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ode Blue】 白色情人節賀文(一篇完)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3-03-18 12:12
点击:646
章节字数:43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這次的開始有點像七夕那篇文,可是寫著寫著....

變味了有沒有?

這什麼少女風(?)到爆炸的短文啊!!!!!!

羞羞羞......


以下,食用快樂。


****************************************


傳說中,三月十四日是白色情人節,在這天,收到巧克力的人都要回禮給送巧克力給自己的人。然後,一起走到醫院中庭的大樹底下,深深的告白一次,就會和戀人得到永遠的幸福。



白石惠,和戀人緋山美帆子一樣(3X歲),對這個從玩那舊世代的戀愛育成遊戲,純X手冊還是X愛手札的傳說,深信不疑。



今天就是三月十四日了,也是回禮的日子,可惜,白石鬱悶了。



因為醫院中庭,沒有大樹...



「明明有的!」跑遍了整個中庭都找不到大樹的白石,終於要對著急救隊中最多廢知識的藤川醫生求救了,這可樂壞了藤川,要知道,白石啊!是白石啊!知識最廣泛的白石居然去向他求教,那不,鼻子都長了。



「白石妳不知道?那大樹早就因為雷雨天被雷打中,砍掉了。」



「...什麼時候的事?」這不科學,為什麼我不知道。



「就在妳和緋山在儲藏室交流的時候砍的。」



「什...交流!?」



「嗯。」好孩子藤川決不說謊。



「我和緋山醫生有什麼需要在儲藏室交流啊...」裝,我決定裝。



「白石。」



「什麼?」



藤川醫生用尾指托了一下眼鏡,摸著下巴,搭了一隻手在白石的肩膀上,嘴角微微向上。



「妳和緋山的交流會,可是很多人都知道啊。」



咻的一聲,白石的脖子紅了。



「那個內容,真的令人受益不淺,既充實,又沒有悶場。聲音高昂有力,抑揚頓挫,令人回味無窮啊。」



這下耳根都紅了。



「還有,緋山的反應簡直是前所未見,最起碼我們都沒見到過,白石,妳真的很利害。自那此後很多醫生和護士都把妳當偶像了。」



白石,頭頂開始冒煙了。



「對對對,還有就是妳對緋山的所作所為簡直是感動啊,看妳逼得緋山...」『啪!』就在藤川繼續說著的時候,一個深藍色具有相當厚度的文件夾大力而且帶著角位狠狠的砍在藤川的後腦上去了,當然,伴隨著的還有藤川那一聲壯烈的「啊!!」



「大清早的別在這裡亂散佈謠言!還有為什麼你說話只說三分真實另外七分都叫人幻想去了!什麼前所未見什麼交流會啊!」



「呃...緋山醫生?」



藤川因為後腦痛到要趴在桌上,但緋山依然沒停手的一直用文件夾敲著藤川的後腦,白石看著其實很想說,再敲藤川就要死了。



「白石醫生,有時間在說無聊話就去巡視病房吧,時間到了!」說完,再一下大力的將文件夾拍在藤川頭上,轉身急步走掉了。



「嗯...藤川醫生?還活著嗎?」白石抽出口袋的原子筆,輕輕的戳著藤川,看到他摸著後腦緩慢的爬起來。



「緋山是吃錯藥啊...我哪有說什麼話嘛...那天明明大家都聽到沒錯啊...」



「到底你們聽到什麼了?」



「緋山上星期不是要去複診嘛?可是卻剛好是直昇機值班的日子,怎麼說都不肯交換,堅持要上直昇機,妳不就把她拉到儲藏室然後跟她討論啊勸服她啊諸如此類的...」



「那算什麼交流會...?」



「妳都不知道妳把緋山拉儲藏室的氣勢有多強啊?妳都不知道妳們在裡面吵得多大聲啊?還有妳跟緋山說的理由,她反駃妳的道理,然後妳那擔心她的語氣,她拉不下面子的感覺,最後她終於服軟,答應妳一下班就去複診,我們有多興奮,沒想到史上最要面子最傲嬌的緋山竟然跟妳認輸了,妳是勇者妳是救世主妳是神啊!」



請想像一下一個男醫生竟然在急救站張開雙臂伸向天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模樣時,你除了後退,後退,就是後退。半徑50米之內,再無任何人願意靠近藤川,因為大家都有同一個念頭:藤川醫生被拍打傻了。



被藤川這麼一鬧,白石都差點忘記找大樹的事了,公園一定有大樹,為什麼白石非一定要是在醫院呢,根據官方攻略本的描述,一定要在二人相識的校園裡的中庭大樹底下,這個傳說才會成真,所以對白石來說,醫院是她們相識的「校園」,當然就要在醫院找到大樹了,不然,傳說成真的力量就會變薄了。



白色情人節這天,太陽高高掛直到日落西山的時候,白石終於在儲藏室的某一處,發現了大樹。



「我找到啦!!」



『美帆子,請到醫院中庭,我有話想跟妳說,很趕急,務必快到。』



緋山在手機收到這個訊息時,剛好把直昇機接送的最後一個病人帶到急症室,處理完後只來得及消毒等程序,連外套都沒脫下,就小跑的走到中庭去,才走出側門,就看到遠遠的白石,站在正中央,卻有點奇怪。



「她在幹嘛...?」



白石看看夕陽,又看看地面,一步一步的移動著,往左移,又往右移,像一隻螃蟹似的,緋山滿心疑惑的,還是走到了白石面前,輕輕的喚了對方一聲。



「白石?」



聽到緋山的呼喚,白石的身體僵了一下,隨即往前跑了數步,背著緋山先往右移一步,然後看到她在深呼吸,再往左邊移了一步,轉身,偷偷的瞄了一眼緋山,往前走,在緋山面前約三步的距離,停下來,雙手別在身後。



「緋...緋山醫生,抱歉,把妳叫到這種地方來。」



慢著,這個白石是搞什麼?怎麼這麼拘謹,而且剛剛說什麼了?緋山醫生?啥??



「不會...怎麼了嗎?」自然的,對上了話。



「這麼快,就三月了呢,我們,又快認識多一年了,時間真的過得很快,經歷了這麼多,我們,還在急救科作戰。」



「從進入醫院,到認識到妳,再一起出動,隧道事件,火車事件,醫療糾紛,飛機失事...還有體育祭,文化祭...」



本來已經覺得奇怪的緋山,現在聽到白石口中蹦出一些根本不應存在的名詞時,有一秒衝口而出叫她閉嘴的衝動,可是,還是忍住了。



從和白石交往以來開始,緋山的情緒智商其實有顯著的增長,相反,某人的智商卻有直線下挫的感覺。緋山會想,不是應該互補長短的嗎,為什麼有種自己和她好像一對自己吸收了一切營養的雙胞胎之一的感覺。



「我什麼都不懂,運動不行,讀書成績也不算好,只會做飯這點,是我唯一的長處,跟妳在一起,也只懂做便當給妳吃,又不會打扮...」



這種像是告白的話,應該是看著對方的眼睛去說的,假設如果白石真的有好好注視著緋山,而不是閉著眼睛背誦的話,一定有留意到緋山那不停跳動的眼角。



這物件,大慨是學著最近在家不停玩的某遊戲的對白了。



「所以...我想說的是...」



從身後(?)掏出一盒東西,黑色的包裝紙,粉紅色的絲帶,肯定確定一定是一盒禮物的緋山,看完一眼後就看著白石,大慨預計到她下一句會是什麼了。



「我喜歡妳!」



「我喜歡...妳!這個世界上,我比任何一個人,都喜歡妳!沒有任何人,比我更喜歡妳!」



「所以...所以...」



「請妳...」



「請妳嫁給我!!」



「噗!!」



也許是白石的表情太認真,也許是和預想的對白不符,也許是緋山覺得白石真的太有趣,在白石那滿腔熱情快把禮物捏爛深情告白的預約下半生的氣氛下,緋山很不客氣的笑了,雙肩還在不停的抖動,大慨是笑抽了。



「....緋...」



「噗...哈哈哈哈哈!!白石妳...妳別說話...我...哈哈哈!!」



「呃...可是...」



「哎呀我叫妳別說話...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



為了避免緋山出現笑得太抽而出現過呼吸送到急症室的蠢事,白石還是乖乖的站定不說話,看著緋山笑完為止。



一分鐘左右,緋山終於笑停了,眼角溢出的淚水說明她笑得很開心。



「笑夠了嗎,緋山醫生?」



「嗯,笑夠了,很歡樂。」



「是啊...」不甘心,憑什麼人家的告白妳卻笑得這麼歡,明明遊戲裡都是感動流涕的啊...



「白石。」緋山收起歡笑的感覺,換上甜甜的笑,往前踏了一步。



「剛剛那些,跟誰學的?」



「要是妳亂跟人學,是要接受懲罰的,是冴島?還是誰?」



「說真話,懲罰輕一點,說假話,懲罰重一點,不說話,大懲罰。」



意思就是,妳搞這麼一套,受罰定了,看妳的回答,決定妳的死法。



「...希...」



「什麼?」緋山斜了身體,側側的往前傾到白石面前。



「虹野...沙希啦...剛剛...是破關後,她的對白...」



「全部?」緋山的唇再一次的抿起,帶笑的問。



「不是全部,我挑了...比較感動的地方再加以改良的...」



「為什麼?」哪邊的哪句是感動?整個就是搞笑啊白石惠。



「因為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嘛...遊戲裡是這樣說的...」



「如果我沒記錯,那是在畢業時說的才對吧?」別問緋山為什麼會記得遊戲情節,因為某醫生最近回家後就是對著電視一直在玩一直在玩,追到某個角色後就興奮得跑去跟緋山報告,氣得緋山不甘後人的看完整個攻略本把遊戲了解得一清二楚。



「可是...我們已經從實習生畢業了,而且...我和妳之間,不會有畢業的一天,不過我還是想跟遊戲一樣,相信它,在有著意義的某一天,跟妳表白,希望得到祝福,然後,一直和妳在一起...」



「白石,為什麼我從前都沒發覺妳有這麼笨?」緋山笑,手指不自覺的放到唇上輕輕的掩著,夕陽從緋山的背後照射著,灑滿了她的身體,充斥了白石的眼球。



「傳說的祝福,遠遠來不及我和妳之間的感情吧?還是說,妳不相信我們之間的感情,要靠外來的不切實際的力量來維持?」



「不不不,我只是...」白石想解釋一下,其實不是的,她只是想耍一下寶,玩一下劇情遊戲,裝一下帥,賣弄一下煽情,誰知道自己卻突鎚了。



「我不管妳是想幹什麼才玩這種養成遊戲還去抄段子,明知道自己玩得差就不要學了,不過...」



放下唇邊的手指,學白石一樣,把手別到身後,雙腳用力的蹬了一下,看著白石。



「我很高興,妳啊,沒留意最近光顧著玩遊戲,丟下了什麼嗎?」



白石歪頭,想了想,手指指著緋山。



「嗯,答對一項,另外的就是...妳很久,沒有跟我說,那...三個字,之前,明明每天都說。」



「可是開始玩遊戲後,妳就不說了,我知道啊,妳說的時候我嫌妳煩,可是聽不到妳說...」不安心不開心不滿意什麼的才不會說。



「現在聽到妳說了,我覺得,好像第一次聽到妳說的那個時候,心裡,癢癢的。」



「白石,我有一個要求,以後每一天,都跟我說一次,可以?」



假如有心跳儀,白石的心跳率應該是破表了,白石沒有回答,只是跨步到緋山面前,把她擁在懷裡,蹭著她頭頂柔軟的髮絲,輕輕的嗯了一聲,但她知道,緋山聽到的。



「一次不夠,我說兩次,兩次不夠,我說三次;一天不夠,我說兩天;一星期不夠,我說兩星期;一個月不夠,我說兩個月;一輩子不夠,我說到下輩子...我剛說了,妳的下半生,我預約了,既然不夠,那我預約妳到下輩子,繼續說。」



和妳,只有今生是不夠的,所以下輩子再遇上,我繼續說,妳繼續聽。好嗎?



「還下輩子?先把這輩子的說完再算吧。」雙手環上白石的腰間,扣住自己雙手,感受那厚重外套裡透出來的感覺,明明都是同一款外套,白石的卻特別讓自己喜歡。



說起來...



「那遊戲不是要有大樹作背景嗎?大樹呢?」



緋山抬頭看著白石,再左右張望,在這廣闊的中庭並不見到有大樹存在。



「呃...有啊,在這。」



順著白石不停往下的眼神看過去,緋山才看到地上有著一個大大往上延伸的黑影,形狀...恰好就是一棵樹,不過,怪怪的。



怎麼會是三角形?



疑惑的目光眨啊眨的向著白石,眨得白石臉無法控制的淡淡的紅了,才不好意思的移開了視線。



「因為沒有大榕樹,可是沒有的話就不像啊,而且一定要在醫院,所以我就在找,結果就在儲藏室找到了...聖誕節時用的裝飾樹...然後...」



「...就把它放到天台...靠著倒影...裝著是一棵大樹在...」



所以剛才一開始的左移右移就是在看位置?然後出來前的偷瞄是在學遊戲裡的女生出來告白前的動作?



「白石。」



「嗯?」



「遊戲設定裡,告白後,要怎樣才能得到永遠的祝福?」



「告白後,對方答應的話,就可以了...遊戲是這樣說的。」



「那好,聽著囉。」



「我答應妳。」



「呃?」大慨是腦袋的記憶體不夠用吧,白石都有點忘記自己剛剛的告白,是說什麼來了。



「妳的告白嘛,我答應了。」



踮高腳,輕輕的吻了一下白石的脖頸,再輕輕推開,再輕輕的說了一聲:我等妳。



我等妳,等我嫁給妳。



我等妳,讓我嫁給妳。



我等妳,叫我嫁給妳。



再一次的。



然後,我就會。



別讓我等太久啊,雖然永遠的祝福鐘聲,一定會等待我們才會響起,可是等久了,我是會耍脾氣的。



在這之前,就用妳的心跳聲代替著鐘聲,先讓我聽多一點,到我聽膩了,就要跟我說了,不然後果自負,白石惠。



這樣,我還可以考慮一下,試著去練寫寫,白石美帆子,這五個字吧?



-完-



****************************************


這麼嬌情的緋山是假的

原諒我把白石的智商降到冰點

一開始是在玩但後面卻認真了

雖然寫得奇奇怪怪...不過算了w

請大家見諒啊~~


裡面提到的遊戲大家一定知道是什麼XD

本人超喜歡

而且第一代的角色就是最喜歡虹野沙希了~第二代喜歡八重花櫻梨和陽之下啊~第四代喜歡星川真希啊,龍光寺啊,響野里澄啊,七河瑠依啊...(妳夠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