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4-12 22:44
点击:242
章节字数:53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4-19 20:20 编辑


番外7 野外露营篇


美琴等人在帐篷里开展临时作战会议,制定出了攻入白金汉宫的方案。

「呼……」走到帐篷外,美琴伸了一个懒腰,「终于结束了。」

「少女,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左手握紧了七天七刀的刀鞘,神裂看着美琴问出了这句话。

「当然。」毫不犹豫地回应了,「怎么了?神裂小姐。」

「……不,没什么。」神裂还想再说什么,但却只是摇摇头。

虽然神裂认识美琴的时间不长,开始注意她也只不过在和后方之水的战斗之后,但是神裂却很清楚美琴的性格。

一旦做出承诺,就绝对会做到。

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看到别人受到伤害,即使那个人和她并不认识。

喜欢多管闲事,孩子气,不会轻易放弃。

这是神裂对美琴的印象。

「对了神裂小姐。」用手挠着茶色短发,美琴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了,「那个,能不能不要把蕾莎当成犯人一样看管……」

「嗯?」神裂疑惑地看着美琴。

「我可以保证,蕾莎绝对不会做出给你们添麻烦的事情。」看到神裂没有回应,美琴好像想到了什么,「刚,刚才的只是意外,平时的蕾莎不会这么冲动。」

「是吗。」神裂淡淡的回应了美琴。

「嗯,可能是我的原因……」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错,美琴不自觉地用手抱住脑袋,「果然我又惹她生气了吗!?」

「我好像从来没看到过她对除了我以外的人生过气……诶?原来蕾莎这么讨厌我吗?可是……呜哇!」

「你这个笨蛋!」

咚。

熟悉的少女的声音和金属砸到美琴脑袋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蕾,蕾莎,你怎么会在这里?」美琴闭上一只眼,用手揉着被砸到的头部,「还有,真的好痛……」

蕾莎将『钢之手套』扛在肩上,用一副『自作自受』的表情看着美琴,「诶,你说的没错,就是你这笨蛋一直都在惹我生气。」

「抱,抱歉……」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蕾莎会生气到用『钢之手套』砸自己的脑袋,但美琴还是道了歉。

「我想只要是认识御坂同学的人都会有『你难道是笨蛋吗』这样的想法吧。」

「食蜂?」美琴直起了因为刚才被打到头部而弯下去的腰,「为,为什么会这么说……」

渐渐的,围在帐篷外的人数多了起来。

「是呢,难得和你的意见一致,食蜂操祈。」双马尾一上一下的摆动着,黑子点头赞同食蜂说的话。

「我也这么认为,美琴。」

「她说的没错,do御坂对她的意见表示赞同。」

「抱歉美琴小姐。」五和似乎想表明自己的态度,走到了食蜂旁边。

「短发和当麻一样都是笨蛋。」

神裂没有说话,但却点头认同了这句话。

「诶?」美琴看到除自己之外的在场所有人都表达了相同的看法,不禁地感到疑惑,「全,全都同意是想怎样啦。怎么说我都是学园都市仅有的七位LV5之一诶,就连复杂的演算都是排名第三,不可能达到笨蛋的程度啦。」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御坂同学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啦,食蜂!」可能是意识到自己又被食蜂捉弄了,美琴的表情显得很不自然。

「你真的不明白吗?御坂同学。」眯起星形的瞳孔,食蜂微笑地看着美琴。

「诶?什,什么……」身体不自觉地向后倒退,奇怪的感觉慢慢地出现在心里。

「呜……」轻微的声音在美琴背后响起。

「啊,抱歉。」美琴转过头发现薇莉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刚才倒退的时候好像撞到了她,「我没注意。」

「没什么。」薇莉安摇头表示不用在意。

「女王应该有很多话想和公主说吧,你怎么会出来?」美琴向旁边走了两步,给薇莉安让开一条路。

「是母亲大人和姐姐殿下有很多话要说才对,就算我不在也没什么啦。」

「没有不想女儿在自己身边的母亲吧,我家的……」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停止,美琴催促着薇莉安回帐篷,「嘛,总之你还是回去吧,如果你再出现什么意外,会让她伤心的呢。」

「诶?但是……」

「没什么可是啦。」美琴对薇莉安摆着双手,「快回去吧。」

「你的伤没事了吗!?」薇莉安走出两步,拉住美琴摆动的双手,大声地打断了她的话。

「诶?」被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美琴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啊,那个啊,已,已经没事了……」

「真的吗?但是刚才作战会议的时候,你一直用手支撑着后背,而且脸色也不是很好的样子。」

「为……」虽然对薇莉安会注意自己的事情感到疑惑,但美琴还是在黑子几人开口之前,及时把要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唔,真的没事了。」

「是吗……」语气仍然很担心。

「唔,那个……」虽然对同性之间的接触不反感,但美琴还是有点不自在。

美琴对女孩子非常温柔,所以并不会说出和她们产生距离的话。

或许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让美琴在常盘台里很受欢迎吧。

「啊,抱歉。」薇莉安脸红着缩回了手,「我,我先走了。」

连和其他人道别的时间都没有,薇莉安匆忙地跑回了帐篷。

美琴叹了一口气,用手挠着茶色的短发,露出一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脸红红的,真的没问题吗?那个公主。」

「姐·姐·大·人~」

「!!」独特的语调让美琴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脑袋像机器一样缓慢地转动到面对黑子的方向,「有,有什么事吗……」

「姐姐大人又趁黑子不在的时候收了新的后宫了吗!?」

「不要说这些奇怪的话啊!」意料中的这样回应了。

「……诶?」眼前的人影突然消失,伴随着空间被撕裂的声音,黑子在下一秒出现在了美琴背后。

就在美琴以为黑子会做出什么奇怪的动作,刚想开口阻止的时候,脊椎的地方却感受到了人体的温度,「……黑子?」

「虽然黑子对姐姐大人的花心很不满意,但是如果能够让姐姐大人不再受伤的话,就算让黑子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姐姐大人,黑子也绝对不会有一点埋怨。」

「你又在说什么啊黑子。」美琴转过身看着黑子,「什么女人的,后宫的,那些不都是漫画书里才会出现的内容吗。」

「第三王女的事情我不能看着不管。」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的样子,眼神里充满了苦涩,「做姐姐的,怎么可以对妹妹做这种事情……」

10777号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空洞的双眼里居然出现了一闪而过的表情。

「蕾莎也好,神裂小姐也好,五和,艾丽莎,茵蒂克丝,食蜂,妹妹们,还有黑子你。」松开拳头搭上了黑子的肩膀,美琴认真地看着她,茶色的瞳孔里没有一丝动摇,「大家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和亲人,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

(这个笨蛋!!)

红着脸低下了头,没敢去看美琴认真的表情,所有人都在心里喊出了这句话。

「……姐,姐姐大人……」黑子颤抖着肩膀说出了这个称呼,「黑子,让黑子来给姐姐大人治疗伤痛吧,姐姐大人~」

「喂,你给我放手啊……」美琴用一只手抵在黑子的额头,阻止了她进一步黏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却抚着后背。

「御坂同学想逃也没用哦~」

Pi——

「痛……」从大脑深处传来了触电的感觉,美琴不禁松开了挡住黑子的手。

「食蜂你,唔……」想要说什么,但是却看到了让自己感到害怕的场面。

食蜂微笑地拿着遥控器,10777号正在往AK-47的枪膛里装子弹,五和的手上拿着七根钢丝,神裂把手放在了七天七刀的刀柄上。

蕾莎扛着『钢之手套』而嘴角却露出了坏笑,茵蒂克丝如同看到食物一般咬着牙齿,艾丽莎将两手放在胸前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而黑子则是趴在了美琴的背上,两只手抱住了她的腰。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脑的思维一下子变得迟钝,就连演算也无法进行,美琴的身体完全僵在了原地。

「来来,姐姐大人~」

「住,住手……」


帐篷里,莉梅亚把单片眼镜拿了下来,面无表情地说了这样一句话,「外面真吵。」

「这可不像你啊,莉梅亚,竟然会因为这种事情开口说话。」爱莉莎德女王悠闲地喝着红茶。

冷漠不多话,这是作为『头脑』的莉梅亚众所周知的个性。

「只是觉得她们太吵了。」莉梅亚抬起头看着爱莉莎德,「那个日本人真的能为我们创造有利的条件吗?」

「当然!我对她有信心!」坐在一边的薇莉安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和你是否对她有信心无关。」莉梅亚对美琴做出了评论,「单看实力,无论是神裂还是史提尔都比她适合,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会选择她作为向琪雅莉莎开战的信号,最高主教。」

「咕,咕……」萝拉往嘴里送了一块曲奇。

(在这种情况下都能做出这么好吃的曲奇,五和的料理真的越来越好了。)

(听建宫说,她好像正在为御坂小姐而努力着。)

看着手上拿起的还没吃过的曲奇,萝拉叹了一口气把它放回了餐碟,拿起旁边的红茶杯。

(真是的,不仅是五和,就连神裂最近好像也有变化了,禁书目录也是。)

(都是因为御坂小姐吗?)

萝拉喝了一口红茶。

(不过像御坂小姐这样的人真的能明白女孩子的心意吗?)

「……主教,最高主教!」

「唔?咳……」萝拉用咳嗽掩饰了刚才的失态,「嗯,有何事,第一王女。」

「我想知道最高主教您为什么会同意让那个日本人参加这次的战争,甚至作为开战的先锋。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比她优秀的人有很多。」

「嗯……」萝拉用手指指着下巴,认真地思考着莉梅亚的疑惑,「可能是因为……会很有趣吧。」

「什?」虽然知道『清教派』的最高主教是很难看透的人,平时的行为和她的日语一样很难解释,但莉梅亚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回答。

强忍住内心的不满,莉梅亚再次强调了事情的严重性,「最,最高主教,把英国的未来交付给一个日本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点我当然知道。」萝拉露出一副苦恼的表情,「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御坂小姐身上到底是有哪一点能够让神裂和禁书目录接连做出改变嘛。」

(这,这种理由……)

嘴角不停地抽搐着,莉梅亚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站起身准备离开。

「啊,姐……」

薇莉安注意到莉梅亚不太好的脸色,视线在帐篷口和萝拉两人来回了几次,最后还是没有喊出口,只能看着莉梅亚走出帐篷。

「你居然把我的女儿当成你的实验对象!?」爱莉莎德指着萝拉,大声地喊了出来。

萝拉无所谓地耸耸肩,「谁让御坂小姐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实验的事情只是偶然。」

「御坂小姐来到伦敦的这段时间,五和、神裂、禁书目录都一个接着一个发生了改变。不过好在御坂小姐不是敌人,否则『清教派』就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你想让『王室派』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吗!?」爱莉莎德突然意识到了眼前的异常状况,「薇莉安完全没有主见,会对救过她的人抱有好感,这也在你的意料之中吗!?」

薇莉安的脸色一下子变红了,捂着脸飞快地跑了出去。

「呀咧呀咧,说这种话真是讨厌啦~」萝拉故意做出害羞的表情,「你不是还有第一、第二王女吗?我这里可是连圣人都被攻陷了呢。」

「就是因为你说的那些话,刚才莉梅亚去调查那个少女了啊!」

「你对自己的女儿没有信心吗?」萝拉微笑地看着爱莉莎德,「那么,把胜率压在第二王女身上如何?」

「你的意思是……」

「『王室派』和『清教派』,究竟哪一方会先被御坂小姐攻陷,不是很有趣吗?」萝拉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

「稍微让我们期待一下吧,御坂小姐。」


「真是的,不仅是最高主教,就连母亲大人也……」薇莉安快步走在森林里,心跳的频率越来越快,脸上的温度随着心跳的变快而更加热了。

天草式已经在这片森林的四周布置了『闲人驱散』的术式,所以不用担心会被无关的人发现。

(……御坂,美琴……是这个名字吧……)

停下脚步,脑海里出现了某个茶色短发的少女的爽朗笑容。

「唔……」薇莉安用力地甩甩头,把大脑里奇怪的想法赶走,「真是的,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啊,那个是……」

突然出现的几个身影吸引了薇莉安,绕过几棵大树,她的视线就这样停留在了眼前的那一幕。


黑子依靠着树干坐在地面,而美琴则是躺在黑子的大腿上熟睡着,红色的小球环绕在美琴的身体周围。

经过一天的劳累,再加上晚上的突袭,在黑子几人的建议下,美琴趁着这点时间好好休息补充电量。

「呼……」艾丽莎松了一口气,红色的光芒从手上消失。

用手擦掉从疲惫的脸上留下的汗水,艾丽莎看着熟睡的美琴露出了笑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喊了黑子,「(白井小姐。)」

「(唔?已经好了吗?)」用手将美琴额前的碎发拨在耳后,视线从那张既帅气又孩子般的睡脸上移开,黑子看向艾丽莎。

「(嗯,最高主教的术式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除了脊椎,其他的伤已经全部治愈了。)」艾丽莎突然叹了一口气,「(虽然很想说只要不做出对脊椎伤害很大的动作,再过几天就会恢复。但是这样的话美琴根本听不进去。)」

「(是呢。)」黑子点头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不过这样已经足够了,谢谢你为姐姐大人做这么多。)」

「(啊,不,没什么的……)」立刻摇摆着双手,艾丽莎的嘴角露出了苦笑,「(我能为美琴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是呢……)」小手抓紧了盖在美琴身上的外套,脸上的表情被刘海挡住。

(白井小姐……)

「阿嚏……唔……」眉头皱了起来,美琴翻了一个身,没有起来而是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着。

大腿上的人好像有了反应,黑子立刻做出噤声的手势,另一只手把因为美琴刚才的动作而滑落在地上的外套往上拉了一拉。

「(噗,美琴睡觉的时候真的像小孩子一样呢。)」艾丽莎捂着自己的嘴笑了起来。

「(是呢。)」同样露出了无奈的笑容,黑子对艾丽莎说着话,美琴好像有反应一样皱着眉。


「针和线拿来了,do御坂一边坐到你旁边,一边说道。」

「嗯,把东西给我吧。」食蜂从10777号手上拿过那两样东西,把线穿进了针尾部的小孔里。

「你要做什么,do御坂提出疑问。」

「替你的姐姐大人把她的衣服缝好。」有些破损的西装外套被食蜂放在了膝盖上。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do御坂对你的行为感到困惑。」

「为什么啊……」好像认真地思考一样,食蜂用戴着白色蕾丝边手套的手指拂过站上灰尘的西装,「因为是御坂同学啊。」

常盘台会在家政课中教导散掉的波斯毛毯的修复方法,所以修补衣服这点小事,食蜂完全不放在心上。

但食蜂是常盘台最大派系的女王大人,能够让她心甘情愿做出这种事情的,大概也只有身为常盘台ACE的超电磁炮了。

看到那张一模一样的脸露出不解的表情,食蜂笑了起来,「不明白也没关系哦,只要知道我喜欢你的姐姐大人就可以了。」

「喜欢……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御坂没有体会过,do御坂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你,希望你能够进行说明。」

眯起了星形的瞳孔,食蜂慢慢地开始解释,「嗯,就是有一个你希望一直在一起的人,那个人笑你会高兴,那个人哭你会伤心,那个人受伤你会心痛。如果你对一个人有了这样的感情,那么你就是喜欢上那个人了。」

「御坂明白了,御坂最喜欢姐姐大人了,do御坂说出对姐姐大人的感情。」

「啊?」食蜂一下子没能从惊讶中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姐姐大人只能是御坂的,do御坂发表了对姐姐大人的主权。」

「御坂同学是我的!!」

(明明长着同一张脸,为什么没有御坂同学那样可爱。)


神裂和蕾莎面对面坐在五和准备的铁锅旁边,两人的眼睛互相注视着,却没有做出更多的动作。

「喂,你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

「没什么。」

「嘁。」蕾莎不满地转过了头,只是几秒钟又转了回来,只是两只手握紧了『钢之手套』,「可恶!那个笨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女人缘!」

「唔?」只是看了一眼,神裂就把视线移开。

「哟,天草式的圣人,看样子你也对那个笨蛋有这么多女人缘感到不爽啊。」屁股后面的『尾巴』不安分的乱动着,蕾莎的嘴角露出了坏笑。

「那是她的事,和我无关。」

「啧,真冷淡。」

「呐呐,五和,什么时候可以开饭了?」茵蒂克丝的肚子发出了叫声,两只眼睛泛出光芒看着五和做的料理,「我已经饿了,咕……」

「请稍等一下。」五和用金属制的长勺将汤底盛放在餐碟上,然后尝试着喝了一口,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话,「美琴小姐应该吃一点清淡的,汤底不是很浓,咸淡也刚刚好……」

放下手上的餐具,五和对茵蒂克丝点点头,「请去喊一下美琴小姐,可以开饭了。」

「耶~」茵蒂克丝连手上的刀叉都没放下,高兴地跳了起来,「短发,快醒醒,开饭了~」


(完全没有违和的感觉呢。)

薇莉安微笑地看着茵蒂克丝咬着美琴的脑袋把她喊醒,黑子用空间移动把茵蒂克丝移动到食蜂那里,食蜂从挎包里拿出遥控器对准黑子,美琴想努力维持好她们的关系却显得非常无力的表情。

「噗。」薇莉安突然笑了起来,「我好像知道最高主教那样说的理由了呢。」

(御坂美琴,很有趣的人呢。)



PS:炮姐还有两个小时就会回来了{:3_300:}

为了庆祝,haruka特意放了一回和谐后宫篇{:4_332:}

后宫们都很努力的做好「本职」工作了(笑

再PS:最高主教仍然是腹黑和天然呆的共存

和英国女王比赛是「清教派」先被炮姐攻略还是「王室派」先被炮姐攻略{:4_339:}

最高主教:王室派只有三位王女,而清教派没有被御坂小姐见过的人数还有很多{:4_332:}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