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无标题

作者:ziyuwang10
更新时间:2013-07-31 15:54
点击:301
章节字数:21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七章 接受

和戶田攤牌後,新垣有些忐忑,萬一她真的要離開自己怎麼辦?雖然與平常無異的親密動作,稍稍降低新垣的不安,但偶爾戶田露出很煩惱的表情,積聚在心頭的不安,擁上了喉頭,新垣感到有些痛苦。

另一方面,戶田也不好過,明白新垣對自己的深情,也清楚自己有多愛她,但知道她的身分後,不由自主的會擔心一些事,像是,''如果被自己的家人知道了,他們會怎麼想?''之類的問題。

兩人都各自陷在矛盾的情感漩渦裡,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一直在身邊觀察他們兩的赤坂和牧村,反而看透了事情。

『桐,如果真的照妳說的那樣,那他們煩惱的事一定是一個在好好思考,一個則在窮擔心。』牧村看著兩人,和赤坂咬耳朵。

『是阿,不過,如果是我猜錯的話,那答案可就完全不一樣了。』赤坂摸著下巴思考著。

『而且,妳猜的是對的話,那這後面到底有什麼樣的故事,才會讓他需要這麼做?』牧村想著。

『阿~乾脆直接問他就好啦。』赤坂很懶得這樣自己想一個沒有答案的事。

牧村點頭同意。


隔天中午,開完會之後,赤坂把新垣拉上頂樓。

『赤坂?』新垣很不解赤坂的舉動。

赤坂看了看四周,小聲的問,『吶,新垣,我說,你...是女的吧?』

新垣聽了瞪大雙眼,『為什麼...』

『是我自己發現的,和妳相處一年多,我觀察妳的行為,旁敲側擊,推測出妳是女生,讓我更加確定的是因為,妳的體貼,我不是說男生都不體貼,只是如此細心、溫柔又體貼不可能會是男生的。』赤坂說,投了一個疑惑的眼神給新垣。

『想知道為什麼阿...簡單來說,就是我代替我已死的哥哥活在世上,真正的我早已死了。』新垣似笑非笑的說。

赤坂聽得出來新垣話中五味雜陳的感情,打算幫她一把。

『妳和戶田最近就是為了這個而各自煩惱對吧?』赤坂問。

新垣點點頭。

『那妳是在擔心她會離開妳嗎?』赤坂又問,想藉此讓新垣釐清自己的感情。

新垣愣了一下,只微點了一下。

『妳這豬頭!!』赤坂揪起她的衣領,『妳擔心她會離開妳?!笑話!這不就等於在懷疑她對妳的愛嗎?』

這句話打進新垣的心,''懷疑?!''

『是呢。我怎麼那麼笨呢!既然她愛我,我就要相信她不會離開!!』新垣打起精神向自己喊話。


晚上,一如往常的,新垣載戶田回家。

『再見,惠梨香。』新垣輕吻戶田的頰。

『嗯,再見。』戶田臉紅紅的說,正要進家門,想到什麼又跑回來。

戶田走到新垣面前,吻上她的唇,『還妳。』甜甜一笑,跑進家門。

新垣愣了一下,隨即開始傻笑。

戶田回到家,和家人打聲招呼便躲進房裡。

''新垣阿...妳好像心情變得比較好了,是赤坂跟妳說了什麼嗎?''戶田想著今天新垣的變化。

''不過我也沒立場說妳,畢竟我也是被智紀打醒的,是和赤坂在一起的關係嗎?總覺得打人的力道變大了?!''戶田坐在床上,思考著。

''總之,去和媽媽談談吧!''下定了決心,戶田步出房門。

環視了一下家裡,『夏希,媽媽呢?』剛剛不是還在這。

夏希轉頭看向姊姊,『聽說她的朋友出了車禍,她去探病了。』

『是喔...本來想說...』戶田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又消下去了,口中不停的嘟囔著。

夏希挑著眉,『姊,妳在幹嘛?一個人在那自言自語的。』

戶田想了一下,突然暴衝,做到妹妹身邊。

『嗚哇~姊,妳想嚇死我嗎?!』夏希拍拍自己胸口,安撫受驚的小小心靈。

『誒,夏希,妳...會歧視同性戀嗎?』戶田問。

『不會阿,幹嘛,姐妳是喔?!不對阿,新垣哥哥是男的,嚇!!!姐你劈腿嗎...』夏希自顧自的霹哩啪啦的說了一大串,沒發覺身旁的姊姊額頭已經開始冒青筋了。

『戶田夏希!!!妳姊我怎麼可能劈腿啊?!』戶田從妹妹頭上拍下去。

『痛啦!不然妳幹嘛問!』夏希摸摸自己被拍疼的頭。

『就...阿~我說不出口啦!!』戶田倒在沙發上。

此時另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妳們兩個在幹嘛?大呼小叫的。』戶田家的大哥走了過來。

戶田坐起身看著自家大哥,外表算是斯文型的,體格因為有在鍛鍊看起來相當精壯,一整個看起來很可靠,自己總是習慣性的走在他身邊,上次才會被新垣誤會吧。

『我也不知道姐在幹嘛阿,怪怪的。』夏希說。

戶田先看向可靠的哥哥,再看向體貼的妹妹,低頭想了一下,決定先向他們倆傾訴。

『哥、夏希,有一件很令人震驚的事。』戶田開口。

夏希和良輝見戶田一臉正經,也收起不正經的表情,看著戶田。

『就是,新垣她...是女的。』戶田平淡的說出令下希和良輝驚訝大叫的話。

『什...什麼?!!!女的?!!!』夏希和良輝異口同聲的喊著。

『嗯,對我來說,那不重要,因為我愛的是''她''這個人,不是她的性別,唯一讓我擔心的是你們的反應。』戶田繼續說下去。

『等...等等,可是她不是連身分證什麼的都是男的嗎?』良輝問著。

『是阿,她是被她的父親拿去代替她已故的哥哥,她說,她一開始很恨她的父親,但是時間久了,她也不在乎了,而且她的父親也早就後悔了,一直在盡力的彌補她。』戶田簡單的說著。

『是喔...對我來說,同性戀什麼的是沒關係啦,更何況新垣那傢伙的身分是男的,你們不會有別人的目光問題,也可以結婚,沒什麼啦。』良輝說著。

『我也是這麼覺得!反正她就是新垣哥哥嘛~很帥耶她!』夏希也跟著發表自己的意見。

戶田笑了,她很高興自己的哥哥和妹妹都沒有反對。

『我想媽媽應該也很好說服啦,只是爸爸就不知道了呢。』夏希說。

戶田家的三兄妹一直都是和媽媽相處比較多,爸爸總是在道場,很少跟他們有互動,連除夕那天都帶學生去比賽,三兄妹沒有怪爸爸,只是對爸爸的了解就沒那麼深。


之後等媽媽回家後,戶田就跑去跟媽媽說,不意外的,媽媽果然是如他們所料,不在乎這種事的。

『惠梨香阿,反正和彥他...不對,叫結衣是吧?結衣對妳百般體貼,這麼好的人怎麼能放棄呢?本來還想說我們家惠梨香這麼任性,還怕沒人要,現在有結衣在,而且還是金龜婿,沒什麼不好阿。』媽媽開玩笑的說著。

戶田聽了露出笑容,『媽媽,謝謝!』撲抱。

在門外的一大一小鬆了口氣,輕輕的擊掌,比了個讚。

『外面的,別以為我不知道,進來!』戶田媽媽叫著。

良輝和夏希,正想逃走就被抓包,只得開門進房。

三兄妹依大中小排排坐在媽媽面前。

『你們都知道了?結衣的事?』

良輝和夏希點點頭。

『好,那你們的爸爸就交給你們處裡啦~』原來是想撇清事情!

『誒~~我們就是想請媽媽幫姊說服爸爸的耶~』夏希不滿的大叫。

『拜託,你們的老爸沒那麼可怕好嗎?再說萬一他生氣了,你們三個聯手應該還能活著回來吧。』媽媽說著。

『可能只能留命而已...』三兄妹想著自己爸爸可怕的武功段數,皆打了個冷顫。

『哈哈~這樣嘛~去試試看!』媽媽說。

三兄妹對看一眼,只得乖乖點頭。

『很好!對了,說服妳爸之後,記得把結衣帶來。』媽媽交代著。

惠梨香點點頭,表示允諾。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