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1-20 12:30
点击:286
章节字数:57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2-18 22:27 编辑


电磁炮31 集合


进入十一月的俄罗斯气温已经变得很低,但是阳光仍然很充足。

茶色齐肩短发的少女正躺在一张日式风格的床上熟睡着,额头上包着白色的绷带。

「真是的,睡觉的时候不要皱眉头哦。」随着这样一个温和的声音,细嫩的双手出现在茶发少女的额前,将她皱起来的眉头抚平,擦掉额头的冷汗。

「是做噩梦了吗?可是我觉得美琴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

粉色长发的少女用双手撑着下巴,就这样看着对方,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对了。」突然想起了什么,艾丽莎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了上去,阳光穿透玻璃将整个房间都照亮了。

艾丽莎倚靠在窗台边,微笑地看着仍然在熟睡的茶发少女,「早上好,美琴。」

或许是因为突然变亮的光线,美琴发出了很轻的声音。

「啊。」注意到躺在床上的美琴好像有了反应,艾丽莎立刻跑到床边。

即使只是很细微的动作,可是艾丽莎确实看到了美琴的手指和眼皮都在跳动。

「唔……」

「美琴。」听到这样的声音,艾丽莎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你醒了吗?美琴……」

睁开了沉重的双眼,进入视线的是粉色的长发,下意识地从嘴里吐出三个音节,「……黑子?」

虽然连美琴自己都听不到,但艾丽莎的表情却出现了一瞬间的苦涩,然后重新挂上了笑容,「不是哦,是我,艾丽莎。」

「艾……丽莎?」大脑的反应停顿了足足有两分钟,美琴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艾丽……痛……」

「小心一点。」艾丽莎让美琴重新躺下,想要检查对方的恢复情况。

「艾,艾丽莎,你,你要做什么……」等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衣服上的钮扣已经被解开两粒,美琴立刻缩进了被子里。

「当,当然是给美琴检查伤口……」声音越来越轻,艾丽莎的脸上已经完全红透了。

「不,不用了。」或许是想到上次被蕾莎和五和强硬地脱了衣服,美琴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强硬地拉开美琴身上的被子,「超能力者不能使用魔法,这一点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吗。连续使用了两次『原典』,没有死已经是奇迹了,内脏器官都受到了重创,如果不能好好治疗的话……」

身上穿着宽大的衬衣,隐约能够从露出的皮肤上看到厚厚的白色绷带。

看到这样的美琴,艾丽莎的声音变得哽咽,眼角流出了透明的液体。

「艾丽莎?」

美琴刚把手伸出去,还没碰到对方,艾丽莎就一下子扑了上来。

「唔!」突然的重力让美琴的后背倒在了床上,不禁发出一声闷哼。

「美琴,美琴,美琴……」泪水控制不住,艾丽莎用力抱紧了这个名字的主人。

「哭什么啊。」有气无力地用手抚摸着艾丽莎的长发。

「美琴,美琴……」艾丽莎没有回应,只是不断地喊着对方,「我,我好想你……」

「我也是。」

『美琴的想念和我的想念不一样』,艾丽莎把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

「美琴真的很容易受伤呢。」抬起头对上美琴的眼睛,「明明提醒我要照顾好自己,我有听你的话哦,可是为什么你对自己就做不到呢。」

「是史提尔转告给你的吗?」不知道艾丽莎是听自己亲口说的美琴尴尬地转开了视线,「抱歉抱歉,让你们担心了,啊哈哈哈……」

「这个样子的美琴,很讨厌。」艾丽莎把脸凑近,「不懂得照顾自己,只知道为了别人去拼命。这样的美琴很帅气,但是也很令人讨厌。美琴知道为什么吗?」

「诶?」

「对美琴来说,我和白井小姐她们是什么。」

「朋友。」毫不犹豫地回答了。

(还有迟钝这一点也很讨厌。)

艾丽莎在心里默默补充了这句话。

「那么,朋友的话,是不是应该一起面对困难,和你分担痛苦?」

听到这句话,美琴皱起了眉。

美琴很重视朋友,所以绝对不能让她们出现任何意外。

即使已经过了这么久,但美琴还是无法忘记死去的一万多个妹妹。

美琴害怕再有人会离开自己的身边,所以她告诉自己必须站在前面替朋友阻挡一切的危险。

或许是沉重的责任感让美琴把所有的一切全都背负在自己身上,而拒绝了向自己伸出援助之手的朋友。

可是,美琴没有后悔。

即使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但是只要能够保护她们,守护住这一切,那么自己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不会后悔。

「……琴,美琴?」

「啊,抱歉。」回过神的美琴略带歉意地看着艾丽莎。

「真是的,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突然想起了什么,艾丽莎露出着急的表情,「哪里,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没……」

「美琴!」好像感觉到有什么温暖的液体流到手上,低下头就看到淡色的衬衣被染成了红色。

不顾美琴的反对,艾丽莎立刻把对方衬衣上剩下的钮扣全部解开。

「艾,艾丽莎……」因为刚刚才恢复意识,美琴完全用不上力气,只能红着脸做出无力的反抗。

进入艾丽莎视线的是被血迹染红的白色绷带,这才想起可能是自己刚才碰到了对方的伤口,「美,美琴……等,等我一下……」

连绷带都没有解开,艾丽莎把双手放在美琴胸前的正上方,闭上眼,嘴里小声念出对方听不懂的咒文。

大概过了十几秒的时间,艾丽莎的手上浮现出了红色圆球状的小球,光芒比照射进来的阳光都亮,美琴不禁眯起了眼睛。

「唔……」红色小球穿过绷带,直接飞入了胸前和腹部的伤口,或许是因为疼痛让美琴发出了轻哼。

咚。

不知道过了过久,身上突然多出了一个重量,美琴睁开眼就看到艾丽莎倒在床边。

「艾丽莎?」

「对不起,美琴,如果我可以更熟练地使用魔法……」

看起来是使用了魔法,让艾丽莎的体力因为透支而倒下。

美琴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如果没有艾丽莎的话,我想我现在已经死了吧。」

「谢谢你艾丽莎,谢谢你救了我。」

「呜……美琴……」没有再敢扑上去,而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真是……」慢慢地坐了起来,没有给艾丽莎拒绝的机会,将她抱住,「这么久没见面,应该笑不是吗。」

「嗯……」害怕再次碰到美琴已经愈合的伤口,艾丽莎轻轻地回抱了对方。

唰!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少女。

「姐姐大人!!您又在做什么……」熟悉的声音突然传进了美琴的耳里。

「黑……子?」小声地喊出了一个名字,视线被眼前的双马尾少女吸引了过去。

「美琴?」没有听到艾丽莎的喊声,抱住对方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忘记自己身上还有伤,美琴慢慢地将身体移到床边,想要靠近黑子,但双脚却不听使唤。

(可……恶啊……)

明明就在眼前却无法接近,「黑子……诶?」

因为着力点出错,在美琴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经从床边摔了下去。

没有意料中的疼痛,却感受到了温暖。

「姐姐大人一直都是这样让黑子担心呢。」

『空间移动』,无视三次元的空间规则,把皮肤碰到的东西在瞬间送到远方的能力,这是黑子拥有的能力。

在左方之地的飞刀即将砍到美琴的时候,黑子也是用空间移动救了美琴。

「真的是……黑子?」美琴隐约记得自己在昏迷之前好像见过黑子,但还是不敢相信。

黑子支撑住美琴身体的重量,嘴角颤抖地看着对方说不出一句话。

美琴没有发现自己的衬衣仍然敞开着,已经干了的血迹变成了暗红色,渗透在白色的绷带上。

黑子不敢再和美琴触碰,但却知道对方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

「诶,是黑子哦,姐姐大人。」

「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确认一下我的胸部哦,御坂同学。」

「食蜂操祈!」没有回头,黑子就能判断出这个让自己讨厌的声音的主人是谁。

「食蜂?」金色长发的少女正向美琴走来。

「是我哦,御坂同学。」

「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当然是来找御坂同学啊。」食蜂突然露出一副悲伤的样子,「明明已经和人家做出了约定,现在却丢下人家,一个人跑到了俄罗斯,人家……」

从黑子手里抢过了美琴,将她的脑袋抱在胸前,透明的液体掉落在美琴的脸上,「人家……很伤心呢,呜呜……御坂同学……」

美琴从来不知道食蜂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在下一秒就捉弄自己,甚至分不清她现在到底是真哭还是假哭。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但是即便如此,美琴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只是不想让朋友担心。

「食蜂操祈!姐姐大人什么时候和你做过约定,我怎么不知道。」黑子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件事当然不能让白井同学知道。」

「真的吗姐姐大人?」

「好像没有什么印象……」美琴摇了摇头。

「御坂同学竟然忘了吗?」食蜂立刻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拿出两部手机,「这个,难道不是御坂同学和我的爱的见证吗。」

这两部手机上都挂着一条呱太的手机链,从颜色来看,确实是情侣款。

其中一部手机的外形也是绿色的呱太,能够很容易地看出它的主人就是美琴。

「为什么姐姐大人会和这个食蜂操祈有情侣款的手机链!」

「为什么会在你那。」

无视了黑子的话,食蜂将有呱太外形的手机放在美琴手里,「御坂同学的手机已经修好了,以后不用担心联络不到我哦。」

「谢谢。」

美琴的手机不仅受到了严重的损坏,还掉进了海里,现在回到她手上的是把呱太外形重新修复、里面部件完全换过的新手机。

「姐姐大人!您难道不和黑子解释一下吗?」

「我……」

「姐姐大人,您能够醒来真的太好了,do御坂向姐姐大人表达自己的关心。」

美琴的话被没有感情的声音打断了,一个带着夜视镜的茶色短发少女站在门口,有着一张和美琴一模一样的脸。

「妹妹吗?」美琴看到对方没事后松了一口气。

「是的,御坂是10777号,do御坂报出自己的检体编号让姐姐大人知道。」

「是吗,总之你没事就好。」

御坂妹妹是根据美琴的DNA制作出来的复制体,所以每一个妹妹都和美琴有着同样的外貌,只能用编号来区分。

不过这对美琴来说并不重要,即使不知道她们的编号,也不会影响她们在美琴心里的重要地位。

「那个,我是来给御坂小姐换药的……」五和提着医疗箱站在10777号旁边,脸上露出了不自然的红色。

「虽然我用魔法治疗了你的内脏,但是却没有魔力再替你治疗身上的伤口了。所以只能请你稍微忍一下痛了,美琴。」艾丽莎在说出歉意的同时,脸上好像也浮现出了红色。

现在才注意到自己上半身几乎是全裸着的,不过因为伤口实在太多,所以整个上身都是被绷带完全包裹住。

但是即便如此,美琴还是红了脸。

「唔……」大脑在告诉美琴不能让气氛继续沉默下去,仔细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发现了不对劲,「对了,蕾莎呢,还有在那之后左方之地怎么样了。」

「等我们注意到的时候,左方之地已经不见了。」五和沉默了一会,还是回应了美琴,「还有,蕾莎小姐已经离开了。」

「为什么?」明显看出美琴想要站起来的意思,艾丽莎阻止了她的动作。

「没用的美琴,蕾莎小姐已经离开三四天了,不知道她会去哪,再怎么追也是没用的。」可能是想到了那个时候离开学园都市的自己,艾丽莎对着美琴摇了头。

「三天……我到底昏迷了多久。」

「一周。」

「一周?」身上的力气好像全部失去了,美琴就这样呆坐在地上。

没有学院都市的先进医疗设备,也没有号称『冥土追魂』的青蛙脸医生的高超医术,艾丽莎的回复魔法消耗体力太大,而五和的魔法无法治疗内脏的重创。

美琴不仅没有死,还在一周的时间内恢复意识,这已经是奇迹了。

艾丽莎从地上捡起美琴掉落的手机,打开了里面的录音功能,「这是蕾莎小姐留给你的话。」

『喂,喂,笨蛋,喂,听到了没有?喂,这东西是坏掉的吧,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果然还是魔法方便……诶?已经开始了吗?咳,笨蛋听到了没有,是我,蕾莎,先说清楚,我可不是特意留这段话的,是她们硬要我录的。唔……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想你听到这段话的时候,我已经和贝洛璞她们离开俄罗斯了,不要想着来找我哦,你这家伙身边实在是太多麻烦了,如果把麻烦带给我,那我就要忙死了。嘛,虽然不能来找我,但是我不能不让你想我是不是,比如在低头看你那个谦虚部位的时候,可别忘了想姐姐我的胸部哦。对了,你这家伙,身边的女人还不少吗,不过能够和我比的人还真没有……喂,你们别抢啊,喂……』

嘟嘟——

「诶?为……」虽然有点吵,但还能听清蕾莎在说什么,现在声音突然消失,美琴充满了疑问。

「……到这里就可以了,御坂同学。」手机被食蜂拿在手上,应该是她按了关闭键。

不知道为什么几个人的脸上都有不正常的红色,好像还很生气的样子。

(是关系不好吗……)

美琴在心里这样想着。

「为了补偿姐姐大人,换药这种事情就让黑子来做吧,黑子一定会好好照顾姐姐大人的身体的~」黑子一边说着,一边扑在了美琴的身上,或许是因为不想碰到对方的伤口,并没有做出夸张的动作。

「你这家伙,给我放手。」美琴只能做出无力的抵抗,「还有,这算什么补偿啊。」

「听到没有白井同学,御坂同学的意思是想要我来帮她换药呢。」白色蕾丝边的手套挡住了黑子的手。

「那个,我,我想知道美琴究竟恢复地怎么样了。」艾丽莎支支吾吾地说出口。

「我也留下来帮忙。」五和走过去将医疗箱放在了床上。

「御坂要照顾姐姐大人,do御坂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行哦,御坂同学只能由我来照顾呢。」食蜂更紧地将美琴抱在胸前,「你说是不是呢,御坂同学。」

「唔……唔唔……」


学园都市 风纪委员177支部

「呼……固法前辈,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头上戴着花环的少女趴在电脑前说着这样的话。

就在刚才,黑子用手机和她们进行了联络。

「是啊固法前辈,我也吓了一跳呢。」黑色长发的少女坐在沙发上拍着自己的心脏,「不过话说回来,你会替白井同学隐瞒离开学园都市的事情……」

「意外吗?」固法悠闲地坐在佐天对面,喝着咖啡。

「也不是啦,只是有些好奇。平时白井同学犯一点小错都会对她进行严厉地教育,这次的事情这么大,为什么固法前辈反而支持她这么做呢?」

「不是支持,而是没办法。御坂同学和正义,白井不会放弃任何一个。」

「白井同学的话,确实是这样呢。」初春无奈地笑了,「但是固法前辈隐瞒了白井同学的事情真的没关系吗?」

「放弃了风纪委员的工作,说明她已经长大,不再需要以这样的名义来坚守自己的正义。」握紧了手中的咖啡杯,固法看着平静的液面,「把御坂同学带回来,就是她这次的工作。」

「固法前辈真是意外的温柔呢。」佐天和初春互相看了一眼。

黑子突然不见了,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固法发现,初春和佐天无法继续隐瞒,只能把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却意外地被理解了。

「对了初春,白井不在的这段时间,她的工作就交给你了。」站起身,从桌上拿出一叠资料放在电脑桌前,「还有白井擅离职守的报告书也由你替她写了吧,那么我先去巡逻了。」

「……白井同学,快点把御坂学姐带回来——」初春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嘛嘛,冷静一点,初春……」


第七学区 冥土追魂所在医院

「收到消息,找到她了。」挂有『妥琪特莉』和『席琪桃尔』的门牌房间里响起了这样的一个声音。

「是吗。」不需要说明,褐色皮肤的少女很明白眼前茶发少年说的是谁,「她,怎么样了。」

「御坂同学她,使用了『原典』。」

席琪桃尔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然后露出了苦笑,「早该知道了,她肯定会用那个东西……」

「『原典』对魔法师的诱惑力很大,但是这次好像很麻烦,罗马正教和英国清教。」一直保持着微笑的海原皱起了眉。

从『原典』被美琴拿到开始,席琪桃尔就知道她肯定会用那个让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东西。

超能力者不能使用魔法。

大约二十年前,英国清教和学园都市内各有一部分的人想要让魔法与科学携手合作。他们将各自的技术与知识集中在同一个设施内,试着结合超能力与魔法,创造出崭新的术者。

超能力者使用魔法,会使身体发生爆炸。

这是所有魔法师都知道的常识。

「不过幸运的是,英国清教里有御坂同学的朋友,希望他们可以帮助御坂同学。」

「希望吧。」席琪桃尔下了病床,「我现在要去做康复训练,拜托你照顾一下妥琪特莉。」

「我会的。」海原看着另一张病床上熟睡着的少女。

「谢谢你告诉我那家伙的消息,艾札力哥哥。」


第十学区

绑着两条红色双马尾的少女双手抱在胸前,露出一副不爽的表情站在自己前面的大眼少女。

因为一方通行的离开和『暗部』的瓦解,Group也随着解散,现在的结标只是履行自己每天来看望同伴的惯例。

「喂,我们两个应该没有什么话要说才对。」

「Yes,但是有件事情我想你应该知道,找到御坂美琴了。」

结标脸上出现一瞬间的不自然,但很快就被嘲笑代替,「哦~原来她还没死啊,不过你告诉我这个做什么。」

「你也有帮忙,只是和你说一声。」

「如果你告诉我的是御坂美琴死的消息,我想我肯定会很高兴。」

「你好像很讨厌她?」

「当然,那家伙让我特别不爽。」

「Because,白井黑子?」布束很明锐地说出了结标的心事。

「诶,我不否认我对白井同学的感情。」

「你喜欢她?」

「对,我还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她说『我喜欢你』。可是御坂美琴呢,她不仅没有这个胆量,甚至一直在玩弄白井同学的感情。」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但是就算是这样,白井同学心里仍然只有她一个。」

「我不是很了解御坂美琴,但你对她的误解太深了。」

「身边这么多女人,不是花心是什么。而且我喜欢的是白井同学,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这点和我无关。」

「就算她不喜欢你?」

「没错。」结标毫不犹豫地说出这句话。

「So,那你为什么会帮御坂美琴离开学园都市,还要帮白井黑子去找她。」

「我是很讨厌那家伙,但这并不代表我会阻止白井同学去找她。如果那家伙死了,白井同学一定会很伤心,会让白井同学伤心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做。」结标突然笑了,「当然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接近白井同学的机会。」

「你还真是别扭啊。」

「我只是个不良的女高中生。」



PS:又来更新了

下一话番外必须是修罗场了{:4_332:}

haruka很无节操的表示,淡黑也很萌啊{:4_354:}(拖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