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08-25 23:14
点击:565
章节字数:46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八、表妹驾到


假期结束的那一天,静留也顺道从九州返回东京。日常的生活又要开始,而她,还是那个藤乃静留。


开会、审阅文件、研究项目、商务谈判、投资考察、会见政客、同行、对手、下属、媒体,每一样她都能做到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自从三年前兄长去世,她被父亲大人从美国召回,这种生活她就已经习以为常。虽然一开始人人都诟病她独特的生活方式,可是一年之后,再也没有人议论这类事情。


想当年她接手的时候,所有恶毒的对手都庆幸藤乃家的少爷死得其时,由藤乃静留这样的败家女来继承藤乃集团,藤乃集团的破产指日可待。一年之后,改为藤乃集团所有不厚道的股东都庆幸藤乃少爷死得其时,要不然他们的投资也不会带来如此丰厚的回报。


当静留成为众望所归的继承人,那位英年早逝的藤乃少爷,除了父母,估计也不会再有人缅怀他了。


这就是现实,对这一点,藤乃静留比任何人都看得通透。


所以人生及时行乐,比任何事都重要。



“姬宫集团以投入资金过大为由,放缓了在这种新型材料方面的推进速度,这对我们占领未来市场很有利。我真不明白,他们的董事会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神崎黎人翻开刚送达的资料。


“因为姬宫集团里战略眼光能和我媲美的,只有姬宫千歌音。”静留嘴角浮起笑容,“而千歌音,她被发配到菲律宾砍甘蔗去了。”


“那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加大力度,把姬宫集团挤出这个领域?”


静留手指轻轻拍着脸颊,思考了一会儿:“我们不要明着来,给姬宫集团日后的合作留个后门。我想千歌音不会长期被闲置,姬宫先生迟早会找她回来。而且这个项目后期大规模生产资金需求很大,姬宫集团有资金、有技术支持,还拥有澳洲的稀土矿,斗则两伤,合则两利。这方面黎人来负责吧。下面这段时间你放下其他工作,全力盯紧这个项目。”


这个私生活一塌糊涂的女人,在商场上运筹帷幄的样子也同样迷死人。


“好了,今天没什么其他事,可以散会了。”


“社长,你忘了问我的事。”开会的人三三两两地散去,静留却被珠洲城遥堵在了会议室,当然,还有和她形影不离的菊川雪之。


“啊拉,你负责的医药公司的文件我看了,目前新药研制的进度我很满意,医疗设备的销售额也超出预期,我不知道要问什么啊?”


“静留,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遥已经有些不耐烦,“你不要明知故犯!”


“是明知故问啦,小遥。”雪之暗暗地腹诽。


“哦,是那件事!”静留恍然大悟,“听说那件事处理得很好,我真的很感谢小遥呢,小遥的紧急公关能力越来越强了,真是人才堪当大任!”


遥没有听她灌的迷魂汤,她不客气地说:“我不是仅仅指一件事。我想说的是你的生活方式。静留,你应该回归你正常的生活方式了。”


静留淡然一笑:“正常?我不知道你所谓的正常为何物,我从不认为自己不正常!”


“如果你觉得这样也是正常,我无话可说。”遥上前一步,“你那么多所谓的爱情经历,一次次重复追求、恋爱、丢弃,你究竟是想干什么?”


静留的脸色慢慢沉下来:“我不知道。”如果是了解她的人,会明白她并不是在说托辞。


遥继续贯彻她直通通的说话方式:“静留,作为朋友我才要这么说,你也许满足了自己,可是对其他女人来说,这是不道德的。”


“道德?你又知道何为道德?”静留笑了笑,她即使面对遥不客气的职责,依旧是仪态娴雅:“小遥,不知你是否听过尼采的这段话。”她微微低头,可是过分客气的姿态和语气恰恰是一种将对方轻蔑忽视的矜持,“每一种无私的道德,都把自己视为无条件的,并适用于所有人,这不仅对高雅的趣味是犯罪:它还刺激人们犯下忽略个性的罪行,这是慈善面具下的又一种诱惑——恰恰是对高等稀少和有特权之人的诱惑与伤害。道德体系必须首先要屈从于等级:其假设必须做的问心无愧,并最终同意‘适合一个人的也适合另一个人’这样的话是不道德的。”


她话已说毕,微微含笑,欣赏着遥瞠目结舌的样子。这是藤乃静留众多的恶趣味之一,那种对珠洲城遥全面征服的优越感。不过近来因为次数多了,带来的快感也在逐渐消减,就像登山运动员,吸引她的,永远是更高的山峰。若是有一个才貌出众,智力相当的对象,人生的乐趣会更多呢。


不知怎么的,在她眼前瞬间掠过玖我夏树清秀的面庞。


会是她么?


最近为什么总会想起她?


静留的瞬间失神很快被菊川雪之打破,对于这个内向低调的女人,唯有珠洲城遥面临窘境能让她挺身而出:“社长,我觉得您不应该把自己置于高等稀少或有特权的人的行列,您这样未免自视过高了。”


“呵呵。”静留笑了,“雪之,我理解你对小遥的回护。可就像你看到的,即使和你心爱的小遥对比,我又有何理由不把自己置于优越的境地?何况是面对泱泱大众,我是容貌、才华、地位、学识、财富,或者还有什么想不出来的地方,低于旁人么?我实在找不出,有什么理由能够让适于别人的那一套道德,来对我进行束缚。”


她整理好手头的文件,拿起外套,潇洒地走向门外,想了想又说:“小遥,如果我爱一个丢一个是不道德,那长期和一个女人暧昧却又不挑明,享受着这个女人的爱和关怀却不给她应有的地位,这是不是不道德呢?”


“可是……”雪之想要追出去,却被一只手拉住了胳膊。


“算了。”说话的居然是遥,“她想怎样就怎样吧。”


“怎么可以,小遥,你不可以再纵容……”对遥言听计从的雪之也一反常态争辩起来,却又在看到遥黯然的神色之后弱弱地收住了口。


遥慢慢坐下来,惯于流露出强势表情的脸竟然也有难言的伤感:“只要想到我曾经对她做出了那样残忍的事,我就无法不纵容她。现在我所做的,只是万分之一的补偿……”






今天对珠洲城遥的反击虽然让她感到畅快淋漓,可是她内心的烦闷如黄梅时节的天气,燥热潮湿,杂乱无章,明明天际有闷雷隐隐,乌云堆积,可是雨就是下不下来,只会让天气越来越糟。


她知道,珠洲城遥和菊川雪之的问题,或散或合,总有一天会有答案,而她的答案,可以说是云深不知处。


办公室里已经被内务秘书收拾一新,办公桌上堆积的文件分好了类,那些感谢她寄来礼物之类的无关紧要的信件,都已经被秘书拆看回复,不需要她操心。秘书看见她进来,连忙拿出两个盒子:“这是前几天快递送过来的,您在夏威夷买的礼物。”


如果不提及还真忘了,这是她在夏威夷水族馆和玖我夏树一起买的玻璃水母,和爱情一样美丽又致命的东西,封存在里面的光芒,六十年也不会变的魅力,比生命还要久远的存在……


或许她可以用这个为借口去找玖我夏树,因为她隐隐地觉得,她要找的答案,或许在那个神秘的女人那里,会有一个突破口。


她就这样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社长助理汇报近期的工作。没关系,反正乃梨子够能干,许多问题她可以独立处理,过两年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最后一件事……”乃梨子轻咳两下,唤回静留的心神,“您的父亲会长大人请您去一趟,听说是您的表妹回日本了。”


“表妹!”静留差一点把手中的玻璃水母掉到地上,“你是说…”


“是的,您姑母的女儿,友绘•玛格丽特小姐。”


藤乃静留发誓,这是她近一年来听到的最不好的消息。





“父亲大人,我不明白友绘在法国好好的,您为何要让她到日本来?”静留尽量心平气和地对她的父亲,藤乃集团会长藤乃广志说。托这件事的福,她先前的烦恼已经被驱散,取而代之的是更大的烦恼。


不愧是静留的父亲,他心领神会地说:“我知道友绘从小到大就缠着你,从十岁开始就对你寸步不离,让你忍无可忍。当你出国留学之后,你的心情就和我当年终于把你留美姑妈成功地嫁到法国的心情一样愉快。可是我怎么办呢,我必须考虑到你姑妈的心情,她说要亲自来和我谈友绘到藤乃集团工作的问题,我毫不犹豫地就一口答应了。”


“您是怕留美姑妈缠着您,所以把麻烦推给了我!”


“不算麻烦,友绘好歹也是法国高等商学院毕业的,能力应该很不错,这孩子从小到大都很聪明,对你又那么崇拜,会听你话的。我已经让秘书带领她参观公司,马上就会过来。”


提到秘书,静留心里冷笑一声。尽管已经年过五旬,父亲大人对女秘书的爱好从未变过,秘书换了一茬又一茬,始终是二十五岁以下的妖艳丰满女郎,其执着程度堪比静留对绿眼睛女人的执念。


藤乃广志在猎艳界的名声比在商业界显赫多了,年轻时代开始,他30%精力在工作上,70%精力在各种女人身上,对儿女基本听之任之,毫不关心。刚才他能说出友绘缠着静留的事,简直让她应该觉得感动。也正因为如此,他对女儿的私生活只能拿出表面的威严,能让女儿糊弄过去,不闹出乱子就行。因为他和女儿相比,实在拿不出多少长辈应有的楷模。他的父亲,静留的爷爷,号称日本经营之神的藤乃宗一郎先生对他的儿子早就失去了信心,转而把希望放在他的孙辈身上。他最得意的孙女静留长大后虽然品行和她父亲差不多,但才华横溢,远胜乃父。要不是亲眼看到静留接手公司,这位老爷爷在去世的时候,恐怕真的要含恨九泉了。


静留曾经想过,相比姬宫先生为了维护家族名誉而将千歌音雪藏,这种事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在藤乃家。因为藤乃家族因为有他们父女二人的存在,已经被他们毁得毫无家族名誉可言了。





“静留姐姐,见到你太高兴了!”


被女秘书引进来的绿发少女亭亭玉立地站在静留面前,衬得父亲大人的品味是多么恶俗。因为即使静留有多么不愿意这位表妹出现在自己身边,也不得不承认友绘是一个气质清新,举止典雅的大家闺秀。


她记得上一次见她还是三年前自己从美国回来,在哥哥的葬礼上遇见了她和留美姑妈,她比三年前要长大了,更漂亮了,也更像静留了。


从小到大,友绘都是以静留作为自己的憧憬的存在,而现在的她看来已经在这条道路上奋斗出卓有成效的结果,只是在了解她们的人眼中看来,相比较藤乃静留这个修炼千年的白毛狐狸精,友绘•玛格丽特只不过是一只戴上狐狸耳朵的小雪貂而已。


“友绘,是你么?”静留款步姗姗地走上前去,“短短三年没见,你变得如此有魅力。如果走在街上,我会自卑得不敢相认呢。”她和友绘轻轻拥抱了一下,女孩子激动得满脸通红,连修养多时的礼仪外表都掩藏不住。


藤乃广志看到女儿的假话说得比自己还要成体统,把友绘逗得笑靥如花,心里非常满意。秘书帮他穿上西装外套,他一边扣扣子一边说:“你们聊,我还和你佐藤叔叔有个高尔夫球会。”自从女儿接手公司,他就更能心安理得地享受生活了。


友绘及时地插上一句:“舅舅,我就按照安排担任静留姐姐的助理了,是吧?”


藤乃广志点点头,友绘笑道:“太好了,我可以在静留姐姐身边学到好多东西。”


“可是,我已经有助理了。”


“可以让她去做别的嘛。”藤乃广志急着想走,敷衍地说。


“可是,二条乃梨子是集团法律顾问水野大律师推荐来的,而且她是佐藤家小圣的妹妹,如果佐藤叔叔问起来怎么办?”


“静留姐姐……”友绘低声问,“你的意思是,这位二条小姐比我重要得多?”那哀伤的样子,像极了静留哄女孩子时的标准表情。


可惜,静留总会棋高一筹,她使了个眼色让父亲大人开溜,然后情真意切地说:“怎么会呢?当助理不是那么简单的,工作繁重琐碎,整天跑个不停,没有比做助理更累了,我怎么舍得让你做这样的事。”


可是友绘也真切地说:“只要在静留姐姐身边,向静留姐姐学习,我什么都愿意。”


静留忍着想说“可是我不愿意”的念头,耐心地说:“如果友绘是来向我学习的,就应该明白,管理之道,在于诚信、合作和方针的贯彻性,这也是我无法让二条小姐离职的原因。还有,如果要学习,我希望你能从公司最重要的部门开始。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你就到营业课实习,我让课长结城奈绪小姐亲自带你。”


“可是……”


静留用微笑阻止她的反驳:“结城小姐也曾是我的助理,现在是集团最出色的青年才俊,你跟着她一定能学到很多,而且我相信,当你从她身上学会如何工作,当我的助理也就指日可待了。”


毕竟还是个刚出校园的女孩子,友绘也被她的空头许诺弄得晕头转向,没办法不答应。





回到办公室的静留松了一口气。她从十五岁就开始领教这位表妹的缠人功夫,好不容易因为留学而摆脱了,想不到她又卷土重来。而且刚才她敏慧的眼神和过人的第六感已经觉察出,表妹对她的感情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姐妹之情。


“你愿意么,可是我不愿意。”她对脑海中表妹的身影说。和友绘恋爱,简直不可想象,那就像是自己和自己的影子在恋爱,无论如何也无法交付感情。


而这一厢,精明强干的助理二条乃梨子看到社长的表情,已经做好了接收命令的准备。


“我的表妹友绘小姐想必你已经见过了。”


“是。”


“你的印象如何?”


乃梨子微笑了一下:“不好说。不过友绘小姐对社长很是……热情。”


“那作为助理,你该知道如何应对这种热情。”


“请社长吩咐。”


“如果友绘小姐来找我……”


乃梨子看了看办公室的格局:“我可没办法说您不在。”


“如果友绘小姐来我这里超过五分钟……”


乃梨子会意地说:“我就有紧急公事找您,需要您单独处理。”


“如果友绘小姐要晚上约我……”


“我就会告知您晚上有重要商务会谈。”


“如果友绘小姐真的约到了我……”


“约会半个小时不到我就有要紧事找您。”


“如果友绘小姐要知道是什么……”


“都是公司机密,无可奉告。”


“如果友绘小姐发脾气,向会长投诉……”


“责任全部在我,我一力承担,无怨无悔!”


“啊拉,太了不起了!”静留双手合十,“乃梨子,你真是个伟大的助理,难怪水野大律师会竭力推荐你。你下次见到她时告诉她,我爱她!还有……帮我打电话给会计课的濑能葵,我要告诉她你的薪水下个月开始翻一番!”


“太感谢了!”


“最后一件事,请你叫营业课的结城课长过来,要她马上过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