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08-13 22:00
点击:644
章节字数:40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一路同行


一片女孩子的叽叽喳喳中,一个清亮的嗓音越众而出:“刚刚我在海里游了两圈,比起日本海,这里的海水真是澄净温暖,藤乃社长,你如果不下水展示你迷人的泳姿,实在是太遗憾了。”刚才沉默地靠在躺椅上的结城奈绪,此时依旧闭着眼睛,可是微微勾起的嘴角,却带着意义不明的笑容。


“社长,请您和我们一起下海游泳吧!”


“是啊,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社长游泳的样子呢!”


“让我们陪社长一起吧!”


“啊,好荣幸啊!”


“一辈子的幸福呢!”


想到在水中和万人迷的肌肤亲密接触,一圈职业女性满脸绯红,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们亲爱的藤乃大人,那情形就像回到了高中时代的浪漫情怀,花痴的小女生围着她们崇拜的学姐,每个人头上亮闪闪的,还有长翅膀的胖小孩在飞啊飞……


可是只有那个始作俑者结城奈绪才能看得出来,那圈小天使对于藤乃社长来说不啻为乌鸦绕顶。即使被大大的太阳镜盖住了半个脸,她也能看得出藤乃悠游自在的外表下的进退维谷。

在场的人,只有她能看得见。


是的,她了解她,为此付出过很重的代价。


“今天啊,我不是太想游泳。”拒绝的口吻,依旧那样优雅动人。


“那明天呢,明天,不,每一天我们都可以陪社长游泳的。”


“对啊对啊,我们每天都等着社长您。”


“我也可以的!”原田千绘也献媚地挤过来,她得为自己的前途奋斗,试图力挽狂澜,“我高中和大学都是游泳社的,可以为社长您保驾护航。我还有潜水教练执照,明天干脆让我陪您去潜水吧。”


“我们也要去,光是想想社长您在水下的英姿就好高兴!”


“是啊,我也好想!”


还有不知哪个人冒出了一句:“听说姬宫家的千歌音大小姐上山下海无所不能,我们的藤乃大人一定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们都没有注意到藤乃静留表情一刹那的迟滞和不悦。


除了最亲密的朋友,没有人知道月之巫女和八歧大蛇是平生劲敌,尽管她们可以在任何一个社交场合相谈甚欢,甚至可以把臂同游。这一对家世、才华、地位都相似的两个人,性格、气质、兴趣和处事方法都背道而驰,也许她们两人在个性方面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深深的厌恶习惯性地被人拿来相互比较。


或许她们可以输给任何人,就是不能输给对方。


可是现在……


“藤乃社长,您好像忘记了一件事。”玖我夏树低沉的声音冷不丁在这里响起,倒是一种意外。


其实静留刚才就发现她放下手中的书,不急不缓地走过来,那眼神那态度,自信而宁静,好像要看一场好戏。


“哦,我今天的事情比较多呢,如果有失礼的地方……”尽管不明就里,静留仍是优雅有礼,微笑应答。


玖我夏树没有回应她的微笑,只是远远地看向大海,语气依旧冷淡:“您昨天晚上约我开车沿着Road to Hana去游览,如果现在不出发,到了Hana小镇就赶不回来了。”


“啊,我真的是忘了呢,真是对不住!”静留从阳伞下的跳起身来,怎么的也带着几分惊喜,“玖我博士,容我去换一下衣服。”


她走了几步,又回头面对着哀号一片的女下属们,魅惑地眨眨眼:“各位,少陪了。”成功地电倒一片。


玖我夏树则是朝她翻了一个白眼,转身离去。却没有提防身后的结城奈绪已经坐直了身子,抬起墨镜注视着她,眼神复杂。





“说实话,玖我博士,你现在让我置身于一个两难的境地,你可以好心地给我一个解答么?”她们正驾着刚租来的车奔驰在夏威夷这条号称世界上最美的公路——Road to Hana之上,左手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和不时出现的银色沙滩,右手边是起伏的山峦和茂密的热带森林,车沿着海岸线,一会儿似乎要冲上沙滩,一会儿又攀岩上山,在蜿蜒的盘山小道上逶迤而行,俯瞰无垠的大海、仰望悬空的竹林。


一直沉默地开着车的玖我夏树终于应了一声:“什么?”


“我昨天约过你么?是我在做梦?还是我的记忆力出了问题?或者,你想告诉我,其实……”静留慢慢地凑近,气息轻轻撩拨着夏树的侧脸,“貌似对我很冷淡的你,实际上对我了解得通通透透?”


天哪,夏威夷最美的火烧云也比不上她眼前的景致。夏树从耳后的一点红,如胭脂落水一般荡漾开去,席卷了整个脸颊,配着她雪白的肌肤,晕染成桃花一般的粉红,有人说人面桃花相映红,可是此时无需有花相映,人面已如桃花,不,与其说夏树面似桃花,真不如说桃花好似夏树。


她真美,简直找到不喜欢她的理由!


这样一个顶着一脸红晕的人,此时依旧板着脸端端正正地目视前方,最好地诠释了什么叫做相映成趣的可爱。


“你记忆力不太好么?”夏树冷不丁地问。


“诶?你问我……”思维早就被粉红色的花瓣填满的静留,脑子一时转不过来去接这个直线球。


夏树很快地瞥了静留一眼,静留那有些迷惘的样子,真的好像在印证她刚才的问话:“不是你刚才提到这个话题的么?”


“是么,看来我的记忆力真的有些问题呢。”静留靠回座位,自嘲地笑笑,“不过我记得玖我博士的研究项目就是有关记忆力方面的问题,是针对阿兹海默症的药物吧。如果有兴趣,是不是想拿我来做人体实验?”


夏树好像叹息了一声:“可以么?”


“当然可以,为了玖我博士的科学事业献身,是我的荣幸。”她笑眯眯地说,只不过那句“献身”,没有为科学奉献的慷慨,倒是充满了婉转低回的妩媚。


夏树咬住了嘴唇,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去接。她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去应付这样局面很不擅长。她没有长袖善舞到圆滑自如地转圜,也没有迟钝懵懂到嗅不出对方营造的暧昧空气。正因为如此,就更难了。


她只能说:“下车吧。”


她当然不是赶静留下车,而是庆幸到了一个夏威夷的名胜:Black Sand Beach——黑沙滩。


这条美丽的公路开车十几分钟就会有一个美景,选择这里停下来,也不能说是没有理由的。


“啊拉,可惜我没有带泳衣,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你真的会游泳么?”夏树转头看着和她并肩而立的静留,目光探询着什么。


静留看着她如热带海洋般清绿的眼睛,一时的错愕闪去,取而代之的是眯起眼睛,绽放出花朵般的笑容。


每当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她总会露出这样撒娇的表情。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挡。


夏树似乎也不例外,她低垂眼帘,轻轻地说:“走吧。”


她的声音虽轻,步履却毫不迟疑。黑色的沙滩看上去粗糙,但实际上沙子又细又软,踩在脚下非常舒服。不过夏树并没有像其他游客那样停留在此地嬉水拍照晒太阳,她的目的地,是黑沙滩延伸到海中的石栈桥。


说是栈桥,其实并非人力所为。而是黑色的熔岩石从沙滩一旁的悬崖,一直延伸到海中,像一条黑色的桥。那是火山熔岩流淌到海里最终凝结的成果,虽然已经是坚硬的岩石,却带着缓缓流动的动态美。


“要到那里去么?”


“这是黑沙滩最著名的的景点,可以顺着岩石,走到海的中心。”夏树回头道,“当然,这里说的海中心,只是人的感觉。”


可是无论是不是真正的海中心,走在栈桥的起点,静留却停住了脚步。“真的要往前走么?”


夏树看着她:“是啊,来到黑沙滩不走这一遭是很遗憾的。岩石看上去凹凸不平,其实很结实,而且也不高,不吓人。”她看着静留的眼神充满期待,就差伸出手邀她同行了。


“我……可以不去么?”


“为什么?”


当玖我夏树一秒钟也没有犹豫地问出这句话,藤乃静留已经开始后悔了。她后悔把这个人当做救命稻草脱离刚才被包围的尴尬处境,因为这个眼神明澈、态度犀利的女人,比刚才那一帮小女生难对付多了。


“可以不回答么?”她又扬起迷人的微笑,通常这都会让她摆脱麻烦。


可是对方偏偏不买账:“这在我看来只是个借口,而且对我很不尊重。”


天,如果以后有谁还说这个女人拘泥木讷,我要把茶泼到他脸上去!


不过,值得交锋的对手,征服起来很有成就感呢!


真有意思!


静留偏着头,微笑地看着对方严肃的脸:“那好,以秘密换秘密。你告诉我你的一个秘密,我就告诉你。”她也知道,她的笑容同样让人无法拒绝。


“好吧……”就在夏树刚刚开口,静留忽地又竖起手指:“一定要是有价值的秘密哦,可不能是身高、体重、三围这些我一眼就看得出来的秘密。”


夏树想沉下脸,可是在清爽的海风、蓝天、白云以及静留比太阳还明亮的笑容之下没有成功,她想了想,轻咳一声,说:“我的秘密是——我最大的爱好是收集内衣……”


“诶?”静留睁大了眼睛,“全新的还是二手的?”


夏树的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腾地红了,她双手握拳提高声音说:“我又不是变态!”


她平常冷静低沉的声音拔高起来竟然如此中气十足,海边一滩鸥鹭惊得扑棱棱飞起来,连远处的游客都惊讶地望向这边。


夏威夷的日本游客真的不少呢。


可是,她实在太可爱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失礼了!”静留双手合十,诚恳地道歉,“只是想开个玩笑。因为玖我博士给出的秘密的确分量十足,您的诚意把我深深地打动了。不过,这个爱好还真是特别呢。”她吃吃地笑了起来,其实刚才夏树的声音惊飞鸥鸟时,她就想放声大笑了。


可当她看到夏树绯红的脸儿又因为她的笑有变黑的趋势,连忙说:“放心吧,我一定能保守这个秘密,这是属于我们的秘密!”


面对她的这套说辞,夏树哼了一声,说:“现在该你了。”


“我啊……”静留撩了撩长发,带着点难得的不好意思,“我怕水。”


“真的?”夏树没有表现出静留意料之中的惊讶、不信或嘲笑,她只是试探地进一步问。


“真的,不会骗你的。”


“所有的水都怕?”


“你说的那是恐水症。“静留笑起来:“不是的,我又不是被狗狗咬过得了狂犬病。”她站得有些累了,便在沙滩上的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同时也避免看到那一片汪洋,“我害怕的,是深而广的水域,江河湖海之类的。我能承受的最大最深的水域,就是伊香保的温泉池而已。所以我家里连游泳池也没有。”


“那你带那么多泳衣?”这个人可真是步步紧逼。


“这个嘛……”静留露出点腼腆的样子,低头笑道,“其实人家也只是想在海滩上秀一秀而已啦。”


夏树终于忍不住露出了浅笑,她整个人好像也放松下来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她也在静留身边坐下。


“是心理方面的恐惧。”静留握起一把黑色的沙子,又轻轻地从指缝间滑出,“我曾经溺过水,大约十五岁左右吧,从游艇掉到海里,在水中挣扎了很久,差点就……呵呵,我算不算很坦诚,玖我博士?”


静留侧过头看着夏树,居然发现那个冰雪一样的人,好想松了一口气,而且,眼神里竟然有……一丝丝温柔。


我愿意跟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打赌,这个女人喜欢我!


这时的气氛不容破坏,也容不得急躁,静留只是微微笑着,回应着夏树的表情,这种骄傲的女人,要让她先自我软化,选好一个时机自己再扑上去。


藤乃静留已经稳操胜券,她一向精于此道。


夏树好像发现了自己的异样,她连忙收转了眼光,又看向大海,不再说话。


打破沉寂的是静留:“玖我博士好像对我的答案没有表示任何惊讶呢,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她低声笑道:“难道就像我先前说的,你对我已经了解得通通透透?”


夏树依旧没有回答,静留知道了,对于她无法回答的问题,她通常用沉默来代替。


就这样,她们坐了一会儿,听着风吹海浪、海鸥鸣叫的声音,的确会让人慢慢地宁静。


就当静留准备说“其实那个Hana小镇也可以不去”的时候,夏树还是站起了身,说:“走吧。”


静留没有反对,她顺从地仰起头,伸出手来:“拉我一把好么?”


夏树没有羞怯,顺其自然地拉住了静留的手,她的手心温暖宽厚,手指长而有力,握起来很舒服。


夏树随后就放开了她的手,快步走向路边停着的车。静留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心里也并不如何失望。


她不急,她就像一个伟大的猎手,盯着她美丽的牝鹿,在猎物进入自己的陷阱之前,多欣赏一下那奔跑的姿态。


玖我夏树,你是我的,你逃不了。


夏树没有回头看,也不知道她被什么样的眼神盯着,她只是平静地目视前方,默默地踩出一行脚印,同时让身后的静留踩在她的脚印上跟随。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脆弱,都会有恐惧,可是万幸,让我遇到了你。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一个人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无论是脆弱还是坚强,都因为有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