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4-21 23:51
点击:307
章节字数:117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5-31 17:14 编辑


番外9 英国舞会篇(隐藏支线)


黑子几人先一步回到了宾馆,但在刚踏进房门的时候就后悔了。

让美琴和食蜂两个人单独在一间房间里。

「怎么会……」黑子突然用自己的脑袋撞地面,「为什么会犯这么大的错误!?」

「白,白井小姐,请冷静一下……」艾丽莎立刻拦住了黑子。

「竟然把姐姐大人和食蜂操祈两个人单独在一起!!虽然姐姐大人完全没有那方面的自觉,不过以前的她可以在感觉到不对劲之前逃走,但是现在的姐姐大人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食蜂操祈的能力对姐姐大人虽然无效,不过姐姐大人也会因为自己的电磁屏障被那个女人玩弄,说不定会用什么卑鄙的手段让姐姐大人做一些羞耻的事情……啊!!」

黑子突然大声喊出了声,用绝望的眼神看着艾丽莎,「我竟然为了自己的私心害姐姐大人遭遇这种可耻的事情,我,我……呜……」

「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啦,白井小姐。」听到黑子的话,艾丽莎连自己都没有感觉到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匆忙的脚步声传进了黑子和艾丽莎的耳中,「那,那个,美琴小姐回来了,但是……」

没有等五和把话说完,黑子在听到美琴名字的时候就发动了能力,下一个瞬间消失在了两人眼前。

「啊,走了……」

艾丽莎和五和互相看了一眼,跟在黑子后面跑到了门口。

「姐姐大人!?」

用空间移动来到门口不仅是为了能够更快的见到美琴,更是想确认食蜂有没有对美琴做什么。

但黑子看到的是被蕾莎粗鲁地用绳子绑起来拖在身后、嘴里塞着一块布、一副快要断气样子的美琴。

「你,你在做什么!」

身体比大脑快了一步,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已经来到了美琴身边,拿掉塞在美琴嘴里的布,用空间移动移走了她身上的绳子,「姐姐大人,姐姐大人……」

「……死……差点,就死掉了……」

「已经没事了姐姐大人。」黑子检查了美琴的身上,并没有发现有新的伤口,「对不起姐姐大人,是黑子不对,真的对不起……」

美琴的脸色很难看,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没,我没什么……」

「御坂同学不会明白你道歉的理由的哦,白井同学。」熟悉的声音传进了黑子的耳中。

「食蜂操祈!」粉色的瞳孔紧紧盯着眼前的金发少女,「你到底对姐姐大人做了什么!!」

「普通的聊天哦,你说是吗,御坂同学~」

「呃……黑,黑子……」美琴的身体从听到食蜂的声音开始就在颤抖,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惧的东西一样,「我……把我打晕……」

「诶?」黑子惊讶地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美琴,「姐姐大……」

「快点把我打晕!」

「就算您这么说……」

「求求你,把我打晕……」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请求的语气。

「刚才的事情真的抱歉了,笨蛋。」

蕾莎叹了一口气,举起『钢之手套』砸向美琴的后脑。

咚。

美琴连哼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就晕了过去。

「啊,你……」想要责怪蕾莎,却看到她脸上后悔的表情。

「那种事情,我不想再看到了。」留下莫名其妙的话,蕾莎走进了宾馆。

英国政变结束之后,蕾莎所在的『新生之光』魔法结社预备军被安排在了这家宾馆里。

因为美琴的关系,蕾莎她们不会再引发事件,但实际上是萝拉为了防止意料外的情况特意让她们和有神裂在的『天草式』住在一起。

「食蜂操祈!」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嘛,白井同学。」星形的瞳孔里充满了笑意,「别忘了,你也帮了我的忙呢~」

「我现在很后悔,后悔得不能再后悔了!如果知道姐姐大人会遭受这种羞耻的事情……」

「羞耻的事情?白井同学你想到哪里去了呢,哈哈……」

「把姐姐大人绑起来,让姐姐大人露出那种害怕的表情,肯定是……」黑子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一旦说出来,自己肯定会崩溃。

「那种事情谁知道呢,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问御坂同学哦。」食蜂突然笑了,「不过她愿意不愿意说呢?」

「所以我不会再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了!宁愿看着姐姐大人对别的女人温柔,也不会再让姐姐大人受到伤害了。」

「这种嫉妒别人得到、自己得不到的事情我可做不到呢。」食蜂无所谓的耸耸肩,「御坂同学只能是我的。」

「不过呢~」食蜂蹲在已经晕过去的美琴旁边。

「别碰姐姐大人!」黑子说出警告的话,但被食蜂无视了。

白色蕾丝边的手套划过美琴那种有点肿起来的脸颊,「竟然用晕倒这种方法来逃避,真是可爱呢,御坂同学~」

「姐姐殿下!!」

伴随着门被大力推开的声音,薇莉安冲了进来,胸口不停地上下起伏着,呼吸的节奏被打乱了。

「不要,不要杀她……」

琪雅莉莎没有回头,保持着手握住金属刀具、单膝跪在地上的姿势。

「为什么……为什么……」说出让薇莉安听不懂的话,琪雅莉莎的肩膀在颤抖。

「是啊,为什么不杀了我呢。」

熟悉的声音传进了薇莉安的耳中,突然松了一口气,薇莉安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太好了,还活着……)

喉咙旁边的皮肤被金属刀具划破,红色的液体沿着刀刃流到了地板上。

「很想和她们一起保护英国吧,很想让国民全都得到幸福吧,不想,再用暴力伤害别人了吧。」

金属刀具贴在美琴喉间,随着琪雅莉莎手臂的颤抖,好像一不小心就会割破动脉。

但即便如此,美琴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茶色的瞳孔看着琪雅莉莎。

「但是就这样放弃,就这样简单的屈服,不符合自己高傲的性格。」

「住,口……」

「所以,你才会选择这种方法。」没有理会琪雅莉莎的警告,美琴叹了一口气,「只要杀掉我,就可以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

「但是你没有那样做。」

「住,口……」

「在那场政变中也没有杀死一个人的你,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的。」警告被再次无视,美琴继续说了下去,「就算我破坏了你的计划,你对我的恨意已经达到了想要杀掉我的程度,也不愿意动手。」

「我叫你住口啊!!」琪雅莉莎突然抓起了美琴胸前的衣领,把她从地上拖了起来,「你知道什么?在旁边说这种轻松话的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美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就把我杀掉啊,你这个笨蛋!」

「呃……」琪雅莉莎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迟疑。

「请住手……」薇莉安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紧张得快从嘴里跳出来。

「好啊,既然你这么想死的话。」琪雅莉莎向右手注入了全身的力量,把它紧紧握成了拳头的样子,「去死吧!!」

「姐姐殿下!!」薇莉安向琪雅莉莎冲了过去。

咚。

拳头深深的陷进了美琴的侧脸,骨头和肉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响了起来。

美琴的身体向后飞出,后脑撞上了坚硬的地板,因为巨大的冲击力,身体从地面弹了起来,又掉了下去。

这样重复了两次,身体掉落在了靠近墙边的位置,美琴因为第一次的冲击撞到了后脑而失去了意识。

「呃……」在美琴被琪雅莉莎打飞出去的同时,她也被某个柔软的物体撞倒。

「喂,喂,你醒醒啊……」连站稳的时间都没有,薇莉安在撞倒琪雅莉莎后就朝着美琴跑了过去。

「你?」琪雅莉莎认出了从眼前飘过的绿色礼服,脸上的表情更加惊讶。

「不会,我不会让姐姐殿下再伤害她了。」薇莉安张开双手挡在美琴面前。


「……为什么不杀掉她呢……」

琪雅莉莎站闭着眼睛站在窗台前,脑海里重复着昨天晚上的画面。

「呼……」抬起头把眼睛睁开,拳头握紧又松开,琪雅莉莎叹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苦笑,「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还在想那件事吗,琪雅莉莎。」门从外面被打开,走进来的是穿着蓝色系礼服、戴着单片眼镜、一头像被染过一样的黑色及肩短发第一王女莉梅亚。

「姐姐?你怎么……」

「敲过门了,不过你没有回应。」冷漠的声音回答了琪雅莉莎。

「是吗。」琪雅莉莎不在乎地耸耸肩。

「不仅是薇莉安,就连你也被那个日本人影响了吗。」

「诶?」

「不是吗?」莉梅亚走到琪雅莉莎旁边,透过玻璃,视线落在了被阳光沐浴的露天花园上,「薇莉安学会反抗了呢,你也改变了极端的想法,没有变化的只有我……」

「等,我没有改变……」

「如果是以前的你,肯定会把她杀掉吧。」莉梅亚视线和琪雅莉莎对在了一起,却在下一秒被她躲开,「你在回避我的问题,琪雅莉莎。」

好像放弃了一样,琪雅莉莎叹了一口气,「可能是吧,很久没碰到了呢,那样的笨蛋。」

「笨蛋吗。」莉梅亚突然笑了,「呐,琪雅莉莎,你想知道为什么薇莉安会赶来吗?」

「你们一直都在监视我,会知道这种事情也不奇怪吧。」

「是呢,不过薇莉安也会使用术式了呢。」

「诶?」

薇莉安不擅长魔法,甚至对学习应用在武力上的知识和技术感到非常抗拒,这点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这个,是薇莉安交给那个日本人的,在那个人衣服里找到的。」莉梅亚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奇怪的符文,「很粗糙的术式,不过成功了呢。」

琪雅莉莎一眼就看出了上面施展的术式,「只要被第二个人接触就会自动发动的通信术式吗。」

「诶。」莉梅亚点点头,「薇莉安非常担心你会对那个日本人做出什么呢。所以只是告诉她『按下发光的地方就可以进行联络』,但实际上术式已经发动了。」

「那个薇莉安?」

「诶,没错。」莉梅亚看着惊讶的琪雅莉莎,「我说过,她已经改变了。」

「……那,那……」

「你以为除了这个符文,她没有别的方法保护自己吗?」莉梅亚将符文放在了窗台的边缘上,「科学侧顶尖的存在,能够发出十亿伏特的电量,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承受得了吧。」

「『既然这样,她为什么没有做出反抗』,你想问的是这个吧。」

面对莉梅亚的反问,琪雅莉莎点点头,「诶。」

「『不想让薇莉安的努力白费』,这是她同伴的回答。」

「是吗。」琪雅莉莎的嘴角露出了苦笑,「彻底的,失败了呢。」

「我很想知道那个日本人有什么能力让你们都改变呢。」

「姐姐?」

「母亲打算在两天后举办『庆祝英国走向幸福的未来』的舞会,到时候肯定会请那个人参加吧。」

「真是的,希望她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行为。」


收到萝爱莉莎德女王的邀请是在两天前,但是一直到现在黑子都没有决定好礼服的颜色和款式。

「啊啊,真是的,到底要穿什么衣服才能配得上姐姐大人啊!」两只手抱着脑袋,双马尾已经被弄乱了。

「白井小姐还没有想好吗?」突然的声音叫醒了正在苦恼的黑子。

「你……」黑子的视线在艾丽莎和自己身上来回,然后表情变得更加苦涩,「原来有这么大吗……」

「在,在说什么啊,白井小姐。」艾丽莎红着脸转过了头,现在的她只穿着内衣和内裤。

不仅是艾丽莎,包括新生之光和天草式,基本上所有女人都在这间大得过分的更衣室里,她们全都为了今天晚上的王室派对而精心挑选礼服。

咚。门突然被推开。

「哟,大家,准备好了没有?」

「呀——」

伴随着尖叫声,前额被不知名的物体击中,突然闯进门的某个人向后倒在了地上。

「谁允许你进来的!」

「出去!」

「变态!」

「色狼!」

这样的声音在更衣室里响了起来,所有人都用手捂着胸前。

「姐姐大人?」

视线被倒在地上的那个人吸引住,黑子用手扶着额头,「真是的,就这样闯进来了……」

因为艾丽莎的魔法和青蛙医生的医术,美琴以惊人的回复速度康复了。

侧脸因为琪雅莉莎的攻击仍然没有消肿,所以贴上了OK绷。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美琴帅气的侧脸,反而看上去更加元气。

「对,对不起……」

揉着脑袋,美琴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垂着头走了出去。

所有人都因为美琴的出去而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突然闯进来……」艾丽莎无奈地看着门口。

「姐姐大人真的完全不懂女孩子呢。」

「是呢。」

咚。门被再次打开,从门缝里伸出一个脑袋。

「那个……」

「呀——」

美琴的声音被尖叫声掩盖。

「出去!」

「变态!」

「色狼!」

所有人都反射般地捂着胸前,拿起身边已经换下的衣服,朝美琴扔了过去。

「等,给我等一下啦!」女人的体香和香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美琴的脸不禁变红了,立刻低下了头,「我,我只是来问一下你们有没有换好衣服……」

「呐,御坂同学。」食蜂没有挡住胸前,而是把手环在腰间,金色的长发隐约能够遮住某些部位,「你这是在堂堂正正的偷看哦~」

「什么堂……噗——」美琴抬头想要说什么,但是在下一秒就捂住鼻子蹲下身体,「食,食蜂,你能不能先穿上衣服……」

经过上次的『聊天』,美琴几乎听到食蜂的声音就开始颤抖,不过这种情况不到半天就被食蜂用某些方法『治好』了。

「诶~这样突然地冲闯进女生更衣室,是御坂同学不对在先,而且如果御坂同学不想看的话,就不会闯进来了,不是吗?」

「我,我也不知道你们还没换好衣服啊。」克制住自己抬头的想法,美琴保持着投头低下的动作,「而且只是换衣服,不会用很久才对……」

「我们和御坂同学是不一样的哦。」食蜂眯起了星形的瞳孔,「御坂同学只要穿西装就可以,但是我们还要挑选礼服和化妆……」

「所以说啦,为什么我要穿西装啦!」

「因为——」食蜂故意拖长了音节,「是御坂同学哦~」

「什么嘛,这种理由……」

「喂,笨蛋,你还想在这里待多久。」

「噗——」刚抬起头,就看到了同样只穿了内裤的蕾莎,「为什么你也没穿衣服啊,蕾莎!还有,为什么要把我赶出去啦!」

「这里是更衣室,穿成这样很奇怪吗?」蕾莎不在乎地摊开双手,「这里没有给笨蛋的地方,你就给我去外面待着啦。」

「等,等等,我也是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待在这里?」

「都说了你和我们不一样啦!笨蛋!」

「我……」

唰。美琴的声音消失在空气里。

「真是的,一点都不能省心呢,姐姐大人。」

黑子用能力把美琴移动到了门外。


美琴坐在加长款的黑色名车的后座,驾驶这辆车的人是骑士团长。

「我们到了。」很平稳的把车停了下来,骑士团长下车走到美琴所在的座位旁,打开了车门。

「啊,谢谢。」抓了几下茶色短发,美琴走下了车。

「请这边走。」

「哦。」

从宾馆到白金汉宫的路程不长,但是两人的对话可以用一只手数的完。

(完全没有话可以说嘛。)

骑士团长对美琴非常恭敬,礼节周到得让她感觉很不自在。

「那个……」美琴犹豫了一会开口了,「我们是要去哪里?」

骑士团长在前面停了下来,转过头用很恭敬的语气回答美琴,「距离舞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虽然御坂大人在这里的自由活动不受限制,不过请不要随便闯进大人们的房间。」

三天前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为了劝说琪雅莉莎,但差点就死在这里,不过幸运的是最后得救了。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薇莉安的房间,不仅如此,居然还占用公主的床睡了一个晚上,不管怎么想都是很失礼的事情。

骑士团长似乎对这件事情非常在意。

「我知道了。」美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那么,我先告辞了。」

「好,辛苦了。」

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美琴抓了两下自己的短发,开始没有目的地走动。

原本想和黑子她们一起来,但却被『还没打扮好』这样的理由拒绝了。

骑士团长也比约定好的时间先到达,为了不让别人觉得失礼,美琴先一步和骑士团长来白金汉宫。

「说起来,前几天这里还是战场。」嘴角露出了苦笑,再一次为自己居然还活着感到庆幸,「这个地方不管来几次都会觉得壮观啊。」

「啊,短发!」

熟悉的声音传进了美琴的耳中,转过身看到了熟悉两个人,「茵蒂克丝,还有神裂小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茵蒂克丝兴奋地跑到美琴面前,「舞会开始还有几个小时,短发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黑子她们都还没打扮好,让骑士团长等太失礼了,我只能先来了。」美琴叹了一口气,「话说回来,你们不参加舞会吗?为什么还没去换衣服?」

「我是修女,只要换一套和舞会搭配的修女服就可以了,神裂是因为术式需要也不换衣服。」

「这样啊……」美琴用残念的语气回应了,「我还很期待神裂小姐会穿什么样子的礼服呢……」

「唔……说,说什么呢……」神裂的脸突然有点变红了。

「可是神裂小姐真的很漂亮啊,上次的堕天使……」

「为什么你还记得这件事情!」神裂突然抓住美琴的肩膀不断地摇晃,「忘掉!赶快给我忘掉!现在!立刻!」

「冷,冷静一下,神裂小姐……」

「呐,短发。」茵蒂克丝鼓起了嘴,「我的呢?我的呢?为什么你只想看神裂的礼服啊!?」

喀嚓。

脑袋被茵蒂克丝咬住。

「好痛——」


『清教派』好像也在为舞会的事情忙碌,美琴告别了神裂和茵蒂克丝随便找了一张长凳,坐下来休息,「呼……」

「啊啦,你也在这里?」

「诶?」听到声音,美琴转过头,「第三王女!?」

因为树荫的关系,美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张长凳是前后靠在一起的。

「不用这么拘束。」薇莉安对美琴露出了微笑。

「好。」美琴重新坐了下来,和薇莉安背靠背的坐着,「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舞会不是很忙吗?」

「诶?」

「刚才见到了神裂小姐和茵蒂克丝,她们看上去都很忙的样子,所以我在想你不会不也很忙……」

「不会啦,准备的事情由『骑士派』和『清教派』负责,我只要负责愉快的参加就可以了。」

「这样啊。」美琴抬起头看着天空,「真好呢,这样平静的生活。」

「嗯,是呢。」

「呐,姐姐殿下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

美琴摇摇头,「不是你的错,她有她的坚持。」

「你的伤没事了吗?」

「嗯,很健康呢。」

「西装,很合适你呢,非常帅气。」

「……谢谢。」

「谢谢你救了英国。」

(也救了我……)

「是大家一起,才会成功的。」

这样一句问一句答地说着话,薇莉安似乎很高兴。

「呐,不用一直都叫我公主公主的,叫我薇莉安就好。」

「嗯……」

「那我也可以叫你美,美琴吗?」

「嗯……」

「美……」薇莉安脸上高兴的表情在转过头的一瞬间露出了无奈,「竟然睡着了……」

「这样会着凉的。」薇莉安将自己携带的外套盖在了美琴身上。

「做个好梦。」头低下,在美琴脸颊上贴着OK绷的旁边留下了自己的唇印,然后迅速离开了。

「……」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美琴嘴里模糊地吐出了几个音节。


「唔……」翻了一个身,美琴感觉到自己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盖着,「啊,公主,我睡着……诶?」

周围没有薇莉安的身影,只有身上盖着的一件外套,而且天空也已经变暗。

「已经走了吗……」美琴叹了一口气。

因为阳光太舒服就这样睡着了,这样的行为会让薇莉安觉得很失礼吧。

美琴抓了两下茶色短发,从裤袋里拿出呱太外形的手机,上面还有数十通未接来电,「糟了!已经这么晚了。」

拿起身上的外套,美琴立刻按下了通话键,拨通了黑子的手机号。

「喂,黑子?」

「姐姐大人您到底在哪里,舞会已经开始了。」

「抱歉抱歉,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睡着了。」

「真是的,您现在打电话不会是找不到来这里的路了吧。」

「唔……」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听到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叹气的声音。

「您把地点告诉黑子,黑子过去接您。」

「不用了,我自己过来,你们好好玩。」

「那好吧……」

切断了通话,美琴用电磁波确定了自己和周围的位置,然后朝着黑子所说的地方赶去。

「呀!」

「啊,抱歉,我没注意。」好像撞到了某个人。

「不,是我撞到您才对。」全身从头发到脚趾都被完全包裹起来,身上穿着的是黑色修道服,在月光下大概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外貌,「请问您……啊,您是御坂美琴大人是吗?」

「诶,诶。」点点头,但是美琴并没有眼前这个人的印象。

「不用感到惊讶,您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拯救了英国的英雄,多么伟大的壮举……」

「那个,我想去舞会,你知道应该怎么走吗?」

「是的。」黑色修道服的修女恭敬地回应了美琴,「您为了拯救他人,即使面对死亡也没有丝毫恐惧……」

「那个……」眼前的人给美琴很奇怪的感觉。

「啊,是的。」

「请问,能不能带我去舞会?」

「当然。」修女点点头,「对了,我还没有向您自我介绍吧,我的名字是奥索拉·阿奎纳,是英国清教的修女。虽然是这样,不过以前是隶属罗马正教的,会加入英国清教也是有很多原因……」

「请先等一下,话题变化的方向越来越奇怪了吧!」

终于找到了违和感,眼前的这个名为奥索拉的修女,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但却一直在把话题往奇怪的方向转变。

「请问您是在生气吗?」

「啊,不,没有。」

「谢谢,我能继续往下说吗?」

「可,可以。」

美琴很想说「我不是在夸你」,但一到嘴边就变成了另一种说法。

原本只需要五分钟的路程,但当美琴来到舞会会场的时候,已经用了半小时以上的时间。


「姐姐大人!您怎么到现在才来!?黑子早说过去接您了……」声音突然停止,黑子奇怪地看着美琴,「怎么了姐姐大人?」

「黑,黑子?」

「诶,是黑子……」

「很漂亮呢。」美琴露出了微笑,「这样把头发放下来,很适合你。」

「唔……谢谢,姐姐大人……」脸不争气地红了。

平时扎着的双马尾被松开,用发夹夹住额前的碎发,身上穿着紫色基调的礼服,看上去非常成熟。

「好慢呢,御坂同学,是不是又在外面和别的女人聊天呢?」金色的长发,白色的礼服上带有金色的边纹,同样颜色的蕾丝边手套和长袜。

「为什么是『又』啊!喂,食蜂。」美琴从头到脚仔细观察了食蜂,「你穿成这样,是想去结婚吗?」

「讨厌啦御坂同学,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现在就同意哦~」食蜂捂着下半张脸,星形的瞳孔里充满了笑意,「想要求婚的话,要更加正式才行呢~」

「什么啊,谁说我要求婚了啊!」

「啊咧?不是这样的吗?」故意做出伤心的样子,「人家好伤心呢,御坂同学。」

「唔……」

咚。后脑被拳头砸到。

「笨蛋,这样就上当了吗?」

「好痛……蕾莎?」

红色的礼服和蕾莎对美琴的脾气产生了共鸣。

「姐姐大人动作太慢了,do御坂装作一副抱怨的样子,实际上不想让姐姐大人看出御坂在担心。」

10777号也穿上了礼服,似乎是想和美琴的黑色西装搭配,特意换上了白色的长裙。

「为什么要这么别扭的说话啊!」美琴已经无力反抗妹妹的傲娇。

「因为御坂是姐姐大人的妹妹,do御坂一边回答道,一边对姐姐大人的傲娇感到无奈。」

「谁,谁是傲娇啦!」额前的刘海开始冒出蓝白色的火花。

10777号的视线在美琴身上停留了十秒钟,然后把头转到旁边,「御坂不知道姐姐大人在说什么,do御坂转过头假装什么话都没有听到。」

「你这家伙!」

「请冷静一下,姐姐大人。」被黑子几人拦住,美琴不甘心地哼了一声。

「那个啊,美琴。」艾丽莎试图缓和现在的气氛,「现在是享受舞会的时间呢。」

「是呢,美琴小姐。」

「抱歉,艾丽莎,五和,让你们久等了。」

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迟到让她们没有好好享受快乐的舞会,美琴道了歉。

「不会不会,因为我们完全不想浪费时间等你这个笨蛋,所以舞会很早就开始了。」蕾莎摆摆手,露出无所谓的样子。

「是蕾莎小姐提出将舞会时间延后的呢。」

「喂!你在说什……」

「嗯,蕾莎小姐很关心美琴呢。」

「我说你们两个!」

「谢谢你,蕾莎。」美琴看着蕾莎笑了起来。

「唔……」把头转到一边,脸上露出了红色,「你别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没有你就少了很多乐趣……」

「啊,短发,这里这里。」银发修女向美琴招手,「好慢啊短发,等你等得肚子都饿了。」

「抱歉抱歉……」一直到走到眼前,美琴才发现茵蒂克丝换了衣服,身体一下子僵在原地。

「你在看什么啊,短发。」茵蒂克丝的手在美琴眼前摇晃。

「啊,抱歉。」美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很漂亮呢,神裂小姐,这件衣服很适合你。」

「唔……谢谢。」避开了美琴的视线,神裂的脸红了起来。

平时都是冷酷打扮的神裂,现在穿着蓝色的礼服,黑色的长发用白发带扎起,紧身的礼服把神裂的好身材更加凸显出来。

「很过分诶短发,我也特地把修道服换成礼服了,你只夸神裂吗?」露出两颗小虎牙,似乎只要美琴说出自己不满意的话就会咬上去。

「茵,茵蒂克丝也是,比平时漂亮很多。」

美琴往后退了两步,看上去对茵蒂克丝的咬头攻击感到害怕。

「呐,短发。」茵蒂克丝闭上眼睛将两只手抱在胸前,「你的意思是我平时很难看吗?人家和神裂为了让你高兴还特地去询问了欧莉安娜……」

(特地为了我?)

美琴抓了两下自己的短发,似乎不明白换礼服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想要开口询问神裂,却被她回避了。

「短发!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啊,有。」美琴用力地点点头,「那个,茵蒂克丝平时也很漂亮,不过今天是特别的……」

「现在再说已经晚了!」

喀嚓。头盖骨和牙齿碰撞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痛!」

「快放开姐姐大人!」

「神裂小姐,为什么没有看到上条先生?」上条是茵蒂克丝的监护人,艾丽莎对他的不在场感到疑惑。

「因为说了『就算换了衣服,也不会减少食量啦』这样的话,让少女另眼相看自己的希望被打破了。」神裂叹了一口气,指着美琴和茵蒂克丝的方向,「结果,就像那样。」

「上条先生很辛苦呢,在某种意义上。」

「不幸啊……」


「快看,是女教皇大人,还有禁书目录。」

「礼服!?」

「和平时不一样的神裂大人。」

「是呢是呢,快看神裂大人往这边走了。」

「啊,神裂大人竟然和不认识的人说话?」

「不是哦,她可是被女教皇大人认同的人呢。」

「不会吧,难道她就是……」

「诶,没错,她就是御坂美琴。」

「是在女教皇大人心里超越禁书目录的存在哦。」

「竟然有这么高的评价吗?在哪里,那个人。」

「就是那个茶色短发的。」

「诶,什么嘛,完全就是很普通的日本人啊,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厉害。」

「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她可是能够打败『神之右席』其中的两人,让女教皇大人穿上了堕天使工口女仆装的人啊。」

「什么!?那个神裂大人!?」

「不仅是这样呢,就连五和也心甘情愿地穿上了大精灵光之女仆装。」

「我好像听说,第三王女大人也对她……」

「没错没错,和第二王女大人战斗后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完全康复了,遭到第二王女大人的追杀却意外地活了下来。」

「所以就有了第二王女也被贡攻陷的传言吗?」

「快看,神裂大人脸红了。」

「啊,如果神裂大人能对我这样,不,只要能够正眼看我,我都愿意立刻死去。」

「太幸福了,那个御坂美琴。」

「是呢,不过她好像完全没有自觉呢,今天上午的时候,居然闯进了女生的更衣室。」

「说起来,下午的时候我有看到她被女教皇大人和禁书目录联手攻击居然连OK绷都不需要。」

「看到没有,那是第三王女大人的衣服,居然在她的手里。」

「主啊,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女性的敌人。」

「没错,敌人。」


「哈哈哈……」

因为笑得太夸张,整个人的身体都抖了起来,红茶从摇晃的茶杯里翻了出来,洒在餐桌上,不过萝拉并没有在意。

「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不能挽回的程度了,你给我停止啦!」爱莉莎德女王瞪了萝拉一眼。

「女性的敌人,御坂小姐,哈哈哈……」

「『王室派』现在只剩下莉梅亚,『清教派』……」爱莉莎德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和萝拉进行这场赌局,「『清教派』人数太多,而且看样子已经形成了对抗那个孩子的联盟,再这么下去我会输……」

「主角既然已经登场,好戏即将开始。」萝拉说着让爱莉莎德不明白的话。

「莉梅亚!?」

两人进行了『「王室派」和「清教派」哪一方先被美琴攻陷』这样的赌局,但是本人不能出场,所以只能依靠魔法镜来观看这场『舞会』的结果。

「等等,莉梅亚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加了一点点调料的饮料哦~」

「你想做什么?」

「这么早说出来就无趣了。」萝拉悠闲地品着红茶。

「虽然莉梅亚对陌生人的警惕性比熟人更低,但并不代表她会主动去和那个孩子说话。」爱莉莎德看了萝拉一眼,「你对她说了什么。」

对这样完全肯定的语气,而萝拉只是耸耸肩,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没什么,不过是一个实验。为了证明御坂小姐究竟是不是笨蛋。」

「什么啊,这种实验。」爱莉莎德对萝拉说的话完全不感兴趣,眼睛一直盯着魔法镜,「喂,等等,那个孩子好像有点不对劲。」

「唔?噗——」只是看了一眼,萝拉就把红茶喷了出来,「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在里面放了什么!?」

「普通的吐真……」萝拉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画面。

前一天晚上,正在制作试剂的萝拉被突然来访的薇莉安打扰,不小心打翻了一些试管。

谈话过后,萝拉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将已经装进小瓶内的试剂交给了莉梅亚。

「等等,难道是……」从口袋里拿出小瓶装的试剂,用小指沾了一点放进嘴里,萝拉的脸色立刻发生了变化,「糟了!」

(试剂放错了,这瓶不是吐真剂,是催情剂……)

「喂——」

没有理会爱莉莎德的喊声,萝拉跑出了圣乔治大教堂。


「御坂美琴是吗。」和黑子她们在聊天的时候被这样的声音打断。

「第一王女?」美琴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对黑子几人做出抱歉的动作,和莉梅亚走到了一边。

「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用恭敬的态度问出了这句话。

「英国和我的两个妹妹的事情,谢谢了。」莉梅亚把手上的一个高脚杯递给美琴。

「是女王陛下、公主们和英国国民的努力,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啦,还有……」美琴尴尬地挤出笑容,两只手摇晃着放在胸前,「我还没有成年,是不能喝酒的。」

莉梅亚哼了一声,「是担心里面有毒吗。」

「不是啦。」

「放心,这只是普通的饮料,就算是未成年也可以喝。」

「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接过高脚杯,美琴一口气喝了下去,「真的是果汁的味道。」

看着美琴把高脚杯里的果汁喝下去,莉梅亚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

『御坂小姐不是笨蛋,但比笨蛋更加笨哦』。

萝拉的话在莉梅亚脑海里响起。

(从某些方面来说,的确是这样呢。)

莉梅亚不相信世界上会有像美琴这样只会为别人着想,抛弃自己利益的笨蛋。

所以想借用吐真剂证明这一点,而萝拉却说了这样一句话。

『「头脑」、「军事」、「仁德」,不仅「王室派」需要,对整个英国都是必须的。我希望第一王女能从御坂小姐身上学到点什么。』

「我说过的吧,只是表达谢意。」

「我其实……嗝……」脑袋开始发热,身体变得迟钝,美琴的表情好像喝醉了一样,「奇怪,我……嗝……」

「你还好吧?」

「可能有点头晕……」美琴用力地甩了甩脑袋。

「需要去旁边休息一会吗?」

「嗯,抱歉……」

「那么我先告辞了。」

啪嗒。手腕突然被抓住。

「不扶我过去吗?」

「你……」奇怪的感觉出现在莉梅亚心里。

「我知道的哦。」美琴的表情变得很奇怪,嘴角露出了坏笑,「你,很寂寞吧。」

「你太失礼了!」莉梅亚甩开美琴的手,大声地喊了出来,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

因为这个声音,全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抱歉。」美琴松开抓住莉梅亚的手,向后退了一步,「虽然很失礼,但那的确是我的真心话,莉梅亚。」

无礼地喊了自己的名字,莉梅亚的嘴角已经开始抽搐,但她尽力想要维持冷静的样子,「一分钟,我给你一分钟时间消失在我面前,否则……」

「冷漠知性是您的优点,不必因为别人的眼光而改变自己,但是您对别人太冷漠。」美琴弯下腰牵起莉梅亚的右手,在戴着手套的手背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作为您的第一个朋友,让我带走您的寂寞。」

「你在做什么!?」

拔剑的声音在美琴背后响起,金属特有的冰冷触感在吼间蔓延。

「琪雅莉莎吗。」美琴没有回头,却喊出了红色礼服女人的名字,「感觉到你的电磁波了哦。」

「是吗。」无所谓地回应了美琴,「那么,你现在也应该知道我想做什么吧。」

「诶。」美琴点点头,转过了身。

西洋剑架在美琴的肩膀上,但她没有害怕,而是用手指着自己的侧脸,「到现在还没有消肿呢,被你打的那一拳。」

「我不介意再留几个印记在上面。」

「不行哦。」美琴耸耸肩,「虽然我不介意,但是有人会心疼哦。」

「姐姐殿下。」如同计算好了一般,薇莉安抓住了琪雅莉莎的手臂,让她放下了西洋剑。

不过在琪雅莉莎放下手之前,美琴抓住了她的手腕,同样的吻了手背,「谢谢你琪雅莉莎,那个时候救了黑子她们。」

「你……」比起身体僵在原地的琪雅莉莎,薇莉安似乎更加惊讶。

「薇莉安。」在薇莉安说话之前,美琴开口了,「刚才的外套,谢谢你。」

「啊,没,没什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薇莉安的脸色一下子变红,视线不敢和美琴接触。

美琴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走到薇莉安面前,低头吻上了她的手背,「谢谢。」

「姐姐大人,您在做什么!?」伴随着空间被撕裂的声音,黑子出现在了美琴面前,想要把她拉走。

「等一下白井同学。」食蜂站在距离美琴的不远处,手里拿着遥控器,星形的瞳孔里全是严肃,「我需要一个解释,御坂同学。」

「操祈。」

「唔!」第一次被喜欢的人这么温柔地喊出名字,食蜂一下子僵在了原地,大脑变得一片空白,连自己的目的也忘了。

「你为我做了很多,但是我一直都在逃避,真的对不起。」脸上露出内疚的表情,美琴一步步走近,「所以我现在要告诉你,我对你的心意和你对我的心意是一样的。」

(这不是御坂同学。)

食蜂这样在提醒自己。

但是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和温柔的语气,食蜂无法拒绝。

「御坂,同学……」

「是美琴哦~」右手挽起食蜂的金发,因为靠得太近,从美琴嘴里吐出的热气让食蜂缩了一下头。

加大了嘴角的弧度,穿过金色发丝的间隙,美琴吻上了食蜂的脸颊,「好きだよ、操祈。」

「姐姐大人……」看到两人的互动,黑子想离开,但是大脑却无法进行演算。

「喂!你到底在做什么啊笨蛋!」肩膀被用力地拉到后面,眼前看到的是穿红色礼服的蕾莎。

「蕾莎。」美琴没有生气,而是用温柔的目光看着蕾莎的眼睛。

「哇!突,突然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叫我做什么啦!」

「谢谢你一直都在帮我。」

「这种时候你在说什么啊?」看到了认真的茶色瞳孔,蕾莎将手抱在胸前,用咳嗽掩饰自己的脸红,「嘛,也没什么啦。」

「我知道你只会对我生气,因为我很笨,不能明白你们的心意。」

「知,知道就好……」

「但是生气的蕾莎真的很可爱呢,所以我宁愿被你当成笨蛋。」

唰的一下,蕾莎的脸红得程度和她的礼服变成了一样的颜色,「你,你在说什么啊,笨蛋……」

「我要说的啊……」美琴的嘴角露出了坏笑,将手伸在蕾莎脑后,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吻上了蕾莎的脖子,「好きだよ、レッサーのこと。」

「美琴?」

「美琴小姐?」

「姐姐大人?」

站在不远处的三个人明显感觉到不对劲,比起说不出的感觉,更多的是期待。

美琴终于不迟钝了,那么就可以知道她心里喜欢的究竟是谁。

艾丽莎,五和,甚至连10777号都这么想着。

但是。

「艾丽莎,五和,妹妹。」美琴一个一个喊出了她们的名字,「谢谢你们一直都在我身边,一直都在忍耐我的任性。」

「ありがとう、アリサ、五和、妹。」分别走到她们面前,吻上了眼睛、鼻子和前额。

「短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女?」

「茵蒂克丝,火织。」美琴第一次不用敬语喊出神裂的名字,「很漂亮哦,今天的你们。」

神裂的脸一下子变红了,「唔……谢,谢谢……」

「说谢谢的应该是我。」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特意为了我去换了这么漂亮的礼服。」

「短发?」

「綺麗ね、火織。」美琴牵过神裂的右手,吻上了手心。

「インデックスも、可愛い。」银色的长发被美琴挽起,在上面留下了轻轻的一个吻。

(姐姐,大人……到底怎么了……)

黑子的身体僵在原地,视线跟随着美琴,看着她对每一个人留下了吻痕,但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存在。

可是,那又怎么样。

对黑子来说,让她觉得心痛的不是美琴没有正眼看过她,而是美琴的『滥情』。

(姐姐大人……)

咚。舞会的大门被打开。

「呼……赶上了。」萝拉喘着气走向美琴,「很快,很快就会好了,御坂小姐,在此之前……」

「你也来了吗,萝拉。」没有因为萝拉的突然到来而惊讶,美琴温柔地看向正在靠近自己的金发女人。

「什!」萝拉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脚步停了下来。

(虽然这个催情剂是我自己制作的,不过药效已经到达见一个爱一个的程度了吗!?)

「谢谢你在那个时候让我住在英国。」美琴主动走了过去,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我啊……」

「够了!姐姐大人!」手腕被某种力量拉住,回过头看到的是全身都在颤抖的黑子。

「唔?」

「黑子不介意姐姐大人喜欢别的女人,因为黑子希望姐姐大人能够幸福。」黑子大声地喊出了这句话,「但是黑子不能认同您现在的做法。」

「会做出这样看见一个就喜欢一个的差劲行为的人,绝对不是黑子喜欢的姐姐大人!!」

「呃!!」大脑的反应停顿了两秒,美琴用力地甩着自己的脑袋,「黑,子……」

「姐姐大……诶!?」察觉到美琴有点奇怪,黑子刚想说什么,但却慢了一步。

身体被美琴突然抱住,速度快得让黑子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闭上了眼睛。

「黑子……」

「唔……」听到这个声音,黑子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竟然漂浮在了空中,立刻抱住了身边的某个物体。

「别害怕。」

温柔的声音传进了黑子的耳中,背后展开的电磁翼支撑着两人的重量,缓慢地在空中飞行。

「姐姐大人?」

「对不起。」突然的道歉让黑子不知道该说什么,美琴继续说了下去,「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现在大脑还是晕晕的。」

「是累了吗?」

「大概吧。」露出抱歉的表情,「好像给大家添麻烦了。」

「不会哦。」看到美琴疑惑的样子,黑子摸着贴上OK绷的侧脸笑了出来,「因为是姐姐大人哟。」

「……ね、黒子。」不知道为什么,美琴的身体开始发热,大脑已经完全不受控制,「キス、していいか……」

「诶?姐姐大……唔……」

没有给黑子拒绝的机会,美琴低头吻上了她的嘴唇。

瞳孔放大地看着已经吻上自己的美琴,黑子渐渐地放弃了挣扎。

ずっと傍にい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大好きだよ、黒子。



PS:这一话炮姐Kiss大放送(雾

后宫人人有份的说(拖

再PS:女王到底对炮姐做了什么,这点haruka也不知道的说{:4_332:}

再PS:正宫黑子地位仍在{:3_300:}

再PS:炮攻all受无误{:4_329:} (药效还没过哦{:4_332:} ,haruka在想是不是继续放送一话人妻们的后宫

炮姐在做了哔——后的一天究竟会怎样呢(炮姐绝对不是做了之后就不承认的人哦{:4_332:}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