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1-09 20:59
点击:316
章节字数:42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6-23 16:16 编辑


电磁炮28 原典


刚来到俄罗斯的美琴先后遇上了『天草式』和前方之风,在无意中被卷入了英国清教和罗马正教的纷争。

打败了已经受伤的前方之风,正当美琴想把信封还给五和之时,却被随后赶来的后方之水以悬殊的实力销毁。

得知信件真相的美琴并没有为被欺骗感到愤怒,反而松了一口气。


「唔……蕾,蕾莎……」

「嗯?」

「那个,其实我自己可以……呜哇!!」左手背被蕾莎拍打了一下,立刻传出了一阵疼痛,美琴闭起一只眼,用右手抓紧了左手腕,「很痛诶。」

「不痛我就不会打了。」蕾莎没好气地看了美琴一眼,强硬地拉过对方受伤的左手,继续擦着药,「这件事情明明和你没关系,谁要你多管闲事啊。」

「信被我捡到了,那我就有还回去的责任啊。」

「哦?就这么简单?」

「嘛,事情都已经结束了,有必要再问这种事情吗。」

即使牺牲生命也要完成某件事情,美琴不能对有着这种觉悟的人放着不管。

想要去守护。

当大脑还在思考怎样去守护的时候,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动作。

就算知道自己会被说是「多管闲事」或者是「笨蛋」,美琴也不会后退一步。

美琴曾经为了阻止某个实验而做出了死的觉悟,所以她知道拥有同样觉悟的人的决意。

右手挠着茶色短发,转移开了话题「话说回来蕾莎,你这么晚了还不回去,贝洛璞她们不会着急吗?」

「呜……」听到「贝洛璞」这个名字,蕾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慌张起来,「等会联络一下就可以了,用不着你替我担心。」

「但是……」

咚咚。

门外响起来敲门的声音,让美琴把「你不是很怕贝洛璞吗」这句话咽了回去。

「是,请进。」

「那个,打扰了。」有着黑色及肩短发和双眼皮特征的少女从门外走了进来,「那个,马上就要开饭了,请问你们……」

「麻烦五和小姐了,我们马上就出来。」美琴低下头,小声询问坐在自己对面、正在包裹绷带的蕾莎,「(蕾莎,好了没有?)」

「你很啰嗦诶。」连头也没抬,蕾莎不爽地回应了美琴。

「那个,请等一下。」五和走到美琴身前,拿过那只还没有完全缠上绷带的左手。

「诶?五,五和小姐?」美琴被这个突然的动作吓得浑身不自在。

「御坂小姐是天草式的救命恩人,不需要对我用敬语。」

「恩人什么的,说得太夸张了。五和小姐,呃,五和也不用对我说敬语。」

五和用笑容回应了美琴,然后低下头看着对方的左手,「失礼了。」

「喂,这是我刚刚才包扎好的……」

「蕾莎。」美琴拉住了对方,「五和有她自己的想法。」

五和非常小心地将白色的绷带拆了下来,进入她视线的是已经上过药的手掌,然后在房间里寻找了一点东西。

天草式十字凄教所使用的魔法,并不需要什么奇怪的咒文或者灵装,用到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些日常用品。

从这些日常用品中找出非科学的残渣,将它们重组,堵上了美琴左手上的伤口,五和正在实施回复魔法。

绿色的小球围绕着伤口处发出了淡淡的光芒,数个小球聚集在伤口的正上方,像是要飞进裂口一样覆盖了整只手掌。

多道伤痕像没有出现过一样地慢慢消失了,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虽然加快了骨头连接在一起的速度,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痊愈。」五和略带歉意地看着美琴,「我的能力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抱歉。」

「很厉害啊,魔法很厉害啊。」像研究一样地看着自己的左手,「你看,一点痕迹都没有,谢谢。」

「诶~不赖嘛。」虽然是魔法师,但蕾莎对回复魔法并不擅长。

「啊,不……」五和不好意思地站在一边,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最后拿出了一条湿毛巾递给美琴,「那个,请用毛巾。」

「啊,谢谢。」

虽然不知道五和的动作有什么意义,或许是想让自己擦掉汗吧,这样想着的美琴接过了那条湿毛巾。

把脸和手都擦好,美琴尝试着活动了左手腕,「好,已经没问题了。」

「那个,身上还有哪里受伤吗?我可以用回复魔法帮你治疗。」

「不用了,我身体很强壮的,这点小伤几天就可以康复了。」

「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我会的,谢谢你五和。」美琴从椅子上站起,左脚支撑着整个身体的重量,「去吃饭吧,别让建宫先生他们等久了。」

「喂。」蕾莎站在美琴面前,挡住了她的路,「腿不是受伤了吗,我看你还是乖乖地待在这里休息吧。」

「没关系的,只是小伤……」

「哦?骨头可是全都碎了啊,这也叫小伤?」

「已经好了很多……」

喜欢多管闲事,但是却不想给别人添麻烦,这是美琴一贯的作风。

想要阻止蕾莎继续说下去,却被突然靠近自己的五和吓到,「五,五和?」

「御坂小姐看上去不是个会坦白交待的人,所以有必要检查一下全身了。」五和抓住了美琴的一条手臂,和蕾莎交换了一个眼色,「蕾莎小姐,拜托了。」

「没问题。」另一边同样被蕾莎抓住。

「诶!!」被这样突然的动作吓到,美琴无法挣脱,「那,那个,五,五和?蕾莎?」

「等,请等一下,五和小姐,蕾莎小姐。」眼看着两人要脱了自己的衣服检查,美琴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在称呼上还用了敬语。

在两个胸部是自己谦虚部位几倍的人面前脱光衣服,即使同样身为女人,美琴也会脸红。

但美琴不知道的是,在学园都市受伤昏迷的时候,黑子和食蜂等人为了照顾她,早就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知,我知道了……」

美琴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受伤的地方,但是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果然还是要脱掉彻底检查一遍。」蕾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也这么认为。」五和同意了蕾莎的意见。

「诶!!为,为什么,我已经全部都说了。」一步一步地往后倒退着。

「就算你不愿意也没办法。」蕾莎的嘴角露出了坏笑,「如果你觉得吃亏的话,我待会也可以脱了衣服给你看哦。」

「咳!」弯下了身体,美琴立刻用手捂住了鼻子,想用意念控制鼻血不流出来,「住,住口,别说的好像我有这种兴趣一样。」

「诶~你不是连兰西斯的裸体都看过了吗,我的又不比她的差。」蕾莎特意挺起了胸前的某个部位。

「蕾莎!」美琴给了对方一个白眼。

「是是。」随意地摆了手,「想看的时候随时可以哦。」

「喂!」好像想到了什么,美琴把头转向五和,「那个五和,不用去理蕾莎……诶?」

「我明白了。」五和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御坂小姐是认为自己吃亏了吗?」

「五,五和?」

「御坂小姐是天草式的恩人,如果只是看裸体这样的要求,我会尽力满足你的……」

「而且,上次在浴场的时候已经看过了」最后这句话五和只用了她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了出来。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五和内向的个性使她的整张脸都红透了。

「那个,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很明白事理嘛,天草式。」

「是,是的。」

「请等一下,总觉得事情好像往什么奇怪的地方发展了。」美琴做出了停止的手势,「那个五和,我没有……」

「你就少罗嗦了。」

没有给美琴把话说完的机会,蕾莎和五和已经开始脱她的衣服了。

「住,住手啊——」

「她们好像相处得很不错啊,教皇代理。」客厅里响起了天草式成员的声音。

「女人嘛。」用好像很了解的语气说着,「我们先开饭吧,不用等五和她们了。」

建宫斋字,身材高挑,穿着宽大T恤的男人目前作为『天草式』的教皇代理管理着这个十字教。

因为想要追随某个人的脚步,带领整个『天草式』加入了英国清教,正式成为了英国清教·天草式派。

这一次同样为了能够追上那个人而接下了阻挡罗马正教的任务。

「我开动了——」

因为没有任何目的,美琴接受了建宫的邀请,现在和『天草式』一起生活在他们租下的一件充满和式风味的日式套房里。


五和每天都在为美琴使用回复魔法,再加上美琴惊人的恢复力,只过了几天就已经完全康复了。

美琴为了答谢这段时间一直来看望自己的蕾莎,并拜访以前见过一面的『新生之光』其他成员,正往从蕾莎那里询问来的住址走去。

「诶……应该就是这里吧。」美琴站在一家店门口,看板是用日语写的。

上次在俄罗斯东部的一家由『新生之光』营业的店因为卷入了某些事件而被彻底破坏掉了,现在的这家店应该是她们重新建立的。

(不过真是家奇怪的店。)

美琴一边在心里给『新生之光』开的店下了这样的定义,一边走了进去。

刚打开滑动门,美琴就听到一阵吵闹的声音。

「呜哇!疼啊,真的很疼啊!贝洛璞,你已经打了好几下了。」

蕾莎的身体被一位银发的女性抱住,屁股露在了外面,从美琴的角度能够看到蕾莎露出的『尾巴』和胖次。

「蕾莎啊啊啊!!因为你的原因,让我们这次行动的收益减少了一半。你不但没有反省,这几天还一直往外面跑,我们还有任务必须立刻回英国,你到底知不知道啊!!」名为贝洛璞的银发女性没有停手的意思,每说一句话就打蕾莎一下屁股。

「呜哇!!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啊。」

「那个女国中生?」贝洛璞叹了一口气,「她不是英国人,也不是魔法侧的人,你不应该和她再接触下去。」

「我知道啊,但是这个时候如果不去管她的话,她肯定会死啊。」蕾莎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那家伙身上有……」

「『原典』,是吗。」美琴的声音在店里响了起来,两个店员立刻向她看去。

「你……」

「本来想来拜访一下,但是我好像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事情。」美琴用带有歉意的眼神看着蕾莎,「抱歉蕾莎。」

「嘁,我只是多管闲事。」在听到美琴声音的一瞬间,蕾莎就把头转了过去,但是现在又转了回去。

「那个,我刚才也听到了一点,你们的处境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没什么,不过。」贝洛璞放开了蕾莎,「我们家的蕾莎又给你添麻烦了。」

「不,没有的事。」连续摇晃着双手,「说起来应该是我麻烦她的事情太多了。」

「那个,请问你们是不是要离开俄罗斯了?」想了一会,美琴最后还是开了口。

「诶,本来是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就回英国,现在……」

「有件事情我想要拜托你们。」美琴对着贝洛璞行了一个日本的礼仪,深深地鞠了一躬,「我把蕾莎当成是朋友,所以可不可以请你们照顾好她。」

「那个蕾莎,你已经告诉我很多有关『原典』的事情了,所以不用再担心了。记住别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不是每次我都能像上次一样赶来的,要小心。」

「你很啰嗦诶。」双手叉着腰,蕾莎背对着美琴没有回头。

「啊哈哈……那么,有机会的话再见吧。」说完了告别的话,美琴离开了。

这样沉默的气氛持续了很久,直到无人说话的店里传出通话的声音。

「贝洛璞……」切断了通话,名为兰西斯的带着发箍的褐发少女犹豫地看了蕾莎一眼,「刚刚接到消息,罗马正教好像又派了一个人到俄罗斯。」

「目的呢?」

「好像是『原典』……」

「蕾莎!!」

贝洛璞的声音没有传到蕾莎的耳中,『尾巴』几乎在听到『原典』这个词的同一时间迅速地摆动了起来,以高速冲出了店门。


有着双眼皮特征的黑发及肩少女正飞快地跑在俄罗斯的街道上,着急的表情好像在找什么人,而她的手上提着一个包,里面装有构成术式的材料。

(五和你也应该感觉到了,御坂小姐的体内有一种很奇怪的魔力。)

建宫的话在五和的耳边回响着。

只不过是上午才接到的消息,现在天草式所有可以行动的人都出来寻找美琴,只因为一句话。

『神之右席』派了左方之地到了俄罗斯,目的是『原典』。

美琴身上的奇怪魔力,罗马正教的目的是『原典』。

这两条线索结合在一起是不是可以证明美琴身上的魔力就是『原典』。

关于这一点,天草式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因为美琴救过他们,所以他们要报恩。

但是,对天草式来说不仅是报恩这么简单。

换句话说,这和美琴是否救过他们无关。即使美琴没有对天草式有恩,他们也会去帮助美琴。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没有目的。

只是为了牢记某个人「对遗弃者伸出救赎之手」的教诲。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出事,御坂小姐……)


「奇怪了,里面好像没人。」穿着白色的连衣衫和牛仔裤的粉色长发少女敲了两下金属制的大门,然后露出奇怪的表情看着身边一个身高有两米的高大男人。

「唔?」嘴角咬着点燃的烟蒂,黑色修道服的男人无聊地吸了一口烟,「没办法了,用通信符文联络一下吧。」


「两天前就在这里找过了,御坂同学可能真的不在这个地方。」金色长发的少女坐在路边的长凳上用手托着下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再找一天,今天再找不到的话就换地方继续找。」双马尾的少女站在长凳前用脚踢着地上的白雪,「我总觉得姐姐大人就在这里,而且很近。」

「不会是白井同学太想念御坂同学产生了幻觉吧。」

「你就这么不想找到姐姐大人吗。」

「正好相反呢。」眯起了星形的瞳孔,金发少女没有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没有御坂同学,我可是很寂寞呢。」


轰!!

地上厚厚的白雪被砍掉了一层。

美琴把手挡在身前,飘在空中的白雪覆盖了视线,只能凭借电磁波感受着周围的动作。

「谁!」

「『神之右席』,这个名字你应该听到过吧。」一个男人的声音透过白雪传进了美琴的耳中,「我的名字是左方之地。」

「抱歉,我好像并不熟悉呢。」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手上的『原典』。」



PS:这次更新好像慢了一点

马上黑子和女王就会找到炮姐了

艾丽莎作为炮姐专用回复魔法师也要出场了

后宫们的集合就在下一话了

再PS:在贴吧里看到消息,据说新约6二爷会出现

女王总算是在小黄书里面首次出场了{:4_354:}

期待女王登场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