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静夏】 玻璃之城 (2014.7.15番外完)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3-08-09 21:55
点击:1195
章节字数:38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卷耳 于 2014-7-28 21:51 编辑


写在前面:


这段时间非常忙碌,可是还是想开一篇新文。也许每一篇文都是压力的结果吧。


个人能力问题,我不太会写短篇,这篇估计还是会写长。不是生花妙笔,无法含英咀华,只希望写得有内容有情节。


文章的主线已经打算好,情节不会大改。熟悉我的朋友知道,除非有不可抗力,写了就会写下去,一定不会坑文。


文的主角是静夏,可是根据我的老习惯,其他人物和CP一定会乱入。


还有,本人三观很正,不会出现违背是非观的东西,有时候情节需要,最后自有分辨,请大家看文时多包涵。


标题是我乱取的,和同名的电影和剧集没有任何关联。


感谢大家看了我的废话,下面就发文了,请多指教。


——————————发文的分割线——————————


一、冤家路窄


“时间快到了啊,人点了好几遍还是不齐啊!”庶务课的课长,本次公司旅行的负责人鸨羽舞衣已经冒汗了。“拜托,拿名单来看看谁没有来?”


“是珠洲城专务董事和秘书课的菊川课长。”


“啊?!”难怪刚才没发现,因为连想都没想到,一直以严格守时著称的珠洲城遥和菊川雪之今天居然会迟到。


“奈绪,打电话给她们吧。”舞衣转向一直在旁边发短信的营业课长结城奈绪。


“关我什么事?负责的是你庶务课不是我营业课。”奈绪头都不抬。这个声音清亮的年轻女人,即使没有抬头,整个人都透出三分桀骜之气,不是鸨羽舞衣这种老好人能够驾驭的了的。


舞衣无奈地叹了口气,把手里的小旗子夹到腋下,费力地去掏手机。心里抱怨地想怎么倒霉的总是庶务课,最倒霉的是她这个课长,脏活累活总是她,打电话给那个火爆脾气的珠洲城,还真要有点勇气。偏偏这次是OL旅行团,自己的两个追求者——公司常务神崎黎人和保安部副部长楯佑一又不能来,连个帮衬的人都没有。


“啊拉,不用麻烦了,她们两个临时有工作不能来了。”优雅柔美的京都腔悠悠响起,舞衣难以置信地回头,所有人也都将视线转向这里,连奈绪也惊讶地抬起了头。


视线聚焦之处是一个亚麻色头发的丽人,散发着高贵典雅的风姿,让人一见如进入静谧美丽的风景一般,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人们走过她身边仍放慢脚步,轻声屏息,怕是扰乱这静美的气氛。


“藤乃社长?您怎么……”舞衣看到藤乃静留身后的司机,居然提着行李箱,难道……


“小遥来不了了,可旅行团必须有公司高层参加,所以我代替她来了,这样不好么?”静留含笑回答,并用充满笑意的眼神扫视了一下等候的员工们,成功地得到了一片低声的欢呼,有几个女人已经萌发了星星眼了。不愧是魅力十足的藤乃社长啊。


“好好好,当然好,但是……公司包下的这班飞机是大通舱,没有头等舱……要不请社长改签另一班……”面对静留近距离的微笑,舞衣却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压迫力。藤乃社长是很美丽很平易近人没错,可是舞衣却觉得她不可捉摸,平静的水面下从不知潜藏着什么样的暗涌,甚至觉得比脾气火爆的珠洲城经理还要令人畏惧。


“不用忙了,没关系的。秘书已经替我办好了手续,坐惯了头等舱偶尔坐坐经济舱也不错呢。”藤乃社长真是善体下情。


“呵呵,是啊。”


虽说如此,走向闸口到坐上飞机,舞衣心里一直狐疑,一向不喜欢人多的藤乃社长怎么会突然参加这次集体旅行。这次旅行珠洲城经理半年前就开始组织的,奖励藤乃集团业绩突出的干部和员工,作为发起人的她,怎么会突然不来了呢?舞衣一转头,也看到了结城奈绪满是狐疑的复杂眼神。可是这个疑问,现在怎么也弄不清呢。


“啊,我和玖我博士是邻座啊。虽然玖我博士很讨厌我,但是有幸坐在一起,还是请多指教呢。”


啊!舞衣被藤乃社长的话给惊得跳起来,今天真是混乱啊,发登机牌时怎么没注意,把藤乃静留和玖我夏树安排到一起了,社长的话不是摆明了指责我失职么?看来这下年终奖金不但岌岌可危,恐怕连课长这顶小小的乌纱也不保了。舞衣跳起来,就看到一个亚麻色身影和一个蓝色身影在机舱走道对峙,而一群女职员已经蠢蠢欲动,想要藤乃社长坐到自己身边,可谁也不愿做让位的那个,因此又互相瞪视着,机舱里已经有隐约的火药味。


静留转身,笑着向大家摆摆手,示意“没关系”,玖我夏树则是撇过头哼了一声,让藤乃静留走进靠窗的座位。一场纷争平息了。


舞衣松了口气坐下来,藤乃社长还真是好风度呢,难怪是万人迷啊。不过真奇怪,夏树也是少有的看藤乃社长不顺眼的人之一吧。胆敢如此公然表达这种情绪的,除了她,只有那个和社长青梅竹马的好友珠洲城遥了。





“茶泡女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去死!!!”此时珠洲城遥心里在以两百分贝的音量大骂藤乃静留,嘴上却只能说:“是、是!实在对不起!万分抱歉!请您原谅!”边说边鞠躬。


“叫那个混蛋滚出来!我不要跟你们这些喽啰废话。”一个穿西装的男子以两百分贝的音量指着遥大骂。幸亏这里是集团顶楼的高级来宾会客室,隔音效果一流,否则早就让全楼的人来围观了。


“你说什么!谁是喽啰!”遥忍不住咆哮,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还说什么喽啰,好歹我是集团的高层,董事会的专务董事,身家五百亿日元的珠洲城遥!


“小遥!”雪之一声微弱的提醒又让她换过神来,毕竟理亏的是这边啊,她只好又低头道歉。“请您谅解,这也许是一场误会。”


“误会!”男子的咆哮几乎震聋了她的耳朵,“我出差回家发现我妻子和那个女人在接吻还不算是证据,要不是我妻子抱住我的腿,我当场就把她捉住。那张脸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一天到晚在财经新闻里出现的,你们公司的社长,藤乃静留!”


“是是是。我们赔偿您精神上的损失,事关集团和社长的名誉,同时也关系到您和您夫人的名誉,还请您不要向外界公开,我们公司律师会和你商谈的,请您息怒……”死茶泡女,你要惹也不要惹到法学界知名教授的头上,看来这次不出点血是不行的了。


雪之盯着遥的背影,心里难过极了。看到她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了,心里早就气得发疯,还要压着性子向人道歉,要是在学生时代,早就闹得天翻地覆了。可是又怎么办呢,谁叫犯事的人是学生时代的藤乃会长,现在的藤乃社长呢?谁叫她是小遥的克星呢?


“藤乃静留你个混蛋,回来我饶不了你!!!”小遥心里的呐喊穿破天际,直上九霄。





“哎呀,被骂了呢。”坐在机舱里的藤乃静留仿佛听见了小遥的呐喊,嘴角露出笑意。如果被自己的那些拥趸们看到这迷人的微笑,恐怕又要尖叫脸红了吧。坐在这里也真好呢,静留瞥了一眼身边的玖我夏树,看到她正半低着头,微闭双眼,手指却在书页上轻轻敲击,不知是真睡假睡,这样也好,反正自己也落得清静。


叹了口气,心里也不免遗憾。那个女人相貌、身材都对自己口味,而且还是自己从未尝试过的人妻属性,在酒吧几个来回就顺利拿下了,在她家情调加调情做得十足十,可还没等来真的,她丈夫就突然回来,差点被捉奸成双。只好连哄带骗让小遥帮自己善后,又借口参加公司旅行躲躲风头。小遥应该能处理好的,父亲大人也不会知道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她的怒火肯定也随着经验的累积成比例地增长吧。只是可惜那个女人呢,那么好的身材,感觉上又那么合拍,还有,她也长着一双自己魂牵梦萦的眼睛,那样的眼睛……






好了,不去想那些想不明白的事了。还是好好去享受这次旅行吧。不过小遥怎么把旅行的地点安排在夏威夷呢,不是意大利,不是北欧,不是法国,哪怕是伊豆箱根也行啊,一想到大家为之欢呼雀跃的阳光、沙滩、海水浴场,她就不由得苦笑一声。


而且从东京到夏威夷要十一个小时呢,她只能困在经济舱这样狭小的位子里,连伸个懒腰都要看旁边人的脸色,而且旁边的人是那个跟她不对盘的玖我夏树。


可就在百无聊赖地瞥向窗外的那一刻,她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飞机已经在太平洋上,蓝天、海洋与云朵之间,她突然看见了一只清亮的绿眼睛!她的心陡然一颤,身子一下子绷直了,“难道是太念念不忘,以至于天降神迹?”


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有些好笑地明白,这只不过是玻璃窗映出了身边那个人的影像而已。可是她怎么从没注意到,她身边的人也长着一双漂亮的绿眼睛呢?不,她注意到过,可是被对方的一巴掌打得失去了探究的兴趣了。


可如今她的眼睛和面容影影绰绰地叠加在窗外的海天之间,这近在咫尺却又虚无缥缈的影像,玖我夏树原本锋利的棱角和逼人的气势此时也虚化柔和起来,真有一种让人心神颤动的美。


这种光明正大地偷窥,也真让人兴奋啊。


而且玖我夏树似乎也在看着她。在玻璃窗里的影像告诉她,这个冷冰冰的女人,好像时不时地向她这个方向瞥去,漂亮的眉梢眼角,总是若有若无地从她身上捎带过。


百无聊赖的藤乃静留,不仅怀有自己的一个小秘密,还握有对方的小秘密,两个秘密碰撞的火花,足以点燃她对身边的女人的兴趣了。


“窗外紫外线很强,老是看窗外你眼睛不要了?”


静留听见身边的人冷冷地说,她转过头,看见玖我夏树正低头看一本厚厚的英文书,深蓝色的长直发垂在脸颊两边,更显得肤白胜雪,气质清洌。


“玖我博士不是在读书么,怎么会注意到我在看窗外?莫非,你是在……”静留翘起嘴角,努力让自己在调戏女人时妖娆的笑变成现在的谦和模样,玖我夏树不像其他女人,自己可得当点儿心。


岂料玖我夏树头也不抬,辜负了静留优美的笑:“我只是想委婉地提醒你把窗帘拉下,窗外的光线妨碍我看书了。”


正当静留感觉顺手捞到了一个机会来进行搭讪,用看书为开始,用借书为桥梁,有借书就有还书,有看书就有交流,有交流就能投其所好,一来二去,女人心里想什么、要什么,没有不知道的了。


正当藤乃静留轻启双唇,用魅力十足的京都腔开始新的爱情旅程,就看见玖我夏树抬起了头,清亮的碧眸注视着她,用她低沉却不失女人味的声音说道:“而且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啊拉,玖我博士请说,玖我博士说的任何事我都很感兴趣呢。”静留心领神会的笑容徐徐展开,她已经笃定,不用到下飞机,她就可以亲密地称呼她为“夏树”了。


所以她看到她的“夏树”靠近过来,压低声音,已经是心花怒放,然后她就听见这句话:“用玻璃窗反光来偷窥这种能被一眼看穿的方法,太老套了,还是别用了。”


说完,她的视线再次回到厚厚的英文书上,甚至都懒得欣赏一下藤乃静留凝固在脸上的优雅笑容。


当然,笑容一旦凝固,也就谈不上优雅了。甚至多了点莫名的喜感。此时她应该感谢,这是在狭窄的经济舱位,而不是一览无余的头等舱。


当然,藤乃静留控制情绪的本领是一流的,埋首书中的玖我夏树听到身边人依旧优雅地说:“是么?多谢玖我博士提醒,我会有所改进的。今后也请玖我博士多指教了。”


谁也不会听得出,此时在她不愠不躁的外表下,已经气得要命,在情爱的毕生大业上,她从来都是百战不殆,所向披靡,何曾有过这样的挫败和失手,这实在是人生的奇耻大辱,她一定要讨回!


玖我博士依旧冷淡超然,她似乎没有察觉到藤乃社长的任何情绪变化,白如葱根的纤长手指轻轻翻过书页,发出一声轻响。





静留,我怎么会不知道呢?看似睿智的你,总会自作聪明地弄这样傻傻的小把戏,总以为我会看不穿……好吧,如果你喜欢这样,那我就看不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Temmy 赞赏了 100 点“晚安。”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