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08-28 22:57
点击:611
章节字数:23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知道今天的静留会让很多人无法接受,我只能说暂时的,前面也说了,七年了,静留的生活因为无法挣脱这充斥着虚无感和既视感的人生,而满是愤怒、病态和骄狂!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九、不堪回首


看着结城奈绪课长端端正正地坐在藤乃社长面前,面色冷然,眼神坚定,谁也不能把她和那晚醉酒后的妖艳女郎联系到一起。顶多那头焰色长发,有一丝妖娆的影子。


果然就像她自己说的,酒醒之后的她和酒醉后的她完全是两个人。


当然,不变的是她咄咄逼人的美貌。只不过比起在夏威夷,她的脸色有些憔悴,带着熬夜加班的疲惫。


“听说你提前结束假期回来的?”


“是,上海的大客户改变计划明天来要考察,我必须提前做好布置。请社长放心,所有的文件数据、技术支持、展示活动、培训计划、接待工作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我知道,每次面对工作,你都是这么无懈可击。”静留露出赞赏的微笑


可惜对方对她迷人的微笑视而不见:“我想社长在百忙之中找我,不是简简单单说两句表扬的话。有什么工作,请您交代。”


“呵呵,结城课长还是这么高效率。”静留不露丝毫尴尬地笑笑,“有一个新进员工,想要让她到你的营业课工作。”


奈绪的反应速度是一流的:“如果是普通员工,您大可以让人事部带过来。能够兴师动众让您亲自出面,一定是很重要的人物。那么请您在把麻烦丢给我之前,简单介绍一下吧。”


“你真是了解我,我也不多说了,她是我的表妹友绘•玛格丽特。以前跟你说过的。”


“原来如此。”奈绪冷笑一声,“营业课真是个好地方,你不想见到的人,都扔进去了。”


“奈绪……”


“不用说了,我明白。”她已经起身准备离去。


“奈绪!”静留提高声音,“你不应该这样!”


奈绪抬眼看向她,目光凌厉:“你觉得我应该怎样,藤乃社长?一年三百六十天我有三百五十天都在加班,从我接手以来营业课的业绩增长了383%。如果您还对我不满,我大可以离开这里。”


“我从不会有个意思,你知道的。”静留走到她身边,轻抚着她的肩膀,“我是想说,你不要这样苦着自己,每次看到你,你都是这么不快乐,这么戒备着周围的一切。”


奈绪倔强地甩掉静留的手:“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


“我知道,这和我有关系。”静留柔声说,“过去的事,我道歉,但你不要……”


奈绪眼眶闪烁着泪花,可仍是冷冷地说:“藤乃社长,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对那些已经成为你过去的女人,最好不要这么温柔。也不要这么自以为是,以为那些女人的一切,都与你有关。”


静留靠着办公桌,看着这个女人干练而瘦削的背影决然离去,突然发现,时间过得真快。


第一次见到她,还是在六年前……


六年前,她还是个孩子……


六年前,她还没有留起长发……


六年前,她还没有为藤乃静留心碎……






“Nodan”,银座最有历史的酒吧之一,里面有几十个花枝招展、美貌各异的小姐,每晚在里面一掷千金的男人络绎不绝,一夜的营业额能达到上千万日元。


结城奈绪,是Nodan的一名端茶送酒的兼职杂役,拿一小时一千五百日元的时薪,工作内容则是无所不包。在这里当杂役常会被客人调戏,上酒时捏一下摸一把是经常到可以忽略不计的事,然后就听见小姐咯咯的笑,充满了轻蔑的意味,常常还要忍着恶心去清理喝醉客人的呕吐物,扶酒醉的客人出门,让多汗的毛手在身上上下下地摸,努力把头偏到一边,避免发出酒臭的嘴唇在自己脸上来回地亲。好不容易能在盥洗室洗把脸对着镜子喘口气,就听见外面领班的声音:“八号桌要酒,快!”


“是!”飞快地跑出去。


这是她打的最长的一份工,不是喜欢这里,在这里待下去的原因很简单,像她这样的学生,要是在别的地方打工,时薪最多只有八百八十元,她要吃饭、付房租、交学费,更重要的是医院还躺着昏迷不醒的妈妈。这里的客人大多有头有脸的,虽然喝多了也是下三滥,但大部分时候还是很慷慨,给的打赏也很可观。


“为了妈妈,也要努力好好做下去!”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奈绪没打算做点别的?在我这个店里,奈绪是很有潜质的哦。”打烊后,老板娘带着残妆,靠在吧台上吸烟,尖利的吊稍眼打量着正在跪着擦地的奈绪。


虽然只是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可是天生丽质,身材虽未完全成熟,却带着青涩的性感,绿眼睛里透出的是有些孩子气的不羁和狂野,很对一些客人的口味,有几个熟客向老板娘提起过好几次了。


擦地的手停顿了一下,不是没有动心。打工一个月加上赏钱有二十多万日元,交了各项费用特别是住院费后就所剩无几。“Nodan”每晚的营业额都超过一千万,每天晚上花掉十万日元以上的客人在这里数不胜数,当红小姐一晚上转几个台子,轻轻松松就有五六万日元入账,被带出场还不止这个数,要是找到了个大金主,公寓、汽车、珠宝唾手可得。对着旁边的水桶看了一下水中倒映的容颜,也不是没有这个资本,可是……


“母亲是不会同意的。”低着头轻声说。


“是么。”老板娘掐灭了烟,“不过要是回心转意,随时告诉我哦。”和服的下摆拂过奈绪的面颊,带过一阵香风。






“结城小姐,令堂的病情有恶化的趋势,我们考虑给她换用新药,这种进口药效果很好,有望根治您母亲的病,但是还麻烦您先结清费用。”


从医院出来,奈绪在街上徘徊了一天,在Nodan打烊后跪在老板娘面前说:“原口小姐,请多关照。”


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这句被家庭主妇咬牙切齿说出的话是Nodan最好的写照。Nodan多了一个有着火焰般头发的小公关,十七岁少女的清纯与邪媚交织的魅力,让一大批中年男性为之倾倒,老板娘说得没错,她很有潜质,笑容比谁都甜,声音比谁都清脆,喝酒比谁都利落,有时候任性的毒舌也能让男人们心里恼也不是疼也不是,反倒被她套得牢牢的,一晚上十几个个台子是常事。Nodan的营业额被她拉上去一大截,自己的收入也今非昔比,就算是东大毕业的大公司的课长部长,也比不上她这个高中生。


“奈绪桑,明天长谷川社长想邀请你去酒店。”老板娘对着镜子里的她说。


“对不起了,原口小姐。”她一边给自己画上紫色眼影,一边甜甜地笑:“我是不出外场的,这您也知道。”


老板娘叹了口气:“可惜呢,社长开出的价码很高呢。”锋利的眼神逼视着她。


“可惜呢,可是母亲不允许啊。”她在镜子里对上妈妈的眼神,她虽然在笑,眼神里却是拒绝一切的桀骜。她有信心老板娘不能拿她怎么样,因为知道Nodan现在离不开她,她可是当红的摇钱树。


直到老板娘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外头,镜子里奈绪的脸才慢慢垮了下来,是的,妈妈不允许,可是妈妈要是知道心爱的小奈在做这样的事,恐怕连死的心都会有吧。可是怎么办呢,妈妈,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和妈妈生存下去,掏空那些男人的钱包不算什么,可是不会让那些男人肮脏的身体欲望得逞的,出卖自己的笑容,可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妈妈,女儿会守好自己的底线的,妈妈,支持我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