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5-02 13:34
点击:232
章节字数:64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6-20 18:25 编辑


电磁炮49 イギリスを離れ


英国政变在美琴等人的帮助下结束了。

然而,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神之右席』的最后一人突然出现在琪雅莉莎面前。

右方之火夺走了强制启动『自动书记』获取禁书目录知识的远程控制灵装,茵蒂克丝因为『自动书记』的受损而陷入昏迷。

强大力量差距让上条和美琴无法阻止,美琴更是被重伤。


「可恶!」黑子用拳头重重地砸在墙壁上。

「就算你把墙壁砸烂也是没用的,白井同学。」食蜂坐在距离房间里唯一一张床不远的椅子上,两只手无聊地在整理自己的金色长发。

「这是监禁!监禁!」

「那种东西对你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吧,用你的空间移动的话。」

「就算使用能力,可是姐姐大人她……」黑子的声音停止了。

视线看向躺在床上熟睡着的茶色短发少女。

即使黑子可以用能力离开这里,但她担心的是美琴的身体状况。

政变的结束是在三天前,被右方之火重伤的美琴一直昏迷到现在,完全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

「把我们监禁在这里防止破坏他们的计划,更重要的是。」食蜂温柔地看着躺在床上的茶色短发少女,「御坂同学需要他们的治疗。」

「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星形的瞳孔突然暗了下去,「不是吗。」

「姐姐大人……」

咚咚。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个,打扰了。」粉色的长发用黑色发带绑在身后,艾丽莎敲了房间的门。

「失礼了。」双眼皮的黑发少女跟在艾丽莎后面走了进来。

「失礼了,do御坂和你们打招呼。」10777号手上拿着药箱。

「那个……白,食蜂小姐,美琴还没有醒吗?」

黑子在看到两人的时候就转过了头。

或许是因为双方不同的立场,艾丽莎显得非常尴尬。

「诶。」食蜂点点头,仍然背对着大门。

「是吗……」艾丽莎的语气很失落。

「艾丽莎小姐。」五和走上去安慰艾丽莎,「美琴小姐,需要你的魔法治疗。」

「嗯……」艾丽莎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美琴她,喜欢笑呢……」

即使知道美琴看不到,艾丽莎也不想用看哭出来的表情面对她。

「等等。」食蜂突然发出声音。

「食蜂,小姐?」

「我确实对魔法一无所知,但是。」食蜂站起身,转过去看着艾丽莎和五和,「我想知道,御坂同学到现在都没有清醒,究竟是御坂同学自身的问题,还是魔法的问题。」

「食蜂小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很简单。」食蜂把手伸进了肩头的挎包,「我不相信那个最高主教,所以有必要证实一下她有没有对御坂同学做了什么……」

「请放心,不需要你们开口呢。」

「等等,食蜂操祈。」黑子用空间移动出现在双方的中间,「姐姐大人不会让你这么做……」

「诶。」食蜂无所谓的点点头,「但是,现在御坂同学不知道,不是吗?」

啪嗒。

拿着遥控器的手在伸出挎包的瞬间感受到了不怎么温暖的人体的温度,食蜂的动作就这样停止了。

「食,蜂……」


作为『必要之恶教会』重要据点的伦敦圣乔治大教堂,大门紧紧地关着,不要说做礼拜的人,大概连一个修女也没有。

黑暗的大教堂内,只有蜡烛点燃的微弱的光芒和几张椅子被分开摆放在里面,其中的一张椅子上坐着『清教派』的最高主教。

「……是吗,已经醒了吗。」长度是身高的2.5倍的金色长发被完全散开,一直展开铺到地面上。

萝拉从放在大腿上的几把梳子里挑选出一把,从上到下地梳理自己的长发。

教堂里只有萝拉一个人,但是在不远处的地方放着一张画着奇怪符文的卡片——通信符文。

那张卡片不断闪着接近绿色的蓝色光芒,在只有微弱光线的教堂里显得更加奇异。

「没有必要再让她们和我们接触了,用术式隔绝她们和外界的联系……」萝拉似乎还在考虑什么,话在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止,然后继续说了下去,「虽然在这个时候浪费人力去做这种事情让你们很难做,不过我不希望这边的行动被破坏。」

「如果反抗的话,不必留情。」

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说了什么,然后声音和卡片的光芒一起消失了。

「真是麻烦呢……」萝拉叹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从通信符文那里又传出了一个声音,是年老女人的声音。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悠闲啊。」

「我这边也是有很多事情要忙的呢。」萝拉用无奈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再加上御……」

「哦呀?只是一个国中生,就让我们的最高主教大人头痛了吗?」调侃的声音传进了萝拉耳中。

「是呢,很糟糕呢。」没有否认,萝拉露出了苦恼的表情,「因为禁书目录的事情,好像让她很不满呢。」

「会在意别人的心情,这不是你的做事风格吧。」

「诶,确实,就算杀掉也没什么。」萝拉点点头,「但是神裂和你的女儿,她们会做出什么呢?」

「……真是让我头疼呢。」爱莉莎德叹气的声音通过通信符文传进了教堂,「毕竟,欠了她这么大的情呢。」

「是呢……」萝拉放下整理完头发的梳子,又重新拿起一把,「御坂小姐不是笨蛋,和她做朋友比做敌人要好哦。」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

「这边的事情也有很多。因为右方之火的见缝插针,法国那边已经开始攻击英国了。」

「和学园都市的联手,也只是分为『学园都市·俄罗斯』和『英国·法国』这样的两个战场。英国这边的情况很糟糕呢。」

「诶,确实。」萝拉松开了手上的梳子,梳子沿着柔顺的金发一直滑落到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没有时间陪任性的少女胡闹了呢。如果有必要的话,就只能……」


现在已经是接近傍晚的时候,但因为已经到了冬季,天空的颜色已经变得很暗。

视线看着窗外,美琴斜靠在枕头上躺着,保持这样的动作已经有两个小时以上,但她似乎没有想要活动的打算。

让我一个人静一下。

从艾丽莎和五和口中得知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美琴对黑子几人说了想要一个人冷静一下的话,现在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被右方之火砍下的义肢由『清教派』进行了回收,但是因为魔法侧的科技没有达到科学侧的程度,所以只能治疗手臂将剩下的义肢从手臂的断面卸下,保证身体能够正常活动。

上一次被砍掉手臂的时候,因为受了重伤,意识非常模糊,等美琴清醒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义肢。

但是这一次,美琴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没有手臂的感觉。

(可恶……)

仅有的左手被握成了拳头,手腕上面绑着原本绑在右臂上的红色发带。

即使昏迷了也不肯放开紧紧抓在手里的这根发带,在醒来之后由黑子再次绑上。

虽然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回应了朋友对自己的安慰,但美琴的脸上更多的后悔和内疚。

不是因为自己受伤,也不是因为被砍掉了右手,更不是因为伤口的疼痛,是在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悔恨。

被右方之火重伤,甚至砍掉手臂,是因为自己的无能。

眼看着茵蒂克丝遭受痛苦,不能为朋友分担痛苦,同样是因为自己的无能。

现在,上条为拯救茵蒂克丝,阻止右方之火的计划赶往了俄罗斯。

但自己只能躺在病床上,什么都做不了。

(可恶!)

美琴痛恨着这样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

如果这副身体可以动起来,如果可以拯救茵蒂克丝、阻止右方之火,就算把『原典』使用到身体全部崩溃也无所谓。

如果可以的话。

但是。

身上的伤口不断刺激着美琴的痛觉,『原典』带来的伤害更不止身体的疼痛,或许连内脏都已经收到了严重的损坏。

这种真实的感觉告诉美琴的只有「不可能」。

「失礼了,御坂小姐,没有打扰你休息吧。」熟悉的声音传进了美琴的耳中。

「你……嘎!!」

「请先冷静一下御坂小姐,乱动的话会让伤口裂开的哦。」

(可,恶……)

因为刚才突然起身的动作,伤口的地方传来了疼痛的感觉。

「还有,不必惊讶为什么我能够和御坂小姐对话哦。」

美琴稍微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你把茵蒂克丝弄成那个样子,还想做什么……」

「请不要这么说,我这边也是有很多原因的。」

「是吗。」美琴淡淡的回应萝拉,「但是我绝对不会放过伤害我朋友的人。」

「这一点随你喜欢,不过我现在要说的是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另一头的声音停顿了很久后再次响起,「呐,御坂小姐,对你来说,是朋友重要还是自己重要呢?」

「当然是朋友!」美琴几乎在萝拉把问题说完的同时回答了她,没有任何犹豫。

「是吗,意料中的回答好呢……呐,御坂小姐,虽然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很高兴,不过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轰——

如同计算好了时间一般,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

床铺因为地面的震动开始摇晃,窗户的玻璃被打碎掉落在上,墙壁上也出现了不同长度的裂缝。

「什!」

「我很喜欢御坂小姐能够为朋友付出一切的这一点,但是这边也有这边的责任,不能因为一个两个人而造成更加严重的结果。所以,能不能请御坂小姐不要这么固执呢。」

「别开玩笑了!」美琴挣扎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用牺牲来换取幸福,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接受!」

「那么御坂小姐认为,个人的生命比集体的利益重要吗?」

美琴沉默了。

不是不重要,而是无法决断。

牺牲朋友为了救更多的人,或者为了救朋友而牺牲更多的人。

无论哪一种,美琴都不愿意去做出那样的选择。

「重视感情既是御坂小姐的优点,同样也是你的缺点,而且是致命的。」

萝拉的声音伴随着第二波的爆炸声传进了美琴的耳中。

(黑子!)

脑海里瞬间出现了双马尾少女的影子。

想要向前走动,但是身体的重心因为地面的震动和缺少右侧的重量发生了偏移,才刚踏出一步,美琴就向前摔在了地板上。

全身的部位都向大脑传达了不同程度的痛觉,从裂开的伤口处流出的血迹染红了刚换上的白色绷带,「唔!嘎……」

「『闲人驱散』。」一个不陌生的术式名字让美琴想要站起来的动作停顿了两秒,「你是找不到白井小姐她们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边需要担负的责任比御坂小姐想象得更多,如果御坂小姐看不下去的话,请不要在妨碍这边做事的情况下自便。」

「正合我意呢。」美琴从地上站了起来,宽大的衣服上沾满了暗红色的液体,但是她的眼睛没有任何动摇,「重要的人,当然是自己保护!」

「那么,祝你武运昌隆,还有……」

爆炸的轰音和屋顶倒塌的杂音掩盖了萝拉最后说的话。

(可恶!一定会保护好,一定!)

几乎在美琴踏出房间大门的同时,整栋大楼的各处都因为爆炸而发生了倒塌。

轰——


原本是为了在运送『卡提纳·正统』的时候得到更加可靠的消息,『新生之光』才提前在圣乔治大教堂外设置了窃听对话的术式。

但是,现在听到了更加让蕾莎惊讶的事情——萝拉和爱莉莎德的计划。

『新生之光』现在和『清教派』的人住在『必要之恶教会』女子寮。

不仅是她们,就连『天草式』在政变结束之后也被命令和美琴几人分开,住进了这里。

这件宿舍里住着的四个人全部都因为刚才的对话沉默着。

「……蕾莎!?你要去做什么?」兰西斯抓住了拿着『钢之手套』准备走出房间的蕾莎的手腕。

「做什么……当然,是去找那个笨蛋。」

「等等,你明白现在英国的情况吗?蕾莎。」普罗莉丝走到蕾莎面前,「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英国……」

「那个笨蛋也为英国做了很多!」大声地喊了出来,「又是受伤又是被砍掉手,命都快没了……」

「明明只是一个容易被卷入麻烦事件里的笨蛋……」脑海里浮现出美琴抓紧右臂断面的手臂、倒在地面上打滚的痛苦样子,蕾莎的肩膀在颤抖,「究竟是为什么啊,为什么那个笨蛋会遇到这么多痛苦的事情……」

「蕾莎。」贝洛璞叹了一口气,「英国的利益和她,哪一个更重要?」

「……英国……」蕾莎将拳头握紧,几乎从牙齿里挤出了几个音节,「但是……」

「有这个答案就足够了。」贝洛璞走到房门口,将门打开。

「贝洛璞!?」

「英国这里交给我们,蕾莎去做你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诶……」惊喜得连『尾巴』都从屁股后面翘了起来。

「但是。」贝洛璞故意摆出严肃的表情,「如果被我知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英国的事情,就不止是重重的打一百下屁股了。」

「呜……」反射般地摸着自己的屁股,蕾莎慢慢地移到了门口,「知,知道了啦……」


『必要之恶教会』女子寮

「女教皇大人,请用茶。」五和将装上茶水的日式茶杯放在神裂桌前,然后跪坐在神裂对面。

「嗯。」

「女教皇大人还在考虑明天的作战方案吗?」

「嗯,情况很糟糕呢。」神裂皱着眉叹气,「明天……」

咚咚。敲门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是,请稍等。」五和从地上站起,走到门口,旋转了门把手,「啊,第三王女大人?」

「嘘。」薇莉安做出噤声的手势,「可以让我先进去吗?」

「啊,是,请进。」五和站到旁边,让薇莉安走了进去。

「第三王女?」

「请坐下。」薇莉安阻止了神裂想要站起来的动作,自己坐到了神裂的对面,「我这次来是有一个请求。」

「在这个时候提出请求很任性吧,不过这件事也只有身为『圣人』的你能够做到了。」薇莉安将身体弯低,非常恭敬的鞠躬,「请你一定要救救她,救救那个人。」


「……姐……醒……姐姐大人……」

「……御……御坂同学……」

「唔……」熟悉的声音传进美琴的耳中,但是她没有力气回应。

「姐姐大人,您醒了吗?」

「……黑,子?」在睁开眼看到黑子的同时,脑海里出现在失去意识前的画面,「你没事吗?还有食蜂和妹妹,她们……嘎!!」

「别乱动。」食蜂用眼神示意黑子抱住美琴,不让她乱动,「我们都没事。」

「那个时候……爆炸……」

「放心吧,都被救了。」正在施展治疗术式的蕾莎回应了美琴。

被突然来到的蕾莎强硬地赶出宾馆之后就发生了爆炸。

连续的爆炸让黑子和食蜂的心脏都快跳出来。

10777号凭借电磁波搜索到了美琴的位置,但是因为爆炸而引起的火灾无法靠近。

神裂及时出现把埋在废墟堆里的美琴救出。

「是,吗……唔……」连发出疼痛的声音都变得虚弱,美琴的眼皮越来越重。

冬季的伦敦很冷,但是食蜂的额头上不断有汗水流出。

白色蕾丝边的手套已经被美琴身上的血迹染红,撕开绷带的手在颤抖。

「御,御坂同学,再,再忍耐一下……」食蜂的声音同样在颤抖,无法控制,「这里,快点,血止不住了……」

「我知道啊,这里的血管也被割破了,不止住的话……」

「需要的药已经拿来了,do御坂一边把药箱放在地上,一边询问姐姐大人的情况。」

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药箱,从面无表情的10777号脸上能够看到担心。

「糟糕!糟糕透了!」蕾莎大声地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可恶,五和怎么还不来,再不来的话……」

(别死啊,笨蛋……)

没有继续说下去,蕾莎在心里这样祈祷着。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强风卷起了被食蜂扔在地上的绷带。

「什!?」

从看不清究竟有多高的飞行物体上跳下来一个人。

说是飞机,不过是公园里停泊着的海难救助用的救生飞机。

「神裂,小姐?……」美琴辨认出了眼前的电磁波的主人。

「没有时间了,快上飞机。」长达两米的日本刀被握在手里,神裂的脸色显得非常紧张。

「这个笨蛋完全不能行动啊。」

「鸣护也在上面,应该能帮到一点忙……」

「在这里吗。」

伴随着沉稳的脚步声,一个成熟男人的声音突然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

神裂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左手抓住七天七刀的刀鞘,右手放在刀柄的部位,做出随时准备拔刀的动作。

「想不到又是用这种方式见面。」

声音的主人慢慢靠近了神裂站着的地方,脚步停了下来。

「骑士,团长……」

「非常抱歉,御坂大人,这是命令。」

依然是恭敬的态度,但是和他拿着的弗仑汀表达不同的意思。

「神裂,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王陛下和最高主教下达了监禁御坂大人的命令,如果御坂大人反抗,可以立即处死。」

「什……」美琴看向黑子几人,但视线被避开了,「神裂小姐,你也知道的吧,那为什么……」

「少女,这和你无关。」

那为什么还要救我。

似乎知道美琴想说什么,神裂抢先开口了。

没有给美琴反应的时间,走到美琴身边,用手拨开粘上额头的被血迹染成暗红色的碎发。

「神裂,小姐……」

神裂的视线里只有美琴一个人,用非常温柔、认真的语气拜托她,「那个孩子就拜托你了。」

「神,裂……」不好的预感浮现出来,美琴想要说什么,但是被神裂抱住了。

催眠的术式发动了。

美琴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是一句「谢谢」。

救生飞机降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似乎是为了能够随时启动,螺旋桨仍然保持着旋转的状态。

「大家,请快一点。」艾丽莎抓紧机舱的边门,大声地对黑子几人喊着。

黑子几人在神裂的催促下把昏迷的美琴抬上了救生飞机。

骑士团长只是看着这一幕,并没有阻止。

五和加大了启动的功率,两只手握紧操控杆,救生飞机慢慢地从地面升起。

神裂走到骑士团长面前,摆出了战斗的姿势,似乎是在说「不会让你过去的」。

骑士团长叹了一口气,「虽然薇莉安大人拜托过我,但是我也有必须要服从的命令,想要让御坂大人平安离开的话,就拿出你的决意吧。」

「是吗。」神裂的右手握紧了刀柄,「在这种时候发生内战确实很不明智,但同样的,我这边也有不得不做的事情。」


「五和,我们这里已经准备好了。」

没有用飞机上的通讯设备,而是用天草式的通信符文。

「启动飞机之后向海岸那里飞,那边的警备已经被我们镇压住了。」

「五和,御坂小姐就拜托你了。」

「一定要照顾好御坂小姐。」

关切的声音通过通信符文传遍了整个机舱,五和转过头看了一眼正在接受治疗的美琴。

(因为是你,大家才会得到幸福的,美琴小姐。)

「五和。」

冷漠的女声突然传进了耳中,是神裂的声音。

「啊,女教皇大人。」

「照顾好她。」

「是!」


「……我知道了,既然已经离开英国境内,就不用再追了,辛苦你们了。」

空荡的会议室里响起了一个年老的女声。

「放她们离开,这样好吗?」爱莉莎德坐在会议桌一头的椅子上这样嘀咕着。

沉默了一会,爱莉莎德看向月光照不到的黑暗处,「故意让禁书目录被神裂带走,你到底在想什么?」

「那么,故意让第三王女知道对话的内容,这么做的你又在想什么呢?」

长达数米的会议桌的另一头响起了萝拉的声音。

「原本就没有要杀掉御坂小姐的想法。只是,需要她做点事情。」

「又在利用她吗?」

听到爱莉莎德的问题,萝拉发出了笑声,「利用?呵呵……御坂小姐不是笨蛋呢。」

「不是吗?」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是『心甘情愿』地为我做事呢。」

「是吗……」爱莉莎德淡淡的回应了。

「禁书目录的远程控制灵装有两个,『王室派』的那个已经被右方之火夺走,『清教派』的那个……」爱莉莎德故意停顿下来观察萝拉的表情,「如果不想让十万三千册魔导书被右方之火滥用,就必须把『清教派』的灵装强硬地插进去。」

「现在是右方之火那边的联系更强,但是想要改变这一点的话,禁书目录的身体……」

「无需担心。」毫无感情的声音穿插进来,「至少,会让她坚持到最后。」

「你的意思是……」

「比起在英国看管失控的禁书目录,不如让她们在俄罗斯好好的给右方之火制造麻烦吧。」萝拉从椅子上站起,走到了窗边,「稍微,让我期待一下吧,你的决意。」



PS :就这样,炮姐再次踏上了俄罗斯的收后宫之旅(雾

haruka:收完大姐头和三个王女就逃走了,乃真是负心呢,炮姐

炮姐:是谁让我开后宫的啊!(拿硬币

haruka:{:4_383:}谁来救我,下一回就让她来当正宫

女王:御坂同学我们有必要聊聊天了(拿出遥控器

黑子:就算想逃也没用,姐姐大人别忘了黑子的能力

神裂,艾丽莎,妹妹,五和,茵蒂克丝,席琪桃尔。。

炮姐:那,那个。。助けて{:4_380:}

再PS:主教绝对不是在玩神马监禁play哦,haruka神马都不知道的说{:4_329:}

再PS:大姐头乃的这种把重要的人托付给别人的语气是想闹哪样{:4_369:}

再PS:主教仍然腹黑,这次又把炮姐送到俄罗斯去了{:4_369:}

不过主教也是后宫之一,很关心炮姐的说(虽然不明显,主教新属性傲娇确定

再PS:重要的人由自己来保护

炮姐乃终于说出自己的真心话了{:4_354:}

再PS:米娜桑的疑惑在这里解答了

前三话的番外可以当成是右方之火没出现的隐藏番(fu)外(li)

和正文没有联系(haruka才不会说是因为炮姐这几话太辛苦了,所以加了福利{:4_386:}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