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3-01-24 02:58
点击:226
章节字数:12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3-1-30 11:25 编辑



閉上眼,她老是想起去太平館赴職前尹然挾帶一身風露而來,蒼白的神情猶帶幾分恨意。


「在心動之前即處決了自己的心意,妳才是真正絕情的人。」


她只是靜靜的將伽耶琴收進包袱,淡然笑之。「中殿已貴為一國之母,理當心胸寬大,如同前日在殿上能饒恕奴婢過錯一般。」


尹然冷笑一聲。「當日我想殺妳,妳一點自覺也沒有嗎?」


「嚴妍,到底要怎麼做,才能留下妳?」尹然走至跟前,彎下身子,一雙眼執著凝視她的面容。「是要殺了妳身邊所有的人,讓妳無依無靠也找不到人故意來氣我,又或者殺了妳?──妳就真真切切的永遠與我相伴了。」


她看著尹然眼睛,平靜且微笑回答。「後者,聽來是個不錯的選擇。」


尹然呼吸明顯一滯,尚來不及破口大罵,她早已收起玩笑神色,認真說道:「我死了,妳還能用什麼逼我?」


「那日書房中,妳眼底的迷戀還有親吻,也都是我逼妳的嗎?」就算是面對後宮再多傾軋也從來面不改色的一國之母,竟以脆弱而悲淒的目光,意欲求得眼前人的絲毫憐憫。


她還是殘忍的看著尹然的眼睛,一句一字的凌遲說著:「可是我現在要逼妳──」


「尹然,我要逼妳立誓,除非我自願從太平館回到宮中,否則妳不得強迫我踏入宮廷一步,若有違誓,我甘願自裁於妳面前。」


「妳就這麼逼我,妳從來只這麼逼我!」尹然的聲音幾乎失去控制,尾音揚成一陣尖嘯,如銳利的矛直插入心尖。「妳若要如此逼我,當初為什麼要進宮,為什麼要出現在我眼前,妳現在又要逼我做選擇!」


「尹然妳記性真差,是妳說要將我束於高台之上,不容許他人接近寸步,我只是……」嚴妍嘴角一揚,才吐出最後幾個字。「明哲保身──」


「明哲保身……這句話從妳嘴裡說出真是諷刺,妳一向比任何人更聰明,卻要這樣傷我!好,我尹然在此立誓,若非天意要妳回宮,否則本宮這一輩子絕不強迫嚴尚宮寧願屈死於太平館的愚昧抉擇!」尹然單手指天,卻字字皆是含恨說出,說完最後一句,眼眶倏地泛紅。「妳放心了嗎?為了證明自己的無情而傷害我,心滿意足了嗎?」


她一屈身,再無情緒。「多謝中殿玉成。」




自此,她每夜被各種雜緒紛擾。


她的確如鄭尚宮所言,是被世俗之見和規範教條牽絆最深的人。她要逼尹然全然放下她,卻又不甘心就此放手,所以做出種種違反常規之舉;她不想在意尹然那小得可憐的霸道心眼,卻又在意自身和江山權勢於尹然心中孰輕孰重;她讓自己忘卻尹然,卻是怕自己在尹然心中僅有半席之地。


她說尹然是極度寬容亦也狹隘的一座天秤,那麼自己呢?怕是對誰皆能微笑以對,獨獨對尹然竟成棄情絕愛的刀刃了。


當轉調宮內的旨意傳到,傳至宮闈的境外之地太平館時,嚴妍收起了慣常的微笑,將彎彎的柳眉擰成了一道直線。


「下次會用更好的方式與妳見面。」回宮後的第一次交談,尹然用著再隨意不過的口氣說著,好似她們仍在年少的那段時光。「只是,現在我很想見妳。」


「……這次調回宮內的命令,是崔尚宮個人的意思。」


說出這句話的尹然,比過往成熟許多,她在內心既是欣慰又是失落。萬里江山綿繡大地,或許才是尹然心中真正該裝的事物,在歡享權勢之餘,她怎會動過一絲找尋自己的念頭?她又怎敢相信,這個人的心底有她?


要她嚴妍委低身段,去與一向不屑的名利共比之,等同早承認自己棋差一著。若無愛則無怖,如今的她只要傾心,便是將自己陷入萬劫不覆的深淵,不能掌控的心,只怕任人翻手為雲覆為雨,最終摧折殆盡。


所以她連一步也退不得,只能抵死踩住懸崖邊最後一顆危石,卻不知碉堡早已轟然坍塌。






-------------------------------------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好狗血……其實這兩個人心裡都有病吧?(蓋章確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