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7-31 23:26
点击:243
章节字数:155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9-5 19:05 编辑


电磁炮62 最终话·レールガン


从萝拉那里得知『自动书记』已经启动,美琴立刻前往独立国同盟阻止陷入暴走的茵蒂克丝。

然而美琴因为先前被番外个体重伤,无力再和茵蒂克丝进行战斗。

正当身体即将被贯穿的时候,美琴毅然使用了会让能力暴走的『体晶』。

另一方面,抱着「想守护住美琴重要的人」相同信念的黑子几人最终达成一致,重新返回了美琴所在的地方。


「第八章第四十七节。对敌人迂回可能性较高的因数进行排除。」

没有给美琴停顿的时间,伴随着冰冷的声音,下一波攻击已经到达。

不是来自茵蒂克丝身边的光芒,而是从地面发出的攻击。

如同地震一般,原本被白雪覆盖的沥青路面完全塌陷,土壤从地底翻了出来。

不仅如此,周围的建筑物因为震动也开始倒塌,变成一片废墟。

紧接着,作为地基的混凝土、岩石、沙土,甚至是钢筋等材料都慢慢地从地面浮起。

好像有目标一样地在空中停留了数秒,最后瞄准了更高空的某样物体。

唰。

几乎是两倍音速的速度,无论是尖锐的钢筋还是沉重的岩石,全部都向美琴飞了过去。

呲啦——

伴随着电流切断物体的声音,原本会击中身体的物质被黑色的电流粉碎了。

铁砂般的黑色从美琴身上散发出来,茶色的瞳孔被电流充斥着。

而站在唯一一块完好的地面上的茵蒂克丝却如同天使一样被白色的光芒保护起来。

美琴的视线全都集中在茵蒂克丝身上,无视了对电磁风暴无效的袭击。

张开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美琴大声喊出了银发修女的名字,「茵蒂克丝——听见……!!」

轰!

白色的光束击中了黑色的电磁风暴。

「咕唔……」

巨大的冲击力让美琴退后了两步。

「第十五章第四节。切断敌对人物后路,给予其确实的处分。」

或许是感觉到击中了,茵蒂克丝的前方凝聚了数道白色光芒。

轰——

复数的白光想要贯穿美琴身体一般地撕裂了天空。

几乎同一时间,美琴从裤袋里拿出了一枚硬币,对准了茵蒂克丝。

「咕唔!」

白色的光芒刺激到了美琴的眼睛,让她不得不闭上双眼,听觉也被响彻在耳边的轰鸣声夺走。

担心超电磁炮会牵连到伊利沙里纳他们,硬币被美琴紧紧握在手里,没有发射出去。

不过幸运的是,即使看不见、听不到,美琴仍然可以凭借电磁波判断攻击的方向。

「唔……嘎!?」

无法彻底摧毁电磁风暴的白色光束不断加大着攻击的力度。

不仅如此,从茵蒂克丝的背后好像生出了血沫一般的赤色羽翼。

重新夺回感官的美琴惊讶地看着从地面浮起,正飞向自己的茵蒂克丝。

「茵蒂,克丝?」

「第十七章第三十三节。确认敌人带有北欧神话属性,作为对抗手段,再现丰收神之剑,即刻实行。」

白色的光点逐渐变大,在下个瞬间就变成了光束向美琴攻了过去。

呲啦——

额前的刘海处闪烁着黑色的电光,伴随着美琴右手挥出的动作,比雷击之枪威力更大的电磁之枪向前方发动了攻击。

「!?」

出乎美琴的意料,原本应该被击毁的光束好像活的一样向旁边绕开。

改变了原先的运动轨迹,而没有减慢速度,数道光束仍然朝着美琴的方向飞去。

美琴将两只手紧握成拳头,身体四周散发出黑色的电磁风暴。

哐当。

玻璃破碎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知道是白色光束击碎了电磁风暴还是电磁风暴抵挡住了白色光束,总之,双方的攻击被互相抵消掉了。

唰。

茵蒂克丝挥动了几下血沫般的羽翼。

紧接着,漂浮在她周围的光粒子逐渐形成了锐利的如同西洋剑一般的物体,在这些物体的表面还长出了数个尖锐的棱角。

突破了电磁风暴的保护圈,这些西洋剑瞄准了美琴身后的电磁翼。

「……呃!?呜哇啊啊啊啊——」

失去了电磁翼的支撑,美琴无法在空中保持平衡,在电磁翼被贯穿的同时,身体也开始向下掉落。

但是茵蒂克丝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放弃攻击,在她的周围仍然在快速凝聚着形成西洋剑的光粒子。

西洋剑下落的速度比身体掉落的速度快了一倍,即使有电磁风暴的阻挡,美琴的身上仍然被刺穿了好几处。

「咕,嘎啊啊啊!!」

闭上眼睛,强硬地在大脑里进行展开电磁翼的演算公式。

咔嚓。

空中传出了骨骼间摩擦的声音,美琴的身体以非常奇怪的动作旋转了几圈。

紧接着,美琴身上好像出现了黑色的什么东西。

啪。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被电流缠绕着的黑色电磁翼逐渐成形,让美琴在空中保持了平衡。

「唔……」

美琴闭上一只眼,右手捂着左肩,似乎是刚才的动作让肩膀脱臼了。

「第二十章第九节。确认为曲解的十字教教义。开始构筑应对上述术式最有效的术式。命名,『神啊,为何要舍我而去』发动准备结束。即刻实行。」

伴随着茵蒂克丝的命令,原本在她身边的纯白光柱逐渐变成了血红色,最后被染成了赤黑色。

美琴来不及反应,巨大的冲击力就把她逼向地面,赤黑色的光柱在一瞬间淹没了她停留的那一片空间。

下一个瞬间,覆盖了半径超过二十米范围的赤黑色的光柱持续了足足有数十秒。

被翻卷过来的土壤变成了粉尘,地面被光柱贯穿。

如果从洞口向下看,大概只能看到一片黑色,连有多深都无法判断。

原本应该是这样。

但是,当粉尘散开的时候,露出的只有陷入地层数米的区域和一个黑色的身影。

是美琴。

右腿跪在地上,左腿支撑着身体直立起来,右手紧紧地抓住左手腕挡在了身体前方。

左手的指甲全部裂开,渗出了黑色的血迹,手臂的皮肤好像被数把刀切割一样布满了伤痕,甚至能看到纤细的静脉和被割破的血管,大概连骨骼也遭到了破坏。

美琴紧闭着左眼,不知道是从额头流出的血迹还是其他原因,总之这只眼睛暂时失去了视觉。

不仅如此,靠近前额两侧的太阳穴也裂出了鲜血,侧腹的地方从衣服内侧流出了红色液体。

衣服吸收掉了大部分鲜血,但是滴在地面的血迹已经变成了暗黑色。

咚。

美琴的身体摇晃了几下,最后向前倒在了地上。

「……哈,嘎……咕唔……」

从嘴里发出这些意义不明的声音,美琴如同被丢弃的木偶一般瘫倒着。

内脏大概已经被破坏得非常严重了,不要说挪动手指,就连吸进氧气都很困难。

「嘎!咳!」

明明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但是美琴不能控制地咳出了血。

即使勉强能保持清晰的头脑,但是无论美琴怎么对身体下达「动起来」的命令,仍然没有反应。

就算再怎么痛恨自己的无力,美琴也不可能再站起来了,不如说到了这种程度还没有死掉已经是奇迹了。

『御坂小姐!听得到吗?御坂小姐!』

『……谁?是谁?』

『萝拉·斯图亚特,御坂小姐还记得这个名字吗?』

『是你……』

『诶。』萝拉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像遇到了什么好事一样,『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似乎是不满右方之火的作法,俄罗斯成教还有罗马正教已经和我们联合了。我们已经找到能够对抗「伯利恒之星」的方法了,现在正在施展术式,剩下的只要幻想杀手把禁书目录的远程控制灵装破坏掉,我这边就可以让禁书目录复原了。』

『啊,那就好……』

咚。

从萝拉那边传来了不知道什么物体倒下的声音,不止一个,好像有很多这样的声音。

美琴差点以为教堂是不是遭到了攻击,『怎么……』

『御坂小姐!你那里……怎么样了……』

萝拉打断了美琴想要关心的话,声音听起来不是很好。

『啊,有点,难办呢,稍微……』

嘴角露出了苦笑,美琴感觉到茵蒂克丝的电磁波越来越近,某股不知名的力量在她周围凝聚。

(大概,下一击就结束了吧。)

美琴这样想着。

黑子她们会很安全,茵蒂克丝也能够得救。

所有的目的已经达到,虽然没有完成和黑子的约定,不过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没有想到最后和自己说话的会是萝拉,但是自己的心意也能通过她传达给黑子她们吧。

美琴从来没有怨恨过萝拉把她当成利用的对象,只是生气她伤害了自己的朋友。

如果除掉这一点的话,美琴觉得萝拉会保护好黑子她们。

『听着御坂小姐,稍后禁书目录会暴走,现在立刻离开那里。』

『……呐,能不能,请你照顾好黑子她们,不要,再让她们遇到危险了……』

『……御坂小姐?』

(我想一直保护她们,但是……)

哗。

扇动翅膀的声音传进了美琴的耳中,虽然看不到,但是美琴能够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力量。

确认了美琴仍然活着,茵蒂克丝似乎是想彻底杀死美琴一般地挥动了几下赤黑色的羽翼。

『……御坂小姐,御坂……』

紧接着,漂浮在茵蒂克丝周围的光粒子凝聚成了强大的力量。

在美琴还想说什么之前,数道赤黑色的光柱朝着地面贯穿了下去。

巨大的轰鸣声切断了萝拉和美琴的通话。

轰——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美琴的身体漂浮在一片白茫茫的地方。

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好像静止了一样。

(唔……)

美琴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但不要说是活动,就连声音都发不出。

唯一能做的只是转动眼球,看着自己破烂的身体。

(啊啊,真是狼狈啊,被黑子看到的话肯定又会被说教……)

(……)

嘴角好像露出了苦笑,美琴松了一口气一样的闭上了眼睛。

(不过话说回来,这就是……死,吗?)

『不,你还没死。』

美琴听到了轻声的少女的声音,不,准确的说,这个声音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直接在大脑深处回响起来。

(……谁?是谁在说话?)

『还记得我吗?』

(唔……)

刚睁开眼就被一阵光芒刺激到,美琴立刻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才慢慢睁开一只眼。

『我,还记得吗我?』

那个声音再次在美琴的大脑深处响起。

(你……)

黑色的长发带了一些茶色发丝,脸上有一副具有知性美的细框眼镜,身上穿着的是雾之丘女子学院的校服。

少女的名字是风斩冰华,是学园都市230万人AIM扩散力场的集合体。

(你……是那个时候的……)

9月1日新学期开学的时候,魔法师雪莉·克伦威尔袭击了学园都市,而美琴协助黑子前往地下街救援被围困的学生。

在那里,美琴遇到了和上条、茵蒂克丝在一起的这位少女。

『嗯。』

风斩微笑着点点头。

(为什么我还会看到你?我不是已经死了吗?呃,难道你也死了?)

『不,你还没死,我也没死……准确的说,我不会死。』

(……天使?)

美琴注意到了,风斩头上漂浮着一个白色光环。

『不,我只是学园都市230万人AIM扩散力场的集合。』

(『实验』,『暗部』,居然把AIM扩散力场都利用到这种程度……那些家伙究竟隐藏了多少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美琴不能容忍理事会伤害自己的妹妹、朋友,而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曾经被肃清、差点死掉的事情。

(对了,茵蒂克丝现在怎么样了?)

『不用担心,「远程控制灵装」已经被破坏,她现在只是陷入昏迷。』

(呼……是吗……)

美琴送了一口气。

『你,真是了不起呢。』

(诶?)

『一个人阻止了茵蒂克丝。』

(因为是朋友。)

『……虽然现在说这个有点不合适,不过如果你知道的话肯定不会不管。』

(是不是黑子她们出事了?)

美琴的脑电波出现了变化,看上去是太担心黑子她们的情况而产生了波动。

『有关这个……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地考虑接下来的事情。』

(什么意思?你……)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那么……』

(喂!把话说清楚啊,喂……)

紧接着,美琴被白光包围了,风斩最后的话回响在美琴的大脑里。

谢谢你,救了茵蒂克丝。


「……姐……姐姐大人……」

熟悉的声音在美琴耳边响起,很近,大概只有十几公分,连这个声音的主人呼吸的声音都听得到。

声音越来越清晰。

逐渐的,美琴听到了一个,两个,甚至有哭泣的声音。

费力地睁开一只眼睛,感觉到温和的透明液体滴在自己脸上。

眨了眨眼睛,想抬头看清这个人是谁,但是没有力气。

大脑的的反应停止了,或许是先前受到的攻击切断了神经间传递的信号,直到感受到抱着自己的某个人的体温才开始运作。

(是谁?抱得好紧……)

手脚冰冷,甚至连心脏的跳动也变得不规律。

(好温暖……)

(但是,为什么要哭?)

眼球向旁边转动,看到几个模糊的影子,分辨不清谁是谁。

美琴想说什么,但是光是抬起眼皮就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不要说发不出一个音节,就连舌头都麻痹了。

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却感觉这个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无法动弹。

「……姐姐大人?」

熟悉的称呼,和先前温柔的声音不同,但美琴并不陌生。

抱着美琴的那个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然后慢慢地低下头看向怀里的美琴。

「太好,太好了……姐姐大人……」

终于看清了,抱着自己的那个人。

茶色的双马尾,粉色的瞳孔,特有的语调,眼眶内还挂着泪水。

『黑,子……』

无法说话,但美琴无意识的通过脑电波把想说的话传达给了黑子。

「姐姐大人……」黑子用手想擦掉脸上的眼泪,但怎样都擦不完,「姐姐大人,到底在做什么啊,又是一身的伤……刚才,您居然连心脏都停止了……真的,吓死黑子了……」

黑子几人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电光被赤黑色光柱淹没。

那一瞬间,几乎连心跳都漏掉了两拍。

「御坂同学,你看得到我吗?御坂同学……」

『食,蜂……』

「笨,笨蛋,喂……」

一个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庞占据了美琴的视线。

美琴注意到了,食蜂和蕾莎的眼睛红红的,虽然没有黑子、艾丽莎、伊莉莎那样明显,不过似乎哭过了。

麦野、席琪桃尔的脸上挂着沉重,布束和五和仍然露出惊讶的表情。

初春和佐天互相抱在一起,脸上残留着泪水,为美琴没有死感到高兴。

番外个体好像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一般僵在了原地,还没有回过神,结标只是把原本闭上的眼睛睁开。

神裂把视线从昏迷的茵蒂克丝转向了美琴,原本安慰伊莉莎的艾妮莉亚也看向了美琴。

还有包围着美琴的不同颜色的光芒,天草式脸上的紧张沉默,大概是在设置什么治疗术式吧。

『大家……为什么……』

「丢下姐姐大人逃走,这种事情黑子怎么做得到。」

「还是说在御坂同学眼里,我是只能一起欢乐而不能分担痛苦的人吗!?」

『……抱歉。』

美琴对她们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个词,而且,除了这个词以外,美琴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要责怪美琴不照顾好自己,但是看到那幅破烂的身体,什么话都说不出。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

「抱歉打扰你们了。」年轻的女声打破了刚才的气氛,「不过如果不离开这里的话,或许会被牵连进去。」

『发生了,什么?』

「看起来是幻想杀手赢了呢。」伊利沙里纳抬头看着漂浮在空中的那一片黑色,「没有了右方之火,『伯利恒之星』快要崩溃了。」

美琴吃力地看向那个方向,感觉很奇怪。

『那个东西,会怎么样?』

「掉下来。」伊利沙里纳叹了一口气,「直径超过40公里的浮游要塞,无论掉到哪里都会造成严重的伤害吧。虽然不想离开这里,但是那个东西和自动书记不一样,是不可抗力的存在,已经不是我们能够阻止的了。」

『什!』美琴咬紧了牙齿,脸上充满了不甘心,『明明已经结束了,就不能阻止了……呃!』

「姐姐大人!是不是哪里痛!?」

不要说痛觉了,大量的流血使身体变得冰冷,神经间传递的信号遭到破坏,美琴的五官大概只剩下模糊的视觉和能够感受黑子体温的触觉了。

不过幸运的是,脑电波还可以传达自己的想法。

『不,没什么……』

美琴的大脑开始快速运转。

上条打败了右方之火,而『伯利恒之星』失去了右方之火的动力而崩溃。

如果从那种高度掉下来的话,肯定会造成严重的伤害。

(怎么办?)

美琴好像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浮游要塞明显的向下掉落了一段距离。

(一定有办法的,快点想啊!)

「我这边的情况很不乐观,无法照顾到你们,不过有『圣人』在的话,我的担心也是没必要的吧。」

离开?

不,对美琴来说是逃走。

没有尝试过就逃走,美琴无法接受。

『请等……』

「够了御坂同学!」不用听美琴说完,食蜂就知道了她的意思,「这样破烂的身体还能做什么呢!」

『一定可以的!如果用我的超电磁炮的话……』

「确实,你的超电磁炮超过了三倍音速,但是单单是硬币的话只有50米的射程。」星形的瞳孔注视着美琴,「或许御坂同学连那个东西都无法接近。」

『……』

三倍音速,50米,硬币。

『御坂网络』,『体晶』,『天使』。

(确实,硬币不行,但如果是别的物体呢。)

嘴角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一个夸张的想法出现在美琴的脑海里。

「御坂,同学?」

看到美琴的笑容,食蜂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我想到了呢,能够把那个东西摧毁,不让任何人受伤的方法。』

「不行!」

所有人都大声喊出了这句话。

虽然不知道美琴到底会怎么做,但是唯一肯定的是「这个笨蛋肯定会受伤」。

『没关系的,我有把握用Railgun彻底摧毁那个东西。』

「不行!这种情况怎么能让你去,就算用绑的,我也要把你拖走……」

蕾莎一把抓住了美琴的手腕,但是冰冷的温度让她的身体就这样僵在了原地。

『蕾,莎?』

「混蛋!」蕾莎大声地喊了出来,「你不仅是笨蛋,更是混蛋!从来,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抱歉……』美琴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但下一秒就变成了微笑,『我知道的,大家的感受……这么久以来,就算我再迟钝也应该明白了。』

「笨蛋,你……」

『席琪桃尔是为了我才使用「原典」,把身体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御坂美琴!」席琪桃尔闭上眼睛,「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是我的错,才会让你遭受这种痛苦,对不起。』

(御坂美琴你这个笨蛋!)

席琪桃尔握紧了拳头。

『艾丽莎也是,如果不是我的话,你现在会好好的待在英国,也不会来俄罗斯遇到这些不幸的事情。』

「不是的!」艾丽莎大声地打断了美琴的话,但是因为高烧没有退掉,声音仍然很轻,「没有美琴的话,我会被理事会当成实验对象,美琴……美琴给我带来的是幸福,才不是不幸!」

『但是,如果不是我的话,或许你会生活得更幸福……对不起。』

(不是,才不是这样的!没有美琴的生活,怎么会幸福……)

艾丽莎咬紧了嘴唇,说不出话。

『还有五和,一直在为了我的事情忙碌,和艾丽莎一样,一直在为受伤的我消耗体力、使用魔法。』

「没有这回事美琴小姐。」五和一直在摇头,「我只是做应该做的事情。」

『明明是自己的无能,却要让你们伤脑筋,真是对不起呢。』

(是很坚强才对,一点都不像美琴小姐自己说的那样。)

不知道该怎么说的五和低下了头。

『神裂小姐,抱歉,没有完成约定……我,没有照顾好茵蒂克丝。』

「不,这个孩子一旦失控就连我都很棘手……」

『明明神裂小姐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我还要给你添麻烦,对不起……还有天草式的各位,真的很对不起。』

原本神裂是为了让普通人去避难才会来到俄罗斯,现在却出现在这里。

美琴以为是自己给神裂添了麻烦,但实际上,天草式已经完成了避难任务,放心不下美琴才会赶来。

(没有麻烦!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大概还会继续死脑筋,伤害他们……说什么对不起,只要你没事就好了啊。)

神裂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大眼女,结标淡希,很感谢你们来帮我。』

「我只是为了妹妹。」

拿着笔记本的手在颤抖,但是布束脸上没有发生变化。

「啧,我想做什么和你没有关系吧。」结标的视线看着黑子,但黑子并没有回应,「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白井同学。」

『不管怎样,谢谢,还有把你们牵连进来,对不起呢。』

『麦野也是,抱歉了呢,明明是想救你的,但结果也把你牵连进来了。』

「少说这种恶心的话了第三位。」麦野不爽地把头发向后梳理了一下,「救?牵连?这种话就等我把你轰成碎片再说吧小鬼。」

『谢谢……』

活着和我好好的决斗。

美琴笑了出来,完全明白麦野的意思。

「啧,小鬼。」

『伊莉莎。』这是美琴在两人见面后第一次喊出红发少女的名字,『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呢。』

「啊,不,没有……」

『艾妮莉亚千万别像我这样呢,要做个好姐姐,好好照顾妹妹。』

「不用你多说。」

完全像是在告别一样,美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番外个体。』美琴说出了最后一个妹妹的名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姐姐大人,为什么要向御坂道歉呢?」相同颜色的瞳孔对在了一起,「明明做错事情的是御坂,为什么还要道歉。」

『因为是妹妹。』美琴正视着番外个体,『没有犯错的妹妹,只有没有教导好妹妹的姐姐。』

『……抱歉,虽然我没有做你姐姐的资格,但是,至少,让我承担自己的错误。』

「姐姐大人没有错。」番外个体用左手抓住右手臂,低下了头,「或许是御坂做错了……怨恨姐姐大人,埋怨姐姐大人交出DNA,把愤怒和恶意全部发泄在姐姐大人身上,甚至,想要杀掉姐姐大人……」

「御坂,根本不明白姐姐大人的痛苦……」

『呃……咕唔……』

美琴露出了微笑,想要伸手去安慰番外个体,但只有几根手指在轻微的跳动。

不知道是不是互相有了感应,番外个体走到美琴身边,跪坐在地上,把头低下去靠近美琴。

「姐姐大人有什……!?」

啪嗒。

冰冷的温度出现在番外个体的头发上,刺激着她的触觉,美琴无力地把右手搭在了她头上。

『妹妹,因为是妹妹……你是我的,妹妹啊。』

「!!」

番外个体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就算做了再过分、所有人都不能原谅的事情,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

『所以,别再哭了。』

「!?」

滴答。

透明的液体滴在了美琴的身上。

「御坂,哭了?」

不敢相信地看着透明的液体滴在自己的手心,番外个体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哭了。

「这是什么?为什么御坂的心脏会感到痛苦?好难受……」

『那些孩子……拜托……』

美琴轻轻地摸着番外个体的头。

不过即使是这么简单的动作,也用尽了美琴全身的力气。

『佐天同学,初春同学。』美琴的视线看向了佐天和初春,『在学园都市受到你们很多的照顾,谢谢。我一直都把你们卷入危险的事件中,对不起。』

「是我们受到你的照顾才对,御坂学姐……」

初春把脸埋进佐天的怀里,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还有固法前辈,代我,向她说一句抱歉……』

「那御坂学姐呢?我们答应过固法前辈,会把御坂学姐和白井同学一起带回去。」

『嗯,我会……约定……所以……』

「姐姐大人!?」

右手从番外个体的头上滑落,眼睛变得空洞、失去了焦点,连电磁波都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

『蕾莎……对不起……一直,麻烦你……』

「你给我闭嘴笨蛋!等你好了,这些账我会连本带利找你要回来的!」蕾莎跪坐在地上,拳头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不要,再说了……」

『食,蜂……』

「我在这里,御坂同学。」

似乎是想让美琴感受到自己在哪里,食蜂握住了美琴的右手。

『对,对不起……』

『我,救过我……打伤你……对不起……』

「没有,那不是御坂同学的错,不用道歉。」

『黑,子……』

「姐姐,大人?」

黑子一直抱着美琴,能够明显感觉到美琴的体温正在下降。

『……对不起……』

有很多话要说,但是通过脑电波传达给黑子的只有这几个音节。

「姐姐大人什么都不要说,黑子知道……」

「想要保护大家,想要每一个人都幸福……但是姐姐大人有没有想过自己啊!」

「姐姐大人……根本不明白黑子,还有大家的心情……从来没有……」

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或许是因为伤势太重而让大脑停止了思考,又或者是美琴一直都在回避大家对她的感情。

和朋友们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美琴想的就这么简单。

但实际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感情发生了变化。

『……呐,黑子……』

原本应该在黑子脑袋上方的『伯利恒之星』已经被黑子遮挡住,大概掉落的速度已经变快了。

美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没有一点效果,甚至连眼皮都要闭起来了。

「姐姐大人!?」

『大概,我真的很笨吧……』

『但是约定过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

『所以,再一次约定吧。』

『回学园都市。』

『到了那个时候……再好好地告诉我吧,大家的心意……』

「姐姐大人!!」

脑电波的感应消失了。

紧接着,美琴的身体突然散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连给黑子几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美琴就从黑子的怀里漂浮起来。

「姐姐大人!您要去哪里!?姐姐大人——」

美琴听不到黑子几人的声音,整个大脑全部用来进行大规模的演算。

虽然每个妹妹的能力不到美琴的1%,但是结合了一万人计算力的『御坂网络』几乎可以成为另一个LV5。

而『体晶』则是可以提高演算能力的东西,甚至有传言能够凭它达到LV6。

拥有了以上两样东西,如果是平时的美琴或许能够用尽全力摧毁『伯利恒之星』。

但是现在的美琴连活下去都很困难了。

(拜托了,只要一下就好,给我动起来啊——)

美琴对已经变得破烂的身体下达着这种不可能的命令。

『一定要这么勉强自己吗?』

(谁?)

『是我,风斩。』

(你……)

『你的决意,我已经感觉到了。但是,真的要这么做吗?』

(嗯!)

『……我明白……』

『短发,短发。』

(茵蒂克丝!?)

『为什么没有逃走呢?』

(因为不想逃啊。)

看到茵蒂克丝在痛苦,看到更多的人遭受痛苦,美琴不想逃,也绝对做不到。

(抱歉了茵蒂克丝,接下来我会用Railgun把那个东西彻底毁掉。)

(虽然那家伙也在上面,不过他是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没关系的哟,我也相信,当麻会像以前一样回来。』

(嗯,那么……)

『短发也是,千万别死掉啊。』

(嗯!)

『冰华,短发的事情,就拜托了。』

『交给我吧。』

(拜托了风斩。)

(你的,把你的力量全部借给我——)

230万人的AIM扩散力场全部转化为电信号,强大的计算力瞬间涌入美琴的大脑。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长达数十米、甚至更长的电磁翼散发出刺眼的光芒。

紧接着,美琴的身体一下子冲了出去。

把自己作为发射超电磁炮的物体,速度是硬币的十几倍。

大概只有一两秒,美琴和从空中掉落的『伯利恒之星』发生了冲撞。

轰——



五年后


圣诞夜前三天 苏格兰

进入十二月的英国,气温已经接近零点。

整个英格兰都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为即将到来的圣诞节做准备。

绿色的草地几乎被白雪覆盖,但是雪已经停止,所以即使在这种天气也能看到有不少奶牛在吃草。

唯一的一条公路上行驶着一辆狭窄的汽车,车上坐着四个年纪不到二十的少女。

「阿嚏!」戴着头箍的褐发少女打了一个喷嚏,然后迅速的拉上了玻璃制的车窗,「好冷啊蕾莎。」

「嗯……」

黑色的长发被绑成三束放在身后,蕾莎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句,认真地看着手上拿着的一张正在发光的符文卡片。

「贝洛璞~」

褐发少女转过头对银发少女露出可怜的眼神。

贝洛璞叹了一口气,「算了,兰西斯。」

「蕾莎,你确定那个东西这个方向?」

两只手紧握方向盘的金发少女从后视镜里看向蕾莎。

「嗯,探索术式显示的是这个方向没错,而且魔力感应越来越强烈了。」

「但是前面的就只有……」

普罗莉丝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踩了刹车。

「等,为什么停车?」

「下车看看吧蕾莎。」

贝洛璞打开车门,从汽车内走了下去。

「蕾莎,快看。」

「唔?怎么了……」最后一个下车的蕾莎听到声音后立刻跑了过去,「怎么会这样!!」

进入蕾莎视线的是一个巨大的坑洞,看不到底,大概有数百米深。

「等一下。」

蕾莎趴在悬崖边,用尽全力把手上设置了探索术式的符文卡片伸到下面。

闪烁的光芒更加亮了。

「没错,就在下面。」

「但是这里没有可以攀爬的地方,怎么下去?」

贝洛璞大致看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普罗莉丝,用你的『翼』。」

「诶?」

蕾莎从地上爬起,拍掉了身上的白雪,「我的『尾巴』从上往下的话太勉强了。」

「我知道了。」普罗莉丝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后长出了类似蝙蝠的光之羽翼,「那么,我和蕾莎先下去看看情况,贝洛璞和兰西斯就留在上面。」

「嗯,有情况的话记得用通信符文联系。」

贝洛璞摇晃了手上的符文卡片。

「知道了,那么。」普罗莉丝抱住了蕾莎,「小心了,蕾莎。」

「嗯。」

光之羽翼在空中闪过,一会就看不到两人的影子了。

「蕾莎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过觉,再这样下去会累坏的。」兰西斯看着悬崖下面,叹了一口气,「说起来快要到圣诞节了啊。」

「是啊,今年蕾莎还是会去那里的吧。」贝洛璞的嘴角露出了笑容,「前两年还说什么『那个笨蛋果然是混蛋!明年我才不会再浪费时间去看她了』,结果第二年还不是早早的赶过去了。」

「但是回来的时候那种表情……」

「兰西斯。」

贝洛璞对她摇摇头。

因为不想再看到蕾莎失望的表情,今年谁都没有提起那个人的名字,就连「日本」这两个字都不会出现在对话中。

寻找能够增加力量的灵装。

蕾莎借口说是为了增加『新生之光』全员的战斗力,但实际上贝洛璞她们都知道是因为某个人。

如果用这种灵装的话就可以让治疗魔法起到加倍的效果。

「不过如果我们提起的话,蕾莎肯定会说『才,才不是为了那个笨蛋,是为了我们自己才寻找灵装的』,这样的话吧。」

「是呢。」

寻找能够救那个人的灵装,蕾莎已经用了五年时间。


圣诞夜前三天 俄罗斯

「……这些我都知道了,待会我会写一封信回应,麻烦神裂小姐带回给最高主教。」

皮肤苍白、非常消瘦的金发女人坐在会议桌前,手上拿着一封已经阅读完的信。

「嗯,最高主教那里并不着急,有时间再回信也没关系。」

「马上就要圣诞节了,神裂小姐不急着回英国吗?」

「不,原本的打算就是在圣诞节之后回去。」

「在俄罗斯过一次异国风味的圣诞节,怎么样。」伊利沙里纳微笑地看着神裂,「虽然很想这么说,不过看起来神裂小姐另有打算。」

「是打算去那里吗?」

「诶,稍微有一些私事呢。」

神裂点点头,没有否认。

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伊利沙里纳独立同盟国受到英国清教的帮助,暂时和俄罗斯达成了休战协议。

原本经常会爆发的小型战争在近几年也变得平缓。

独立国同盟无论在经济方面还是交际方面,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

神裂和伊利沙里纳在会议室谈话,而艾妮莉亚和五和站在门外防止有人打扰。

「那个,她……嗯,还好吗?」

一直想说什么的艾妮莉亚终于问出了口。

「啊,还是那个样子,不过听说好多了。」

「这样啊……」艾妮莉亚抬头看着天空,「从那以后,已经五年了呢。」

「是呢。」

「今年,你也会去的吧?」

「嗯。」五和的嘴角露出了苦笑,「就算只是看一眼也好呢。」

「是吗。」艾妮莉亚看着从不远处跑来的红发少女,「伊莉莎也很想她呢,每次你们到这里的时候都会来问她的情况。」

「诶,不止是伊莉莎小姐,我们都很想念她。」


圣诞夜前两天 伦敦

「呜……明明已经快到圣诞节了,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工作……」

金色长发是身高的2.5倍,年龄仍然是谜的女性坐在她专属的私人花园内品着红茶,但脸上哭丧的表情却和品红茶这样悠闲的事情完全不搭配。

「最高主教!你现在再不工作就来不及了!」

「但是工作量好大……」

红发的魔法师没有理会萝拉的埋怨,嘴里念着咒文,右手上出现了一把炎剑。

「等,史提尔,为何要拿出炎剑?……呜哇!」

没有等萝拉做出反应,史提尔的炎剑已经掠过了她的头顶,烧焦了几根金发。

「冷,冷静,史提尔,你该不会是因为我没有让你陪禁书目录一起去学园都市才生气的吧。」

「我只是想让你赶快去工作。」

「呜哇!冷静史提尔……」萝拉向旁边躲开了炎剑,「禁书目录身边有鸣护和建宫陪着,而且神裂也会赶过去,你无须担心……」

「那个孩子交给别人我怎么会放心。」

「果然还是生气了吧。」萝拉躲到了桌子后面,原本她坐着的椅子已经被砍成两截烧成了木屑,「会为了这种事情生气的男人,你不觉得太小气了吗,史提尔。」

「这样啊……」史提尔拿下嘴角叼着的烟蒂,默念了咒文,左手又出现了一把炎剑,「这里的杂草很久没有人管理了,我想有必要好好修剪一下。」

「史提尔,不可……」

火焰淹没了萝拉的声音。


圣诞夜前两天 白金汉宫

「薇莉安。」

听到声音,穿着青色礼服的少女转过身,对着红色礼服的女性弯腰行礼,「姐姐殿下。」

「天气冷,当心身体。」琪雅莉莎走到薇莉安旁边,关上了窗户,「心情不好吗?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薇莉安摇摇头,「不,没什么。」

「是在想那个人的事情吗。」

琪雅莉莎叹了一口气,用肯定的语气问着。

「……嗯。」

「已经,五年了吧。」

「神裂和禁书目录她们应该快到学园都市了,希望今年能够有好消息。」

「薇莉安。」琪雅莉莎认真地看着薇莉安,「我知道你一直在想着那个日本人,但是……是时候该面对现实了。」

「姐姐殿下?」薇莉安疑惑地看着琪雅莉莎,然后露出了「明白」的表情,「是法国那里吗。」

战争结束后,法国和英国解开了矛盾。

法国派出了未来的王位继承人来白金汉宫签署协议的时候喜欢上了薇莉安。

从那个时候起,法国王子每年都会前往白金汉宫求婚。

但已经过了五年,薇莉安给出的回应仍然是「不同意」。

「诶。」琪雅莉莎点点头,「我想知道,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姐姐大人不是很清楚吗?」薇莉安闭上了眼睛,「不过如果……」

「没有如果。」

想要说的话被强硬地打断了。

「!?」

「你的意愿就是我们『王室派』的回答。」

「但是……」

「也没有但是。」琪雅莉莎转身离开,「我会这样回应,无论怎样,妹妹的幸福才最重要。」


圣诞夜前两天 学园都市

(又回来了呢。)

粉色头发的少女用一只手挡住风吹过的散发,视线看向第七学区的方位。

「艾丽莎,我饿了。」

「诶?但是茵蒂克丝刚才在飞机上已经吃过晚饭……」

「饿了。」

茵蒂克丝鼓起一张嘴站在原地,不,准确的说已经开始向地面瘫下去了。

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茵蒂克丝并没有回到学园都市和上条居住,而是留在了英国清教。

「诶?茵蒂克丝……」艾丽莎看着已经趴在地上的茵蒂克丝叹了一口气,「建宫先生去拿行李箱了,等他来了我们再去吃饭好不好?」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学园都市就和英国清教联手,现在的关系比以前的交流更加广泛了。

不过因为魔法侧和科学侧有一些规定,不能只对英国清教例外。

所以,会来学园都市的只有来探望朋友的天草式和原先住在这里的艾丽莎。

「但是,真的好饿,为什么当麻还没有来……」茵蒂克丝继续抱怨着,「去看短发的时候也是这样,每次都迟到……」

「等,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上条先生……」


圣诞夜前一天 学园都市 第十学区

茶色长发的少女站在一块墓地前,只是看着那张照片上的某个人,一句话也没说。

「哟,麦野,来了很久了吗?」

「唔?」

麦野转过头看到一对情侣带着一个金发少女走了过来。

金发少女和照片上的那个人长得有些相像。

「哼,刚来没一会,不过现在就要走了。」

「真不坦诚啊,麦野。」

麦野走过那个少年旁边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话,「喂,滨面。」

「诶……呜哇!」

麦野从背后一脚把滨面踹在地上,「你想死吗,混蛋。」

「麦野好厉害~滨面又输了~」

金发少女在滨面周围绕着圈。

「芙蕾米娅。」泷壶走过去摸着芙蕾米娅的头,蹲在滨面身前,「没关系的滨面,就算是这样的滨面我也会支持的。」

「咕唔……」

(好丢人……)

滨面摸着脑袋站了起来,「哎。」

「你有什么不满吗,混蛋。」

「没,没有……」

滨面立刻用力摇着双手和头。

「啧。」

麦野甩了一下茶色的长发,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麦野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啊。」

「因为,快到那个时候了。」

泷壶面无表情的回应着滨面。

战争之后,滨面用『素养判定』作为和学园都市上层的交涉材料,和麦野和解并重组了『Item』。

「明天就是圣诞夜了,今年麦野还是不和我们一起过吗?」

芙蕾米娅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泷壶。

「诶,她那里也有一些私事呢。」


圣诞夜前一天 学园都市 第七学区

「哟,今天情况怎么样。」

滑动门滑动的声音响起,褐色皮肤的少女从门外走了进来。

「身体感觉很好,do御坂向你问好。」

「Well。」大眼睛少女手上拿着病历单认真地看着,「身体机能上还有一些障碍,不过好好调养的话就可以了。」

「呼,那就好。」

席琪桃尔松了一口气。

大概在三年前,所有的妹妹都被检测出身体机能丧失,即将死亡。

克隆人的生命不能长久,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不过幸运的是,因为提前被发现,呱太医生想尽了一切办法终于让妹妹们活了下来,但是身体大概会永远保持这种状态。

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每隔一段时间都必须接受身体检查的情况。


圣诞夜前一天 学园都市 第七学区某公寓

「这只呱太是御坂的,御坂御坂踮起脚尖想要从番外个体手里抢过呱太。」

头上长着一根呆毛的十岁少女把两只手举得很高。

「嗯……」番外个体一只手举得高高的拿着呱太挂饰,另一只手抵着最后之作的脑袋,「这种东西有什么……」

只是抬起头看了一眼呱太,番外个体的视线就被吸引住了。

「诶~明明番外个体你也想要呱太,御坂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最后之作两只手叉着腰,斜着眼睛看着番外个体,「其他呱太的话御坂可以让给你几个,但是这只呱太是姐姐大人送给御坂的,绝对不会让给你,御坂御坂宣示着这只呱太的主权。」

五年前,美琴和垣根战斗中暴走,在医院休养的期间被最后之作缠着买了一只呱太送给她作为礼物。

而这只呱太被最后之作一直挂在手机上作为手机链,现在正在番外个体的手中。

「哈?御坂会喜欢这种幼稚的东西?」番外个体的嘴角露出了坏笑,「不过你既然这么说,御坂就一定要抢过来了。」

「明明就是喜欢,还不肯承认,番外个体你是和姐姐大人一样的傲娇,快还给御坂还给御坂!」最后之作跳起来想要抢呱太挂饰,但是够不着,「番外个体你是妹妹,御坂是你的姐姐,所以你要听御坂的话。」

最后之作虽然最小,但因为比番外个体先出生,所以是姐姐。

不过番外个体从来没有承认过。

「哈?御坂的姐姐?」

番外个体用一只手拉着最后之作头上的呆毛。

「好痛好痛,快放手,放手……」

(啧,吵死了。)

一方通行躺在沙发上睁开一只眼睛,然后重新换了一个睡觉的姿势,按下颈间的电击开关,打开了『反射』。


圣诞夜当天 学园都市 第七学区

「谢谢光临。」

伴随着营业员亲切的声音,商店的滑动门向两边移动。

金色长发的少女从里面走出来,手上抱着一个几乎有1.5米左右的大型绿色布偶。

「呼,好重……」

食蜂叹了一口气,把快要掉下来的呱太布偶向上拉了拉。

虽然已经过了五年,但是食蜂的运动神经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周围有很多奇怪的眼光都在盯着她,不过比起这个,她更加在意自己会不会不小心把呱太掉在地上。

「哟,这不是心理掌握吗。」红色头发的少女刚好站在前方不远处,「诶~都已经是大学生了,怎么还买这种幼稚的东西。」

今年四月,食蜂进入了主修神经学的大学深造。

虽然食蜂的能力和大脑有点些关联,不过在熟悉她的人眼里,她会选择继续学习,也是为了某个人吧。

「和你没关系吧。」

食蜂不满地看了结标一眼。

「当然。」结标无所谓地耸耸肩,「不过学园都市的第五位大人抱着这种幼稚的东西走在街上,想不引人注意都难啊。」

「不用你的能力吗?」

「诶,确实。」食蜂甩了一下金色长发,「但是我不会用。」

每年圣诞节的时候,食蜂都会订购一只呱太送给美琴。

就算周围的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她也不会使用能力。

这个东西是送给御坂同学的,如果用能力的话,她会生气。

因为这个原因,食蜂坚持自己来拿,这样持续了五年。

「在九月开学的时候就预定好了,是送给御坂同学的圣诞礼物。」

结标叹了一口气,「你也是,白井同学也是,都为了那个花心的家伙……」

「御坂同学不是花心哦。」食蜂紧紧抓住挎包,似乎想透过它握住手机上的某样东西,「只是笨蛋。」


圣诞夜当天 学园都市 第七学区 风纪委员177支部

「我进来了。」门外响起很元气的声音,黑色长发的少女拿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初春,白井同学,啊咧?白井同学呢?」

「啊,佐天同学你来了,白井同学去拿资料了,过会就回来。」初春立刻跑到佐天旁边,「那个限量版的蛋糕买到了吗?」

「是是。」佐天把手上的袋子递给初春,「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佐天同学太好了~」初春转过头走向沙发,「……呀——」

但是刚转过头,初春就感到裙子下面突然有一阵风吹过。

「今天是黄色小花的胖次啊初春。」

「佐天同学~」

「咳。」无奈地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中,从门外走进来把茶色长发披在肩上的少女,「我只是去拿了资料,你们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啊。」

「白井同学~」脸红的初春抱着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佐天同学也说点什么啊。」

「下次换我送你的那条粉色打底的小白兔胖次怎么样?」

几乎在佐天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初春抱着袋子躲到了电脑桌前,身上散发出「不理你们」的气息。

黑子叹了一口气,「初春,今天是圣诞夜,快点把工作做完,我还要去一趟医院。」

「嘛,不要着急啦白井同学,大家都会去的。」

佐天从黑子手上接过一叠文件袋,放在了茶几上。

「母亲大人一个人在医院太勉强了,我想早点过去。」

黑子坐在了沙发上,开始整理这些文件袋。

「美铃小姐也来了吗?今年好像有点晚。」

在佐天的记忆里,美铃每年都要提前半个月,甚至在12月初的时候就已经到学园都市了。

「嗯,因为大学里的一些事情有些晚了。」

「这样啊,说起来今年决定去什么地方了吗?」

「嗯。」黑子点点头,「第二十一学区。」

「诶~那里啊。」

佐天似乎陷入了回忆。

五年前,美琴受伤住院的时候,和黑子几人一起去那里郊游。

大概这种记忆对黑子她们来说也有值得纪念的地方。

「嗯。」黑子坐在了沙发上,「虽然已经约好在那里见面,不过我还是想早点见到……」

因为照顾美琴而一直没有去上学,被美铃说教了一顿并警告在恢复以前的黑子之前不准再见美琴,黑子一直都在压抑想要见美琴的迫切希望。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黑子也明白美铃的意思,虽然减少了去医院的次数,但是对美琴的感情没有丝毫减弱,倒不如说反而增加了。

「白井同学……」

「白井同学!7th Mist附近发生了抢劫案。」

「可恶,竟然在这个时候……」黑子咬紧了牙齿,左手从裙裤口袋里拿出绿色的风纪委员袖章,戴在了右臂上,「初春。」

「是。」

唰。

空间被撕裂的声音和初春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竟然在这个时候……那个犯人应该会很惨吧。)

佐天叹了一口气。

(不过,不愧是默契的拍档啊。)

佐天看着两人的动作,露出了微笑。

「呐,初春。」突然想起了什么,佐天走到初春旁边,「来年我们就要毕业了,白井同学有什么打算吗?」

「她呀……」初春微笑地看着佐天,「不是很明显吗?」

坚持自己的正义。

不止是为了自己,也为了美琴,黑子不会放弃。


圣诞夜当天 学园都市 第七学区 冥土追魂所在医院

「哟,小美琴,妈妈又来看你了,今天感觉怎么样?」

除了滑动门的声音,安静的病房里只有美铃一个人在说话。

「还有哦,今天是圣诞夜,小美琴有没有想要的礼物?」

「啊啦,有什么喜欢的就说出来,不要害羞哦~」

美铃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袋,放在胸前,「锵锵~」

「快看,这是限量版的呱太哦~怎么样,喜欢吗?」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沉默起来。

病床上的茶色短发少女还是一如既往的熟睡着,没有任何反应。

美铃默默地把包装袋放在床头旁边,用手摸着美琴的脸颊。

「旅挂君有在世界各地寻找让你醒来的方法哦,但是太忙了今年还是回不来,你不会责怪他吧。」

「又瘦了呢美琴,怎么不好好吃饭呢。」

美铃得知消息是在五年前的圣诞夜。

原本想给美琴打电话祝圣诞快乐,但却得知自己的女儿正在急救室里抢救。

急急忙忙赶来的美铃看到的是几乎被绷带绑成木乃伊样子、仍然躺在重病室的美琴。

美琴的身体没有好转,有时候甚至恶化,美铃每天都在担心下一秒女儿会不会被送进急救室。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乎半年的时间。

或许是大家的希望,又或者是良好的治疗,美琴的病情终于在一年后稳定了下来。

虽然脱离了病危,但美琴没有要清醒的迹象,或许会一直这样沉睡下去。

在那之后又过了四年。

「呐,美琴,妈妈跟你说哦,今天小黑子她们会来看你哦。」

美铃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握住美琴的右手,看到上面绑着的那根已经褪色的红色发带笑了起来。

「小操祈也会给你买呱太哦,听她说好像是特意定制的。」

「小蕾莎好像会带对你身体有帮助的东西过来的样子。」

「小火织还是一如既往的害羞哦。」

「小五和的料理已经好吃得连妈妈我都觉得危机十足了。」

「还有,别看小沈利很凶,但她可是非常担心你的。妈妈有看到她在小黑子她们离开后偷偷来看你哦。」

「小艾丽莎很会体贴人,也很会照顾你。」

「小席琪桃尔也有经常来看你,但是每次都会脸红着离开,如果不是小美琴还在昏迷,我会以为你对她做了什么呢。」

「我有听小操祈说过哦,小美琴是不是经常占女孩子便宜?」

「虽然是女孩子,小美琴有时候也会像旅挂君一样帅气温柔。」

「但是小美琴不要以为是女孩子就可以毫无顾虑的占同性便宜,不负责的话会很麻烦的哦。」

「对了,小美琴有很长时间没有和小光子她们见面了吧。」

「她们一直有来看你哦,只是你不知道。」

「小饰利和小泪子每次都会把沉默的气氛带动起来呢。」

「那个叫茵蒂克丝的孩子每次来都会带好多吃的东西,不过都被她吃光了,很可爱的孩子呢。」

「说起来英国和俄罗斯那里好像也有妈妈不知道的事情吧。」

「有一次我甚至看到很多看上去是英国骑士的人出现在门口,还有被称为公主的人也在。」

「真的吓到妈妈了呢。」

「不过我们家美琴居然认识这么多了不起的人,等你醒来妈妈一定会问个明白的哦。」

「你的妹妹……那些孩子的事情妈妈也都知道了。」

「很了不起呢,美琴。」

「她们,都很想念你……我也是……」

用自己作为代价摧毁了『伯利恒之星』,用『原典』消除了残骸物的影响,那个时候的美琴或许已经达到LV6的力量了吧。

感觉到这股力量的亚雷斯塔命令理事会取消肃清美琴的指令,最终美琴在青蛙医生和魔法的努力下活了下来。

但是究竟美琴是不是达到了LV6,对任何关心她的人来说都无所谓。

只要美琴还活着。

「……所以,快醒醒吧,美琴……」

美铃低着头,紧紧握着美琴的右手,在心里这样祈祷着。

「!!」

感觉到了,从手掌里传来轻微的熟悉感。

美铃慢慢地抬起头。

看到了,一直握在手心里的那几根手指在跳动。

「美,美琴!?」


圣诞夜晚上 第二十一学区

虽然平时有点冷清,但是圣诞夜从这个地方看整个学园都市的雪景会很漂亮。

早早就来到找到了能够一览学园都市的最佳位置,食蜂几人推着美琴的轮椅来到了山坡上。

美铃没有来,似乎是想给她们好好享受圣诞节的气氛。

「御坂同学~这是我送给你的圣诞礼物哦~怎么样,很喜欢吧。」

「喂,让开让开,我这里也有话要对笨蛋说。那个,笨蛋,这次我带了可以让恢复魔法效果加倍的灵装,等圣诞节过后我就……」

「御坂美琴,我……」

「快点给我醒来,和我决斗啊,第三位!」

「姐姐大人~御坂御坂抽中了一只呱太,快看。」

「你这样趴在姐姐大人身上也没用啊,最后之作。」

「姐姐大人,这是御坂手工制作的呱太,do御坂代替所有的御坂们把呱太放在姐姐大人手上,希望姐姐大人能够早点醒来。」

「哦吼吼,知道御坂同学是本小姐婚后光子的朋友还敢……」

(这次我带了大精灵光之女仆装,不知道美琴小姐会不会喜欢。)

(该,该怎么办,要不要和少女说话……)

「短发短发,快看,这里有好多好吃的。」

「茵蒂克丝,别全部吃完了,那是给美琴的。」

「初春,白井同学怎么还没有来?」

「应该,就快了。」

唰。

空间被撕裂的声音响了起来,茶色长发的少女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抱歉,我来晚了……」

声音突然中断,黑子用手捂住嘴巴,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姐,姐姐大人……」

原本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停止了。

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慢慢地转过头。

那双茶色的眼睛,那个熟悉的笑容。

『黒子。』

嘴巴没动,但是温柔的声音从大脑深处响了起来。

『みんな。』

『ただいま。』

『それに、ありがとう。』

お帰りなさい、美琴。


科学と魔術が交差する時、少女たちの物語は始まる。


終わり



PS:这一话是最终话,炮姐没有变成冰箱君,只是昏迷了几年{:4_355:}

再PS:最后炮姐道别的时候为神马正宫黑子,侧室女王,情妇蕾莎会这么少台词呢(因为很重要,所以这三个后宫放在最后了

绝壁不是因为haruka想不到要说神马了,而是炮姐欠她们的太多,实在找不到用言语来表达的词了

所以炮姐乃还是用行动给她们下半身的性福吧{:4_329:}

再PS:五年后的那个顺序是按照路程的远近来的哦,绝壁不是后宫顺序(笑

再PS:最终话呀吧里是加长的,这么多后宫,haruka已经完全晕掉了yamiboqe001

再PS:炮姐会活下来是奇迹和后宫们的爱

但是BE死掉也不是后宫们的爱不够,是炮姐真的要挂了{:4_330:}

再PS:最终话是不是应该写一些感言呢(笑

非常感谢米娜桑在百忙中愿意花时间来看这篇无节操文

也非常感谢一直留言或者潜水看文的米娜桑一直在照顾一如既往没有进步的haruka{:4_388:}

皆さん、いままでのお世話、本当に、ありがとう

再PS:正篇虽然完结了,但是还有支线END和番外哦{:4_378:}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