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08-11 21:55
点击:805
章节字数:39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卷耳 于 2013-8-11 23:05 编辑


二、情生意动


“你真的确定?”玖我夏树站在房间门口,看着行李员把自己的箱子搬进这间豪华套间。


这的确是酒店最好的房间,室内的空间和陈设且不用说,单是落地窗外独立的柚木门廊、白沙滩和私人码头,以及不用极目远眺就能看到的蓝天、白云、大海、棕榈树和一丛丛夏威夷特有的Silver Sword,就已经够梦幻的了。


“为什么不确定呢?”她问话的那个女人走到落地窗边,轻轻拉开门,夏威夷特有的清爽海风,吹起那女人的亚麻色长发,直扑夏树的身前。


那风,带着海洋气息、带着阳光的味道,掠过那女人发间的时候,是不是多了几分她的发香?


更要命的是那女人手扶窗沿,回眸一笑,发丝和白窗帘一道飞扬,那种清新的妩媚,一时让阳光失去了颜色。


连本应专心工作的行李员,都一时失神,手中的行李箱掉落下来砸了脚面,那种痛得想喊又不敢喊的窘迫,就像是对她美丽的另类注脚。


静留也看见了,不过她把笑意收在眼睛里,她是个很有修养的人,一般不会让人难堪。


不过对玖我夏树是例外,她真的想看看这个如冰山般沉默又如冰凌般锋利的女人,会不会有窘迫的时候。


她觉得她应该有,好像还应该非常有。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她不是太明白。


所以当行李员仓皇地离开之后,房间只剩下她们两人,静留莞尔一笑:“玖我博士为什么不进来呢,莫非是害怕我?”


“害怕?”玖我夏树挑挑眉,毫不犹豫地走进房间,她没有注意到窗边探头出去呼吸着新鲜空气的藤乃静留,赤瞳里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对于这样倔强高傲的女人,激将法还是很管用的。


“藤乃社长……”


“嗯?”静留优雅地转过身子,看见夏树不确定地站在床前。


“你选哪张床?”


“随便吧,一切按玖我博士喜欢。谁叫我是中途插进来的旅人呢?”


话说得和蔼,可是内心却有些懊恼这间房间为什么会是两张单人床而不是豪华套间应有的豪华大床。不过如果是那种满足了自己的想法的房间,这位美人儿会抵死拒绝和自己同房吧。


这间房间的原主人当然是珠洲城遥和她的青梅竹马菊川雪之,当侍者打开房间门,静留看到那两张并列的单人床的时候,不禁会心一笑。不用说,这一定是酒店应珠洲城遥的要求特别定制的个性化服务。这两张并列的床,简直就是遥和雪之那看似坦荡又欲盖弥彰的感情的最好注释,让整个房间,能嗅出一丝尴尬又暧昧的味道。


而这种味道,正在静留和夏树两人之间弥漫。


静留不知道夏树有什么样的感受,可是对于她自己,她是喜欢这种气氛的。爱情之美,就这样它的无法把握和不确定性,相逢的偶然,心动的刹那,被拒的失望,拥抱的忘情,以及在那过程中每一个细节,都是可享受的。如今的状况,在藤乃静留看来,正是花儿含苞待放,早春冰雪初融,带着无限的生机,有无限的可能。


这叫她怎么不喜欢呢?


何况眼前这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的女性,给予她多少想象力,能让她挥洒多少激情!


在她的人生哲学中,只有弱者和傻子才喜欢安稳和一成不变,能征服这样聪明、骄傲又不被她轻易迷住的女人,会有多大的成就感啊!


更何况她还有一双自己最喜欢的绿眼睛。


虽然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绿色眼睛有那么大的执念,以至于只有这个特征的女性才能吸引她停住脚步。也许藤乃静留的前世,是那位辗转风流场的Rhett Butler船长,即使心破碎得再厉害,轮回了几遭,也只钟情于原本属于Scarlett O'Hara的那双野性难驯的爱尔兰绿眼睛。


所以看着微蹙着眉头,低着头在收拾行李的玖我夏树,藤乃静留微微勾起嘴唇,心中笃定安然地想着,不用等度假结束,她会把这两张床并成一张的。


人生啊,是多么的美好!





“玖我博士没有带泳衣么?这里可是夏威夷啊。”静留毫不避讳地看着玖我夏树拿出衣箱里的每样东西,对方也似乎对此也并不在意,顶多冷冷地扫几眼,并未丝毫忸怩。静留居高临下地检阅过后,发现了这个女人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莫非是忘了?还是准备到时候……”静留堆起一个微带诱惑的笑容,“我这里有十几套泳衣可以让你从容挑选哦。至于尺寸,我也……”


“我不游泳的。”夏树一句话就打消了她所有可能进行的步骤。


“为什么?这里是夏威夷啊,你早就知道了吧。来到热带海滩不游泳,好像很……”和静留临时决定成行不同,玖我夏树她们是早就知道本次旅行的目的地的。


“不为什么。”她似乎天生就知道该怎么堵静留的嘴。


可是这句话换来的只是静留不以为忤的笑容,其宽容态度足以让心怀抵牾的人感到惭愧,不过眼前的这位玖我小姐,不知道会不会被软化,因为现在她只能看到她的背影。那个人正往浴室走去。


“我先去洗澡。”夏树走到门边,终于停了下来,毕竟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的,“你不介意我先用浴室吧。”


“不介意,既然有缘住在一起,何必这么生分。玖我博士不要拿我当外人啊。”静留欣赏着夏树耳根泛起那一抹红,微微点头走了进去,她微笑着舒展开身体,听着浴室传来淋浴的水声,勾起玩味的笑容,“我当然介意,你为什么不邀请我一起洗呢?”


玖我夏树,你猜猜我会用多长时间,让你主动邀请我和你共浴,让我堂而皇之地进驻你的身体和心灵?算了,还是押三天时间吧,对你这样矜持的女人,我会给予你最大的尊重。因为其他女人,我只用一天就够了。


藤乃静留仰躺在床上,听着诱人的水声,一只手却在空中勾勒着线条。那是玖我夏树身体的线条,她的脖颈、她的胸脯、她的腰肢、她的翘臀、她的长腿……分分寸寸都不会弄错。女人的这些秘密对于静留,只要看上几眼,就能够烂熟于心。


可是,亲爱的玖我博士,你让我听着你沐浴的声音,勾勒着你优美的线条,想象着你赤裸的胴体,却触摸不到你的肌肤,感受不到你的温度,这可真是残忍呢。简直如被宙斯以饥渴惩罚的蔑神者坦塔罗斯,眼前有鲜果可食,伸手却化为火焰,眼前有清水解渴,饮之却立刻干涸。玖我夏树,你是在折磨我哪,这份折磨,我会慢慢讨还的。


当然,如果浴室里的玖我博士得知藤乃社长所遭受的这份折磨,估计多半不会同情,只会冷冷一哼:“色中饿鬼!”





夏威夷的主旋律就是阳光、沙滩、海浪,还有成群结队的穿着比基尼的女孩子们。这种基调下,如果不来一场火辣辣的艳遇,简直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真奇怪啊,玖我博士怎么不去游泳呢,连泳衣也不穿。”一个女孩咬着椰子上插的吸管,看向远处一个孤零零的阳伞。阳伞下面的人简直是整个夏威夷的异类。


玖我夏树唯一能和这个环境协调的,就只有那件她唯一的好友鸨羽舞衣半强迫地让她穿上的夏威夷慕慕裙,即便是这样,她选择的水蓝色碎花裙,也比其他人素雅了很多。可即便如此,她仍是在外面披上了一件遮阳的素色长衣,坐在沙滩椅上低头看书。和外界的唯一交流,就是和不时过来送水果送饮料的舞衣聊几句,偶尔露出几分笑容。


“是怕太阳晒黑她的白皙肌肤么?还是怕她这座南极大冰山,被夏威夷的烈日给融化了?”另一个短卷发女孩俏皮地话引起了大家的一阵哄笑。


有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子撇了撇嘴:“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受藤乃社长青睐,不仅飞机上和她邻座,住酒店的时候也点名让她和自己同居一室,让我们……”


“就算不是她也轮不到你啊。”短卷发犀利地说,“不过我在飞机上听藤乃社长说话的意思,好像和玖我博士有过不愉快似的,她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么?”


“是啊,是啊……”一说到八卦,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而且八卦的中心是大家憧憬的藤乃社长和冰山怪物玖我博士。


“结城课长,你知道么?你曾经是藤乃社长的秘书啊?”一个被八卦之心蛊惑得不怕死的女孩居然冲着正戴着太阳镜晒日光浴的结城奈绪问道,全然忘记了结城课长是公司传言中的被毒舌、冷眼、超高能力武装起来的御姐之王。


结城奈绪连话都没说,只是抬起太阳镜,用碧水寒潭般的眼睛盯了她几秒钟,就足以让她乖乖闭嘴。


不过幸好有人解了围,让冰冷僵硬的气氛又活泼起来。


“你们不知道,我知道!”说话的是宣传课的原田千绘,即使是穿着泳装,她仍一手拿着手机不停地摄影。


“就知道,你是八卦女王嘛。”一群小OL已经围上去了,“快说啊千绘姐,如果消息劲爆的话我们包你这次旅行所有的饮料!”


“说出来你们不仅要包饮料,所有的餐费我都可以免了。”千绘熟练地玩弄着手机,故意卖关子地说。


“你就省省吧,祸从口出,你从总经理助理降到营业二课课长,现在已经是宣传课职员了,都是你乱扯惹的祸!”说话的是千绘的好友,会计课课长濑能葵。


千绘不服气地坐起身:“我可不是乱扯,我亲眼见到的。”


“什么,什么,快说啊!”


千绘故作神秘地环视一周,小OL脸上兴奋好奇的表情让她很是满足:“我告诉你吧,我看到,玖我博士曾经狠狠地打了藤乃社长一耳光!”


“真的吗?不会吧?”


“那个玖我博士看上去清高冷傲,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啊!”


“藤乃社长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谁能舍得打啊,千绘姐你不要骗我们啊!”


“什么嘛!”千绘不满地说:“我亲眼看到的,藤乃社长在酒吧沟女,被玖我博士当场打了。就是去年八月的事。”


“切,玖我博士去年八月才从英国来到日本,是我负责接待的,她根本来不及认识藤乃社长好不好?”


“就是就是,千绘姐,你要我们请吃饭都没关系,可是别编出这种不靠谱的话来骗人啊。”


“什么,你们!”千绘怒了:“你们什么都能质疑,但不能质疑我的信息来源和真伪!为了证明我八卦女王的地位,我要祭出我的终极奥义了!”


“诶?”


千绘举起手中的手机,嘿嘿地笑着:“我有短片为证,看你们服不服!玖我博士怒掴藤乃社长——美女间的战争,camera!”


周围突然鸦雀无声。


一只纤纤玉手从后面抽走了千绘的手机:“啊拉,有这么好的东西么?我也想欣赏一下,好么?”


“社、社、社……社长!”


巧笑倩兮的藤乃社长,动人的微笑可以随意散发那样可亲或这样可怕的气息。


“即使作为上司,拿走别人的手机也还是不太好,但如果里面有涉及个人名誉的东西,应该就不算犯错吧?我说的对吗,原田小姐。”


“对对,请社长不要见外,叫我千绘就好了。”


“放心吧,手机我会很快还你的,千绘。”静留拍了拍千绘有些无力下垂的肩膀,“千绘啊,你很有才华,我一直想要重用你。”


“是么?谢谢社长栽培。”


“集团下属的渔业公司在阿留申群岛新设了水产加工厂,我一直想派一个可靠的人去帮我看着。”


“您不会……”


“猜得没错,就是你。假期结束之后就去赴任吧,一定要做出成绩来,不要辜负我的期待哟!”





身穿着白色比基尼,披着浴衣的藤乃静留含笑转身,好像她刚才给予原田千绘的,是天赐的恩典。


周围的人同情地看着脸色发青的原田千绘,一个礼拜后,她就要到那个天寒地冻的异邦跟漂着垃圾的黑色大海和鱼腥味打交道了。


可是大家的同情心没有持续多久,当海风悠悠地传来静留优雅的京都腔:“好大的太阳,真让人苦恼呢。”立刻就像点了一把火。


“社长,我去拿阳伞!”


“社长,这里有冰镇的新鲜果汁!”


“社长,请允许我帮你涂上防晒霜!”


“请让我来!”


“还有我……”


面对一触即发的女人战争,众人的焦点藤乃静留只是温然一笑:“不要急嘛,一个一个慢慢来,你们可不要吵架哦。”可是这柔软甜美如Liqueur酒的声音,更添了一把火。


除了还没缓过神来的原田千绘,正在试图安慰她的濑能葵,以及一直忙来忙去的鸨羽舞衣,只有结城奈绪和远处的玖我夏树没有往上凑热闹。


这两个人同时抬起头,用她们同样的绿眼睛冷然应对着那火热的场面,又同时吐出两个字:“无聊!”





静留,我知道你常常做无聊的事,说无聊的话。可是我更知道,无聊的背后,是让人心疼的寂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Temmy 赞赏了 100 点“晚安。”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