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1-31 11:29
点击:246
章节字数:46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8-19 00:23 编辑


电磁炮33 幻想殺し


美琴在打败了左方之地后,与前来寻找她的黑子和食蜂重逢。

因为『原典』的原因,美琴被最高主教邀请到英国,并希望她能够加入英国清教。

拒绝了萝拉的美琴意识到黑子两人可能会有危险,在赶往她们住处的时候遇上了慌忙的五和。


「是这里吗?」

「嗯。」得到了回应,美琴控制着电磁翼迅速下落,将抱在怀里的五和放了下来。

「谢,谢谢你……」

「救人才最重要不是吗,快去吧。」

「嗯。」连头都没回,五和急匆匆地抱紧手上的东西,跑进了住宅楼。

「呼……」看着脸上露出『太好了』的表情的五和,美琴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五和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而且美琴着急地要去确认黑子她们的安全,但她还是说出了「用我的能力比较快」这样的话,然后展开电磁翼将五和送了过来。

「不过话说回来,黑子说的地方……」美琴仔细看了旁边的路标,发现和黑子说的地址完全一样,「诶?这里!?」

『那个人……那个人快死了!』

脑海里回想起五和说的话和她手上拿着的东西,美琴的心里突然开始变得不安,凭借电磁波开始寻找五和的位置,脚步也开始移动。

(黑子……不,应该不会,刚才还和我通过电话,声音里也没有异常。)

(是妹妹,食蜂,还是艾丽莎……不,都不可以出事……)

「啊……」美琴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加快了双腿的运动。

(很微弱的电磁波,还有黑子……)

美琴在一扇门面前停下,所有熟悉的电磁波都集中在这里。

强忍住内心的不安,紧咬住下唇,想要敲门,但却控制不住力气,手上缠绕着的电流直接把铁质的大门撞飞。

「黑子!食蜂!妹妹!艾丽莎!」

「……姐姐大人?」

几乎在门被撞飞的同时,房间里所有人都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呼……」(太好了,都没事……)

刚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被扔在地上的沾满血迹的绷带,「是谁受伤了?对了,艾丽莎呢?」

黑子没有回应,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慢慢地将视线移开。

「鸣护小姐没事,她正在帮五和小姐一起治疗……」食蜂一下子停止说话,而是用手指了一个方向,「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我想这个人,御坂同学你也认识。」

「姐姐大人,是那个人,do御坂向你说明道。」

房间里有不少身上缠着绷带的男人和女人,而且全部围在了一起。

在看到美琴冲进来之后全都摆出了战斗的姿势,不过那个时候美琴的眼里只有站在一边的黑子几人,而他们也在建宫的示意下放下了手上的武器。

美琴疑惑地走了过去,包围着房间内唯一一张床的天草式成员慢慢让出了一条路,「……是你!!」

进入视线的是躺在床上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刺猬头少年,白色的被子和床单都被染成了暗红色,艾丽莎和五和分别在床的两边替他上药和换绷带。

银发修女正跪在床边,两只手握着上条的右手,泪水不断从眼眶内落下,嘴里一直在喊着他的名字。

「当麻,当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家伙会在英国,而且受这么重的伤……」

「姐姐大人,您先冷静一下。」一只小手搭上了美琴的肩膀。

「抱歉……」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只有茵蒂克丝叫出上条名字的声音和换绷带的声音。

「只能这么做了……」五和擦掉从头上留下来的冷汗,脸上都是内疚的表情。

「为什么不用魔法?就像救我那样……」

「没用的。」五和紧紧咬着嘴唇,不甘心地说着,「他的右手,能够消除一切异能,魔法对他一点用处也没有……」

美琴的瞳孔突然放大,脑海里浮现出以前和上条对战的场面。

无论怎么对上条进行攻击,都会变得无效。

『幻想杀手』,存在于上条右手的能力。

「到底……发生了什么……」

「后方之水。」建宫说出了一个名字,而听到这个名字的美琴突然僵在了原地。

刚来到俄罗斯的时候,美琴和后方之水见过面,但却连那个人的一招都抵挡不下。

「他的目的是那只右手。」

「就算派了这么多人都没办法保护这个人,最后竟然还要他救我们,可恶!」狠狠地咬着牙齿,建宫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发出了很响的声音。

「当麻,当麻会没事的,是不是?艾丽莎……」

「嗯,一定会没事的。」艾丽莎安慰着茵蒂克丝,嘴里说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

「呜……当麻……」

「放心,这家伙一定会没事,很快就会醒的。」美琴走到茵蒂克丝旁边,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呜……短发……」茵蒂克丝一下子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了美琴,「救救当麻,一定要救他。」

「嗯,我会的。」右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从建宫那里得知后方之水给上条三天时间让他交出右手,而最后期限就是今天晚上。

后方之水将左方之地的尸体送到了英国清教,并留言说要夺走上条的右手。

因为那个时候建宫等人刚好在俄罗斯完成送信的任务,所以萝拉派了天草式剩下的成员去学园都市保护『幻想杀手』。

但是因为上条答应交出右手,后方之水才给了三天时间。

收到消息的萝拉立刻派人将上条接到英国,方便更好地布置术式来抵抗后方之水的袭击。

(好。)

美琴下定了决心,站起身,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姐姐大人,您不会是想插手这件事情吧。」黑子突然出现在美琴身后,「那位先生……对姐姐大人很重要吗……」

「你在说什么啊黑子,那家伙救过那些孩子,这件事情你也知道吧。」美琴转过头用手戳着黑子的脑袋,「而且啊,我和那个后方之水打过一架,但是连他的一招都接不下。」

嘴角露出了苦笑,「我是喜欢逞强啦,可是也没有必要去送死不是吗?」

「建宫先生和五和他们是魔法师,在这方面比我擅长多了,我只是……」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担心那个修女……」

「姐姐大人!」黑子突然大声喊了出来,「您竟然又想对别的女人出手吗!这次竟然还是修女……呜哇!」

「胡说什么啊!」美琴忍不住用拳头打了黑子的脑袋,「你这家伙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

「呜……那姐姐大人……」两只手抱着头上被打到的地方。

「那家伙对修女来说很重要吧,看她哭得那样伤心……」美琴用带有歉意的眼神看着黑子,「对不起。」

突然的道歉让黑子不知所措,「姐姐大人……」

「我,也曾经让你们露出过那样的表情……真的很对不起……」

「不用道歉。」黑子一下子抱紧了美琴,没有很变态的动作,只是轻轻的抱着,「能够为姐姐大人露出那种表情,那是黑子的荣幸,所以不用道歉。」

「去吧姐姐大人。」松开了双手,粉色的瞳孔看着美琴,「为妹妹大人的事情,向那位先生道谢。」

「嗯。」重重地点了头,「黑子早点休息。」

咔哧。


响了两次开门和关门的声音,美琴背靠在上条房间的房门上,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黑子……)

「谁!」小声地喊了出来,刘海处闪着电光。

「不愧是LV5的超能力者,反应很敏捷喵。」奇怪的语调在房间里响起。

「理事会的人吗。」

「至少现在不是喵。」

即便如此,美琴还是没有放松警惕,因为她看到了倒在床边的银发修女,「喂,修女……」

「放心吧,只是让她稍微睡一下。」

「你这家伙……啊,是你!?」借着月光美琴看到了一个穿着花衬衫、戴着蓝色墨镜的金色短发男人靠在窗台边。

金发男人的名字是土御门元春,上条的同班同学兼邻居,不过他有着特殊的身份——双面间谍。

既是学园都市『暗部』之一『Group』的首领,也是英国清教『必要之恶教会』的一员。

8月31日,美琴在路上被海原缠着、想要找人假扮情侣脱身的时候和土御门见过一面,也知道他和上条是同学。

「就是我喵。别这么紧张,我是来帮你的喵。」

「帮我?」

「超能力者不能使用魔法,否则身体会发生爆炸而死。」土御门看着身体有些僵硬的美琴,继续说了下去,「可是为什么你还活着?不是没有发生爆炸,而是没有因为爆炸而死。」

「为什么,你会知道……」

「放弃了魔法却换来了LV0能力,真是不幸啊。」嘴里这么说,但是土御门却无所谓的笑了,「嘛,那种事情先放一边。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使用魔法超过三次,就会死。」

「……开,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会相信?」

这几天美琴基本上没有再遭受『原典』带来的头痛,也就是说,『原典』即将被美琴完全领悟。

已经使用了两次『原典』,美琴将打败后方之水的最后绝招放在了『原典』上。

「你可以试试,赌上你的生命。」眼神里没有欺骗的信息,「必须使用『原典』才能打败后方之水,我说对了吗喵。」

「那么,即使知道会死,也一定要去帮阿上吗?」

美琴没有回应,而是把手紧紧握成了拳头,视线看着右手臂上的红色发带。

无论后方之水有多强,美琴也绝对不会让他拿到上条的右手。

知道被夺去手臂的痛苦,美琴无法看着不管。

而且上条帮过美琴,如果不是他,那么美琴早就已经根据自己的『计划』被一方通行杀死,妹妹们不会过上幸福的生活,自己也不能再保护黑子她们。

现在,美琴又多了一条必须去管这件事情的理由,因为茵蒂克丝说了『救救当麻』。

学园都市里和艾丽莎一起比赛吃汉堡的少女,那个帮助自己能够和艾丽莎说告别的少女,现在对自己说了求救的话,美琴绝对不会让她失望。

所以答案根本不需要说出来,土御门从美琴的眼睛里就能看到她的决心。

「嘛,实际上有神裂大姐头在的话,根本不需要担心喵。」

「神裂?」

「神裂火织,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二十个圣人之一。你见过,去见最高主教的时候。」

「啊,是她。」美琴的脑海浮现出那名冷漠少女的样子。

「而且,她和天草式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这件事情她不会不管喵。」

「密切的关系?」

「大姐头是天草会的前任女教皇喵。」

拥有即使不用努力也可以擭得成功的才能,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位居群众中心点的人望。每天都在发生连她自己都意料不到的惊喜。就算遭到暗杀,她也可以侥幸存活。子弹会毫无理由地射偏,就算炸弹在身边爆炸,也可以奇迹似地毫发无伤。

「所以神裂大姐头无法原谅自己的『幸运』。」

「这种事情还需要烦恼吗?」

「谁知道呢,不过因为大姐头的『幸运』,而导致了别人的『不幸』。」

一生下来就获得了『女教皇』的地位,但其他原本想当『女敦皇』的人们却无法实现梦想。

拥有不必努力也可以获得成功的才能,但其他原本拼了命努力的人们因此而绝望了。

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位居群众中心点的人望,但其他原本在中心点的人因此而被挤到外面去。

她的愿望都会实现,她一天到晚遇到连自己都意料不到的惊喜,但背后也有人无法实现任何愿望,只能选择放弃一切希望。

被人暗杀也可以毫无理由地存活下来,但弱者们都为了保护她而死在她眼前。为了替她挡下子弹,为了替她抵御爆炸冲击,许多仰慕她的人因此牺牲了生命。

「……因为无法原谅自己的『幸运』带给别人『不幸』,大姐头选择了离开。」

美琴不知道为什么土御门会和自己说这么多话,告诉自己有关神裂的事情。

可是对美琴来说,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么绝对不能放着不管。

(什么『不幸』啊,明明能够相遇就已经很『幸运』了。不想让别人因为自己受伤的话,那就去守护他们啊。)

「……你怎么认为呢喵,阿上。」

「什……」


「姐姐大人这么久都没回来……」黑子趴在美琴的床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想要确认美琴到底回来了没有。

「太慢了,黑子都快等不下去了。」不耐烦地抱着枕头在床上翻滚着。

「和那个修女真的有这么多话可以说吗……」

「不行!一定要去看看!」

「诶?那是……」用空间移动来到房间外,就看到从上条的房间里摇晃着走出一个人影。

「上条先生。」再次用能力来到那个刺猬头少年的面前,「您怎么突然下床了?」

「……咳……白井,吗……」嘴唇一直在颤抖,最后喊出了黑子的名字。

「诶。」黑子点了头,看到上条身上缠着泛出红色液体的绷带,不知道为什么皱起了眉,「我看您还是回去休息吧,姐姐大人怎么会让您就这样走出来……」

手还没有碰到上条,就被他推开,「御坂,来过吗……」

「您没见到姐姐大人吗?」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那修女小姐呢?」

「不知道……咳……」

「先不要说这个了,我送您回去休息……」

「他们还在战斗,我要去……」

「别开玩笑了,您这个样子还怎么去啊!」语气突然变得生气,黑子想起来了,『Member』事件中,被砍掉了一只手的美琴也是这样不顾自己。

明明应该很讨厌上条才对,但是为什么会说出关心他的话,黑子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不去不行,我不去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上条用手扶着墙壁一步步向前走着。

「上条先生!」明明可以将他拦住,但是黑子没有这么做。

因为她看到了那双和美琴一模一样的坚定的眼神。

黑子嘲笑着自己,大概她永远都做不到阻止拥有那种眼神的人吧。

「对了,如果是姐姐大人的话……」

黑子打开上条房间的房门,然后冲了进去,「姐姐大人!诶?」

除了地上还没干透的血迹和有睡过迹象的床,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回事……」

「白井小姐?」黑子立刻转过头,看到的是站在自己身后的艾丽莎,「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那个,你知道姐姐大人去哪了吗……」

「美琴?她在茵蒂克丝的房间睡着了。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呃。」黑子指着空荡的病床,「刚才碰到上条先生了,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想去帮天草式他们……」

「这样太乱来了!」

「唔?什么太乱来了?」年轻男人的声音在艾丽莎身后响起。

「史提尔先生!」艾丽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上条先生他……」

艾丽莎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史提尔,而史提尔却并没有感到意外。

从嘴里吐出一团烟雾,「我知道了,我去把那家伙找回来。」

史提尔转过身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提醒了两人,「这件事情不要告诉那个孩子,让她好好休息。」

「我知道了。」

「真的没问题吗?」黑子脸上充满了担忧。

「放心吧白井小姐,史提尔先生说神裂小姐也会去帮建宫先生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奇怪,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黑子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走廊沉默着。


轰——

食蜂倚靠在窗边,双手抱在胸前,看着窗外开始打雷的天空。

在几分钟前她就看到从宾馆跌跌撞撞走出去的刺猬头少年,黑子和上条在走廊上的对话她也听到了,只是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金色的长发遮住了星形的瞳孔,看不出任何表情,从嘴里淡淡地吐出了这句话,「要下雨了呢。」



PS:类人猿的重要戏份啊{:4_354:}(被打死

炮姐后面会出来的说,而且还是会用原典的说(伤上加伤,haruka被后宫们打死拖走

炮姐走好。。{:4_330:}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