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1-01 00:00
点击:217
章节字数:45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1-6 18:43 编辑


电磁炮26 天草式


美琴在掉进日本海之后,被海原等人用快艇送到了学园都市外。然而,不知道快艇出现了什么问题,他们失去了和美琴联系。

但幸运的是,美琴被一对外出就诊的父女所救,并将她带到了俄罗斯。

正在为自己的去向而苦恼的美琴被一个黑发少女撞到,对方急匆匆地道歉之后立刻离开了。

但美琴却在地上捡到了从对方身上掉下的一个看上去很重要的信封。

在快速地作出决定之后,美琴在寻找那名少女的途中遇到了袭击。

经过交战,美琴认出了对方竟然是以前一起合作过的蕾莎。


「蕾莎?真的是你?」美琴跌坐在地上,松开了握住金属长枪的手,看着对方的眼睛又问了一遍。

「为,为什么你这家伙会在这里啊!」黑色长发结成三条辫子的少女后退了一步,大声地质问对方。

「你说为什么,嘛,总之有很多原因啦。」尴尬地用手指挠着脸颊,「不过话说回来,能在这种地方碰到你,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刚才我还在想会不会碰到你……」

「呐,蕾莎,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还好吗?」

「唔……」美琴完全没有注意到蕾莎的脸庞开始泛红,低着头好像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蕾莎?喂,蕾……」

金属枪刃被掷在了美琴的手边,蕾莎将头转向一边,没有回应对方的视线,「把信留下,我就当做没见过你。」

「喂!从刚刚开始就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现在还要当做没见过我,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讨厌到这种程度的事情啊!」

「这和你做了什么没有关系,我的目的是那封信。」

美琴看了一眼左手抓着的信封,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如果不说出事情的经过,我是不会把它交给你的。」

「你只要回你的学园都市就可以了,别的国家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

嘴角的笑容瞬间被苦涩代替,美琴突然沉默了起来。

「喂,你怎……」意识到气氛不对劲的蕾莎担忧地看着对方。

「呐,蕾莎……」声音听上去有些嘶哑,保持着头低着的姿势,脸上的表情被鸭舌帽挡住。

「看我刚刚这么可怜的样子就告诉我吧,嘻嘻。」紧接着用计划成功的语气说出了这样的话。

「御坂美琴!!」气呼呼地踩着地面,狠狠地瞪了美琴一眼。

「嘛,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调查,但是这封信不能给你。」从地上站起,身体摇晃了两下之后才站好,一瘸一拐地绕过蕾莎向前走去,「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那么。」

「给我等一下啊!」背对着美琴大声地喊了出来,「就这样让你出去,说不定会妨碍我们的计划。」

「那你的意思是……」

「诶,我认输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是超能力者,或许有你能够帮忙的地方。」

「谢谢,蕾莎。」

「别误会了,只是互相达成交易。」被美琴的笑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蕾莎别过了脑袋。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受伤了,就这样让你一个人去调查,我怎么会放心。)

(而且还被说了「见到你很高兴」这样的话……你这家伙还是没变啊,完全不在乎周围暧昧的气氛就说了那样的话……)

「是是,我知道了。」符合着点了头,「那么可以告诉我,这封信到底是什么了吧。」

「那是英国清教的最高主教写给俄罗斯成教的总大主教的信,为了让两个教会可以更好的合作……」

「等,等等,你刚刚说英国清教?」美琴一把抓住了蕾莎的手。

「喂,你怎么这么激动。」

「抱,抱歉……」松开了手,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救过自己两次的粉色长发少女。

「我们得到消息,罗马正教会派人来阻碍。」蕾莎好像想到了什么,继续进行说明,「哦对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不过我们可是真正的魔法师啊。」

「不,我相信,因为……唔!!」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信封从颤抖的左手中掉落,旅行包也从肩上掉到了地面,右手紧紧抓着戴在头上的鸭舌帽,两条腿不自觉地跪倒在了地上,好像在忍受什么痛苦。

「喂!你怎么了!」对于这样突发的状况,蕾莎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扶住美琴的肩膀,不让她倒下去。

「没,没什么,很,很快就,就好了……」

「别胡说了!听你的口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唔……哇啊啊啊啊啊!!」从来没有过的疼痛在大脑深处折磨着美琴的精神力,整条左手的感觉被灼热般的刺痛代替。

美琴没有顾及左手骨的错位,死死地抓住整只手掌,整个人弯曲成了く字形,牙齿紧紧咬住了下唇。

「喂!!」意识到出现问题的地方是那只左手,蕾莎强行把美琴的手拿到自己面前,脱下了黑色手套,露出了被白色绷带包裹着的手掌,「这,这个是……」

左手臂内侧散发着奇异的光芒,蕾莎通过手摸上去的触感,感受到了很强大的魔力。

不同的魔法结社使用的术式不同,擅长的领域也不同。

蕾莎所在的『新生之光』使用的是分析了北欧神话后所制造的灵装,而席琪桃尔所在的『有翼者归来』使用的却是阿兹特克神话系的术式。

但是即便如此,同样身为魔法师,蕾莎对『原典』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记载着魔法知识的魔导书的原作。

『原典』是在术式和灵装之上的奥义,记载着人类意识不能接受的「异世界的知识」,除非有精神防护,否则就算是瞟一眼都会对精神造成巨大破坏。

即使是出色的魔法师,如果没有强大的精神力,也绝对不敢和『原典』接触。

(可是,你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心里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但动作却没有任何停顿。

「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是,听我说。」蕾莎用手擦掉了美琴脸上的冷汗,认真地看着对方,「不要拒绝『原典』,接受它。」

「等到你完全理解它的时候,疼痛就会完全消失,但是……」

「我……相信……蕾莎……」即使连话都说不清,美琴还是硬挤出了一个笑容。

「别笑了,比哭都难看。」

「嘻嘻……」没有再回应蕾莎,美琴闭上了眼睛,强忍住大脑的疼痛,把注意力集中在左手上,开始理解『原典』。

蕾莎将美琴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胸前。

(嘛,稍微让你碰一下吧……)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两人仍然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唔……」头痛已经有了缓和,没有先前那样强烈,美琴慢慢睁开了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脑袋还没清醒,进入美琴视线的是两个看上去很大很柔软的圆球状物体,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美琴朝着昏暗的地方伸出了右手。

「这是什……」

「喂,上次没碰到,这次是等不及了吗。」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诶?」抬头对上了蕾莎笑着的双眼,再次低头看到了自己手上抓着的竟然是对方的胸部,「呜哇!!」

条件反射地发出了声音,立刻向后爬了一段距离,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真是的,这个反应很让我受伤哦。」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虽然把你的头放在胸前的是我,但是我可没说你可以摸哦。」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左手捂着下半张脸,美琴还在不断的后退着。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摸都摸了,我还能把你怎么样。」蕾莎好像在回味一样地仔细思考着,「虽然只是这样随便摸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到粗鲁的地步,你还真是意外的温柔啊……」

「拜,拜托了,不要再说了……」

「从刚才就觉得奇怪,你为什么一直把手挡在前面啊……」嘴角露出了坏笑,仅用了两秒不到的时间就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至一条手臂的距离,「我还想看看『原典』怎么样了。」

「住,住手啊……」

把美琴的手拉开,然后不顾形象地抱着肚子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包裹在左手上的白色绷带被鲜血染红,美琴用手擦着自己不断流鼻血的鼻子,「有,有什么好笑的……」

「原来你这么纯情啊,只是摸了一下别人的胸,竟然就会流鼻血,哈哈哈……」

「啰,啰嗦啊!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蕾莎很敏感地听到了这个词,把脸凑近美琴。

「呜哇!别过来啊!止不住了……」

「喂,你这家伙到底是摸过多少女人的胸部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噗!

好像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大量鼻血从美琴的鼻子里喷了出来,两只手立刻捂住了鼻子,脸色变得惨白,「别, 别说了……」

「这样就不能享受胸部的乐趣了,真是可怜啊。」蕾莎的语气听上去很遗憾,然后特意挺起了胸部,「想不想我帮你治好?用我的胸部哦~」

「蕾莎!你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绝对!」

「你该不会是想变成世界上第一个因为摸了女人的胸部而流鼻血致死的人才去摸我的胸吧。」嘴角弯起的弧度变大,「不过那还真是幸福的死法啊。」

「我才没有那种兴趣!」

「嘛,我这里时间也很紧,就不和你玩了。」扫视了一下周围,视线落在不远处的旅行包上,「这里面应该有药和绷带之类的吧。」

「嗯。」

「乖乖在这里等哦。」用大人的口气叮嘱着美琴,但因为距离不是很远,所以蕾莎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回来了,「我看看,哇,这里面东西还真是多啊,药物、消毒水、绷带,连便当都有。喂,你这家伙是不是又欺骗了某个纯情少女?」

「我看上去就这么像那种人吗。」不爽地看了蕾莎一眼,「而且,她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哇,连救命恩人也下手,你还真做得出。」

「喂!」

吐了一下舌头,蕾莎替美琴将鼻血止住,「这么说,你被人追杀了?」

「……总之,发生了不少事情。」避开了对方的视线,美琴省略了自己的情况。

「不过话说回来,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好像也在被通缉啊。」

「嘛,这大概就是不幸吧。」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但眼神没有任何变化。

蕾莎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拿着美琴的左手翻来翻去,「喂,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把『原典』吸进去的。」

「我也不知道。」

「如果被别的魔法师知道你有『原典』的话,说不定就算扒了你的皮也会把这东西抢到手,你自己小心点。」为美琴换上了新的绷带,蕾莎把黑色皮手套扔给对方。

「谢谢。」美琴一边道谢,一边将手套重新戴上。

「不用……唔?」蕾莎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了厚纸状的卡片做成的通讯用灵装,「喂……」

「蕾莎!!罗马正教只用了一个人就把天草式全灭了,让你在暗中援助他们,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呜哇!贝,贝洛璞……」蕾莎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慌张起来,「那,那个我这里出现了一点情况……」

「如果完不成任务,拿不到报酬的话,那就不是打你一百下屁股可以解决的了。」

「呜……我知道了啦,现在就过去。」

从贝洛璞那里得知了地点,蕾莎切断了和对方的通信,看了坐在地上的美琴一眼,「你也看到了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信封就先寄放在你这,等我做完事情再来找你。」

「等一下啊,我也去……」

「哼。」蕾莎拿起『钢之手套』,从短裙底下伸出一条『尾巴』,嘴角露出了坏笑,「那就看看你能不能跟得上了。」

「喂!蕾莎!」没有给美琴反应的时间,蕾莎在对方站起来之前就已经飞快地从原地跑开了。


积满白雪的空地上倒着几条人影。

咚。一个身上布满伤痕的男人被扔在了地上,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嘁,不是这个。」说话的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身上穿着的是看上去像中世纪欧洲女性穿的那样的连衣裙。头发全部被绑在头上的头巾包裹着,连一根头发都看不到。她的脸上,不管是嘴巴,鼻子还是眼皮上,全都挂满了铁环,多到让她整个脸上的平衡感都失去了。

她的手上握着一把长度在一米以上的巨大锤子,把手的中间附近到最前端,绕着一条充满了尖刺的铁线。

这个奇怪的女人继续向前走着,周围紧张的气氛对她没有丝毫影响。

「站,站住,前方之风……」站在这个女人面前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身上穿着宽大的T恤和牛仔裤,两条腿不断地在颤抖着。

「啧。」被称为前方之风的奇怪女人发出了不耐烦的声音。

「噢噢噢!!」紧紧握住了手中的焰形剑,这个看上去随时会倒下的男人朝着前方之风发起了攻击。

前方之风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站在那里。但是刚才的那个男人身体却突然向后倒飞出去,倒在了雪地里。

「教皇代理!」一个少女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快,快逃,五和……」名为五和的少女,有着及肩的黑发,穿着粉红色的毛衣和深色的长裤,但在她的身上也有几处伤痕。

「别忘了我们的目的……」倒在地上的男人再次提醒五和。

没有再回应对方,五和从雪地上站起,朝着相反的方向跑了起来。

前方之风吐出了舌头,挂在她舌头上的锁链掉了下来,在锁链的最前面是一个小小的十字架。

紧接着,巨大的锤子朝着五和的后背冲了过去。

轰!

地面激起了厚厚的白雪,五和从原地消失了。

「真是,第一次用这东西抓人。」摇动着小恶魔般的『尾巴』,两只手上分别抓着『钢之手套』和五和,「不过还好赶上了。」

「你是?」五和坐在地上,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嘛,只是为了收益。」蕾莎的嘴角露出了坏笑,「看上去这次可以拿到更多啊。」

前方之风并没有因为蕾莎的出现而感到失望,反而更加兴奋,「让我赶快杀了你们吧。」

「(喂,你一个人行不行?)」蕾莎小声地问着五和。

「(没,没问题。)」

「(那好,我现在挡住她,然后你就往那个方向逃走。)」『尾巴』向后指了一个方向。

「(诶?可是教皇代理他们……)」

「(只要让她认为信在你那里,那他们就不会有危险。)」

「(为什么你会知道信的事情。)」五和警惕地看着蕾莎。

「(我可是为了英国啊。)」露出了无奈地表情,「(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你会碰到那个笨蛋,信就在她手上。)」

「快走!」再说话的同时,蕾莎握紧了『钢之手套』,将『尾巴』迅速地挥舞着,然后跳上了高空,一下子拉近了和前方之风的距离。

五和紧紧地咬着下唇,握紧了手上比一个人还要高的长枪,转过身再次向后跑了起来。

「哼。」前方之风晃动着身体,在躲避蕾莎攻击的同时,右手的巨锤也朝着对方挥动过去。

「诶!」蕾莎向一边跳开想躲开前方之风的攻击,但是巨锤却在攻击的途中改变了方向。

「危险!!」意识到前方之风的目的是五和,蕾莎立刻提醒了对方。

轰!!

「哈哈哈,全都给我吹飞吧!」

呲啦——

被白雪覆盖的前方响起了电流的声音。

粉尘慢慢地散开,进入蕾莎和前方之风视线的是一个茶色短发的少女。

左肩上背着一个旅行包,而她的右手向前伸出打开了电磁屏障,就这样站在了五和的前面。



PS:炮姐对巨乳明显恐惧了啊{:4_332:}

这个时候就要正宫来拯救了

果然炮姐喜欢的是贫乳嘛{:4_362:}

再PS:新年更新了,祝来围观的各位亲们新年快乐

祝炮姐在新的一年里继续收更多的后宫

祝后宫们能够早日让炮姐明白心意

祝亲们在新的一年里和haruka一样变成博爱(无节操)党{:4_342:}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