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作者:羊之語
更新时间:2020-04-30 21:58
点击:764
章节字数:30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七章


咒呼吸著血腥的空氣,他的思緒,回想到了那一天...................


「殺~~~」「吼,擋住!!」


人類突然性攻擊獸人部落,酋長立即反應過來,派出戰士反擊,並讓老弱婦孺避開,安置到安全區域,

而他是一名獸人祭司,負責施放法陣,提升戰士戰鬥力,並干擾敵人。


但......沒想到狡猾的人類,鑽到漏洞,跑進安全區域開殺


當他得知後,什麼也顧不下的奔去,只看到.......族人血流一片,而自己的女兒,被抓在敵人手中「父親.....」,

憤怒唸咒的想追上,人類丟出閃光彈後,不見蹤影。


為了尋找女兒,報復人類,加入了研究所,成為議員,而他也是.....禮,他的妻子被人類姦殺,我們...都是被人類奪去了摯愛,

所以 「我要人類死!!!!!」


咒猛然抬頭「喝」,一道黑牆擋住攻擊


碧雙手顫抖,連武器都無法好好握住,但她咬緊牙,再度攻擊「喝!!!!」


咒揚起手,數道黑牆包圍祝他,一個閃亮的瓶子,晃過他的眼「那個是.......」,不相信的仔細盯住「那個瓶子!!」,

將視線轉回,移到碧臉上「那頭髮、眼睛,及那個瓶子......,不...不會錯的」,扔下水晶球,咒抱住眼前的人。


「你!!」碧完全錯愕,手中的武器也跟著落地


「碧!!,我的女兒.....,碧.....」咒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激動不已。


「......你?」,咒聽到懷疑聲,趕緊拿出與碧相同的瓶子,「你看這名子上的徽章,那是我們這家族的證明,我是你的父親,咒阿!」


碧愣愣的望著瓶子「原來.....父親沒有死,沒有被....殺死」


咒流下淚水「說什麼傻話」


「拜託你了,父親,請停止這法陣吧!!!」看著黑球擴大,碧趕緊對父親這麼說。


「好...」正要念出停止咒語時,一名穿白袍的中年男子捏住咒的喉嚨「哎,這可不行阿,這樣我沒辦法對博士好好交待」,一個用力,咒的脖子瞬間粉碎。


碧眼睜睜看著,好不容易再度獲得的親情,消逝,再看向那名中年男子「你.....」,雙手握住武器,直攻而上!


兩指夾住武器尖端「太弱了....」一腳踢開碧,撿起水晶球,往地上一砸,黑光亂竄,法陣立即失控。


無止盡的黑從中心點,形成一個黑洞,強大的吸力,將這個土地上所有事物,捲入黑暗中。


碧將戟插在地上,勉強抵抗住,中年男子雙手攤開「毀滅吧,一切都毀滅吧」,完全的陶醉在這之中。


『真的....就要在這....,陽子,我....』,一道靈魂,從咒身體竄出,浮到碧面前「嘿,記得我教過你什麼嗎?」


「父親.....」,「你還記得吧,現在就是你用的最好時機」咒臉帶著鼓勵,催促著碧。


「但....這樣....」搖頭的拒絕,咒露出溫和笑容「女兒,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守護」


「我.......(咬牙....,我知道了」淚水不停落,雙手劃出奇怪的弧形

「偉大的戰者,勇猛抗爭,流盡血,也從不屈服,我是日格吉爾的戰鬥子民-杉浦碧,為破除黑暗,迎向勝利的殿堂,奉獻出戰魂-杉浦咒,光阿,請降臨吧」


咒靈魂散發出白光,隨著咒語,逐漸消失「碧,我的女兒,你做的...很好」,化作箭矢,射入黑洞,使之完全破壞。


失傳禁咒-魔法完全破壞,施展條件-獸人大祭司靈魂。


男子憤怒看著碧「該死的,毀壞我計畫,死吧!!!!」




剛才的詠唱抽走碧所有的力量,無法抵抗,只能眼睜睜看著手落下........


「餵,老頭,要打那不良教師,是我先預訂的」一道聲音從南邊傳來


「笨蜘蛛,是我先才對!!」冷然的聲音從東區傳來


「奈緒、夏樹.....別吵了。」勸阻的聲音從西區傳來


練金線纏繞住那隻手,一個暗炎牢籠立即形成,冰刃從地上串出,刺入男子,鮮血從冰刃上滑下「你們......」


「導師沒事吧」舞衣與奈葉扶住碧


「阿~真想喝酒阿」碧開心的笑了


「是嗎?,我會 好好 陪 導師的」奈葉用不明語氣朝著碧說道


碧寒毛湧現「....我什麼也沒說,哈哈」


男子主動握著冰刃「你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哈哈,天真,太天真了」,語閉,雙手猛然打爆自己頭,鮮血噴出。


地面傳來一股不尋常震動


「怎麼了????」所有人因為地面震動,而無法站穩,全數跪在地上


男子的鮮血,自動沿著先前的法陣,在一次啟動了,而所有人,正好站在中心點......


舞衣捲著頭髮「阿哈哈...,這可真是不妙阿」


奈葉苦惱的抱頭「雖然想轟下,但這樣會造成空間再次混亂,我們會跑進亂流內的,該怎麼辦」


菲特嘗試性的想用劍氣損毀法陣線條,劍氣卻被彈開


看著大家苦惱的表情,『暴露,也沒有辦法了』夏樹半站起身,平穩後,伸出一隻手朝下緩緩收攏「我們咆嘯著,

水因我們而起而跌,我們怒吼著,水因我們而凍結,我們戰鬥著,水因我們而成為武,天賦予水的王者掌控權,

我是冰之龍夏樹 庫魯卡,聽從我的命令,停止!」


鮮血化出的法陣,停止住了。


聽到的舞衣、奈緒嘴巴在也何不攏,而其他人是早已知道的表情。


但是.......... 法陣卻還是運行


靜留皺起眉頭「這是....」,眼神示意夏樹繼續控制,施展暗炎牢籠,框住泥土某處,往上一拉,赫然發現無數的枯骨、血刀。


舞衣指著牢籠「波動來自於他們」


奈緒活動尖銳指甲「毀去不就得了!」,正要動作時,舞衣阻止了「不....,一旦毀了,會比先前更糟」


菲特握著鐮刀「舞衣說的對.....,這是惡魔的枯骨,一旦毀去後,惡魔的大門會因此而開,會跑出什麼階級,我們根本無法預料」


疾風指著那些血刀「如果有淨化水,淋上那些血刀,我就有辦法除去他們,可是......我沒有阿」


碧歪著頭想了一下「艾麗莎、玲鹿呢?」


「哎??!!!!!!」大家發出奇特的聲音,「哼哼哼,再找我們嗎?~」艾麗莎、玲鹿從南邊出現,兩人手上都抱著箱子


玲鹿一躍而上,將手中的相子打開,砸向牢籠內的血刀,疾風看著潔白的水灑出「那是.....淨化水!!!」


而後,艾麗莎則是抽出箱子內的藥瓶,一個個砸向她們,煙霧蓋住所有人的眼。


大家身上的傷隨著煙霧,回覆了,奈葉開心的抱住艾麗莎「謝謝~」


「對鍊金大師來說,這是小事~」雖這麼說,臉上卻是帶有紅暈


疾風對玲鹿比出讚手勢,走到牢籠前跪下,做出祈禱樣,隨著口中的字語,身體散發出純潔的白光。


夏樹、菲特看到這幕,一眼就看出疾風身份『真沒想到阿.....』,而奈葉、靜留則是十分平淡,或許她們早以知道吧。


當祈禱結束後,散發血氣的枯骨,也消失了。


大家開心的露出解脫的神情,靜留、奈葉更是,但........


靜留眼尖的看到夏樹手背上黑色線條,而奈葉也發現菲特也有,兩人發出同樣問題「這是?」


「哎?」兩人低頭一看,「這是什麼?」


疾風嚴肅的抓住兩人的手,想用白光抹去,卻還是無效「.....這是詛咒,除非找到施咒者,不然無法消去」


奈葉、靜留同時朝一個地方看去「出來」


「啪!~啪啪(鼓掌聲,真不愧是渾沌龍族,哎呀,這裡的龍族真多呢,看來我是賺到囉」

又一名男子顯現,而且無聲息的接近,只有兩人感覺到,所有人深感不妙。



小劇場:

「玲鹿,麻煩你將那瓶治療劑遞過來」艾麗莎專注的調配

「好」玲鹿從眾多藥瓶內,迅速抽出一個,遞過去


......


「哎???,怎麼會變成淨化水,這瓶是......(撒下上面的紙條,....祈禱水」艾麗莎發現瓶子上的標籤被貼錯了,

撕下後,看到這瓶子真的標籤,撤底無言


「怎麼會?,那這一瓶是什麼」抽出箱子內的祈禱水,仔細觀察


「我相信那是.....治療劑,意外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都一起帶上,說不定~,會派上用場呢」


「嗯,那完全治療藥材料還有一份」玲鹿看著箱內的藥劑,計算後,確認的與艾麗莎報告。


「那我們在加油吧!」艾麗莎捲起袖子,再次開工


「好」玲鹿溫和的微笑著。


碎碎念:下一章,黑化章節,這章,過度章....
給同學的回復,有羊對奈葉為什麼會昏迷的解釋,看完後,別殺羊阿~~(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