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3-03-24 23:30
点击:204
章节字数:13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阿靜見到我,一副很驚訝的樣子,定是想著姐姐怎挑好在這時刻回來?還好,我剛叫阿元先回房了。」座上阿烈輕輕抿了一口茶,笑容被薰得帶上幾分溫度,凌厲的氣勢卻絲毫未減。「我今日若趕不回來,妳當真要嫁給崔實?」


朴靜思索半刻,才開口道:「其實崔行首是個不錯的人。」


「我並非因為他姓崔才出面阻止,而是阿靜妳從頭到尾都太平靜了──」阿烈眼角淡淡掃過,話語一針見血。「妳不喜歡崔實。」


朴靜未出言反駁,卻聽得阿烈一聲嘆氣,起身牽起朴靜雙手。「阿靜妳忘了我說過什麼?若朴家需要有人犧牲,我很高興能照顧好自己的弟妹,妳不需要再為了權勢去捲入另一場鬥爭當中,當初我把藥廛留給妳,就是要妳們安安穩穩的過日子,至少有間小店能糊口。」


「但我不想看姐姐妳……」


「我現在過得很好,阿靜沒看出來嗎?」阿烈向外揚了揚下顎,又道:「有這麼多人跟在身邊服侍,每日穿金戴銀生活優沃,這就是我一直期待的生活。」


朴靜默然不語,姐姐的神態依舊如此嬌媚,可是多年來眼角數道皺折的憂傷,她怎體會不出呢?


「若你想嫁的是個普通的男人也罷,但崔實是一隻不甘於困於淺水的猛龍,這種人野心太大,妳若不喜歡又委屈自己在他身邊,會過得很痛苦。」阿烈輕聲訴著,說的真切。


她明白姐姐為何會有這種感觸,卻什麼也說不出口,只能看著姐姐揚起笑容,故做歡快的說:


「我的阿靜該睡了,否則變得像姐姐一樣老,那該怎麼辦?」


「姐姐才不老,姐姐在阿靜心中永遠最漂亮。」朴靜難得貧嘴了一回。



朴靜雖早早就寢,但今日發生諸多事端令人輾轉難眠,在床榻瞇了半晌,朴靜便披上袿衣到後院。


遠遠即望見,姐姐立於涼亭簷下,伸手怔怔接過落下的露水。


水滴冷冷打在手背上,阿烈卻未躲開,只眼看露水飛濺溼了衣衿,才現出一絲笑意。


「姐姐,小心著涼。」


一件衣裳披在肩上,阿烈回頭便見到朴靜憂心的神情。「這麼晚了,阿靜睡不著嗎?」


「姐姐……」朴靜猶豫片刻,終於下定決心問道:「妳還掛念那個人嗎?」


出神望著手背上的水珠,阿烈一刻間竟顯得蒼老許多。「阿靜,這一生我很少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唯一讓我後悔的,卻又是一步錯步步錯,如果當初我沒退開那一步……」


朴靜自然清楚對方心中執念。當初姐姐被罷去醫女職位收回醫簿,回來後又要處理藥廛之事,當時她才剛接手藥廛不久,帳務應對仍要姐姐在幕後處理,少了醫女這份收入,姐姐為安頓好五個弟妹的生活費煞苦心,她卻數次在姐姐累得伏案昏睡時,聽見那一聲聲「今英」。崔今英,從姐姐回藥廛拿斑褶菇開始,她便知道這是一筆還不了的孽債,破壞了姐姐的一生。


「她毀了妳!害妳失去了醫女身份,為什麼到現在妳還忘不了她?!」朴靜說到最後,終掩不住心中的激動。


夜露中阿烈微微側身,手背上的水珠滑落至地震破一地寂寥。


「因為我遇見她。」輕柔的聲音,就這樣說著自己一生心繫。「我只是,遇見了她。」


就只是遇見,便等了一生嗎?朴靜無法理解姐姐的想法。


「阿靜,妳找到她了嗎?」


朴靜仍在怔忡想著方才那番話,喏喏應了聲說是。


「妳一定要找到她,我要見她。」朴阿烈說不清楚心中是何感受,也許遺憾、也許不甘、也許忿怨,那種鬱鬱於胸臆的感受,也得要見到某個人才會有解答。


朴靜垂下眼,嘴唇冷冷抿起。是的,她會找到崔今英──當然要找出崔今英!







------------------------------------


如果你認為本文一個禮拜會更新一次,那你一定被騙了,本文以一年更新三次為最高指導原則XDD


話說補充篇主角還是崔今英無誤,只是名字在每個段落裡出來晃啊晃,所有人就都圍著她團團轉,不過目的各不相同,其實我希望是朴靜先找到人,這樣就有好戲看了。

而那個一見今英誤終生的阿烈,讓人只有一聲嘆息。只是遇見了,很簡單的一句,平淡得不像是那個性格烈如火的阿烈會說的--也就因為是這樣。


特意回去翻了翻大长今的剧情ww

良心建議,大概只有看正篇的時候需要翻,看到後面兩個裹腳布一般的番外,大長今就可以蓋起來了XD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