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2-03 16:05
点击:247
章节字数:53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2-17 23:22 编辑


电磁炮34 後方のアックア


「哇啊啊啊啊啊!!」痛苦的叫声回荡在英国一座大教堂外面。

后方之水站在被包围的中心,但是天草式的成员都已经倒在了地上,「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如果交出幻想杀手,我可以放过你们。」

「呼……被说了这种话,我们反而没有什么需要烦恼的地方了。」手握着大型焰形剑的建宫从地上站起,另一只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迹。

「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你打败!」

如同命令一般,天草式的成员一个个都从地上站了起来。

后方之水满不在乎地用脚轻轻地敲了几下地面,紧接着一个巨大的超过五米的铁块从他的影子中出现。

「哼,就是说交涉失败了吗。」

几乎在这句话说完的同时,建宫已经握着长度超过一百八十厘米的焰形剑第一个冲了上去。

而其他天草式的成员紧紧跟在后面,手上握着枪啊斧子啊鞭子之类的武器,甚至还有一些没有见过武器。但是他们都做了同样的动作——举起手上的武器朝着后方之水攻了过去。

后方之水握住那根巨大的金属棍棒,像是挥动着网球拍一样轻松地挥动着。

轰!!

除了后方之水站立的地方,四周的地面全部因为刚才的一击塌陷了下去。

天草人所有人都在这之前向后退开一段距离,但即便如此,还是受到了撕裂空气的震动。

「五和!」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建宫大声喊出了一个少女的名字。

「是!」穿着粉红系衣服的五和从建宫身后跃起,挥舞着手上的武器朝着后方之水狠狠地砸了下去,「噢噢噢噢噢噢!!」

轰!

伴随着巨大的声响,海军用船上枪和后方之水的棍棒相交在了一起。

「这把枪……」后方之水发出惊讶的声音。

原本这把海军用船上枪应该被金属棍棒砸得粉碎,连同五和的身体一起被撞飞出去,但现在却承受住了棍棒的反击。

「用树脂在外面弄了将近一千五百层,还施加了其他不少的术式。」

「为了幻想杀手,你们还真是做了不少准备。」后方之水轻轻一挥棍棒就将五和反弹了出去。

「怕你们会忘记,我就再重复一遍吧,我是圣人之一,而且还拥有着『神之右席』的力量。」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在正确了解了这些之后,你们还打算赌上性命也要保护那个人的话,那就试试看吧。」

「我会把你们注入全力的绝招全部接下,然后取得胜利。」

「不会让你夺走,那个人绝对不会让你夺走!!」五和握紧了手上的长枪。

「那么,就让我稍微期待一下吧。」

「噢噢噢噢噢噢噢!!」

后方之水和天草式的激突再次展开。


「哈……呼……」刺猬头的少年全身湿透地站在雷雨中,而他面前站着的是黑色长发的少女。

「为什么你会在这。」身上同样被淋湿,少女的语气像雨水一样冰冷。

「神,裂?」用力摇晃了脑袋,让自己能够认出眼前站着的是谁,「这句话应该是我问才对,用一只右手可以换天草式几十条人命,不是很合算吗?」

「我听土御门说了……」即使两人相距了十几米远,上条还是看到了神裂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幸运』并不是你的错……」

「你知道什么!这种建立在别人『不幸』上的『幸运』……」没有再说下去,手紧紧握成了拳头,脸上全都是悔恨的表情。

「说到底,你还是太善良了,神裂。」上条反而松了一口气。

「什!」

「害怕别人会因为自己而受伤,甚至是死去,无法接受自己的『幸运』带给别人『不幸』,所以才会离开天草式。」脸上露出了疲惫的笑容,「真的,太善良了……呜哇!」

神裂发出了逼人的气势让地上的石头飞起,全部朝着上条飞了过去。而上条的身体向后倒飞出去近二十米的距离,倒在了地上。

「善良?你竟然说我善良?」嘴角露出了苦笑,像是在嘲笑自己一样地看着上条,「我曾经把你打成重伤,甚至还差点杀了你,现在你竟然说我善良?是在嘲笑我吗!」

听到这句话上条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然后笑了出来,「那么,以你作为圣人的力量,为什么刚才那一击我只是受了轻伤?」

上条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从湿的地面站了起来,「就算对我说的话感到生气,但也没有想伤害我的意思,否则,我早就因为刚才的攻击而昏倒了吧。」

「因为我受伤了,所以手下留情,神裂你不仅善良,还很温柔……唔!!」腹部传来一阵疼痛,两条腿不听使唤地跪在了地上。

「善良?温柔?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少年。」长达两米的七天七刀的柄部抵在上条的腹部。

两人有三十多米的距离,但是神裂只用了一秒不到的时间就完成了出现在上条面前和用七天七刀攻击的动作。

「咳……」肺部的空气全都被挤了出来,上条不断地大口喘着气,死死抓住神裂的七天七刀不让自己倒下。

「没有,我没有搞错。善良,温柔,还有想要保护重要同伴的强大力量,这就是你,神裂。」上条抬起头,看着被刘海遮住双眼的神裂,「但是你却有一个最大的错误,那就是没能看清同伴们的心意。」

「他们为了能够跟随你的脚步才会加入英国清教,谨记你的教诲,尽自己全部的力量去帮助那些困难的人。」

「没有任何目的,只是为了能够得到你的认同,咳……」从腹部流出的鲜血沾上了七天七刀的刀鞘,但无论是上条还是神裂都没有去在意。

「但是你却以『自己在他们身边会造成不幸』这样的理由离开他们,真的明白他们想和你在一起的心意吗,神裂!!」

「少年。」从看不清任何表情的神裂嘴里吐出了两个音节,「这和你无关。」

「神裂!」愤怒地喊着黑发少女的名字,往双腿里注入了力量,站起来抓住神裂的衣领,「他们对你很重要吧,否则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因为很重要,所以才会想去保护,就算是我,也有想要保护的东西啊。」

「建宫,还有五和他们是因为你的教诲才会拼了命的想要帮我。如果你能够认同他们,那么我们一定能够打败后方之水!」

「我们?」

「是,我们。」上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神裂,「我一个人是无法打倒后方之水的。但是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大家一起就一定能够做到!」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天真。」神裂露出了无奈地表情,「在救那个孩子的时候,也说过这样的话。」

「但是,我也应该说过了,像你那种天真的想法是救不了任何人的。」

「唔!为什……」

咚。上条的身体就这样倒在了神裂的肩头。

松开了打击在上条腹部的拳头,神裂将上条放在路边的长凳上。

眼睛瞥过变成暗红色的白色绷带的时候皱起了眉,「很快就会结束的。」


轰!!

五和手上的枪突然爆发了,化成一道紫色的闪电贯穿了后方之水的腹部,撕裂了黑暗的天空,发出了雷鸣的声响。

由天草式所有人成功编织出的『为了打倒圣人而存在』的专用特殊攻击术式,通过五和手上的长枪发射出的『圣人崩落』。

天草式曾经有一个圣人,害怕自己的强大力量会带给周围的人不幸而离开了自己的居所。

为了能够追上那个人的脚步,为了能够告诉她自己已经足够成熟,拥有可以站在她身边的力量。

为了有一天,当她转过头的时候,看到的是每个人的幸福的笑脸,然后回到她的家。

『一定要拥有能够让她认同的强大力量』,天草式所有人为了这个目的立下了这样的誓言。

因为这个目标,付出了大量血汗练成的术式『圣人崩落』,就这样诞生了。

(成功了!)

通过从手上传来的感觉,五和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真是不错的术式呢。」后方之水淡淡地说着,他的左手放在腹部的地方,不是捂住伤口,而是抵住了五和的枪。

「什!」听到这句话,五和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如果我只是圣人的话,恐怕已经死了吧。」后方之水露出了赞赏的表情,「但是,我在身为圣人的同人,也是『神之右席』的一员!」

化成雷电的长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后方之水左手握住长枪,右手挥动起了长达五米的金属棍棒。

轰——

如同爆炸的声音在教堂前响了起来,地面被轰出了近十米深的大洞。

教堂顶部挂着的代表英国清教的十字架承受不住猛烈的攻击从顶部掉在了地上,封闭着的两扇沉重的大门变成了碎铁块。

当五和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飞出去的时候,才发出了喊声,「哇啊啊啊啊!!」

五和的喊声产生了共鸣,天草式的成员都发出了一样的声音,身体不自觉地向后倒去。

形成的包围圈在一瞬间被击溃,防御的术式和灵装起不到任何作用。

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从身上流出来的鲜血和雨水混合,就像下起了血雨一样。

后方之水没有任何损伤地站在原地,「我说过,你们还有选择的余地。」

五和没有回答,用想要站起来的动作代替了答案。

「那么,就在这里消失吧。」语气里没有一点可惜的意思,棍棒高高地被举了起来。

「!?」在棍棒距离五和的头部只有一条手臂的时候,后方之水的动作突然停止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逼人的杀气。

「原来如此。」后方之水突然笑了,眼睛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看来你捡回了一条命……」

话还没说话,后方之水的身体突然向后倒退。而同时,一道凭肉眼看不到的光从五和身后出现。

轰!!

位于后方之水背后的那座英国清教的教堂的两侧被完全砍掉了,而中间站着的是用棍棒抵挡住刚才攻击的后方之水。

「他们,好像受到你不少的照顾呢。」黑色长发的少女握着挂在腰间的两米长的日本刀,从小路走了过来。

「说起来,天草式里也有一个圣人存在。不过听说你似乎有着非常讨厌战斗的本性,你有和我战斗的意思吗。」

「是呢,我的确很讨厌战斗。但是眼看着他们一个个被你打倒的样子,果然还是不能不管呢。」

「不用烦恼了。我认同他们必死的决意,这样就足够了。」

如同信号一般,两名圣人从正面展开了冲突。

「噢噢噢噢噢噢!!」

神裂一边发出这样的喊声,一边以高速拔出了七天七刀,施展着『唯闪』。

十字教的术式不行的话就用佛教术式,佛教术式不行的话就用神道术式,神道术式不行的话就用十字教术式。通过这样的方法来补全其他各个术式的弱点,产生出了这种充满破坏力的独一无二的攻击术式——『唯闪』。

明明是一击必杀的攻击,但是后方之水却全部接了下来。

超越了普通人的战斗,这是物理与魔法、肉体与精神、头脑与计算的战斗。

七天七刀和金属棍棒互相碰撞着,擦出的火花四处飞溅着。

哐。海军用船上枪从五和的手里掉落。

天草式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身上包裹着绷带,视线没有一秒离开神裂的身影。

肉眼无法跟上的速度,身体无法承受的力量。无力感充斥了整个身体,不管怎样努力都无法缩小差距,所做的一切都被眼前的战斗否定了。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神裂!!」一条身影大喊着从后面跑了出来,加入了圣人之间的战斗。

「什!」

「啊,那个是……」

「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刺猬头的少年身体摇晃着向前奔跑,「你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否定他们的努力啊!!」

「少年?」

「来了吗。」两人同时停下了攻击的动作。

「给我看清楚了,神裂!我一直都相信,即使到最后我也绝对相信着自己的同伴!!」没有要停下脚步的意思,上条从神裂的身边跑了过去,「大家一起的话,就一定可以成功!!」

「所以,想要这只手的话,就自己来拿吧,后方之水!」上条将右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哦哦哦哦哦哦!!」

「那么,我就收下了,你的右手。」

拳头和棍棒就这样互相碰撞在了一起。

轰!!


萝拉为美琴等人安排了宾馆,并特意让天草式和她们住在一起。而现在,天草式成员全都参与了和后方之水的对战,整个宾馆里就只有黑子几人。

唰唰。莲蓬头里洒出水的声音从浴室响了起来。

顺着由上到下的温水,黑子用手将已经涂在光滑皮肤上的肥皂泡沫抹掉。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闭上双眼,黑子就这样站在莲蓬头下,任由温水洒在自己的肌肤上,脑海里一直在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试图找出那一点让自己感到不对劲的地方。

「姐姐大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轻声喊出了这个称呼,右手不自觉地抓住了左臂,红色的发带被紧紧握住。

这大概已经变成了黑子的习惯,一旦有困难或者心烦的事情,黑子总会抱紧左臂,用这种方法安慰着自己,告诉自己美琴就在身边。

放开手的时候,已经松了的发带顺着水流掉在了地上。

「真是太不小心了。」黑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着『不对劲的人可能是我呢,姐姐大人对那位先生只是感恩』。

蹲下身子打算捡起来,「这可是我和姐姐大人最重要的东西呢……啊!」

发出了轻轻的惊讶的声音,手上拿着红色的发带,动作就这样在中途突然停止了,脑海里浮现出刚才的对话。

『不去不行……』

『美琴?她在茵蒂克丝的房间睡着了。』

『这件事情不要告诉那个孩子,让她好好休息。』

「……姐姐,大人……」再次喊出了这个称呼,粉红色的瞳孔变得慌张。

红色发带。

把美琴和黑子联系在一起的『命运的红线』。被两人当成是最重要的东西,并且随身携带。

黑子的红色发带被绑在左臂,即使连洗澡都不会脱下来。而美琴的那根发带则是被绑在了衣服的外套上——右手被切断的地方。

原本应该是这样。

「为什么……会在那位先生的右臂上……」

终于想起来了,那一点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上条的右臂上会有自己送给美琴的红色发带?

一直戴着发带的黑子不可能会认错,因为那是自己送给美琴的。而美琴绝不可能将发带交给别人,那么到底为什么发带会出现在上条的手臂上?

然后不断有微妙的违和感出现在黑子的脑海里。

为什么当自己去找美琴的时候,却被告知美琴已经睡着?

为什么史提尔会阻止自己去茵蒂克丝的房间?

为什么……自己会从上条的眼睛里看到美琴的错觉?

「姐姐大人和那位先生……」

黑子突然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如果上条和美琴是同一个人。

「不,可能吧……」

学园都市里的确有些拥有肉体变化能力的超能力者,就是可以将自己的脸和身体变化成其他人的模样。

但是美琴是发电能力者,而且双重能力者已经被证实是不存在的。

那么,美琴是用什么方法将自己变成上条的样子。

「魔法……」从黑子嘴里吐出来这个词。

现在回想起来,在门口见到上条的时候,他的眼睛根本没有看过黑子。即使露出了坚定的眼神,视线也一次都没有落在黑子身上,就像在刻意回避一样。

从上条迟钝的动作和身上流出的血迹来看,怎么都不像是美琴故意假扮造成的。

所以,能够让事情变成这种情况的方法只有一个——美琴使用了魔法假扮成上条,避开了黑子,前往天草式和后方之水的战场。

先不说魔法到底能不能做到那样的事情,但黑子却变得害怕。

意识到有这个可能性的黑子立刻将浴巾围在身上,然后用空间移动消失在了原地。

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黑子就出现在了茵蒂克丝的房间。

银发修女躺在床上熟睡着,而床边趴着一名茶色齐肩短发的少女,身上被某个人温柔地盖上了衣服,同样也睡着了。

胸口不断地上下起伏着,黑子将两只手放在胸前,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只需要确定……)

黑子强忍住内心的不安,慢慢地挪动着脚步。

唰。盖在茶发少女身上的衣服被『空间移动』移走。

黑子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粉红色的瞳孔呆呆地看着前方——右臂上没有红色发带。

和美琴长得一模一样,右臂上却没有黑子送给她的红色发带,那么这个人只可能是妹妹。

不可能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因为是美琴,所以右臂上才会有红色发带。

因为不想让自己发现,所以才会被告知美琴已经睡着,并阻止自己去打扰。

因为是美琴,即使外貌不一样,但黑子还是会有那样的错觉。

『我是喜欢逞强啦,可是也没有必要去送死不是吗?』

黑子不甘心地握着拳头,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姐姐大人……」

(全都知道,只有我一个人被瞒着吗?!)

「不,知道的就只有我、土御门同学和史提尔先生。」熟悉的冰冷的声音在黑子身后响起。

心里想的事情被说出来,但黑子并没有感到意外,而是转过头死死地盯着靠在门旁边的金发少女,「食蜂操祈……」

嘴角露出了苦笑,「我和你一样呢,白井同学,同样拿御坂同学没办法。」

食蜂将手伸进了肩头的挎包,「抱歉了,白井同学,这是御坂同学的决意。」

「什……」

Pi——



PS:在这里不得不说了,米娜桑看到上条就是美琴的时候有没有吃惊啊,如果吃惊的话,那haruka就成功了的说{:4_342:}(拖

前一话违和感慢慢的情节在这一话里也得到了解说

下一话会继续说明炮姐是用什么方法变成类人猿(这里可以剧透一下,和艾札力假扮海原是一样方法的说

前几话就说了,类人猿在这里有重要送后宫的作用,现在证实了这句话了(拖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