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2-12 22:55
点击:220
章节字数:51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7-6 13:20 编辑


番外6 女仆装对决


「来,御坂同学,啊……」

「姐姐大人,这是黑子特意为您把苹果削成兔子的造型,请您张嘴……」

「唔……」美琴躺在病床上,看着放在自己嘴边的苹果和橙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右手的义肢完全没办法再使用,甚至一直到肩膀的部位都全部断开,按青蛙医生的话来说『比起浪费时间修理还不如重新制作义肢』。

但是从学园都市带来的医疗设备有限,只能凭借天草式的术式将义肢的内部还原,由青蛙医生再进行修整。

左手手肘以下也布满了伤口,看上去只要一碰就会连皮一起脱落。

因为这些,美琴的右手整条手臂都打上了石膏,而左手也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变成现在丧失用手能力的状态。

美琴憋着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选择,而心里却在小声地嘀咕。

(唔……一样都是受伤,为什么是手而不是腿啊……)

但实际上,就算是美琴的下半身处于短暂的瘫痪状态,黑子和食蜂也不会让她有用手的机会。

「嗯?怎么了美琴。」艾丽莎换完了房间里的鲜花,看到美琴苦着一张脸,走到病床旁边将脸凑近。

「唔!艾,艾丽莎,你,你要做什么……」

「脸红红的,果然是烧还没退吗?」

和后方之水的战斗刚好是在雷雨天,受重伤的美琴被天气影响发了高烧,一直到两天前才开始退烧。

「我看看……」艾丽莎一边自顾自地说着,一边在水果篮里找着什么,「美琴要不要吃梨?对降热有好处的哦。」

「唔……」脸上的表情比刚才更难看了。

不想让朋友因为这种事情而吵架,也不好意思拒绝,所以美琴会强迫自己把东西全部吃进肚子里。

「请等一下,苹果对病人的好处不比梨差,而且……」

「而且,御坂同学想吃的是橙子。」食蜂先一步说出了这样的话,将脸靠近美琴,「御坂同学是想吃苹果呢,梨呢,还是我呢。」

「都,都吃……」

因为距离太近,美琴能够清晰地闻到从食蜂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水味。脑袋突然一阵晕眩,连食蜂说的花都没有完全听清,心里只想着一定不能拒绝,然后说出了这样的话。

「姐姐大人!」

「美琴!」

「唔?怎么……」听到黑子和艾丽莎的声音,美琴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诶!!不,那个,我……」

「御坂同学就这么等不及吗?」食指放在美琴的嘴唇上,眯起了一只眼睛,「但是现在可不行哦,不管怎么说也要等伤好了……」

「食蜂操祈!」

「这可是御坂同学自己说的。」食蜂无所谓地甩了一下金发。

「呜……我果然没有食蜂小姐的魅力大吗……」艾丽莎低着头,紧紧地抓着手上的梨,「美琴喜欢胸部大的和成熟的,呜……」

「是谁说我喜欢那样的类型啊,还有艾丽莎,你再不住手,那只梨真的会被你捏碎。」

「我没有一个符合要求,甚至还把气出在梨身上……呜……」不知道有没有听到美琴的话,艾丽莎仍在自言自语。

「哦~难道御坂同学喜欢的是像白井同学这样的贫乳吗?」

「真的吗姐姐大人?黑子,黑子真是太高兴了……」连同手上的兔子造型苹果一起使用了空间移动,粘在美琴身上。

「喂,黑子,放手……」

「就算这样也没关系哦,御坂同学,我有把你从喜欢贫乳变成喜欢巨乳的信心呢。」食蜂毫不认输地把橙子放在美琴嘴边,胸部贴在了她的手臂上。

「唔唔……」脑袋不停地从苹果和橙子之前来回移动,完全不敢张开嘴。

「我,我也不会认输的美琴。」大概是被眼前的画面激发了内心『不服输』的激素,艾丽莎也拿着手上已经有点变形的梨朝美琴扑了过去。

在三人猛烈的攻势下,美琴再次碰到了受伤的两条手臂。

「痛い——」


从打开的窗户能够清楚地听到从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但天草式的成员完全没有理会,全都保持着沉默。

「建宫你快说句话啊,难道一直这样沉默下去?我可受不了。」对马不耐烦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那好吧,我就说了。」建宫放下了一直抱着的双手,认真地看了跪坐在地上的几个人,而对马也重新坐了下来。

「相信大家都知道,我们天草式受了御坂小姐很大的恩惠。单单是前方之风和后方之水的事件里就过我们两次命。还救了我们的恩人上条当麻的命,可以说是我们恩人的恩人。甚至……」

建宫的声音突然变得颤抖,两只手激动地握成了拳头,「甚至连女教皇大人能够认同我们这件事情都是御坂小姐的帮忙。」

「说起来,我们就算是为御坂小姐死上几次都不能够报答她的恩惠。」

没有人提出反驳的意见,都用点头表示肯定。

得到几人的同意,建宫继续说了下去,「现在御坂小姐受了重伤,我们没办法为她分担痛苦,但是!我希望能够为御坂小姐做些事情。」

「说得没错,我同意建宫的看法。」野母崎举起了手,说出自己的意见,「就算只是一些小事,就算没办法报答御坂小姐对天草式恩惠的万分之一,我也一定要去做。」

「请等一下。」香烧突然发出声音,「建宫先生和野母崎先生说得都很对,但是我们究竟能够做什么。」

谏早点着头,「御坂小姐是女人,而且身边也有白井小姐和食蜂小姐这样悉心照顾的人,我们几个男人无论做什么都不合适。」

「所以五和,这件事情就只能拜托你了。」建宫突然对一直坐在旁边沉默着的五和说了这样的话。

「诶?建宫先生你刚刚在说什么?」被喊到名字的五和吓了一跳,立刻端正地跪坐着,但是脸上充满了疑问。

「五和你这么心不在焉的,要不要到隔壁去看看?当然,比起御坂小姐身边的那些女人,你的湿毛巾作战已经不管用了。」

「诶?对马小姐你在说什……」

「每天都会站在御坂小姐房门口观察里面的情况,但是进去的次数连一只手都数得清。明明在御坂小姐醒来之前一步也不肯离开,还是我硬把你拉走……」

「呜……对,对马小姐……」两只手不断挡在对马面前,似乎是想让她不要再说下去。

「这不是很好吗,我们的五和终于长大,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请不要再说了对马小姐。」五和的表情突然沉了下去,「御坂小姐……我对御坂小姐的感情和对马小姐是一样的,只有感恩……」

「你在说什么啊五和!」建宫突然喊了出来,「喜欢一个人的话就要放开手去喜欢。」

「唔……可,可是不仅仅是白井小姐还有食蜂小姐,连女教皇大人都……」

「难道你对御坂小姐的感情只有这种程度吗,五和。」建宫叹了一口气,「在天草式里和御坂小姐最熟悉的就是五和你,本来是想让你代替我们为御坂小姐做些事情,不过在这之前。」

建宫从身后拿出一个看上去是衣服的包装盒,放在地上,将它推到五和面前,「你必须先认清楚自己的内心。」

「这个是……」五和伸手想要打开,但是却被对马阻止。

「在认清楚对御坂小姐的感情和拥有能够为御坂小姐做和女教皇大人一样事情的觉悟之前,绝对不能打开。」对马认真地看着五和。

「啊,是。」

「那么五和你先回去考虑清楚。」

「是,那么我就告辞了。」对跪坐着的其他人弯腰鞠了一个躬,五和拿着包装盒走了出去。

咔哧。房门被关上。

「喂,这个方法真的有用吗?」

「待会对马你和浦上再给五和下一剂『狠药』,一定会有效果。」

「是是,真搞不懂你们男人,为了看女仆装真的什么都做得出。」

「身为日本人对女仆装当然会执着。」

「谏早你已经满头白发了,竟然还说这种话!」

「女仆服务的对象可不分年龄。」

「野母崎你刚才的话我会一字不漏地告诉你老婆。」

「等,等一下啊对马……」

「噗——女,女仆装……」

「呀咧呀咧,对香烧来说还太早了。」

「嗯,一定能够看到,『大精灵光之女仆』和『堕天使工口女仆』的直接对决。」


「……啊啊,好热……」现在已经是深夜,但美琴却睁大着双眼,完全没有想要睡觉的迹象。

「好热好热……」嘴里不停地抱怨气温太高,被子已经被踢到旁边,身体呈大字型不安份地乱动着。

房间里除了美琴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否则看到这个画面肯定会对美琴一顿说教,然后把被子裹得严实。

会变成这样的原因是美琴不想让黑子她们太累,每天都会来照顾自己,甚至还陪夜。虽然都按照抽签的方式安排,但脸色却没有好转。

看到朋友们为自己做这么多,美琴心里也不好受,在磨破嘴之前终于让黑子几人同意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一晚。

对于黑子提出的『姐姐大人晚上睡觉的时候会踢被子,烧还没完完全退,如果再着凉怎么办』,艾丽莎的解释是『宾馆里每间房间都有空调,所以并不用担心晚上着凉』。

但食蜂却用『别忘了御坂同学的能力,就算躺在床上也可以通过电流把空调关了,不,御坂同学说不定会因为太热而把空调切换成制冷模式』这样的话回应了。

「黑子那家伙,谁睡觉会乱踢被子啊,又不是小学生了……」将头转到旁边,无奈了叹了一口气,「还有食蜂,唔……从地上传来的热量……简直就像把我放在烤箱里一样……」

地上和墙上被画了奇怪的图形,这是天草式用来保持房间温度和让电流失效的术式。

美琴抬起左手,把汗擦在绷带上,「好热,绷带还缠得这么紧,又好痒……」

「再不补充水分,真的要挂了。」这么嘀咕着的美琴从床上坐起,「我记得水是放在……啊,找到了。」

小圆桌被放在靠近窗台的地方,距离美琴所在的床大约十米不到,走路也只有几秒钟。

但对已经有一周多没有下过床,腿还受了伤的美琴来说却是很困难。

「好,要慢慢的,慢慢的……」一边提醒自己,一边慢慢地沿着墙壁移动,「快,快到了……」

只走了几步路,两条腿就开始发软,在彻底使不上力之前,美琴坐到了椅子上,从身上冒出的冷汗让美琴一下子清醒不少。

「呼……真是的,一点用都没有。」嘴角露出了苦笑,叹了一口气,美琴把视线转移到了玻璃杯和装水的大水壶上。

「诶?」美琴低头看了自己的双手一眼,颤抖着向大水壶伸出了左手。

「可,可恶……」左手放在水壶的把手上,但是手却没办法握住。

「您到底在做什么啊御坂小姐。」

「诶?」突然出现的声音把美琴吓了一跳。

啪。手在缩回去的时候碰到了玻璃杯,玻璃杯滑落在地面摔碎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请别动。」紧接着白炽灯被打开。

「五,五和?你怎么……呜哇!!」美琴惊讶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然后红着脸把头低了下去,「抱,抱歉,那个,我……」

「不,请别在意,地上的碎玻璃由我来处理。」五和的脸上也浮现出红色,尴尬地走到美琴面前,「请扶着我,御坂小姐。」

「啊,哦,谢谢……」五和将美琴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肩上,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腰部。

因为五和今天穿着奇怪的服装,美琴红着脸不敢去看,但是手臂处却传来了她身上某部位的触感。

「请小心。」

「啊,谢……哇!」

走路没有看前面而是看着旁边,脚底不小心滑倒,连同五和一起摔在了床上。

「……御,御坂小姐没事吗?」五和躺在床上揉着脑袋,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但她没有在意。

「唔……唔唔……」

「御坂小姐?」视线从天花板移向声音的方向,「呀——」

美琴的脑袋被五和的胸部夹住,因为穿的是建宫送的大精灵光之女仆装,遮住胸部的位置非常低,以美琴的这个姿势,很容易将里面看光。

「不,不可以,御坂小姐……」五和立刻将美琴的脑袋从胸部拉开,两只手抱在胸前。

「唔……」躺在床上的姿势保持了两秒,然后美琴跳了起来,将身体压低,「对,对不起五和,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很对不起……」

「不,请把头抬起来,真,真的没什么……」五和似乎不想继续保持尴尬的气氛,「对了,御坂小姐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会起来呢?」

「没,没什么,只是太热了睡不着……」美琴将身体伸直,不过头仍然保持低着的姿势。

「那,那么请用湿毛巾。」

五和将湿毛巾双手递到美琴面前。

「唔……」

美琴没有回应,而是惊讶地看着五和。

「御坂小姐?」

「那个,五和……你刚刚……」

美琴说不出话。

「啊,非常抱歉。」

五和的脸很红,头低着连说话都听不清。

没错,因为穿着这样的女仆装,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湿毛巾没地方放。

所以,五和是从胸前拿出了湿毛巾。

「咕……」美琴狠狠地甩着自己的脑袋,把某些奇怪的想法从大脑里赶走,「呐,五和,我现在没办法用手……」

「啊,那,那么就让我来为御坂小姐擦汗。」

「……麻烦你了。」

原本想让五和把湿毛巾放在旁边,但是她好像理解错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五和的眼神这么期待,但是美琴不忍心让她变得失落,只能答应了。

「不能随便乱走动哦御坂小姐,你现在是病人。」

五和用湿毛巾擦掉美琴额头流出来的冷汗。

「病人啊,说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和医院、病床这些词联系在一起了呢,不幸的程度都快和那个家伙一样了,啊哈哈……」

「对不起。」五和露出了愧疚的表情。

「诶?为什么要道歉?」

「如果不是我们,御坂小姐就不会……」

「你在说什么啊,因为是朋友,所以我才会帮忙哦,没有必要道歉哦。」

「御坂小姐……御坂小姐不后悔吗?因为我们的事情差点死去……」

「说这种话我会生气的五和。」茶色的瞳孔认真地看着五和,「比起后悔,我更害怕,害怕会失去重要的朋友。」

「御坂小姐……」

「说起来从见面开始你就这样称呼我了吧,明明是五和你先说不用敬语的。」美琴试图改变变得沉重的气氛,用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五和,「要不要换别的称呼试试看?」

「那,御坂?不,这样太失礼了,嗯……」托着下巴认真地思考了,「美琴,小姐?『美琴小姐』怎么样,御坂小姐。」

「噗!又是美琴小姐又是御坂小姐的,五和你到底想说什么啊。」美琴忍不住笑了出来。

「御坂小姐。」

「嘛,『美琴小姐』可以是可以,但是后面的敬称就不用了啦。」

「不,直接称呼御坂小姐名字这种事情实在太失礼了。」

(黑子她们一直说我死心眼,但五和死心眼的程度不是比我更严重吗?)

「哎,好了好了,就用那个称呼吧,不过想改的话虽是都可以哦。」

「别拿我开玩笑了,御坂,不,是美琴小姐。」五和把说到一半的称呼改了过来,「刚才美琴小姐是想喝水吗?我去帮你拿。」

「哦,谢谢。」刚想伸手去接玻璃杯就被五和阻止。

「你的手还不能拿东西,让我来吧。」

「麻烦你了。」美琴通过透明的玻璃杯能够隐约看到凑在自己面前的五和的胸部,「噗——咳,咳咳……」

「美琴小姐,呛到了吗?小心一点。」

「咳,咳咳咳……」后背被五和轻轻的拍着,美琴不敢把头转过去,「五,五和,你,你穿的这身……」

(真的问了我的衣服?不会输给女教皇大人了!)

五和强忍住内心有些激动的情绪,「美,美琴小姐怎么认为呢,这件衣服适合我吗?」

「嗯,很,很合适,是打完工没来得及换吗?」

「……」听到后半句话的五和顿时僵在了原地。

「穿着这样的衣服走在外面真的没问题吗?有没有着凉?还有……」

「我的大精灵光之女仆装,和女教皇大人的堕天使工口女仆装。」强硬地打断了美琴说的话,对上那双茶色的瞳孔,认真地说出了下面的话,「美琴小姐喜欢哪个。」

「诶?你在说什……唔!」

立刻把脑袋转到一边,却被五和用手固定住,没办法躲开,「我已经完全理解女教皇大人穿上那套衣服的觉悟了,所以也请美琴小姐不要逃避。」

因为这样近距离的动作,美琴无法转头,只能不断移动视线,但看到的却是隐隐约约露出来的五和的胸部。

「五,五和,你……我……」

或许是太热的原因,美琴感到大脑开始晕眩,意识越来越模糊。

「美琴小姐,美琴小姐……」


美琴在说出答案之前晕了过去,房间里除了五和着急的声音,还有没被两人发现的由建宫带领的天草式成员在天花板的夹层上默默地叹息着。

「哎,没想到御坂小姐竟然……」

「把没有人在御坂小姐房间的消息告诉五和,在她进去之后使用『闲人驱散』的术式,甚至在两人接触的时候让御坂小姐的脚底滑了一下。」

「两人的关系通过称呼更近了一步。」

「虽然还是一成不变的湿毛巾作战,不过五和也在最后问出了那句话。」

「一切都和计划的一样,马上就可以知道『大精灵光之女仆』和『堕天使工口女仆』究竟谁胜出。」

「但是……」

「我们忘记了御坂小姐……」



PS:炮姐你要用下半生照顾后宫们,也要阻止后宫们来找haruka的说{:4_360:}

这次的是五和的大精灵光之女仆,为了和大姐头的堕天使工口女仆决战而找炮姐来判定

但是炮姐毅力不够,结果怎样相信米娜桑肯定很明白的说

变成这样的幕后就是天草式的女仆装爱好者吗(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