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6-30 20:49
点击:198
章节字数:74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7-11 23:00 编辑


电磁炮60 自動書記


右方之火召唤出天使,茵蒂克丝即将启动自动书记。

面对同样棘手的情况,上条和美琴做出了「必须阻止」的决意。

但是,和上条约定了惩罚游戏的美琴因为重伤而无法行动。

另一方面,被告知了美琴体内的病毒正体的黑子几人陷入了「必须在美琴和妹妹之间选择拯救一个」的苦恼中。

正在黑子无法在美琴和妹妹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美琴通过脑电波传达了希望能够让她自己做选择的请求。


咚。

房门被粗鲁地撞开,一个人影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脚步的声音很重,连车厢的地面都发出吱吱的摇晃声响。

「你这算什么啊,小鬼!」

脸上有明显烧伤的少女一把抓住了躺在单人床上、伤得很重、没有意识的茶色短发少女的衣领。

美琴的身体被麦野拉着脱离了单人床,用这样粗暴的动作去对待一个伤患,实在是有点过分。

但是即便如此,美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说话啊!」麦野看到美琴一副被虐惨了的样子就很不爽,「刚才不是还通过脑电波说了这么多废话吗!?现在这种样子是在装死!?」

美琴的脑电波在传达完自己的意愿后就消失了。

「好啊好啊,开口求我啊。」麦野抓紧美琴胸前的衣领,拳头握得都快泛白,「『麦野大人,求求您帮帮我』,用土下座的诚意把它说出来啊,如果我心情好说不定会同意让你去送死哦,第三位——」

或许是因为身体被这样粗鲁的对待,虽然闭着眼睛,但是美琴有了反应。

从嘴角流出了红色血液。

液体沿着脸颊的弧线滴落到麦野的手背。

是美琴的血液的温度。

冰冷的,没有从人体内流出的温暖,反而如同冰块融化成水的那种温度。

麦野的动作在一瞬间僵住了,从动摇的双眼里能够看出她的不安。

「……喂!小鬼……」

「住手……第四位……」

虚弱的声音,还有复数的脚步声传进了麦野的耳中。

「喂!小鬼!」

听到麦野的声音不对劲,缓慢的脚步变得急促,原本就是为单人准备的房间一下子被挤满了。

「Wait,让我看一下。」

走进门后几乎没有停顿,布束直接走到了美琴旁边,示意麦野将她平放在单人床上。

「Terrible。」

仅仅只是查看了一下美琴的情况,布束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什么意思!?姐姐大人她……」

「没有时间了。原本计划在彻底接触病毒之后才使用复苏试剂,但是御坂美琴不知道为什么会提早醒来,病毒加速了扩散速度。」布束的视线看过每一个人,似乎在询问她们的意见,「是听取她的决定,还是舍弃妹妹们,你们打算怎么做。」

「……御坂同学,不能死。」

金色的长发挡住了食蜂的视线,身体大部分的重量都依靠在佐天身上,把扶住墙壁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但是……」食蜂用力咬住了下唇,几乎从牙齿里挤出了下面的话,「如果,这是御坂同学的希望……」

食蜂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意思。

原本说不出的奇怪气氛变得更加沉默了。

「开什么玩笑!为了那几个克隆人让小鬼去送死!?第三位只能被我的原子崩坏……」

「正因为是妹妹!」食蜂大声打断了麦野的话,「所以御坂同学才会这么做。」

「她想做的事情,我们没有人可以阻止……」

没错。

一旦美琴决定了要做某件事情,无论是食蜂、黑子,还是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无法阻止。

任何方法都不行。

「嘁。」麦野用脚踢起被打翻在地上的椅子,将它重新放在地面,一脸不爽的坐了上去,「再不快点的话,第三位真的会死。」

按照美琴提出的建议,借用和她能力相似的麦野的计算力,通过电子信号把最后之作体内的病毒传递到美琴体内。

利用美琴LV5的计算力拒绝番外个体体内来自学园都市的命令,使『开关』失效。再通过御坂网络让番外个体存活下去。

最后剩下的『芯片』,只要回到学园都市请青蛙医生帮忙的话,所有的妹妹们都可以得救。

但是,如果这样做的话,美琴会怎么样呢。


英国圣乔治大教堂

「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让那个孩子……」

因为战争的原因,教堂里没有一个修女或者是来做礼拜的教徒。

但是从地下室传来了复数的歌声,数量在几十人,甚至有一百人左右,大概是在做什么祈祷吧。

「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头发是身高的2.5倍,用非常奇怪日语发音的最高主教坐在一面超大的镜子前看着从『清教派』那里传来的前线消息。

虽然法国已经暂时和英国达成休战协议,不过萝拉还是安排了『清教派』协助『骑士派』在海岸四周进行巡查。

得知了右方之火目的的两国暂时休战,不过为了防止出现意外而使休战协议被破坏,英国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而镜子的另一头则是爱莉莎德女王,刚才是她先开口的。

「第三次世界大战。」爱莉莎德看着萝拉,似乎想透过她平静的表情中看出点什么,「已经不是单纯的魔法侧和科学侧的战争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被卷入进来。」

「这一点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把禁书目录交给那个孩子。」

「因为是御坂小姐,所以我才会放心哦~」

「我说的不是这个!」和萝拉悠闲的态度相反,爱莉莎德的脸色并不好看,「把一个孩子牵连进来,这么做真的好吗。」

「这些都是御坂小姐自己的意愿,我并没有强迫她去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她不得不做。」爱莉莎德叹了一口气,「那个孩子……责任感太强了。」

「御坂小姐是必须的。」萝拉将数根金色长发理到胸前,似乎想要数清有几根头发一般地摆弄着金发,「正义感十足,愿意承担责任,甚至,为了重要的东西能够付出生命,你不认为她很符合我喜欢的标准吗?」

「哦呀?你对她的评价真是高呢。」爱莉莎德冷笑着回应,「不过是符合被你利用的标准才对吧。」

「嘛~请不要这样说。」萝拉没有否认,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只是……」

「嗯?」

「没什么。」萝拉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改变了话题,「总之,御坂小姐已经被牵连进来,而且就算现在阻止她,她也不会被劝说吧。」

「你还真了解她。」

「稍微,呢~」

「不过就算她是学园都市的超能力者,也无法阻止『自动书记』吧。」

「诶,确实呢。」

「那你为什么……」

爱莉莎德的话突然停止。

萝拉的身后泛出了奇异的光芒。

是通信符文,似乎是有什么讯息传来。

但萝拉仍然悠闲地坐着,没有想去回应的意思。

「在这个时候传来讯息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这样想着的爱莉莎德试探着开口了,「不接通吗?」

「没有那个必要。」

萝拉似乎把右侧的头发玩弄腻了,换了左侧的金发继续摆弄。

「无须担心。」看出爱莉莎德的疑惑,萝拉继续往下说,「只是一些迟早会来的事情。我们不是还有话没说完吗?」

「是啊。」爱莉莎德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头脑稍微休息一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对那个孩子这么执着。」

「嗯?」

「政变的时候你让她一个人和有卡提纳的琪雅莉莎战斗,现在又让她带着禁书目录到俄罗斯,无论哪一件都不一定只有她才能做……」

「御坂小姐救过你的两个女儿,而第一王女似乎也因为这件事情改变了固执的看法。」萝拉轻声笑了起来,「真是做了不得了的事情呢。」

「理由的话很简单哦,只是刚好需要一个像御坂小姐那样的人。」

「不,比起那个,我还是觉得那个孩子只是你的恶趣味。」

「呀啦,讨厌~」故意捂住嘴巴做出惊讶地样子,但是萝拉的眼睛里全是笑意,「御坂小姐,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呢。」

「明明不像幻想杀手一样处在事件的中心,但一直都会被卷入进来。明明有更好的解决事情的方法,但因为不忍心而无法动手,到最后把自己弄了一身的伤。」萝拉的声音有了变化,但是听不出是什么情感,「真是笨蛋呢,御坂小姐。」

「那个孩子,出什么事了吗?」

「诶,好像是学园都市那边的事情。」萝拉点点头,「原本想让御坂小姐阻止禁书目录,不过现在对我们这边来说还真是糟糕呢。」

「受伤了吗?」

「诶,而且很严重的样子,大概连半口气都没了吧。」

「你给我适可而止!」爱莉莎德不满地喊了出来,「她只是一个孩子,只是比别人更加温柔、更加在意自己重要的人。最多,也只是不幸地被卷入各种事件。一个普通的国中生,没有任何地方值得被你这样利用才对吧。」

「……」

无聊地数着头发的动作停止了。

但是在下一秒萝拉继续着刚才的动作,没有让爱莉莎德看出自己的反应。

「谁知道呢,大概御坂小姐是特别的吧。」萝拉似乎想表达没有打算让美琴死掉的意思,改变了话题,「你认为,我为什么会炸掉宾馆逼御坂小姐离开,让神裂把禁书目录送到她身边?」

「如果你想说是因为你的恶趣味的话,我会炸掉这间教堂哦。」

爱莉莎德微笑地说出了危险的发言。

「嘛,实际上呢,因为我在宾馆设置了太多的术式,忘记哪一个才是需要给御坂小姐的,所以只能全都炸了让御坂小姐自己去接受了。」

萝拉似乎也在美琴身上设置了『一旦「自动书记」启动就会和美琴联系』这样的术式,所以才能够了解美琴那边的情况。

「我可以把你杀掉吗,你这个笨蛋。」

爱莉莎德忍不住喊了出来。

「最好不要哦~」萝拉微笑地看着爱莉莎德,对她刚才说的话露出无所谓的表情,「嘛,实际上御坂小姐现在是通过我这边发动的术式在替她治疗呢,因为情况有点特殊,所以必须找到适当的方法才能让御坂小姐活下来。」

没错。

一直回响在教堂地下室的歌声就是为美琴祈祷的歌声。

不,准确的说,是为了治疗美琴,通过大量修女发动的治疗术式对美琴进行治疗。

无论是内脏还是外伤,甚至是新的伤口都能够在短时间内回复。

不过作为这种代价,原本一百五十以上的修女,现在已经有三分之一因为精神不足而晕倒。

「『至少也要让她坚持到阻止禁书目录』,我说的没错吧。」

「诶,不过我也不希望御坂小姐死掉呢。所以,一起祈祷吧。」

萝拉闭上一只眼看着爱莉莎德。

「……一切都在你的意料中吗?」

爱莉莎德故意无视了萝拉刚才的动作。

「嗯?怎么会,右方之火的计划完全超出了意料呢。」

「那么,让那个孩子去做这种事情,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吗?」

「也不是。」萝拉叹了一口气,「我只不过是用这种方法把禁书目录带到俄罗斯,让俄罗斯成教和法国都知道我们英国清教这次是认真对付右方之火、阻止这场战争,而不是想制造不必要的伤亡。」

「而能做到这些的就只有御坂小姐,所以他是必须的,只有她才最合适。」萝拉再次对美琴的作用表达了肯定,「为了能够跟上右方之火的计划,我也只能从幻想杀手离开英国才做出打算。」

「呐。」爱莉莎德突然把脸贴近了镜子,似乎想要把萝拉看清楚,「会让那些人觉得英国清教不可靠的原因不就是你这只狡猾的狐狸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躺在单人床上的茶发少女终于抬起了沉重的眼皮。

「哟,终于醒来了吗,第三位。」

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美琴眼前,将刚才进入视线的白色遮住了。

美琴无力地转动眼球,似乎想确认眼前的人是谁,但是足足有两分钟都没有能够让大脑运作起来。

「啧,真是麻烦呢。」脸上有严重烧伤的少女不爽地抓着头发,转过头好像在和什么人说话,「喂,这个小鬼……」

复数的声音环绕在美琴的耳边,但她只是呆呆地看着重新进入视线的白色,没有反应。

大脑的运作慢了数拍,跟不上眼前事物的节奏。

「……」

美琴张开了嘴。

即使大脑没有提供任何的信号,即使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者不明白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但是,美琴张开了嘴,想要说什么。

右方之火,番外个体,惩罚游戏,自动书记……

这些词一直在美琴脑海里漂浮着,但是她抓不住。

有什么,是重要的,必须要做的。

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本能让美琴的身体做出了这样的动作。

「茵蒂……克丝……」

终于想起来了。

和某个人,某些人的约定。

约定过不会再让妹妹们受到伤害,约定过保护好重要的人,约定过一起回到学园都市。

如果这些约定因为自己而被打破的话,美琴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大脑终于清醒,所有的事情都能够正常的理解,但演算和自由活动却做不到。

然而,即便如此。

不站起来不行。

美琴对自己的身体下达着「站起来」这样的命令。

没有反应,不,更准确的说,是一直以来的倔强使身体不得不违抗美琴的指令。

不甘心。

这样的情感充斥了美琴的内心。

不仅握不住拳头,甚至连一根手指、转动眼球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体内突然冒出来的不知名力量一下子占据了美琴所有的感官。

是痛觉。

如同结了疤的伤口被强硬地撕开,全身每一个部位都传递着这样难以忍受的痛觉,几乎让美琴痛得晕过去。

「姐姐大人!」

「喂!小鬼!你怎么……」

「Wait,别碰她。」布束阻止了麦野想要碰美琴的动作,眼睛看着笔记本上显示的数据,「先前突然从冻结状态清醒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了,现在她的细胞,好像在重生……」

「呃,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或许是体内的生理平衡遭到破坏,从美琴的身上散发出了超出人体的高温气体。

「姐姐大人!」

『我没事……』

是美琴的声音,不,准确的说是美琴通过脑电波传达给每个人的声音。

「御坂同学!?」

『没事的,我感觉好多了。』

「诶?」

明明这幅身体已经变得这样破烂,甚至容纳了两种病毒,就算是有『冥土追魂』称号的青蛙医生大概也会觉得很棘手吧。

如果是在安慰黑子她们,美琴的话太没有可信度了。

但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过我想大概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活动了。』

「活动?你还想做什么御坂同学!?」食蜂不满地喊了出来,「明明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还不肯好好休息,你到底想让我担心到什么程度!」

『食蜂?』

「你一直都是这样呢。无论多危险,无论我怎么劝说,就算用外力胁迫,你要做的事情一直都无法阻止。至少,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

『……抱歉。』

「又是『抱歉』吗?明明应该对我说的话很生气才对啊……」食蜂的语气充满了落寞,「果然太温柔了呢,御坂同学。或许,这也是对我的一种惩罚吧。」

「伤感就到此为止吧第五位。」麦野的声音打破了刚才的沉默,「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第三位——」

『我知道了,不过在这之前,谢谢你麦野。』

「……咕,你说什……」

『从哪里知道的消息,这一点我不方便透露,不过我可以确定这条消息的准确性。』没有给麦野说话的机会,美琴继续说了下去,『茵蒂克丝好像暴走了。』

「什!?难道是,『自动书记』吗!?」

神裂的脸色变得很差。

曾经她亲眼见到过『自动书记』启动的场面。

如果不是上条用幻想杀手接下了那一招,后果不敢想象。

不过即便如此,『龙王的叹息』也摧毁了世界最强超级电脑『树型图设计者』。

『神裂小姐知道吗?』

「诶……」

神裂吞吞吐吐,似乎不想说话。

『说的也是呢,神裂小姐隶属英国清教,又是茵蒂克丝的朋友,知道也不奇怪。』

美琴尴尬地笑着。

「少女,难道你……不可能的,不要你一个人,就算是我们所有人也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美琴似乎不明白神裂的意思,『我相信茵蒂克丝,她绝对不会伤害不相关的人,所以我要去阻止。』

「听我说少女,那个孩子的力量不是你能够对抗的……」

『没时间了神裂小姐。』美琴打断了神裂说的话,『右方之火召唤出天使,神裂小姐和天草式要去救援被牵连的普通人,黑子她们……因为我的错都受了伤……现在能够去做这件事的就只有我……』

「开什么玩笑!」蕾莎的声音非常不满,「我们是受伤了,但是你这笨蛋比我们严重得多,难道你自己不知道!?还是说病毒把你的大脑也侵噬掉了!?」

即使不用电磁波,美琴也可以感受到蕾莎的怨气,『你先冷静一下蕾莎。』

「如果你想劝我同意你去做危险的事情的话,你还是放弃好了。」

『蕾莎……』

「蕾莎小姐说的没错,为什么美琴你总是一个人去面对危险?」

艾丽莎表达了和蕾莎相同的看法。

『……呐,艾丽莎,茵蒂克丝是你的朋友没错吧?』

「……嗯。」

似乎不明白美琴到底想说什么,不过艾丽莎还是点点头。

『你不希望她有事,对不对?』

「嗯。」

『所以我一定要去帮她。』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

「嗯……」艾丽莎在做出回答后才发现不对劲,「不对!为什么是美琴?我也可以……」

『不可以哦艾丽莎,茵蒂克丝也同样不希望你受伤。』

「那么美琴就可以了吗!?」

艾丽莎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

因为不想让别人受伤,所以自己受伤就没关系?

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

「难道,美琴就可以受伤,就可以不顾及大家的感受独自面对危险了吗?」

『艾丽莎……』

「明明有说过『大家一起就一定可以』,但是为什么这条理论在美琴小姐身上就不管用了呢。」

五和也毫无留情地说出了自己的不满。

『等,五和……』

「难道不是吗?美琴小姐太固执了。」

原本想要让她们平安地等到战争结束,但现在变成了『宣泄对美琴的不满』这样的场面,美琴说不出半句话。

「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伊莉莎打破了这样沉默的气氛,「她们说的都很对,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休息。」

『你……』

「你不记得了吗?在海上的时候……」

『是你。』美琴似乎想起了是伊莉莎救起了漂泊在大海上的自己,『那个时候真的很感谢你。』

「啊,不……」

『但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两人在俄罗斯海岸道别后的第一次见面。

因为某些原因,美琴没有在独立国同盟见到伊莉莎,所以对她会出现在这里感到疑惑。

「她是我妹妹。」

不知道为什么艾妮莉亚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冷淡。

『……这,这样啊。』

大概除了头发颜色相近外,无论是性格还是职业,艾妮莉亚和伊莉莎都完全不同。

美琴根本没有想到她们会是姐妹。

『……总之。』美琴叹了一口气,『请神裂小姐带着黑子她们到安全的地方……』

「给我适可而止吧御坂美琴!」很久没有听到的熟悉的声音传进了美琴耳中,「我这么远从学园都市赶到俄罗斯不是来听你说这些的!」

『席琪,桃尔?』

「我们答应过固法前辈,会和御坂学姐、白井同学一起回到学园都市。」

「把我们丢下、一个人去战斗,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不能再接受了,御坂学姐!」

『……抱歉,席琪桃尔,初春同学,佐天同学,还有大眼女,大概还需要麻烦你们尽快离开这里吧。』

「御坂美琴!!」

『接下去这里会很危险,所以远离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那姐姐大人呢?丢下我们,不,按照您的说法是保护我们,然后让我们看着您去冒险?」

完全明白美琴的意思,没有像蕾莎她们那样生气,黑子只是用很平淡的语气这样说着。

『……』

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回应黑子,美琴甚至连一句「对不起」都说不出口。

即使不是出自本意,但陷入暴走的美琴伤害了最重要的朋友,伤害了自己一直尽全力保护的朋友。

无法原谅自己。

以前需要强大的力量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保护自己的朋友。

但是,这种力量居然伤害了她们。

那么,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到底是对还是错。

如同宗教的教徒突然对自己的信仰产生怀疑一般,美琴陷入了迷茫。

明明连蕾莎、麦野,甚至食蜂都可以说服她们,却对黑子说不出一句话,甚至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

「既然姐姐大人已经决定了,就算黑子想阻止,也是不可能的吧。」黑子的嘴角露出了苦笑,右手握紧了拳头,被鲜血染成暗红色的发带仍然绑在手掌上,「但是希望姐姐大人能够答应黑子一件事……」

平安的回来。


身体的状况依旧很糟,但大部分的外伤已经被治愈,至少可以自由活动了。

每当有一个细胞在体内死亡,就会有另一个细胞在下一个瞬间再生,这样的过程不断反复折磨着美琴的精神。

明明是寒冷的俄罗斯,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就好像一口气跑了马拉松的运动员一样流出大量的汗水。

不知道病毒什么时候会让自己崩溃,也不知道自己能够支撑多久。

但幸运的是,黑子她们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而美琴和结标、一方通行也通过脑电波进行了拜托。

「我自己会照顾好白井同学,不用你来拜托」。

「Railgun你怎么样我无所谓,但是小鬼我一定会救,当然那个叫番外个体的小鬼也是妹妹,所以她的事情不用你担心」。

虽然对这样的话感到无奈,不过美琴也放心很多。

而风斩那里,被神裂告知第二王女琪雅莉莎和法国的倾国之女会负责天使,美琴只需要阻止茵蒂克丝就可以了。

「哈……呼……」

呼出来的空气比吸进去的氧气还多,脸上的表情被痛苦和疲劳代替,甚至连控制电磁翼保持身体的平衡都做不到。

但是,美琴在前进。

即使身体的温度不断在上升,飞行的速度比以往更慢,甚至连背后的电磁翼都变成蓝白、黑、透明这样的颜色,但是美琴没有停止前进。

右侧缺少了一条手臂的衣服布料,却完好无损的多出了一条右臂。

是席琪桃尔带到俄罗斯的义肢。

青蛙医生对不能给美琴最好的治疗感到愧疚,所以才拜托席琪桃尔,让她带给美琴。

轰——

从不远处传来这样的巨响。

美琴仔细确认了周围的标志物,似乎已经到达伊利沙里纳独立同盟国的军事设施处。

「……茵蒂,克丝?」

大脑里出现的是银发修女的样子,美琴狠狠地甩开『是茵蒂克丝发动攻击』的这个推测。

然而。

一片废墟。

原本完好的基地,甚至在数十分钟之前都是完好无损的。

但现在,不要说用石块制成的房子了,就连能够防御枪弹炮火的军事设备都被彻底破坏了。

只有一个没有损伤的身上发出奇异颜色的白色身影,背对着美琴站在这片土地的中央。

美琴甚至有一瞬间产生『这个人真的是那个贪吃的修女?』这样的错觉。

「……警告……。咝咝……第四章咔咔咔……第八节。远程……使用者、的更加……连接、确认。咔咔兹兹……批准、情报的展示……。工作中、情报的……收发信被、阻隔……危险性的……某种因子、开始自动排除……。」

美琴听到了。

从眼前的这个熟悉的人口中说出了这样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话。

下一秒,美琴用右手解开绑在左手腕上的红色发带,忍耐痛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

颤抖着把发带转交给左手,熟练地绑在了右臂上现在已经被接上义肢的那道伤口处。

「哈……咕……哈……」

用牙齿咬住发带的一头,配合着左手用力地将它紧紧地绑在手臂上。

然后,露出了更加坚定的眼神。

没有犹豫的必要,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救出茵蒂克丝,回到大家的身边。



PS:终于补完了,米娜桑久等了的说{:4_361:}

再PS:最高主教仍然在把炮姐玩脱中(大雾

最高主教有在帮炮姐哦(不过炮姐已经快被科学和魔法弄死了{:4_361:}

再PS:不过,你总是这样呢。这肯定是我们之间必然存在的某种关联力吧。不管询问几次,不论多少次擦肩而过,答案一直都没有改变。我说这种话,你可能会跟之前那样生气,不过对于我来说,也算是拥有这种能力的惩罚吧。不管怎样,这种偶然的连续,可是无法从常理来说明的☆

这段话出自新约7,是女王对类人猿说的{:4_377:}

haruka有在这一话里改为女王对炮姐说,不,对炮姐说才是正解呀{:4_354:}

再PS:高温神马的haruka才不会说想到了巨人{:4_355:}

再PS:下一话是炮姐收类人猿的最终后宫(大雾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