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无标题

作者:ziyuwang10
更新时间:2013-07-30 20:59
点击:314
章节字数:20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二章 過往

『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新垣直盯著田村,希望能從她口中得到滿意的答案。

『因為,我喜歡你,和彥。』田村看著新垣的雙眸,豁出去了,『你知道嗎?在幾年前,你曾和我一起玩。』


『田村是大小姐,如果我們和她一起玩,她受傷了的話,我們就完蛋了,我們別和她玩比較好。』幾個小朋友指著一個身穿名牌童裝的小女孩說。

『對阿對阿,而且她的衣服那麼貴,如果弄髒了,可能也會怪到我們身上耶。』

諸此類的話,從有意識以來便時常出現在耳邊。

會陪自己玩的,只有家裡的傭人,但他們也是對自己小心翼翼,彷彿自己是什麼寶物一樣,一碰就碎,從來沒有人是真心和自己玩。

爸爸總是在工作,媽媽也早就去世了,沒有任何人願意聽自己說話,沒有人願意和自己玩。

這些早在上幼稚園之前就明白了,但現在每天到幼稚園,看著同學們一群一群玩得好開心,自己只能對著芭比說話,好孤單,真的好孤單。

今天,負責接送我的叔叔說會晚點來,請老師多照顧我一下。

放學時間,每個同學都是爸爸或媽媽來接,不然也是爺爺奶奶或哥哥姐姐,只有我是司機來接。

看著無人的遊戲區,自己也只能自得其樂的玩著,此時...

『咦?還有人沒回家啊?』一個男生站在溜滑梯旁邊,抬頭看著我。

『她會晚點才有人來接,和彥你陪她玩吧!』老師說完,進到教室收拾。

『你好,我是和彥,是這裡的畢業生,現在二年級,妳呢?』和彥哥哥也爬了上來。

『我是小空。你願意陪我玩嗎?』我問著。

『當然阿,一起玩不是很好嗎?』他微笑著說。

這是第一次,第一次玩的這麼開心。

後來,叔叔來接我了,和彥哥哥笑著和我說再見。

我以為和彥哥哥還會來陪我玩,但在那天之後,我再也沒有看過他了。

就這麼過了十年,我還是記得他,記得當年和彥是唯一真心待我的,我永遠不會忘。

有一天爸爸和其他人談公事回來,拿了幾張照片給我看。

『小空,你看這是我今天去談公事,新垣總裁的兒子,不錯阿,相貌堂堂,小空可以認識一下。』爸爸拿著一張照片,裡頭是一對父子,那位爸爸想必是新垣總裁,但他的兒子...是他!我永遠記得的他。

『爸爸,我可以嫁給他嗎?』和彥哥哥,我想在你身邊。

不管父親有多驚愕我仍決定如此,不管用什麼手段,我都想待在你身邊。

我知道,和彥哥哥早就忘記我了,他會陪我在這逛街,也是爸爸叫他陪我的,不過即使如此我也要把他留在我身邊。

之後有一段時間,和彥的心情很不好,連黑眼圈都跑出來了,很擔心阿。

突然,有一天他的心情變得很好,還會挑東西給我,但我也感覺得出來,那並不是因為我。

一天,我想去找他,便到了歲取高中。

走到教學大樓中唯一一間燈亮著的教室,是學生會室,這麼說來我記得和彥是學生會長呢!

正想推開門,卻聽到...

『惠梨香的手藝超好的!這燒肉好棒!如果有牛奶就更好了。』和彥開心的笑著說,如此燦爛的笑容,從沒在我面前展露過,好討厭!

悄悄的再把門推開一點,想看到底是誰讓和彥笑得如此開心。

一個女孩子,穿著簡單的毛衣和牛仔褲,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她的確十分清秀可愛。

看著和彥和她說說笑笑,好酸,我的心裡湧出一股又酸又澀的醋意。

''要除掉她,要除掉她...''我的心中縈繞著這個想法,無法揮去。

這個想法維持了幾天,我以為我不會做出什麼事的。

但看著她高興的要去找和彥,我失控了。

當我回過神來,她已被我綁起來,被我的保鑣架著。

理智告訴我,不能做出傷害他人的事,不能。

感情告訴我,想得到和彥就除掉她,除掉她。

最後,我的理性輸給了感性。

我打了電話給和彥,這已是我僅存的理智了。

我把她放開,叫我大部分的保鑣打她,狠狠的打,最好是消失在世上!!!

我看著她,我以為會看到的是害怕或帶恨意的雙眼,但是,她的雙眼仍舊清澈,仍舊溫和,只是皺起了眉頭,好似在問我為何要這麼做。

我無法再看她清澈的眼,那更顯出我的汙穢,我轉身走出房間,隨即傳出痛打的聲音。

我以為我不會後悔,但是當她遍體麟傷的出來,和彥用責備的眼神看我,我後悔了,真的後悔了,你會原諒我嗎?和彥,還有她,和彥所愛著的人,會原諒我嗎?


田村慢慢的訴說著,現場的人無一不被感動的,雖然田村做出這樣的事,但如此的專情,還是值得敬佩。

新垣皺著眉頭,想著要怎麼解釋,畢竟那是哥哥造的孽阿。

『田村,那個,妳小時候陪妳玩的人不是我。』新垣說。

『不是?是你忘了吧?怎麼可能不是!』田村激動的說。

新垣拼命想著說詞,突然靈機一動。

『那是我妹!她從小就很愛扮成我,那次我記得,我妹她回家之後,被父親罵了一頓,他還是笑笑的說''今天遇到了一個很可愛的小妹妹喔~''』可惡!哥哥看你怎麼賠我!!

『是...嗎...不是你...是你妹?你說已經去世的妹妹?』田村似乎受到了極大的打擊,跌坐在椅子上。

''哥哥你造的孽還真深阿,看你怎麼負責。''新垣不停的在心裡罵著自己的哥哥。

田村已哭成淚人兒,新垣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哥哥已去世是事實阿。

戶田聽著新垣和田村的對話,不禁對田村很心疼,自己找了那麼久的人竟然已經過世了,這叫人如何接受!

戶田站起來,走到赤坂身旁,打開包包,拿出消腫藥膏和衛生紙,走向田村。

戶田蹲下身,遞了衛生紙給田村,『擦一擦吧!臉上的傷如果不處理,是會很嚴重的。』

田村訝異的看著戶田,接下衛生紙,擦掉臉上的淚。

擠了一點藥膏,輕輕的塗在田村臉上,戶田微微的皺起眉,田村以為她是要罵自己,畢竟自己把她害成這樣。

『新垣和彥!你不知道,女孩子的臉很重要嗎?下手那麼重!』戶田竟然是轉過去罵新垣,新垣則一臉無辜的樣子。

赤坂和牧村笑得很開心,『新垣你真的是被戶田吃得死死的耶!哈哈~』赤坂拍拍新垣的肩以示安慰。

『好了,田村小姐,我不怪妳,我想如果是我,我可能也會如此,我的個性剛烈,那人遇上我可能更慘。』戶田笑著說,『既然一直活在妳心中的新垣和彥已經不在世上,那就再去找一個吧,一定會有的,願意真心對待你的人。』

田村聞言,淚又不受控制的滾滾而下,『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戶田摸了摸田村的頭,田村靠在她的肩上放聲大哭。

新垣、赤坂和牧村也笑了。

『我想,這就是對她來說最好的教訓了吧!』新垣說,赤坂和牧村點頭贊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