有,逃走的必要……』

『我……我会,用Railgun,把它摧毁。』

「你在说什么啊笨蛋!」

『别担心蕾莎,我有把握,一定……』

「我……」

我担心的是你!

蕾莎没来得及把话说完,麦野就粗鲁的抓住美琴的衣领。

「喂!小鬼,你该不会忘记了……」

『咳,咳咳,嘎!!』

「放手麦野!」冰冷的语气,星形的瞳孔死死地盯着麦野,「御坂同学不是被你拿来发泄的!」

「啧。」

看到美琴苍白的脸色,麦野不爽地松开了手。

「御坂同学你怎么样?」

『咳……没,我没事……咕唔……』

伊莉莎闭着眼睛,紧紧抓住艾妮莉亚的衣服,力气大得几乎要把衣服撕破。

『大家,请听我说……』

「我不要听!」艾丽莎用手捂住耳朵,不断地摇着头,「为什么美琴你总是一个人承担一切!为什么从来不考虑自己!为什么……不明白我们的感受……」

『……艾,丽莎?』

即使看不到艾丽莎脸上的表情,脑电波产生的波动也可以清晰地传达给美琴最真实的感觉。

『抱歉,我……』

「姐姐大人不用道歉,您没有做错什么,只是……」

抱着美琴的双手在颤抖,黑子想要把自己的心意说出来,但没有开口。

『抱歉黑子,还有大家。』

『大家的心意,对我的关心和担心,这些我都知道。』

『但是……』

美琴停顿了一会,脸上挤出了比哭都难看的笑容。

『我想保护你们。』

『就算能力不足也好,就算笑我说大话也好,我还是想保护你们。』

从声音听上去,美琴好像松了一口气。

『……可是,很讽刺是不是?明明伤害了你们……』

「那不是姐姐大人的错!」

「和御坂同学无关!」

「笨蛋,别以为你这么说……」

「都是那个小鬼!」

「美琴……」

复数的声音环绕在美琴耳边,但她听到的嘈杂声开始变轻,大概连听觉都快失去了。

『太差劲了……』

即使不通过电磁波,美琴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即将奔溃。

「!?」

『说什么要保护你们啊,竟然到现在还在让你们担心……』

『我,真的,太差劲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

『因为自己的能力不足,把你们牵连到麻烦的事件里,把你们的生活弄乱。』

『连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竟然还伤害你们,甚至,差点……』

『我什么都做不到。』

『为什么……』

「不是这样的!」

五和低着头大声地喊出了这句话。

「美琴小姐……美琴小姐一点都不差劲!」

『但是我保护不了你们……』

没有听到过的失落的声音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

『明明,已经这么努力,这么拼命的努力了……』

『为什么,还会这么弱……』

『为什么……会弱到,连最重要的人都保护不了……』

美琴把朋友受伤的责任全部承担在自己身上。

这样深深的责怪着自己。

「姐姐,大人……」

从嘴里吐出来这几个音节,黑子觉得心脏被揪住一样的疼。

「姐姐大人,才不弱。」

一样的称呼,不同的语调,番外个体走到美琴面前,跪坐在雪地上。

「御坂,是姐姐大人的克隆体,姐姐大人的强大温柔,御坂比谁都清楚。」

『对不起。』

美琴好像感觉到和自己相似的电磁波就在附近。

「!?姐姐大人为什么……」

『因为我的天真,让你遭受了痛苦。』

『不仅如此,你的人生,还有两万个妹妹的人生……』

『黑子,食蜂,蕾莎,艾丽莎,席琪桃尔,五和,神裂小姐,麦野……还有大家的幸福……』

『都被我,毁掉了……』

所以,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剩下不多的意识在提醒着美琴。

「什!?」

突然出现的强大电压刺激着每个人的触觉。

麻痹的感觉让黑子无法继续抱住美琴,双手被强迫松开。

「姐姐大人!」

『对不起呢,黑子。』

全身都被电流缠绕着,甚至连天气都受到影响开始变暗。

『无论是作为姐姐还是朋友,我都是失格呢。』

『是不是,太差劲了呢?』

「御坂同学你要做什么!御坂……唔!!」

大脑深处传来的疼痛让试图站起来的食蜂跪倒在地。

「什……这是什么……」麦野似乎也失去了力气,和地面接触的膝盖和手掌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小鬼,你做了什么……」

『只是,借用你们的计算力。』

「开什么玩笑!」

麦野伸出右手,在手上凝聚了白色的光点,似乎打算发出原子崩坏。

但是。

白色光点没有变成光束,而是逐渐变小,最后消失了。

「什!?」

『抱歉了麦野,我需要更加强大的计算力。』

啪嗒。

被黑色缠绕的电磁翼在背后张开,美琴的身体向空中移动。

「笨蛋!?」

『蕾莎,我想让每个人都幸福。』

『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在说大话?是不是很天真?』

「不是!美琴说过的话一定会实现!一点都不天真!」

「御坂美琴!别说什么想对抗天使了,你现在就有可能会死啊!」

『诶,我知道。』

美琴的脸上露出了惯有的笑容。

『我不后悔从你那里得到「原典」,席琪桃尔。』

『所以,不要自责。』

席琪桃尔的身体僵在原地,嘴巴颤抖地一张一合,一个音节都发不出。

「美琴小姐!」

「少女!」

『神裂小姐,还有五和,这些时间给你们填了很多麻烦,真的很对不起。』

原本夹杂着黑色、蓝白色、透明这三种颜色的电磁翼逐渐被白色代替,长度几乎达到了近百米。

『短发,短发。』

『茵蒂克丝?』

美琴感觉到茵蒂克丝的电磁波出现在自己的大脑中。

『短发你要做什么?为什么不逃走?』

『因为不能逃啊。』

『但是……』

『放心吧茵蒂克丝,那家伙会回来,你也不用再遭受痛苦,很快,就会结束了。』

『那么你呢?』

『……我想要大家都幸福。』

『冰华,冰华,是你吧。』

美琴背后出现了一个身穿雾丘女子学院制服的戴眼镜少女,她的头上顶着一个白色光环。

『茵蒂克丝。』突然出现的少女喊出了茵蒂克丝的名字,『为什么知道是我?』

『因为我感觉到了呢,冰华的存在。』

『是吗。』

『冰华,短发她……』

『茵蒂克丝。』风斩摇摇头,『你很清楚吧,她的决意。』

『可是短发会死啊。』

『茵蒂克丝。』

美琴的嘴角露出了苦笑。

『这副身体已经破烂不堪,达到了极限。』

通过风斩将230万人的AIM扩散力场转化为电子信号,美琴把身体作为容器吸收了这些信号,增加自己的计算力。

发射超电磁炮的硬币射程只有50米,速度只能达到三倍音速。

可是,如果是别的东西,那么会怎么样呢?

『我呢,其实很弱小,很差劲。』

『弱小到害怕失去任何一个重要的人。』

『差劲到一直让朋友担心。』

『甚至,懦弱到,不敢面对你们的感情……』

脑海里逐渐出现黑子,食蜂,蕾莎……甚至旅挂和美铃的样子。

美琴在小学的时候来到学园都市,因为努力开发能力,减少了和家人的联系。

最后一次和美铃见面是两个月前的大霸星祭,上一次见到旅挂是什么时候,大概连美琴也记不清了吧。

恐怕,再也没机会见到他们了吧。

美琴露出了苦笑,在心里责怪自己作为女儿的失格。

『但是啊,就算是这样差劲,我还是想,一直和大家在一起啊。』

惯有的笑容浮现在脸上,美琴的身体被白色的光芒淹没。

紧接着,消失不见。

「姐姐大人——」

和大家一起,最后,再努力一次。


数年后 日本神奈川

普通的日式厨房内,茶色中长发的年轻女性一手拿着平底锅,一手拿着锅铲,有时候会翻动几下平底锅。

正在做饭的女性是御坂美铃,看上去是大学生的外貌,但实际上已经有一个快上大学的女儿,年龄近40岁的中年妇女了。

「美铃小姐,胡萝卜已经准备好了。」

轻柔的声线在美铃背后响起。

「嗯,放在旁边的桌上吧。」美铃一边把煤气开关关上,一边转过头,微笑着回应站在她身后的少女,「辛苦你了,小操祈。」

「……啊,不。」

眼睛里出现一闪而过的惊讶,食蜂收回目光,走到长方形桌子旁将砧板放了上去。

「不过胡萝卜切成这样真的可以吗?」

金色长发一直延伸到腰部以下,食蜂拿起一块胡萝卜提出了疑问。

几乎是完好的二分之一,如果作为材料放进咖喱里实在太大了。

「可以的哦。」

美铃把平底锅里的菜盛进盘子,将需要清洗的用具放入水池,走到食蜂旁边从砧板上拿起了一块胡萝卜。

「这些胡萝卜不是用来做咖喱的。」

美铃从挂在墙壁的刀架上拿出一把小型水果刀,在胡萝卜上一刀一刀地在刻画着什么。

「那,那个,美铃小姐在做什么?」

「把胡萝卜削成呱太的样子啊,美琴最喜欢……」手上的动作突然停止,美铃的眼睛突然黯淡下来,「抱歉,很长时间没有给美琴做咖喱了,一不小心就……」

「……啊,不,没什么……」

食蜂低下头看着美铃手上已经有呱太外形的胡萝卜。

「那么小操祈麻烦你再把这些胡萝卜切成小块吧。」

闭上一只眼睛,美铃微笑地看着食蜂。

「啊,好……」

食蜂立刻避开了美铃的视线,走到墙壁旁边,想刀架上拿出菜刀。

「不过话说回来,美琴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来了吧。」

想拿菜刀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食蜂背对着美铃,没有让她看到自己的表情。

「啊,啊,那个啊……御坂同学,很忙呢……」

「学园都市很辛苦呢,不过这么长时间居然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过。」美铃托着腮好像在思考什么,「美琴也真是的,就算再忙也不能麻烦小操祈你们,等她回来一定要说说她。」

「是,是呢,一定要,好好说说她……」

食蜂闭上眼睛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的时候已经换成了刚才的笑脸。

「美铃小姐先出去休息一会吧,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那么我去看看小黑子她们,小操祈别太累了。」

「嗯。」

脸上假装的笑容一直坚持到美铃离开。

手伸进挂在肩头的挎包,拿出了某样东西。

是使用能力时候的遥控器。

靠近遥控器底部的地方被打穿了一个孔,上面绑上了一个挂件。

一个非常破烂、已经褪了色,只能大概看出是呱太样子的手机链。

食蜂把它放在胸口,两只手紧紧地握住。

「御坂,同学……」


「……接下来应该是按这个按钮没错吧五和。」

「是的,女教皇大人。」

双眼皮少女放下手中的说明书,认真地点头回应。

「好。」

黑色长发被束在身后,右手臂和左腿部分的衣服被裁断,神裂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按下了某个按钮。

「成功了女教皇大人!」

「呼……」听到五和的声音,神裂松了一口气,「果然是因为科技相差了二三十年的原因吗,这台洗衣机和女子寮里那台的用法完全不同。」

「小火织又在和洗衣机战斗吗。」

温和的声音传进了神裂的耳中,美铃正站在门口看着两人。

「啊,不,那个……」

神裂曾经有过因为对科技一窍不通而差点把美铃家的洗衣机弄坏的经历,从那以后就非常害怕洗衣机。

现在脸上出现了红色,大概是对美铃的话感到害羞吧。

「美铃小姐。」

五和弯腰向美铃问好。

「小五和,不用这么拘束啦。」美铃无所谓的摆摆手,「你们可是帮了我大忙呢。」

「不,那个……」

叮咚。

似乎是有谁在按门铃。

「啊,抱歉抱歉。」美铃一边说着抱歉,一边向门口走去,「应该是小艾丽莎她们回来了,我去开门,这里就拜托你们了。」

「是。」

「……还是说不出口呢,女教皇大人。」

神裂点点头,「诶,毕竟少女……」


「小艾丽莎还有小茵蒂克丝,欢迎回来~」

美铃打开门,侧身让开留出让两人在玄关换鞋子的位置。

「啊,美铃小姐,我们回来了。」

「我们回来了~」

茵蒂克丝手上提着一大包塑料袋装的食材。

美铃伸手接过两人手上的东西,「啊啦啊啦,买了好多东西呢,辛苦了。」

「今天要吃火锅,不多买点不行呢。」

茵蒂克丝一脸满足地笑着。

「……诶?火锅?」艾丽莎立刻从美铃手上拿过塑料袋放在地上,翻开食材仔细看了起来,「居然买了这么多……」

「哼哼~」

「那个,茵蒂克丝,我们是要准备吃咖喱啊,这些都不是做咖喱用的。」

「……是这样吗?可是食物难道都不是一样吗?当麻也说过人多的时候吃火锅会比较好。」

「嘛嘛。」美铃笑着摆摆手,「没关系啦,待会小光子她们也会来,打个电话给她们让她们重新买咖喱用的材料就好。」

「而且啊,你们还会在这里住几天,这些可以放着明天吃啦。」

「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艾丽莎弯下腰向美铃道歉。

「没有啦小艾丽莎。」美铃摸着艾丽莎的头发,「美琴不在,多亏了你们才让我不会无聊呢。」

听到美琴的名字,艾丽莎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僵硬,不过因为头低着,没有被美铃发现。

「对了小艾丽莎,你也住在学园都市是吗?」

「……啊,是,不过现在已经和茵蒂克丝住在英国了,很少会回去。」

(回去的话,会想到她……)

艾丽莎将紧握的拳头放在身后,悔恨的表情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这样啊……」

「怎么了吗,美铃小姐?」

「不不,没什么。」美铃看上去有些落寞,「已经好几年了,和美琴一直都是短信联络,连电话也不打回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拿不到去学园都市的通行证。一直都听小操祈说美琴太忙了,可是,到底在忙什么呢……」

茵蒂克丝和艾丽莎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嘛,不过美琴有你们这么多朋友,真的太好了呢。」

「唔……美铃,小姐……」

艾丽莎的声音里带了一点哽咽。

「啊啦,小艾丽莎怎么哭了?是不是美琴欺负你了?」

「不,没有,我,我是太高兴了……能够认识美琴,和她在一起,真的很高兴……」

美铃抚摸着艾丽莎的头发,轻轻地抱着她,「嗯。」

咚。

哐。

砰。

似乎是从楼上传来的响声。

「抱歉小艾丽莎还有小茵蒂克丝,这些东西请你们拿到厨房,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魔法比科学更厉害?哼,别让我发笑了,小鬼!」

麦野单手插在腰间,另一只手上拿着吸尘器,看起来很生气。

「只要在房间里布下术式就可以保持整洁,用你手上的那个东西太浪费体力了。」

席琪桃尔满脸得意地抱着双手。

「哼,在这种小事上就这么得意,果然是小鬼。」麦野摆摆手,「说到底比起破坏力的话,还是我的原子崩坏……」

「诶诶,只知道打架,你还真是粗鲁呢。」

蕾莎翘起『尾巴』嘲笑着麦野。

「别太得意了小鬼!」

「嘛嘛,大家,先冷静一下。」佐天伸出两只手拦住席琪桃尔和蕾莎,「席琪桃尔也是,少说两句啦。」

「让开,佐天。」

「麦,麦野小姐……」初春看到麦野的手上出现了白色光点,「不要在这里放原子崩坏啊……」

「在楼下听到很吵的声音,发生什么了吗?」

伴随着拖鞋踩上楼梯的声音,美铃慢慢走了上来。

「啊,是美铃小姐。」

(太好了……)

佐天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什么都没有啦美铃小姐,大家,大家都在很好的相处呢。」

初春努力挤出有点尴尬的微笑。

「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眼睛看向麦野几人,但都被避开了视线。

美铃转过身想要离开,「啊,对了,你们知道小黑子在哪吗?到处都没有看到她呢。」

「啊,白井同学啊……」


茶色长发披在肩上,穿着淡色系的长裙,手上握着一根洗得发白的发带,只能隐约能看出它原本的红色。

日式庭院内站着这样的一个少女。

微风沿着脸颊将长发向后吹起,黑子把一只手放在侧脸上,阻挡了风的运动。

(姐姐大人……)

在心里默默喊出了这个称呼,手更紧地握住了发带。

和食蜂遥控器上的呱太手机链一样,这根发带原本也是属于美琴的。

但是。

在数年前那场全世界都被卷入的战争中,它的主人消失了。

230万人的计算力被注入一个人的体内,突破了LV5,达到LV6的程度。

美琴用尽最后力量发射的超电磁炮不仅摧毁了『伯利恒之星』,这股超越人类所能承受的力量更是摧毁了她自己。

学园都市在战后派遣了很多部队到俄罗斯寻找美琴。

究竟是在寻找美琴,还是在寻找LV6的超电磁炮呢。

这一点,无论是谁都很清楚。

原本『树型图设计者』的精密演算也只是认为七名LV5只有第一位的一方通行才能达到LV6,而现在却被第三位的超电磁炮实现了。

或许对那些疯狂的研究员来说,就算是找到美琴身上的一根骨头都会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心爱的人被白色的电光淹没,明明亲眼看到事情经过的黑子很明白美琴是不可能活下去的了。

但当知道学园都市没有把美琴定义为「死亡」而是「失踪」的时候,黑子却仍然抱有这种奇迹会发生的希望。

虽然对隐瞒美铃感到内疚,不过比起让多一个人伤心,还是保持现状会比较好吧。

(对不起,姐姐大人……)

(妹妹大人们……)

因为是克隆体,生命不能长久,但如果把所有妹妹的生命注入一个妹妹体内,那么最终活下去的那个妹妹会在各方面接近真正的人类。

妹妹们达成共识,让青蛙医生通过各种方法换回了一个妹妹的生命。

不过最后之作和番外个体是独立在妹妹们之外的,所以,到现在为止活下来的只有三个妹妹。

「……黑……」

「!?」被突然的声音吓到,黑子回过头看到的是茶色的头发,「姐姐,大人……」

「小黑子在想什么呢,我可不是美琴哦。」

「啊,母亲大人。」

黑子立刻摇头,把脑海里美琴的影子驱散。

「想美琴了吗?」

「啊,不,那个……」

美铃微笑地摸着黑子的头,「想的话就要努力去加油哦,我家的美琴虽然认真起来非常帅气,但她可是和旅挂君一样的迟钝哦。」

「……母亲大人。」黑子用力咬紧了下唇,「母亲大人,有想过再也见不到姐姐大人吗?」

「诶?」

「啊,那个,黑子的意思是姐姐大人也会结婚,不能一直陪伴在您的身边,您不会感到寂寞吗?」

黑子用力摆着双手,将差点说出口的话咽回了肚子。

「嗯,说的也是呢。」美铃收回手托起了腮,「说起来美琴一直都在学园都市,她有她自己的处事方法,不过如果是美琴的话,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幸福呢。」

「……就算,就算姐姐大人自己受到伤害也没关系吗?」

「……诶。」美铃的表情从惊讶变为温柔,「当然。」

「因为是美琴啊。」

(姐姐,大人……)

「小黑子别乱想了,快去准备吃饭吧。」

美铃又摸了几下黑子的头发就转身进房间了。

右手更紧地握住了那根褪色的发带,黑子看向了远处。

「姐姐大人。」



PS:这次更新又超慢了{:4_360:}(打死拖走

再PS:这次的是后宫BE无误

虽然是炮姐的BE,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铃才是人生赢家?(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