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3-08 18:58
点击:190
章节字数:61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3-15 21:15 编辑


电磁炮42 真相


原本作为协助『清教派』参加英国会议的美琴无意中被卷入了由第二王女发动的政变。

蕾莎和神裂接连受了伤,又得知第三王女会被处刑,愤怒的美琴一个人前去阻止第二王女。

正当美琴因为骑士团长过大的实力差距无法反抗的时候,后方之水作为同伴出现了。

凭借电流刺激体内的激素,美琴顺利的从第二王女手中救出了茵蒂克丝和薇莉安,前往伦敦郊外和天草式会合。


神裂切断了通信,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

「女教皇大人。」五和从神裂身后走上前,在距离还有一条手臂的地方停了下来。

「鸣护呢?」神裂收起自己的手机。

刚才和美琴进行通讯的并不是手机,而是通过手机上的小挂件。

「正在为蕾莎小姐治疗,情况已经好多了,大概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醒来了,呃……」五和支支吾吾的好像想说什么,「女教皇大人,那个……美琴小姐,没事吗?」

「最高主教在她的衣服上设置了防御术式,但对方毕竟是『天使』……」神裂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五和已经很清楚她的意思。

「我去让艾丽莎小姐准备一下。」弯腰对神裂鞠了躬,五和急匆匆地跑开了。

(少女……)

神裂叹了一口气,从刚才的对话能够听出美琴忍痛的声音。

缺少了一条手臂的牛仔衣把身上缠着的白色绷带完全遮盖住,神裂把手插进牛仔裤的口袋里,握紧了里面的呱太外形的手机。

唰。撕裂了空间的声音在森林里响了起来,几乎在同一时间神裂反射般地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握住了七天七刀的刀柄。

「神裂。」熟悉的奇怪语调传进了神裂耳中。

「最高主教。」看清了出现在她眼前的两个人,神裂放松了警惕,「爱莉莎德女王陛下和另一个少女呢?」

「她们还在温莎城,我现在就去把她们带过来。」

黑子的声音被空间撕裂的声音覆盖。

「把情况都让我知道。」萝拉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从温莎城到伦敦大约有三十公里,但距离天草式寻找到的安全地方——郊区的森林却只有二十多公里。

黑子用空间移动连续移动自己的身体实现高速移动,换算成时速大约有288公里。对黑子来说,二十多公里的距离只需要几分钟。

但黑子的『空间移动』能力极限为130.7公斤,所以没有办法将三个人一起移动。

不知道为什么,黑子很敏感地感觉到了食蜂和萝拉之间的奇怪气氛,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打起来。

「姐姐大人是因为相信我,才会把这么重要的责任交给黑子,不能让姐姐大人失望。」

这样想着的黑子提议先让她将萝拉送到森林,而这段时间里英国女王交给食蜂保护,然后她再折返回去把另外两人带过来。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英国女王和萝拉再次互相嘲讽着,但表情却更加严肃。

黑子正来回地走在伦敦郊外的森林里,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那个,白井小姐,神裂小姐说美琴很快就会回来……」艾丽莎叹了一口气,很想说点什么来安慰黑子,但紧握着的颤抖的双手却显得没有说服力。

「姐姐大人……」完全没有把艾丽莎说的话听进去,粉色的瞳孔闪烁着不安。


「唔……」

感觉到怀里的人有了反应,美琴减慢了飞行的速度,「茵蒂克丝?你醒了吗?」

「……短发?」

「嗯,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呜……饿……我饿了……」银发的修女鼓起一张嘴,露出可怜的样子看着美琴。

「……太好了……」大脑的反应停顿了两秒,美琴突然松了一口气。

「呜……」茵蒂克丝鼓起的嘴慢慢变大,然后一口咬在了美琴手上,「饿了,肚子饿了,我饿了,短发!!」

「我知道啦……可是知道饿的话,就证明你没有受伤啊……」担心自己会因为疼痛而松手,美琴加大了抱着茵蒂克丝腰的右手的力度,「还有好痛啊,快松口茵蒂克丝,要掉下去了!」

「禁书目录。」薇莉安阻止了茵蒂克丝。

「啊,你是第三王女!?」

「嗯。」薇莉安点点头,指着美琴被咬红的右手,「你……没关系吗?」

「诶?没事啦,这只手……」脸上露出了一闪而过的复杂表情,紧接着挂上了爽朗的笑容,「呃,总之不会很痛啦。」

「说起来为什么身为第三王女的你会在这里?第二王女……」

「对了茵蒂克丝,你能和神裂小姐她们联系上吗?」美琴及时地打断了茵蒂克丝的问话,「我现在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她们。」

先前在和神裂的对话中,美琴已经得知了大概的方向。虽然美琴对英国不熟悉,但只要找到了大概的位置,那么就可以凭借电磁波寻找到正确方位。

美琴知道在这个时候提起琪雅莉莎会给薇莉安带来不安,所以才故意转移到了别的话题,让茵蒂克丝不再询问下去。

知道美琴意图的薇莉安感激地看着她,而美琴只是回应了一个惯有的笑容。

「诶?短发没有和神裂联系吗?」茵蒂克丝好像没有发现,只是开始检查自己有没有携带通信符文。

「……茵蒂克丝,和神裂小姐的通话就拜托了。」

「诶?短发……」意识到身体下落的速度突然变快,茵蒂克丝将头抬了起来。

美琴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在距离地面只有几厘米的高度,背后的电磁翼突然消失了,三个人一起摔在了地面上。

「那个!……」

「短发!?」

「……好像,没电了……」美琴用很轻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但被压在地上的薇莉安和茵蒂克丝却松了一口气。

「真是的,别吓我啊。」茵蒂克丝从地上爬了起来,和薇莉安一起扶着美琴坐在了地上,「我感觉到了神裂的魔力,应该距离这里不远……」

「你们先过去吧,我休息一会就好了。」

到现在为止,美琴用电磁翼飞行了将近两百公里,被骑士团长以绝对的力量压制,萝拉设置的防御术式也被能够切断次元的『卡提纳·正统』破坏。

不过幸运的是,美琴受的伤没有影响到身体的活动,只是反应的速度变慢了。

一直勉强坚持到现在的美琴终于支撑不住,因为体力消耗过大,现在的她不仅发不出一点电流,甚至连走路也站不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短发。」茵蒂克丝将美琴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当然是一起回去。」

薇莉安同样扶着美琴站了起来,「你说过的,会带我离开。」

「……不要说得好像我快死掉一样,只是没电了……好痛!茵蒂克丝,不要咬我的脑袋了,好痛啊……」

身上突然多出的重量让美琴一下子倒在了地上,而茵蒂克丝却咬着美琴的脑袋不放。

「短发你说了不应该说的话了!」

「我说什么了?……等,请等一下,我知道错了,茵蒂克丝,拜托能不能松口?真的好痛啊……」

「虽然我也认为是她的错,不过禁书目录能不能先不要咬她了……」

即使不断地向茵蒂克丝道歉,但倒在地上的美琴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是哪句话说错了。


「啊,姐姐大人!」

粉色的瞳孔里映出了心里一直想念着的那个人影,黑子在一瞬间出现在了美琴身前。

「姐姐大人又受伤了吗?是不是又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为什么不让黑子去帮您呢?还有……」

一口气没有停顿的说了很多话,美琴只是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我没事啦,只是没电了,你那里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吧?」

「诶,黑子把姐姐大人交待的事情全部完成了,姐姐大人是不是……啊!」

「怎,怎么了?突然就……」美琴被黑子的喊声吓到。

「か……帅气,姐姐大人太帅气了!!」两只眼睛里发出了闪光,一下子把美琴扑倒在地面。

「呜哇!」

「黑子的心都已经被收服了,来吧姐姐大人,快把黑子吃掉吧,就算在这里也没关系……」

「诶?」

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黑子出现在了距离美琴十几米远的地方。

「御坂同学!」熟悉的声音传进了美琴的耳中。

「食蜂操祈!又对我用能力吗!?」利用空间移动瞬间出现在了食蜂面前,挡在了她和美琴之间。

「没发现吗,白井同学。」食蜂的视线看向被茵蒂克丝和薇莉安两人扶起来的美琴,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但星形的瞳孔里全是不满,「御坂同学又受伤了呢。」

听到这个声音,美琴的肩膀突然颤抖了一下,「那个……食,食蜂,那个,我……唔!」

想要解释,但是脊椎骨却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两条腿不自觉地跪在了地上。

「姐姐大人!」

「御坂同学!」

「短发你怎么了?」

「啊,是不是卡提纳……」

急切的声音不断地在美琴耳边响起。

「唔……等,等等,我……」额头流下了冷汗,美琴一只手撑在地面,一只手捂住后背。

「鸣护,白井同学快用空间移动去找鸣护小姐。」食蜂立刻做出了决定。

「请稍微再忍一下,姐姐大人。」颤抖的手放在了美琴的肩膀,下一秒,两人从三人面前消失了。

「为,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她……」没有见过超能力的薇莉安僵在了原地。

「不用担心,御坂同学会没事的。」不知道是在安慰薇莉安还是在安慰自己,食蜂小声地说着,「你们跟我来吧。」

距离天草式的露营地还需要走一段路程,黑子和食蜂会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10777号感应到相同的电磁波。


红色小球的光芒消失在美琴的体内,艾丽莎擦掉从额头流下的汗水,「美琴……」

「唔?已经好了吗?谢谢,还有艾丽莎对魔法越来越熟悉了……」尝试着想从黑子的大腿上站起来。

「姐姐大人还不能……」

「美琴!」没有听过的生气的声音从艾丽莎嘴里出现。

「艾,丽莎?」

「脊椎受伤是非常严重的!一不小心的话就会没有办法……再站起来了……」声音开始变轻,也开始颤抖,「……我很害怕美琴会变成那个样子……」

「抱歉,让你担心了。」美琴从地上站起,用手擦掉艾丽莎脸上的泪水和汗水,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看着她,「但是我有艾丽莎在,所以绝对不会有事。」

「唔……」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脸上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变红,「美琴真是的,就只会说这种轻松的话……」

「啊啦,御坂同学,又瞒着我做了什么事吗?」熟悉的声音传进了美琴的耳中。

「不要说出那种会让别人误会的话啊……诶?」转过头看到那个熟悉的金发少女,但是美琴却很惊讶,「食蜂?」

食蜂换上了一套白色蕾丝边的礼服,和一直戴在手上的手套非常搭配,挎包仍然背在肩头,看上去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怎么了御坂同学,不喜欢我这套衣服吗?」

「啊,不,不是,但是你为什么要换衣服?」美琴很清楚的记得刚才看到食蜂的时候,她穿的是淡黄色的连衣裙。

「当然是为了御坂同学。」眯起了星形的瞳孔,食蜂微笑着走到美琴旁边,挽住了一条手臂,「御坂同学居然穿得这么帅气,作为常盘台女王的我当然要穿能够配得上御坂同学的礼服,这样才能证明我和御坂同学……」

食蜂的视线看向黑子和艾丽莎,故意停顿了两秒,将她引以为傲的胸部更紧地贴在美琴的身上,「御坂同学难道没有和她们说过我们的关系吗?还是说御坂同学是想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那个,食蜂?你在说什么?我和你难道不是……」奇怪的感觉出现在美琴的内心,但她不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我都已经知道了哦御坂同学~」打断了美琴想要说的话,食蜂脸上的笑容完全扩散开,「没想到御坂同学竟然这么浪漫,啊啦,真是讨厌啦御坂同学~」

「美,美琴……食蜂小姐说的都是真的吗!?」艾丽莎惊讶地看着两人,完全不敢相信。

「艾,艾丽莎,你在说什……」

「咕……可恶……食蜂操祈!」牙齿快要被黑子咬碎,美琴在一瞬间被移到了黑子旁边,「姐姐大人是不会让给你的!!」

「就算白井同学嫉妒也没用哦,御坂同学已经和我……」

「姐姐大人!!」黑子突然转向美琴,「您真的已经和食蜂操祈做了那样的事情吗!?」

「诶?你说的话很奇怪诶,从刚才开始你们一直在说我听不懂的话……」

「食蜂操祈!虽然姐姐大人很迟钝,而且是个笨蛋,但是就算是那样,姐姐大人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呜哇!!」

「黑子。」美琴的拳头砸到了黑子的脑袋,「刚才的话,我可不能当成没有听到……」

「对不起姐姐大人……」

(但是姐姐大人真的很迟钝!!)

黑子把剩下的半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白井小姐说得没有错,美琴就是一个迟钝的笨蛋。」艾丽莎说出了赞同黑子的话。

「诶?艾丽莎?」

「御坂同学……」

「食蜂操祈!姐姐大人绝对不会让你抢走!」黑子打断了食蜂说的话,一边将手搭在美琴的肩膀上,一边和食蜂保持着距离。

唰。撕裂了空间的声音突然响起,美琴在一瞬间消失在了三个人面前。

「御坂同学!?」

「美琴!?」

「……诶!?姐姐大人!!」

黑子的演算出错了。


「呜哇——」

还没有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美琴突然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体从站着改变成趴着。

右手支撑着身体,左手摸着脑袋,眼睛还没有睁开,美琴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痛……黑子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啊,突然就用能力……不过还好没有把我移到墙壁里……」

「少女,你在做什么?」

「诶?」听到熟悉的声音,美琴睁开了眼睛。

进入美琴视线的是黑色长发的少女,而更让她吃惊的是两人的动作——美琴的右手放在了神裂的胸部上,整个人压在了她身上。

「神,神裂,小姐!?……呜哇!」

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会造成神裂的困扰,美琴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对,对不起!诶!?」

但是在站起来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某个人,再次摔在了地上。

「嘎……」腰部撞在了地上,美琴的喉咙里发出了疼痛的声音。

「那个,你没事吗?」薇莉安的声音传进了美琴的耳中。

两人都是侧面倒在地上,美琴的两只手抱住了薇莉安。

但实际上,她的左手压在薇莉安身下,而原本应该扶住肩膀的右手却移到了下面。

「御坂小姐是否想将在场的每个人的胸部都摸一遍才愿意起来呢?」

「诶?……呜哇!对,对不起!」听到萝拉的话,美琴立刻松开了碰到薇莉安胸部的右手,从地上站了起来,「那,那个……」

看到美琴想伸手扶自己却又缩回去的尴尬表情,薇莉安摇摇头自己站了起来,「没关系。」

「神裂小姐,还有公主殿下,真的很对不起。」因为脊椎受了伤,美琴不能弯腰鞠躬,而是将头低了下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可能是黑子的能力……」

「你没事了吗?」薇莉安打断了美琴想要解释的话。

「啊,已经没事了……」

「你,没错就是你。」英国女王注视了美琴很久,一直到现在才开口说话,「对我的女儿做出那种事情的就是你吧。」

「诶?」被爱莉莎德用手指着,美琴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但仍然对英国女王用了非常尊敬的语气,「那个,请问您在说什么?」

「当着我这个做母亲的面,竟然对我的女儿做出刚才的动作,不可原谅。」爱莉莎德拔出『卡提纳·二世』,「不过你是这个孩子的救命恩人,就让你挑选一个死法吧。」

「母亲大人……」正当美琴在思考爱莉莎德在说什么的时候,薇莉安向前走了一步。

「真是丢人呢,『王室派』的领袖居然这么小心眼。」萝拉突然笑了起来。

「『清教派』的圣人不是也被这个孩子偷袭了吗?」

「神裂没有介意,我又何必在意呢。」

「我的女儿太没有主见了,而且是一国的公主,居然被一个平民少女袭击,这件事情不能没有一个说法。」

「神裂是世上仅有的二十个圣人之一,无论从身材还是力量,完全不输给第三王女……」

(……我果然又做了什么不能原谅的事情……)

看到薇莉安和神裂的表情越来越奇怪,美琴痛恨般地握紧了右手。

「在这种情况下您还有这个心情说笑吗,母亲。」左眼戴着单片眼镜的黑色短发女人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声音的主人是第一王女莉梅亚,天草式在逃离伦敦的时候遇到了她,并将她一起带到了这里。

露营用的帐篷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是你太冷漠了吧。」爱莉莎德耸耸肩,把『卡提纳·二世』收回剑鞘。

「真是抱歉,母亲大人。」嘴里这么说,但莉梅亚完全没有歉意。

「你就是那个从正面接受『卡提纳·正统』一击的少女吗?」莉梅亚将视线转向美琴,「但是,看上去不过如此。」

「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样就小看了『卡提纳·正统』,如果没有『清教派』在你的衣服上设置多层超高防御术式的话,你早就和次元一样被那把剑切断了吧。」

「诶?」被才见过第二面的人说了完全不明白的话,美琴充满了困惑。

「姐姐殿下。」薇莉安小声地开口了,「您说的有点过分了。」

「哼,你居然会对我这么说话。」

「……不,那个,我……」

「抱歉我要插话了。」美琴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如果只是想对我说教的话,请不要把对我的怒气散发到自己妹妹的身上。」

「争吵就到此为止吧。」爱莉莎德阻止气氛进一步恶化,「莉梅亚,把你刚才分析的结果再说一遍。」

「……是。」虽然认为没有再说一遍的必要,但莉梅亚还是继续说了下去,「琪雅莉莎发动军事政变的真正目的有两个。」

「第一,化身为暴君,排除法国和罗马正教,即使遗臭万年也要保护英国。」

「第二,封印那件最强最凶恶的兵器卡提尔,排除无能的王权,使得人民也能通过思考来阻止国家的暴走。」

「如果在此之前,因为什么重要的原因建立了与我们不同的新王政,但是那个王仍然选择了错误的选项,而且王族听取民声不足的弱点仍然存在的话,琪雅莉莎会也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变身为暴君,一个人背负『挥舞着卡提纳这件凶残的兵器,虐杀掉国内外所有的敌人的罪过』。」

美琴的呼吸在听完这个结论之后几乎停止了,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什……这到底是什么啊!!」美琴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

「这就是这场政变的目的。」莉梅亚紧接着又说出了一件令美琴惊讶的事情,「『卡提纳·正统』虽然具有将外敌彻底摧毁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在操作方面如果出了差错的话,第一个被卷入其失控状态而被消灭的,就是剑的主人自己。」

美琴的身体僵硬地站在原地。

『无法原谅』。

美琴对琪雅莉莎说了这句话,在完全不明白她痛苦心情的时候说了那样的话。

因为琪雅莉莎伤害了自己的朋友,所以美琴无法原谅她。但是,这种程度的愤怒怎么能够比得上琪雅莉莎心里的痛苦。

为了保护英国、拯救更多的人而牺牲一小部分的人。

一个人担负了整个国家的命运,即使被所有人误会、憎恨都没有关系,只要完成自己的『目的』,琪雅莉莎选择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是亲人。

「笨蛋。」从美琴的嘴里吐出了这个词,「真的是,笨蛋呢。」

莉梅亚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原本戴在左眼上的单片眼镜掉了下来,挂在肩头。

「什么嘛,这种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理由。」

为了英国就一定要牺牲别人?

美琴不能认同琪雅莉莎的做法。

如果是美琴,她一定会选择让所有人都不受到伤害的方法,即使最后只有自己一个人变得伤痕累累。

她可以为了朋友和妹妹牺牲,同样也可以为了只见过一次面或者根本就不认识的陌生人付出。

所以美琴无法原谅让别人受到伤害的琪雅莉莎。

但是那又怎么样。

无法原谅并不代表美琴可以看着这样一个能够为英国付出一切的公主因为这种原因而死去。

「没这么简单。」美琴突然笑了出来,「我一定会让她认错。」

说出让所有人无法理解的话。

「那个笨蛋公主,我会带回来。」爽朗的笑容出现在脸上,「一定要让她向蕾莎、神裂小姐,向她的姐姐、妹妹、母亲、那些受伤的人,还有所有被卷入这件事情的人彻底的认错。」

「然后得到大家的原谅。」



PS:这次更新晚了的说(拖

后宫们再次团聚,炮姐压力山大

炮姐袭胸大姐头和第三王女成功{:4_332:}

第二王女正式洗白,炮姐要靠嘴炮把第二王女收入后宫,第一王女开始动摇(雾

黑子作为正宫,在炮姐收后宫的路上付出了很多,获得最佳正宫奖(拖

女王果然随时都在准备吗(笑

再PS:在贴吧看到消息,电磁炮第二季会在4月12日深夜0:30播出的说{:3_300:}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