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6-09 23:48
点击:189
章节字数:94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9-9 21:55 编辑


番外10 美琴的迷の一天(隐藏支线)


美琴敢发誓,这一天是她生命中经历的最奇怪、最不可思议的一天。

如果不是周围的熟悉的电磁波,或许她会认为自己在做梦。

因为连美琴自己都不相信,她居然会做出那种事情。

即使自己不能原谅自己,可美琴还是从心底希望这件事情不会影响她和朋友们的建立起来的友谊。

但是。

「我,我竟然……」

丧失了全身的力气,美琴僵在了原地,不敢相信的看着地面。

从来没有遇到过像这样的困境,就连和一方通行对战的时候都没有过的感觉。

比起恐惧、害怕,美琴更多的是内疚。

虽然做了那种事情已经不是一句「对不起」可以弥补的,但是美琴还是很自责。

不过现在美琴担心的应该是自己。

「请觉悟吧御坂大人。」

「乖乖地听大姐姐的话,跟大姐姐一起回去吧,帅气的小妹妹~」

「请你原谅御坂小姐,女教皇大人和五和的事情……我们,不能当成没有发生过。」

「我家的蕾莎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你居然对她做出那种事。不过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就算是国中生,至少也给我堂堂正正地负起责任吧。」

「我……我……」


十一月的英国虽然很冷,但是早晨的阳光却很充足。

刺眼的光线穿透蕾丝制成的薄窗帘,冷冷的微风吹散了躺在唯一一张足够几个人睡的大床上的茶发少女的睡意。

「唔……」

少女和睡意僵持着,大概过了数分钟才抬起了沉重的眼皮。

「……早上好,黑……?」

美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进入视线的是陌生的房间。

不,准确的说,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整个房间有半个网球场的大小,从华丽却简单的装饰能够看出主人的朴素。

但是即便如此,就算只是房门上的把手、窗帘上的一颗珠子大概都需要花费普通家庭半年的收入。

视线从白色的墙壁到窗台,从房门到地板,这样来回看了好几遍。

大脑的反应似乎还没有跟上现在的情况,美琴伸出右手习惯性地整理自己的茶色短发。

因为这个动作,盖在身上的被子掉落在腿上。

「……呜哇!!」

直到身体感觉到冷,美琴的大脑才清醒过来,立刻躲进了被子里。

(怎,怎么回事?为,为什么我没有穿衣服?)

从盖得严实的被子里掀开能够看清外界的一条细缝,美琴在四处寻找自己的衣服。

距离床大概有数米的小圆桌上放着一套干净整齐的黑色西装和贴身的内衣,更重要的是那条被洗得已经有点褪色的红色发带正好好地放在最上面。

除了这套衣服之外,没有任何可以穿的衣服。

「咕……」美琴的表情变成了无奈,「只,只能穿那个了吗……」

「!!」

刚想裹着被子下床拿衣服的时候,美琴意识到了不对劲。

「那套衣服就是为我准备的……」躲在被子里,美琴用两只手抱住了脑袋,对自己的习惯感到不可思议,「啊啊,为什么会有这种习惯的感觉!?」

(再这样下去也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果然只能……)

似乎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美琴使自己冷静下来,视线放在了数米外的小圆桌上。

右手伸出被子,蓝白色的火花在空气中发出哔哩哔哩的响声,缠绕着电流的右手上逐渐形成了电磁鞭。

电磁鞭伸长到圆桌边缘,美琴在大脑内仔细地进行着演算,用静电力将衣服吸附在电磁鞭上。

紧接着,原本放在圆桌上的衣服如同观光用的缆车一般慢慢地通过电磁鞭移动到床上。

「呼……这种演算果然不适合我。」

美琴擦掉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叹了一口气。

比起这种需要精密的小型演算,美琴更喜欢像超电磁炮一样的破坏力大的实用演算。

这一点大概也和她大大咧咧的性格比较相似吧。

躲在被子里把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衣服穿好,美琴跳下了那张大得夸张的床。

「……果然是为我准备的吗……就连胸围也一样……」

美琴憋着嘴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脑海里想到的是那个日语奇怪到听不懂、思维完全跟不上的『清教派』的最高主教。

「总觉得我最近一直都穿这个呢。」美琴整理好有些皱起来的西装,「不过比起那些长到拖在地上、会绊到自己的礼服,还是这个比较方便运动呢。」

用左手系发带的动作已经变得习惯,没有一点生疏地将红色发带绑在右臂上,再配合着牙齿把它绑紧。

美琴走到圆桌旁边,「戴起来比较好吧,毕竟这里也是英国王室,不能太失礼……!!」

伸手去拿领带的动作在中途停止。

「英国……」

美琴重复了这几个音节,大脑在数秒之后开始运转。

「这,这里是……!!」

现在才回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这个房间的布置很熟悉。

没错,这个房间的主人是英国王室的第三王女薇莉安的卧室。

美琴曾经在这个房间住过一晚,不过她自己完全没有印象,只是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知道。

但是没有等她看清楚房间的样子,就被突然闯进来的黑子她们打断了。

糟了!

不好的预感突然出现在美琴心里。

(如果被那个骑士团长知道的话……)

美琴几乎是下意识地有了这个反应。

打开房门查看走廊里有没有人,甚至用电磁波搜索了附近半径为十几米的范围。

确定四周没有人后,美琴将门从房间内侧锁上。

没有做过多的考虑,甚至连被子都没有整理好。

但是为了能够不让别人看出自己是逃走的,美琴从小圆桌上拿走领带,随意地先系在颈间,就从窗台跳了下去。

上次被骑士团长知道薇莉安留美琴在她的卧室里休息,虽然那件事情并不是美琴的本意,不,准确的说,如果美琴有这个意图的话,那么她早就被骑士团长杀死了。

不过即便如此,美琴还是被迫承受了骑士团长眼神的折磨。

一旦美琴出现在白金汉宫,不,就算只是接近数公里的范围内,就会感觉到骑士团长的监视目光,但是无论怎样美琴都找不到那种目光的来源地。

再也不想看到第二次了。

这是美琴在那件事情之后的唯一想法。


(很好,就是这样,没有被发现……)

「……啊,那,那个,下面的那个,快躲开!要撞上了……」

咚。

「呜……」

电磁波的搜索范围被锁定在了薇莉安的房间,美琴没有注意到地面还有人。

来不及控制电流减慢下降的速度,就和某个人撞在了一起。

「抱,抱歉……你……第三王女!?」

身上穿着青色基调的礼服,金色的长发,雪白的肌肤,被美琴撞倒的这个人正是第三王女薇莉安。

「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痛?」

「唔……」不知道为什么,薇莉安的脸红了起来,不敢看美琴的眼睛,只是轻轻地回应,「嗯,没什么……」

「是吗。」美琴松了一口气,「刚才真的抱歉。」

「那个……」薇莉安红着脸,两只手互相握着,放在胸前,好像要说什么,「你能不能,先起来……」

现在才发现自己是以压倒薇莉安的姿势坐在地上,被这样的动作惊讶到,身体向后倾倒。

咚。

后脑和草地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很响的声音。

「呜哇!」

「啊……」

美琴一只手揉着后脑,一只手撑在草地,不断地向后挪动,「抱,抱歉,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薇莉安摇摇头,无视了美琴的后退,继续向前靠近,「倒是你,刚才撞到的声音很响,头痛不痛?让我看一下。」

「诶?那,那个,没,没什么……」

「喂——」让美琴觉得熟悉,但是不想听到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你,想死吗——」

「诶?呜哇!」

电磁波及时的在大脑内发出了警告,额前的刘海冒出了蓝白色的火花。

美琴立刻抱住了薇莉安向旁边滚了过去。

咚。

很响的高跟鞋踏碎地面的声音传进了美琴耳中。

「很危险啊……你!?」

美琴刚想说什么,但先一步确认了自己心里不好的预感。

红色的礼服,脾气如同她的衣服一样火爆,眼前的这个一脚能够把地面踩出一个坑的女人正是第二王女琪雅莉莎。

「战争已经结束了,而且我向你道过歉,你也打过我了,现在我应该没有欠你的地方了吧。」

美琴不明白为什么琪雅莉莎总是针对她。

「没有?」琪雅莉莎冷冷的笑了一声,「难道你想告诉我,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都忘了?」

「昨天晚上?」

皱起眉头好像在回想什么,模糊的印象就在眼前,但是美琴怎么都想不起来,得到的只有一阵阵的头痛。

「唔……」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即使美琴对她做了一些失礼的事情,但薇莉安还是不想看到美琴困扰的样子,「姐姐殿下也是,昨天的事情……她也不想的。」

「哼。」琪雅莉莎不满地看着美琴,「日本人都像这样做了之后就不承认的吗。」

「呼……你到底在说什么啊。」美琴停止继续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大脑的疼痛好像减轻了,「不要一直说这种会让别人误会的话啊。」

「误会?你昨天做的那些事情可是让所有人都看清了你的本质呢,需要我帮你回忆吗!?」

「姐姐……啊……」

薇莉安立刻从地上站起,想要阻止琪雅莉莎。

但是慢了一步,被琪雅莉莎拉到自己身后。

「薇莉安,你已经让这个日本人在你房间住了一个晚上,现在是她为那件事情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没有给美琴站起来的机会,琪雅莉莎的右腿已经踢向了她的头部。

「呜哇!」

立刻操纵电磁力将身体迅速向后弯了下去,但是鞋尖带着强劲的威力还是擦过了头顶,灼热的触感在额头附近延伸。

两条腿跪在草坪上,身体几乎贴在了地面,如同瑜伽一般的动作让美琴无法自己站起来。

「你这家伙……喂!」

琪雅莉莎没有理会美琴想要说什么,在没有感觉到右腿踢到美琴的触感的同时,将自己的身体压低。

把双手撑在地面,立刻收回右腿,把它作为支撑点。整个人贴在地面旋转了半圈,左腿用力地从地面扫了出去。

电磁力吸附住地面,美琴漂浮在空中,即使距离地面只有数厘米,但是躲过了刚才的攻击。

「能够和我对峙这么久,真的有点本事呢,不过啊。」

原本支撑在地面的右手被握成了拳头,力气大得能看到从皮肤内部冒出来的青筋,对准美琴的后背用力地从下到上挥了出去。

如果被击中的话,大概会断掉几根骨头吧。

呲啦——

从背后筑起的电磁屏障挡住了琪雅莉莎的攻击,但是巨大的冲击力把美琴抛向了空中。

啪。

电磁翼从身后展开,大概有数米的长度,美琴在空中稳定住身体的平衡。

「喂!很危险啊!」

「对我们做了那种事情的你没有资格再活下去!」

「很奇怪啊,从刚才开始就在说我听不懂的话。」美琴停留在空中,露出不解的表情,「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视线没有看向琪雅莉莎,而是在询问薇莉安。

薇莉安避开了美琴的视线,走上去拉住琪雅莉莎的衣角,对她摇摇头,「姐姐殿下。」

被莫名地说成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的人,更重要的是连美琴自己都没有否认琪雅莉莎的话,就好像真的做了什么。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我会把这件事情弄清楚。」

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美琴把想要逃离白金汉宫的想法丢在了一边。

「等……」

没有理会薇莉安的阻止,美琴催动电磁翼离开了。


(可恶,完全想不起来,我到底……)

一旦想要回忆昨天的事情,大脑深处就会传来一阵阵的痛觉。

模糊的印象就在美琴眼前,但是无论怎样都抓不住。

脑海里出现琪雅莉莎的模样,美琴用力地甩了甩有点疼痛的脑袋。

「真是的,我到底在烦恼些什么啊。」美琴叹了一口气,「那个家伙说的话我真的要相信吗?」

离开了刚才的地方,美琴特意挑选了白金汉宫里没有人的道路,用电磁翼在空中飞行。

「不过,她的表情好像没有欺骗我的样子……」

「啊啊,到底该怎么做啊。」烦恼地用两只手弄乱自己的茶色短发,「黑子也不在这里……」

「黑子?」

大脑里浮现出双马尾的少女的样子。

「对了,为什么黑子和食蜂她们不在这里?」

或许是习惯了一睁开眼就能看到黑子几人,美琴对眼前的情况更加不能理解。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

继续向前飞行的动作停止了,美琴仔细地感应着周围熟悉的电磁波。

「这个是……」


黑色长发被束在身后,上半身穿着一件扎在腰部的白色T恤,外面套上了缺少右边手臂衣料的牛仔衣,而下半身则相反,是一条从左腿根部开始被切断整条裤管的牛仔裤。

这个女人的名字是神裂火织,是世界上仅有的二十个圣人之一。

原本应该是拥有超越普通人能力的她,现在正站在一个能放下小型书桌的巨大空纸箱面前,手上拿着几张白纸。

上面用日语写着『说明书』和『保证书』等字样。

神裂的七天七刀斜靠在门口的墙壁上,而它的旁边则是一台电子机器,上面明确写着『学园都市制』。

这是一台由学园都市制造的高科技洗衣机。

神裂严肃地放下手上的说明书,「五和。」

「是。」

站在神裂身边,穿着粉色毛衣的大眼皮少女立刻回应了。

「准备好了吗?」

「是的,女教皇大人,随时都可以开始。」

「好。」神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进去吧。」

「是的。」

五和从旁边的篮筐里拿出数量超过十个人以上的不同款式的衣服和内衣,用非常认真的表情将这些衣服一件一件地放进洗衣机里。

顺带一提,这台洗衣机是学园都市送给萝拉作为替换『必要之恶教会』女子寮里那台旧洗衣机的最尖端的AI搭载型全自动洗衣机。

原本应该被放在『必要之恶教会』女子寮里,但是现在却出现在了白金汉宫。

那是神裂用世界上仅有二十个圣人的臂力将它搬到了白金汉宫洗涤专用的地方,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这间房间的房门已经被关上。

为什么会这么做的原因,不管是神裂还是五和都不想提起。

「女教皇大人,衣服已经全部放进去了。」

「嗯。」神裂点点头。

下一步该怎么做。

五和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神裂,但是神裂没有回应。

对像洗衣机这种科技机器无缘的神裂来说,除了说明书上写着的是日语之外,其他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操作。

几乎是用挪动的步伐走到洗衣机面前,看着几个按钮,神裂伸出手不知道该按哪一个。

「神裂小姐,五和,你们在里面吗?」

「呜哇!」

被突然的声音吓到,神裂按下了其中的某个按钮。

哐。

洗衣机发出了很响的声音,连同地面一起震动了起来。

「女教皇大人!」

「怎,怎么办?该,该按哪个?对,对,说明书,说明书……」

因为紧张,神裂已经把原本拿在手上的说明书捏成了一团。

被圣人的握力握着,白纸和黑字全部堆积在一起,已经看不清上面写的字了。

「怎么了?」

门外再次响起了熟悉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近,但是在靠近门口的时候停住了。

「等,等一下……」

如同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被发现一样,神裂急得连眼泪都快挤出来了。

「啊……女教皇大人,不可以。」

「放开我五和!」

「不可以。」

「神裂小姐,你要做什……」

房门从外面被撞开,脸上紧张的表情被不解代替。

进入美琴视线的是拿着七天七刀正要砍向洗衣机的神裂,还有紧紧抱住神裂、阻止她的五和。

「那,那个,神裂小姐还有五和,你们在做什么?」

「美琴小姐,请快点阻止女教皇大人。」

「怎么了,神裂……」

哐。

洗衣机再次发出了很响的声音。

「少女,请你离开,我要把这个东西处理掉。」

原本以为神裂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不过现在看起来是美琴误会了。

但是现在不是松一口气的时候。

「等,请等一下神裂小姐!」

美琴立刻跑过去抱住了神裂。

「少女。」

美琴抬起头,似乎想观察神裂有没有生气,但是得到的是神裂奇怪的表情。

「呼……不用这样的神裂小姐。」

松了一口气,美琴握住神裂的手,让她把七天七刀放下。

因为这个动作,神裂的脸突然红了。

但是美琴没有注意到。

嘀——

不知道美琴按了什么按钮,洗衣机在发出这样的一个声音后就停止了晃动。

「只要按下停止键就可以了。」

神裂突然感觉到无力,明明是想为某个人做些什么,但是现在看来,眼前的这个人比她懂得太多。

自己在她面前显得特别无知。

美琴没有注意到神裂的表情,而是看着洗衣机里放的衣服,「神裂小姐是想洗衣服吗?数量好多,全部放进去是不行的啦,而且有些衣服会褪色,必须进行分类……」

美琴伸手将被水浸湿的衣服拿出来,「啊,已经有红色被染到了……诶?这个红色好奇怪……」

神裂一把抢过美琴手上的衣服放在自己身后,但是没有注意到地上掉落了某样东西,「没,没关系,这些交给我就行了。」

「……是我多管闲事了吗?」

看到神裂的表情有点不自然,美琴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不,不是美琴小姐的错,是我们……」

五和支支吾吾的低着头,声音轻得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

「不,那个……总,总之,这个是我自己必须学会的事情……」

「是吗。」美琴尴尬地笑着,「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找我,抱歉打扰你们了。」

「呼……」

正当神裂和五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美琴突然蹲在了地上,捡起了某样东西。

是一条胖次,上面印着稚气的绿色青蛙图形,被染上了红色的液体。

美琴低着头,颤抖着肩膀,虽然看不出表情,但是连耳朵都红透了。

「咕唔!!」

「神,神裂小姐……为,为什么,我,我的胖次会……」

「……这,这个,那个……」

「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同样红着脸的神裂用世界上仅有的二十个圣人的臂力抢过了印有青蛙图形的胖次,然后把美琴赶了出去。

「神,神裂小姐?神裂……」

「美琴小姐请先回去,女教皇大人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

还想继续敲门的美琴因为五和的话停止了动作,但是脸上的红色没有褪去,反而更红了。

美琴已经是国中生了,虽然喜欢呱太这样稚气的东西,但是被别人发现还是会觉得丢人。

现在更是被别人看到这种类型的胖次,美琴觉得没有办法再面对神裂她们了。

而且,从刚才神裂和五和的动作来看,似乎是想帮美琴洗衣服。

(这,这简直就是……惩罚游戏……)


「味道怎么样茵蒂克丝?」

粉色头发的少女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眼前的银发修女。

「唔唔……哦依稀(很好吃)……唔唔……」

「真的吗,太好了。」非常高兴地拍着手,艾丽莎转过头对扎着三根辫子的黑发少女表示感谢,「太谢谢你了蕾莎小姐。」

「嘛,只是很简单的料理啦。」

蕾莎不好意思地别过头,但是『尾巴』却得意得从屁股后面翘了起来。

「就算特意做给那个笨蛋吃,她也不会领情的哦。」

「虽然蕾莎小姐这么说,但是教我的时候还不是非常认真吗。」

艾丽莎捂着嘴笑了起来。

「艾丽莎,我还想吃。」

「不行哦茵蒂克丝,剩下的这些是给美琴准备的。」艾丽莎笑着拿走了被茵蒂克丝吃完的餐盘,「昨天晚上美琴就没有吃晚饭,再不吃早餐的话会对身体不好。」

虽然现在已经是九点,超过了早餐的时间,但是蕾莎,艾丽莎,还有茵蒂克丝现在正在大得夸张的王室厨房里为某个人做她错过了的早餐。

原本在这里的佣人已经被命令离开,整个厨房里就只剩下她们三人。

「诶~」茵蒂克丝用一副残念的表情看着艾丽莎,「但是短发到现在都没有起床,我帮你把早餐送到她房间好不好?」

被茵蒂克丝用期待眼神看着的艾丽莎无奈地笑了起来,「偷吃是不行的哦茵蒂克丝。」

「为什么大家都对短发这么好,就连好吃的食物也只能进短发的胃……」茵蒂克丝似乎在发泄吃不到食物的不满,「明明昨天晚上短发对大家……唔唔……」

「闭嘴啦贪吃鬼。」蕾莎快速地捂住了茵蒂克丝的嘴,用眼睛在四周观察「那种事情不能乱说啊。」

「唔唔唔……咳,但是那是事实啊。」

好不容易拿下蕾莎的手,茵蒂克丝喘着气把话说完。

「就算是事实,你也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那个笨蛋!」

「唔……我又惹你生气了吗,蕾莎。」

听上去很委屈的声音传进了三人的耳中。

「呜哇!」蕾莎转过头看到美琴正站在她身后,紧接着握起拳头就砸了上去,「不要突然出现在人家背后啦笨蛋!」

咚。

「好痛。」哭丧着脸,美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蕾莎,「我有出声啊,但是你们完全没有理我。」

「哼。」

蕾莎别过头,没有再说话。

「对了,美琴怎么会在这里?是饿了吗?」

艾丽莎无奈地摇着头,关心地问美琴。

「嗯。」美琴尴尬地点点头,「感觉好像很长时间没有吃过东西了。」

「当然了,昨天早上和中午都只吃了一点点,晚上开始就没有再吃过东西,当然会饿。」艾丽莎像说教一样责怪美琴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不过我有帮美琴准备早餐哦,稍等一下。」

「艾丽莎有这么喜欢说教吗?」美琴叹了一口气,「不过看上去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呐,短发。」茵蒂克丝突然凑近美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待会艾丽莎做的早餐,能分给我一点吗?」

「艾丽莎做的?」

「当然了,是艾丽莎请那边的长辫子教她的。」

「谁是长辫子啊!」

蕾莎不满地反驳了茵蒂克丝。

「嘛嘛,蕾莎。」

美琴阻止了快要暴走的蕾莎。

「久等了。」艾丽莎重新盛了一整盘的东西递给美琴,「给。」

「艾,艾丽莎,这些太多了啦。」

「但是美琴……」

「是吧是吧,短发也吃不下吧,那就让我帮你分掉一点。」

没有给美琴反对的机会,茵蒂克丝已经把整盘的食物全拿走了。

「茵蒂克丝。」

「没关系,反正我也吃不下这么多。」美琴只是笑着,「别吃这么快,小心噎住。」

「呐呐,短发,你可别怪我吃这么多哦,谁让你昨天晚上对我们做……唔唔……」

「都说了让你给我闭嘴了,笨蛋修女!」

蕾莎以非常迅速的动作捂住了茵蒂克丝的嘴。

「嗯?」

似乎觉得这句话在哪里听到过,美琴开始了回忆。

「那个,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砰。

金属餐盘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响起,连同餐盘内的食物一起掉在了地上。

蕾莎三人都用惊讶的表情看着美琴。

「怎么了?」

「你这家伙真的不记得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头就有点晕,只要回忆昨天的事情头就会痛……」美琴意识到了不对劲,「昨天真的发生了什么吗?」

回应美琴的是沉默。

「蕾莎?艾丽莎?茵蒂克丝?」没有一个人回应美琴,「你们说话啊。」

「那个美琴,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喂,艾丽莎。」

没有拦住艾丽莎,茵蒂克丝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笨,蛋……」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失落的声音从蕾莎喉咙里发出,「不,或许,我才是笨蛋……」

「蕾莎?」

蕾莎直接从美琴身边走过,连头都没有回。

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美琴越来越感到不安。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白井同学。」

坐在白金汉宫的王室庭院内,圆桌前放着红茶和点心,虽然看上去很悠闲,但是食蜂的脸上全是严肃。

「我不知道。」

黑子只是叹了一口气。

「那么,你呢?」

视线转向另一个方向,茶色的短发,脸上没有表情,长着和美琴一模一样的脸,是妹妹。

「御坂喜欢奶茶,茶叶的清香和淡淡的甘甜醇和,do御坂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假装没有听到你说的问题。」

10777号用不带有任何感情的语气回应了食蜂。

「是吗。」食蜂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你们都这样保持沉默的话,那我就要先采取进攻了。」

「你想做什么!」

黑子差一点从椅子上站起来,但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10777号虽然没有说话,但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食蜂。

「明明做了那样的事情,如果还不负责的话,那么她就不是我认识的御坂同学了。」

「姐姐大人,会困扰的……」

低下头,黑子的语气听起来很不甘心。

「就是因为你的退却才会让御坂同学一再的收后宫,但是事情已经变成这样,我也只能认同其他的人。」食蜂用指责的眼神看着黑子,「但是。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恐怕连白井同学在御坂同学心里的地位也会被取代哦。」

「我不是白井同学,退缩那种事情我不会做。我想得到的东西,一定会得到。」

「姐姐大人才不是商品!」黑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打翻了她身前的红茶杯,「我不能让姐姐大人得到幸福,但是至少,不想增加她的困扰。」

「我会让御坂同学感到幸福。」

「强硬地把姐姐大人绑在身边,那根本不是姐姐大人希望的幸福!」

「白井同学怎么知道,御坂同学不希望和我一起呢?」

食蜂的反问让黑子无法回答。

美琴的事情从来没有和黑子说过。

和黑子分享的永远都只是欢笑,难过的时候、伤心的时候、甚至是受伤的时候,这些都瞒着黑子。

但黑子不是被美琴保护在怀里的孩子,她也可以成为美琴的力量。

多少次,都想把心里最希望的话说出来,但是一见到美琴就说不出口。

或许自己没有成为美琴力量的资格。

黑子不止一次这么想过。

虽然很讨厌食蜂,但是黑子不得不承认,她比自己更有站在美琴身边的资格。

LV5的超能力,和美琴一样都是耀眼的存在。

果然和美琴相差太远了。

黑子在心里这样想着。

「御坂同学可以把昨天的事情当成没有发生过,我也不会向她提起,昨天的事情可以只是一场玩笑。但是。」食蜂从椅子上站起,和黑子面对面的对着,「最后让御坂同学心动、心甘情愿让她留在身边的人,一定是我。」

「等一下食蜂,你想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收起电磁翼落在两人中间,美琴拉着黑子向后退开了一段距离。

食蜂看着这些动作,并没有说什么,「御坂同学醒了吗?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

「啊,还好……不对!」美琴立刻摇摇头,「你们刚才是想要打架吗?为什么都这么严肃?」

「不是哦~是很好的在聊天哦~」

不知道为什么背后会冒出冷汗,美琴侧过头,「黑子,你说。」

从厨房出来之后就感受到了熟悉的三个电磁波,其中的一个特别不稳定。

担心发生什么事情的美琴立刻展开电磁翼赶到了这里。

「……不,没什么,姐姐大人不用担心。」

黑子避开了美琴的视线。

「妹妹,你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御坂一边和白井さん、食蜂さん在一起喝茶,一边聊着不能告诉姐姐大人的事情,do御坂向姐姐大人说出了实话。」

『不能告诉姐姐大人的事情』。

10777号的话让美琴更加在意了。

「……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

「不行,do御坂拒绝了姐姐大人的要求,并对姐姐大人的不负责任感到难过。」

「等,不负责?我到底做了什么?」

从早上醒来之后就充满了奇怪的感觉,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对自己说了奇怪的话。

原本只是认为琪雅莉莎在找自己麻烦,但是现在看起来自己好像真的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第二王女,神裂小姐,蕾莎她们都很奇怪,我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啊!」

「御坂同学……你,不记得了?」

「无论怎样都想不起来,头还很痛……」美琴的声音不自觉地变轻了,「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没有,姐姐大人什么也没做。」黑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昨天晚上姐姐大人被灌醉了,宿醉还没有过去,所以才会头痛。黑子帮您去倒一杯解酒茶。」

「黑子。」美琴抓住了黑子的手腕,紧接着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了下面的话,「你有事情瞒着我。」

「黑子没……」

「电磁波紊乱,肌肉软弱无力,你知道我是不会喝酒的。」美琴没有松开手,「到底,瞒着我什么。」

「御坂同学真的想知道吗?」

食蜂叹了一口气。

「嗯。」

「那么,去问那位斯图亚特小姐怎么样。」


美琴急匆匆地想要走出白金汉宫,但是没有找到正确的路,也没有搜寻到人类的电磁波,最后在里面迷了路。

「御坂大人,请您站住。」

命令式的语气,骑士团长正站在美琴眼前。

「骑,骑士团长……」

「早上好哟,小妹妹~大姐姐对你真的另眼相看了呢~」

金色长发的巨乳美女,嘴里咬着单词卡片一样的东西。

「唔……」

不知道为什么,美琴下意识地觉得眼前的欧莉安娜散发着让她感到害怕的气息。

「御坂美琴!」

银发巨乳的贝洛璞拿着『钢之手套』慢慢走近。

「贝洛璞?为什么你也在这里?」

「御坂小姐,请原谅。」

穿着宽大的白色T恤,头发可以弄成翘起来的造型,手上拿着炎形剑的男人拖着长长的鞋带同样向美琴靠近。

「建宫先生不要说这么奇怪的话啊。」

四人一步步靠近美琴。

「等,等一下啊,你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贝洛璞的脸色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而是非常认真的表情。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问的啊。」

「为什么琪雅莉莎殿下会对您出手。」

「为什么女教皇大人会替您和其他人洗掉那些衣服。」

「为什么蕾莎会露出那种失落的表情。」

「嘛,大姐姐只是被雇佣来的哦,不过也听说了你的事情,真是不得了呢小妹妹~有没有兴趣陪大姐姐呢~」

「你们说的越来越奇怪了,我真的想不起来啊。」

美琴似乎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但是说不出来。

「想不起来的话,大姐姐可以帮你回忆哦~」

早上醒来时候没有穿衣服,琪雅莉莎对自己出手,神裂在洗染上奇怪红色的衣服。

蕾莎她们在听到自己忘记昨天发生事情之后的失落,黑子她们隐瞒着自己的事情。

如同拿到钥匙打开了记忆的大门一般,美琴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我,我竟然……」

丧失了全身的力气,美琴僵在了原地,不敢相信的看着地面。

「请觉悟吧御坂大人。」

「乖乖地听大姐姐的话,跟大姐姐一起回去吧,帅气的小妹妹~」

「请你原谅御坂小姐,女教皇大人和五和的事情……我们,不能当成没有发生过。」

「我家的蕾莎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你居然对她做出那种事。不过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就算是国中生,至少也给我堂堂正正地负起责任吧。」

「我……我……」

虽然很想逃走,但是心里强烈的责任感让美琴无法走动一步。

即使当时没有自我意识,但美琴的确做了那样的事情。

不负责不行。

即使有这样的决心,但是美琴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在她做出反应之前,被带到了白金汉宫的会议室。



PS:米娜桑肯定知道炮姐做了神马哦,所以haruka在这里就不写了{:4_332:}

再PS:炮姐终于为她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了{:4_382:}(大雾

再PS:这一话是番外9的后续福利哦(雾,而且是隐藏支线{:4_332:}

也就是说正文里没有哦(笑

再PS:女王这次直接对黑子宣战了,正宫之位大危机

再PS:haruka是字母君苦手,但是这样程度的还是可以让米娜桑尽情YY的哦{:4_329:}

再PS:haruka有想把后宫线作为主线END的想法,不知道米娜桑怎么看

还有新增炮姐挂掉的BE,米娜桑怎么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